第十一章:冰泉

作者:洛阳无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被迫混入大佬圈最新章节!

    第二日池语醒的又晚了,不仅如此,还浑身乏力,像是在睡梦里打了一架。

    她十分不解,分明这几日吃好喝好,也没做什么事,倒像是被马犁了一遍,浑身骨头架子像是要散了一般。

    等她从寝殿里出来时,果然又瞧见了顾渊,坐着自己的小轮椅,在梨花树下安静等她。

    见她出来,顾渊微微颔首,眉眼弯弯,“醒了?”

    “……”池语自动无视他的废话问候,揉了揉发疼的脖子,不解问:“其他人呢?”

    那自是断然不能告诉她真相,顾渊只是道:“莫启缠着罗姑娘去做糕点了,至于以泽,大抵又去钻研药材了罢。”

    他谎扯得坦然而又平静,池语完全没另做他想,只是觉得,今儿的顾渊,好像格外地顺眼一些。

    也是,莫启本就是那性子,又与罗音合得来,至于薛崇,大人物的性格,她还是不要妄图摸清为好。

    顾渊看着池语一直在揉自己的脖子,眼神微微一暗,又很快恢复,问:“昨晚睡得可是不好?”

    “确实不好。”池语点头,“昨夜像是做梦,忘记梦到什么,但……大抵也不怎么好。”

    说着,她眯了眯眼,“你睡得倒是香。”

    顶着俩黑眼眶的某人:“……”

    是,我睡得很香。

    池语扬了扬下巴,“还需坐轮椅吗?”

    顾渊点头,“需要,我暂时不能直立行走。”他顿了顿,甚至有点委屈,“毕竟,腿打断了。”

    “好意思说。”池语瞥他一眼,“那你能自己推轮椅吗?”

    顾渊:“……”

    他勉力道:“我应当是可以的。”

    可以便好说,池语可不想为他做劳苦力。她道:“若是能,就同我走,早些泡完冰泉,早些了事。”

    说罢她抬腿便走,走了两步,又退回来,蹙眉问:“你可知冰泉在哪?”

    顾渊:?

    柏峰应当是你的山头吧,为何自家还要问我东西在哪?

    许是顾渊的嫌弃太过明显,池语不好意思地笑笑,尴尬道:“我寻常……不怎么出月夕宫,柏峰……我也不是很熟悉。”

    顾渊:…………

    听起来更加不对劲了啊!

    池语又道:“薛崇同你说过,那汪冰泉在哪儿罢?”

    顾渊点头。

    池语便一摊手,“那不就得了,你带路,我同你一起去。”

    十分的理直气壮。

    他认命地一颔首,微微咬牙道:“随我来。”

    于是池语当真乖巧跟在后头了。

    柏峰占地颇大,树林草丛面积也颇大,就是人有些少。池语跟在顾渊身后,一路瞧着周围的景色,苍松翠柏,绿叶白花,颇有一番雅致,但说白了,就是荒。

    没多少人的。

    柏峰的长青园从前住着的大多是外门弟子,就在山脚,甚至上不去半山腰。半山腰往上的地域也只有池语和莫启两个人,更何况池语常年闭门不出,也就是说,柏峰山腰往上有些什么,连池语自己也不清楚。

    说来很惭愧。

    她跟着顾渊七拐八拐,当真拐到了那汪冰泉处。

    果真是在山腰往上,藏匿在一片树林当中,背靠山石,旁边还有一处小亭子。

    亭子是六角亭,红瓦飞檐,六角各挂了一只铃铛,铃舌牵着一条漂亮的翠色绸带,颇风雅。亭门上挂着牌匾,上头是三个鎏金大字,“白湖亭”,亭前头就是冰泉,冒着透骨寒气。

    冰泉旁灌木也多,池语看了一眼周围,眼神落在顾渊身上,“下去泡?”

    顾渊指了指身上的衣服,又指了指池语,颇无辜道:“我未脱衣服,你……避避?”

    ?池语背过身去,“我原以为你要穿着衣服泡。”

    身后的顾渊慢悠悠脱衣服,脱一半,又强调一句,“不许转过来。”

    池语的火蹭就上来了,嘿小子,你以为你的魅力有多大,我还要趁你没什么还手之力的时候偷看你吗?!

    她哼了一声,靠在白湖亭竹子边,冷声道:“谁乐意看你。”

    若不是须得先保证你的安全,我是万不会陪你来泡这冰泉的!

    顾渊悄声入水,寒气骤然入骨,刺得他猛一哆嗦。等适应下来,他看着池语挺拔但倔强的背影,忍不住想笑,憋住了,温声道:“好了。”

    池语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顾渊,发现他还戴着那个银质面具。

    ?这人是有什么毛病吗?她都知道他是顾渊了,如今只有他二人在场,况且他还泡着冰泉呢,就这,都不乐意把面具摘了?

    池语纳闷,“你那面具是裤衩子吗连泡冰泉都不乐意摘了?”

    顾渊沉默,他伸手覆上那银质面具,轻轻笑了一声:“在长青呆了几天,习惯了。”

    “这么快就能习惯脸上扣个面具?”池语坐在亭子里,透过树杈子看他泡在冰泉里的身影,无奈道:“若我想要告发你,我见你第一面便告发了,何苦要等到现在。”

    顾渊明显一愣,接着笑了笑,“是了,你从第一眼就知道是我。”

    他敲了敲面具,偏头过来看池语,“我这面具,算得上法器,盖住了我原本的气息,让旁人看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模样,并非问天宗宗主顾渊。”

    法器?

    如此遮蔽持有者气息,混淆视听的法器,问天好似当真有一件。

    池语蹙眉,“可是万面?”

    顾渊点了点头,“确是万面。”

    这回轮到池语愣了。

    不应当啊?

    法器万面能完全阻隔他人探查持有者的气息,却为何她一眼就瞧出来了那是顾渊而非旁的什么“鹤一公子”?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顾渊笑笑,道:“我也不知为何你一眼能认出我,说实在的,我确实没想到。”

    嘴上是这样说,顾渊心里却是另一重想法。

    淞念啊,这法器本就乃你亲手所打造,对你本免疫一切效果,你觉得,我戴上万面,在你面前又有何意义呢?

    只是这话,他根本不敢说出来。

    这样,能安稳生活着,就够了。

    他笑了笑,低着头道:“罢了,眼下万面不戴也罢,你说得对。”

    说着便伸手去揭开万面。

    恰逢池语抬头,看见顾渊从水下探手揭开面具,清透的泉水从他修长的指间滑落,滴在万面上,闪烁出光来。他另一只手带着淋漓的泉水抹了一把脸,又理顺了散开的长发,双眼眼角微挑,整张脸都在泉水映衬下散发着莹莹的微光。

    羽玉眉,丹凤眼,高鼻梁,凉薄唇。

    有一滴水珠顺着他的额角一路滑落,最终滴进冰泉里。

    面容棱角分明,比从前的他更像一把匕首,刀锋冷冽,眼神里埋葬的是万年不化的冰雪。

    池语看晃了眼,忽然惊觉眼前人还算得上她的小仇人,攸地回神,偏头不再看。

    只是她觉得,眼前这人,她似乎……见过。

    不是追着她打了十几年的见过,也不是身为问天宗宗主时彼此寒暄客套又互相看不顺眼的见过。

    而是,更早,更远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

    她心脏狂跳,好容易平复下去,又听到顾渊问:“你怎么了?”

    刚刚压下去的情绪又喷发上来,池语总觉得自己像生了怪病,不应当对自己的小仇人产生这种复杂的情绪,一定是他给自己下了蛊。于是她窝在亭子里,闷闷道:“不舒服。”

    就是不抬头看顾渊。

    顾渊也察觉到了池语的不对劲,他憋着笑,心情大好,一本正经道:“若不舒服,就走,左右我在这冰泉里,一时半会儿也跑不到哪去。”

    池语一听,更火了,冷然道:“这里是长青,若被人发现问天宗主在此处泡冰泉,万一再出了什么事,我便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你故意诓我?”

    她越说越火大,呸一声:“倒不如我现在就把你拖出来,狠狠揍一顿来得痛快。”

    当然,她也只是嘴上爽爽,更越矩之事她是做不来的。顾渊也知晓,他忍着冰寒运转着周身灵气,抬头看着冰泉上方的树荫,叹道:“会有机会的。”

    总会有机会真相大白,总会有机会活下去。

    池语以为她听错了,摸了摸耳朵,“你说什么?”

    “没什么。”顾渊叹了口气,“歇着吧,一个时辰,可久着呢。”

    语毕,他收敛气息,专心调息了。

    池语坐在亭子里,看着被放在一边的万面发愣。

    万面确实是银质的面具,只是内里嵌了灵石,又用什么水什么火反复淬炼过,以至于成了上品的法器。

    只是这万面,从前好像并非是问天的。

    池语摸了摸脸,想着左右无事,又要在这里坐一个时辰,倒不如也一道调息吐纳,瞧瞧最近修为可有涨进。

    她坐在亭子里,闭上双眼,双手结印摊在胸前,慢慢调动起周身的灵气。

    从前经脉滞涩,池语闭关数载也未能有长进,自从服了薛崇的药后修为才稍微往上突突了一点。如今再探,经脉中依旧淤塞不化,也瞧不清明原因。

    总之,池语让灵气颇为艰难地运转一周天后,冷不丁听见顾渊幽幽地讲了一句话。

    “你身边为何这么多光点?”

    光点?

    池语闭着眼睛思索了一番,大概猜到了顾渊在说什么:“那是我被堵塞的灵气外溢,浓缩凝聚形成的华光。”

    就像一只只小萤火虫一般,围绕在池渊四周,上下翩飞,好似真的有生命一般。

    她睁开眼睛,伸出手来,一粒红豆大小的华光便落在了她的指尖。光芒四散,灵气重新融进池语的身体里。

    顾渊静静看着,看那些华光一点点落在池语的身上,光芒消散,厚重的灵气顷刻间溢满了整片天地。俄顷,灵气渐渐单薄,四周如旧,华光似乎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他看了很久,半晌,哑声问:“你这样子,多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