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乃天赐飞戟,岂能任尔等逃窜

作者:牛奶糖糖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猎谍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最新章节!

    

    【参考大家的留言,上一章中,对将士们的奖励做出些许修改。

    龙骁营将士阵亡,俸禄不再发终身,有子女的发到子女成年,无之女的为其父母养老送终!

    上一章内容已修改。

    感谢各位的宝贵意见,只要是好的,我会采纳的!九十度鞠躬】

    ----------------------------------------------------------------------

    战报上的文字,让曹操看的是热血沸腾。

    七百龙骁营骑士,阵亡五十五人,轻伤二百二十人,重伤七十六人,却…歼敌一千五百余。

    这个数字不可谓不触目惊心,不可谓不让人热血澎湃。

    甚至…其余三处城门攻破后,大军支援到南城门时,龙骁营的骑士竟还稳稳的占据上风,若不是疲惫,甚至都打算去追杀逃窜的敌军!

    而与之对比,曹操额外配给曹休的三千青州兵死伤惨重,四散狼狈逃窜,且,并无寸功!

    曹操绝不相信,这支…他无比熟系的谯沛武人军团,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战斗力竟发生如此蜕变。

    曹操更难以置信,身陷埋伏,冒着箭矢,面对四处蜂拥杀来的敌人?

    是怎么做到如此的战损?

    又是怎么歼灭如此数目的敌人。

    可怕…这已经不是可怕了,而是不可思议,而是匪夷所思!

    “妙才,你可知道?龙骁营缘何如此战损?”曹操好奇的问夏侯渊。

    夏侯渊挠挠头。“这战报…我看到龙骁营处时,也是目瞪口呆,还特地去询问过幸存的青州兵,只不过,他们说的也很模糊…”

    模糊?

    曹操微微凝眉,连忙追问道:“哪里模糊?”

    这…

    夏侯渊踟蹰了一下,还是脱口。

    “他们只说龙骁营身披的是天降神甲,手持的是上古战戟,战戟出则削铁如泥,连人带马劈成两半,神甲出则刀枪不入,任凭敌军兵锋之力,也奈何不了这固若金汤的防护!”

    嘶…

    曹操一怔,天降神甲?刀枪不入?怎么听着已经有点儿神话故事的味道了,

    当然了,“三人成虎”、“以讹传讹”之事,曹操也不是没听说过,传到他耳中的,还不知道已经变了几重味道,可从中寻觅…不难找出蛛丝马迹。

    原来,龙骁营是依仗着兵锋之力、铠甲之固,兵锋、铠甲…一提到这个,曹操莫名的感觉到有些熟悉。

    等等,他猛的回想起,那一夜…沐儿手持一枚匕首先是震碎了铁剑,继而与他的倚天剑、青釭剑交相碰撞,不露下风!

    那时…沐儿提到的不正是这神兵么?似乎…叫什么“锻钢”,而那匕首取名为精钢匕首,为此曹操还特地在城南设置了一处锻造坊,让陆羽负责,沐儿做其中的掌事。

    难道…

    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就填满了曹操的整个心头,越是往这个方向去想,曹操的眼眸睁的越大!

    没错,龙骁营骑士佩戴的铠甲,手持的武器,必是羽儿与沐儿这锻造坊炼制出来的。

    如此这般的话…

    哈哈…妙哉,妙哉,坚不可摧!妙不可言!

    一下子,曹操笑了,想明白这一桩事的他会心的笑了起来。

    好啊,好啊…

    他心头不住的呼喊,内心中更是悸动连连。

    若然这神兵神甲有如此功效?那…

    曹操看的更远,如今…因为时间有限、镔铁的数量也有限,锻造坊能炼制出的这精钢武器、精钢铠甲的数量必然有限!

    可…以后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镔铁的不断供给,是不是曹营所有的甲士都能配备上这样的神兵、这样的铠甲?

    而这…对整个曹军战斗力的加成将是何其恐怖!

    一时间,整个城楼上安静极了,看着曹操这时而深思,时而大笑的古怪模样,夏侯渊一脸懵逼…

    “大哥可是想到什么了?”夏侯渊急问道。

    “哈哈!”曹操喜悦的情绪溢于言表,激动之余,他伸手拍了拍夏侯渊的肩膀。“妙才啊,这一次陆羽自是立下大功,除此之外…沐儿也立下了大功一件!哈哈哈…”

    讲到这儿,又是一声大笑后,曹操接着感慨道:“这么算下来,当初你嫂子乱点鸳鸯谱,倒也是大功一件咯!”

    此刻的曹操想到了女儿曹沐,想到了丁夫人,想到了这一桩错进错出,意外锻造神兵的故事,比起攻下濮阳城,这神兵、神甲更让曹操惊喜百倍,这特喵的就叫惊喜啊!

    既想到了曹沐,曹操也很好奇…

    羽儿到底帮他这妹子退婚了没呢?妹妹这点儿小忙,羽儿这做兄长的该去帮上一帮啊!

    就在这时。

    “大哥,大哥…”城梯上,急促的脚步声再度浮起。

    曹操与夏侯渊转过身,这次出现的是曹洪。

    才刚一上城楼,曹洪就急冲冲的喊道:“诶呀,诶呀…陈宫那厮逃亡之前竟命人烧了粮仓,几十万石粮草顷刻间化为乌有了,唉呀…哎呀…”

    曹洪连翻叹气,一句话脱口,他都快哭了…

    他听说陈宫烧了粮草,派了三队人马去追杀他,曹洪感觉与他不共戴天!

    可…陈宫跑的比兔子还快,哪里能追得上呢?

    曹洪心疼啊,这得多少钱哪?就这么一把火给烧了?

    曹洪心在滴血,这一刻,他觉得与吕布简直不共戴天,他要为这些粮食报仇!

    这…

    曹洪的话让曹操的眼眸一下子凝起。

    原本还因为钢质武器、钢质铠甲心情愉悦的曹操,顷刻间整个脸又变得煞白如纸。

    陈宫一把火烧了濮阳城的粮食,这是大问题,这甚至是危急存亡的大问题。

    现在,四月已经过去十余天,滴雨未下,烈日炎炎…肉眼可见,河水的水位都在不断的下移。

    羽儿那“阴阳家”学派的“五气八运、阴阳五行”的推断,越发真实了许多。

    倘若真的四个月不下雨,那七月的庄稼必定会受到巨大影响,等到那时候,可不光是军中无粮,百姓们也没粮食啊!

    特奶奶的…

    曹操内心中不住的爆粗口了,陈宫这一把火烧的,哪里是粮食啊,分明是烧出了兖州、徐州的粮荒、大难!

    呼…呼…

    曹操的胸口跌延起伏,委实惊到他了,也气到他了。

    总不能整个兖州、徐州的百姓们都以蝗虫为食吧!

    就算全民捕蝗,全民吃蝗…蝗虫繁衍的速度能顶得住百万人去吃么?

    一下子,曹操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粮食,又…又…又…又一次成为他前进路上的巨大掣肘!

    …

    …

    在古代,故事与事件传播的方式往往是人传人。

    而所谓“三人成虎”,传闻的过程中,经过的耳朵多了、嘴巴也多了,自然…传闻中的事迹会被进一步的夸大,乃至于神乎其神!

    说白了,这是寄托着百姓们对英雄人物的幻想,这个时代也需要英雄!

    比如…

    此刻鄄城的一间酒肆里,说书人正在声情并茂的给客人们讲述几日前发生的濮阳城一战。

    恰恰,此刻…夏侯惇正在与几名老副将在此酒肆内喝酒!

    而这说书人声音一出,登时…就吸引了夏侯惇与这一干老副将的注意!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吕奉先敌不过这‘古之恶来’,若然继续打下去,必定难逃一死!就在这紧要关头,左边张辽张文远、右边高顺陷阵营、并州狼骑上将军五个大汉三三两两陆续赶到…最后集结八人之力大战‘古之恶来’!”

    ——“话说‘古之恶来’见势不妙,于是扯开嗓子大喊了起来,希望有高人前来相助,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一嗓子没喊来高人,却得上天赐下一双神戟、一件宝甲!哇呀呀呀有…原来此神兵、神甲乃是龙骁营都统陆羽说铸,托九天玄女在危机之时交付给他典韦,助他一臂之力!”

    ——“神甲加身,神器在手,双方一言不合当场动手,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古之恶来神兵神甲加持,吕布那方天画戟根本发挥不出作用,当即断了一截!典韦一记百步飞戟冲着吕布就是连环十五戟,双方你来我往斗成一片!”

    ——“这边打的正酣,忽的远方喊杀震天,原来,曹营诸将从各城门杀进来了,哇呀呀呀呀…张辽张文远惊呼,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吕布八将仓皇逃窜,惶惶如丧家之犬!古之恶来杀意正浓,哪能任他们逃离,提起神戟大呼一声‘此乃天赐飞戟,岂能任尔等逃窜’,飞戟出…吕布八人合力抵挡,每人肩上均中一戟方才得脱!整个街巷满是血迹…”

    说书人讲的是声情并茂、手舞足蹈。

    夏侯惇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当然了,同时“一愣一愣的”又岂止是他夏侯惇一人?

    一干副将眼珠子都直了,英雄之气涤荡九霄…

    尽管知道说书嘛,多少会有些杜撰、夸大的成分…

    可濮阳城的大捷早就传到了鄄城,因为这大捷的加持,说书人的故事反倒是让人更信服了许多。

    当然了,尽管这故事让夏侯惇身边的这些老兵荡气回肠,仿似回到了昔日峥嵘岁月,可他们都知道…回不去了。

    至于缘由,这些老兵均已负重伤,甚至有两名老兵胳膊都断了一条,其中一人还是替夏侯惇挡下的一刀。

    现在的他们当不了兵了,杀不了敌了,夏侯惇便安排他们在兖州任职。

    虽然地位不高,均是些闲职小吏,却也足够他们养活家小,夏侯惇时不时的会过来与他们畅聊一番,忆往昔峥嵘岁月!

    这次来的鄄城,本意是带小妾问医。

    经过那神医一说,夏侯惇突然意识到陆羽给的他这配方有点厉害呀。

    故而,夏侯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群老兄弟,想必这些年…他们中或多或少也有人肾虚吧?特别是那个替自己挨了一刀的,身体不好,该补补啊,断了一只胳膊也就罢了,这第三条“腿”可不能断了,会被妻室嫌弃的。

    药方早就备好了,夏侯惇正准备拿给他们,正好听到了这一则说书…倒是把正事给忘了。

    “夏侯将军,现在这后生可畏呀…”

    一干老副将议论了起来。

    “是啊,是啊,你瞅瞅这‘古之恶来’一个打六、七个,这可比将军还要刚猛啊。”

    “你们还没听说呀?”一名老兵似乎从别的渠道还听到一些消息,他开始讲解起来。“古之恶来固然厉害,可…你们猜凭什么他能力破吕布八将?”

    “凭什么呀?”所有老兵都围了过来,夏侯惇也围了上来。

    别说,他也挺好奇的。

    “哈哈哈…”这老兵笑着解释道:“全是因为他手中的那双戟、身上的那宝铠!”

    “啥…”夏侯惇挠挠头。“老刘,你说的是那陆羽托九天玄女送过去两神戟、神甲?”

    “哪是什么九天玄女啊?”这名被唤做老刘的老兵摆摆手。“我可听说了,这神戟、神甲乃是出自陈留郡的一间锻造坊,此锻造坊乃是幕府功曹陆羽负责,其中的掌事…那就厉害了,是曹公的女儿曹沐!”

    呃…这话脱口,夏侯惇一愣,曹沐…这不是他的准儿媳么?

    典韦的这神兵、宝甲是他炼的?

    不等夏侯惇开口发问,这老刘继续讲道。“还有啊,几天前濮阳城一战之所以能大获全胜可不止是‘古之恶来’一人的功劳,龙骁营七百多骑士各个都配备上了这神兵、神甲,就连战马也不意外!”

    “大战是在黑夜,并州兵没有注意到龙骁营这些铠甲,在南城门前的空旷地带迎面冲杀,怎奈…面对这削铁如泥的神戟、刀枪不如的神铠,他们一个个登时就傻脸了!一瞬间就溃败了!”

    啥…

    夏侯惇听得真切,要真是靠着这神戟、神甲攻下的濮阳城,那…他那准儿媳不就立下大功了么?

    等等…沐儿立下这么大的功劳?

    那他儿子…夏侯楙这种货色,能配得上人家么?再说了…若这锻造坊这么重要,沐儿是铁定要助她爹,自己大哥成就大事的人,怎么能嫁为人妇,相夫教子呢?这不耽误了大哥大业嘛!

    不能…不能够啊!

    夏侯惇拍拍脑门,脑回路清奇的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儿子不配的问题;

    第二个想到的是大哥大业的问题,至于…沐儿是不是自己儿媳妇,这个至少在夏侯惇看来,一点儿不重要…他家穷的叮当响,让大哥的女儿来这儿受苦…多不好意思啊!

    想到这儿,夏侯惇陷入了深思。

    却在这时…

    “老刘,你刚才提到…那锻造坊是曹公的女儿曹沐…还有谁负责来着?”一名老兵好奇的发问。

    “陆羽,曹公无比器重的幕府功曹陆羽!”老刘不假思索的回答…

    可恰恰这么一个回答,让那老兵猛然想到了什么。“元让大哥,老刘…你们可还记得…前段时间,有人以曹公与元让大哥的名义又发放给咱们那些逝去兄弟的家眷一笔丰厚的抚恤金!”

    嘶…

    夏侯惇眼珠子一转,的确有这么回事儿,这可解了他夏侯惇心头的痛楚!

    他还奇怪来着,甚至…还特地去问过大哥曹操!

    大哥也明确表示不是他发的呀。

    “老李,你说清楚?怎么回事儿?”夏侯惇急问道…

    这名被称作老李的老兵眉头微微的凝起,表情一下子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方才老刘提到幕府功曹陆羽时,我才想起来的,看我这脑子,差点把这大事儿给忘了。”

    “元让大哥,你是不知道啊…我特地去调查了下这事儿,以你与曹公名义给咱们兄弟家眷发抚恤金的是龙骁营…而他们是受龙骁营统领的吩咐?这…不就是幕府陆功曹的吩咐嘛…也就是说,是…是这陆功曹借着大哥与曹公的名义体恤咱们弟兄们呢?”

    啥…

    夏侯惇一愣,短暂的惊讶过后,“砰”的一声,他拍案而起。

    乖乖…敢情这钱是陆羽出的?这小子…咋…咋也不吭一声呢?

    也不怪夏侯惇惊讶,人情世故嘛,陆羽要的就是让他惊讶…

    当然了,也就是夏侯惇一根筋,转不过来弯儿…

    当初,陆羽许诺的是一只蝗虫给他一百铜钱,可实际上给农户分的是三十铜钱,中间的差额本来就是夏侯惇这个中间商该赚到的。

    陆羽给他…他铁定不要,于是就拿出来替他分给了以往的这些将士,这中间满满的都是套路,也可以说是做好事不留名!

    陆羽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钱这玩意,没了还可以在去挖,去盗!是谁的就是谁的,不用含糊!

    “砰砰砰砰…砰!”

    连续不断的拍击着桌案,夏侯惇炸了呀…

    整个酒肆看到他这副模样,一个个客人赶紧结账走人,生怕这位将军狂暴起来揍他们一顿。

    可夏侯惇心头尤自悸动啊…

    这算怎么回事儿,他陆羽帮就帮吧,竟然连吱都不带吱一声的,片哦你按还是以大哥曹操与他夏侯惇的名义发放的,这说白了,就是替他们施以恩惠呀!

    夏侯惇不管这钱是怎么来的,这钱本来该归谁?

    当然了,凭他的智商也想不到这么远…他素来重义,陆羽帮他这一把,帮他了了这心结,夏侯惇就要感谢陆羽…感谢他一辈子,甚至夏侯惇有一种冲动,要跟陆羽义结金兰!

    可以说…

    夏侯惇还从来没有过这么一种感觉,如此这般的想跟一个人当兄弟。

    就在这时…

    “爹!爹!”

    怒气冲冲的声音从酒肆外传了进来…

    这个声音夏侯惇与一干老副将们都不陌生,这是他儿子夏侯楙的声音,可…楙儿不是在陈留郡嘛?

    不是正该准备与沐儿的大婚么?

    如此气冲冲的特地赶来鄄城?所谓何事啊?

    当然,夏侯惇不会知道,夏侯楙这一路赶来鄄城,他内心中有多么的愤怒,多么的耻辱…

    退婚,这于他夏侯楙,于他夏侯家,乃至于…整个夏侯家族而言,无异于奇耻大辱!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