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三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者:流彗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大神你人设崩了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姐弟恋是一场豪赌最新章节!

    赵小萌传送秋波故意挑逗:“嘻嘻,我看你是想吃我豆腐吧!”

    段哥哥斜她一眼,真好气:“我吃得着吗?你经期也没结束。按照你这个理论,我岂不是白出力?”

    谁说段哥哥嘴笨,他就是不想论理,这不怼起人来也挺厉害嘛!

    然后还不依不饶,他说:“所以呢?”

    赵小萌不明所指:“什么?”

    段哥哥下结论:“你这就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赵小萌笑了,赖皮赖脸:“哈,是哦……君子哥哥,你对我真好。咱们礼尚往来互相揉,你把腿伸过来。”

    “不用”

    “那多不好意思,来嘛!”

    “不用”

    鹏鹏学聪明了,主要是怕她使坏,点着火还得自灭,自讨苦吃。

    赵小萌坏笑着扑腾两下,没有得逞也就不了了之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腰好酸啊!”

    她翻个身趴着,段御鹏就给她按揉腰,“这里吗?”

    “嗯,还有后背,还有肩膀,……哎呀我浑身都难受,你就全方位的吧!”

    哈喽?大姐~

    行啊!你真是公主命!一身的臭毛病,全缺点。

    结果嫁个老公,长得帅、脾气好,当牛做马,背了一天的旅行包,晚上还得全方位的伺候你,真没谁了!

    优秀!!!

    赵小萌刚开始嘻嘻笑,后来舒服的恩恩啊,再后来又改了叹气。

    段御鹏以为她又哪不满意了,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就问:“怎么了?”

    她苦大仇深的叹口气,“唉,我在想刘冬冬的事……”

    然后翻回身,拉着段哥哥躺下,搂进他怀里说:“你今天看不出来吗?吕泽和冬冬,他们两个……”

    段哥哥:“我看出来了,吕泽一直在强颜欢笑。”

    赵小萌点头,替好朋友愁啊!

    “嗯,刘冬冬的情况很复杂。她家才真是家大业大,可是她爸的情人多了去了,光是20岁以上的私生子就两三个……”

    .

    含着金汤匙出生贵女和少爷,却偏偏一堆糟心事。

    赵家没有刘家有钱,但赵家和谐啊!相比之下,赵小萌真的挺幸福的!

    刘冬冬他爸弄的前一窝、后一块,明争暗斗,才造成了刘冬冬和刘明瑞的悲伤人生。

    赵小萌感叹着继续说:“唉,她母亲癌症手术两次,恐怕也活不长了,就希望在临死前看到女儿嫁人,把家中大事料定!明瑞哥也不容易,19岁就去马来西亚,后来又去了日本,常年在外忙碌生意,与家人聚少离多。他母亲给他的压力很大,一定让他将来继承刘氏财权,才能替她出一辈子的恶气,她才能死的瞑目!又千叮咛万嘱咐刘冬冬,兄妹一条心,将来帮助他哥稳坐江山……”

    这种家庭情况怎么说呢?一生不缺钱,却也不幸福!

    “割舍”二字不是那么容易的。“太子”放弃“江山”,难道让给私生子,或是跟私生子平分“江山”?

    “皇后”死也不会答应的!

    所以“公主”就必须和亲,帮助他哥争夺江山。

    唉……各有各的难处,注定是逃脱不了的宿命!

    贺君涵是顶呱呱的门第,数一数二的财阀少爷。只要嫁给他,全家都高兴,狗都得乐的叫唤两声,可就刘冬冬自己心里不开心。

    但她早就认命了,对于这桩婚事丝毫没有反抗过。却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弄出这一出,如果被贺俊涵知道的话……

    .

    第2天阳光明媚,远处是优美巍峨的山岭,蜿蜒盘旋。

    站在山顶处,居高而下,环观群峰缭绕,白云弥漫,飞鸟过境……

    寄浮游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大自然是令人仰望的神圣,生命力的博大、肃穆、庄严……

    这片风景区按照旅游路标的指引,可以去很多地方。

    有山泉瀑布、原生森林、还有索道,滑翔伞,蹦极,还有神秘熔岩洞,好玩的地方很多很多……

    赵小萌8点了才爬起来,果然两条小腿筋肉酸痛。

    这是由于疲劳过度,肌肉局部乳酸分泌过多,造成的疼痛。

    赵小萌呲牙咧嘴的坐起来,第一时间拿手机给刘冬冬打电话。

    “喂,冬冬,你起来了吗?”

    “懒虫,我早起来了!”

    “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我刚到餐厅,你来吧!”

    “嗯”

    挂断电话,赵小萌赶紧去洗漱,心里琢磨着听声音刘冬冬一切如常,应该问题不大。

    段哥哥早就起来了,洗漱完,穿好衣服在门边等。

    赵小萌快速穿戴好,两个人出去直奔餐厅。

    .

    到达餐厅里,看到刘冬冬和吕泽坐在一张桌边。

    吕泽的情绪很低落,明显心事重重,强颜欢笑都已经很难了。

    相反,刘冬冬整个人神采焕发,还穿着昨天那套与贺君涵同款的黑钻运动服,对着赵小萌挥挥手,张口就笑闹:“嘿,你个懒虫,就属你起的最晚,咱们这些人,文轩都比你起得早!”

    如果不是她红肿的眼皮,赵小萌几乎不敢相信昨晚那样哭闹的人是她。

    刘冬冬自己似乎已经忘了,完全不以为意。

    这样的表现,反而更反常。

    赵小萌愕然一下,接过话题,转头四望:“文轩呢……对呀,文轩呢?”

    刘冬冬:“他跟着方景宇他们去了,说是去看熔岩洞。”

    赵小萌:“啊?晕!他怎么那么自来熟呢?也不管人家烦不烦他。”

    刘冬冬:“哈哈,不烦!文轩可会溜须了,一直在说那个秋姨牌打得好,说你们昨晚玩牌都是她赢,要跟秋姨学学打牌的技巧,屁颠屁颠的就跟着去了!”

    4个人坐在桌边开始点早餐,边吃边聊。

    刘冬冬:“一会儿去哪玩啊?想好了没有?”

    赵小萌:“我不知道,唉呦,我腿疼,真不想走了。你腿不疼吗?”

    刘冬冬:“有点疼,但还行。”

    刘冬冬比赵小萌强,她定期去做健身,而且她家的大别墅带泳池,天气好的时候,她常常下水游泳,肌肉锻炼能力还不错。

    刘冬冬兴致勃勃的提议:“那就坐索道吧,索道观光风景不用走,不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