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三个重度患者

作者:莫麻公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我在末世种田求生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谎言之咒最新章节!

    虽然所有人都猜到,当年城卫队派来的人,还有这家医院本来的医护人员,都已经死在医院,但恐怕想不到,他们竟然是这种死法。

    曲烬推开门,吱呀一声在整个寂静的走廊中响起。

    走进活动室,他发现这些人的身上遍布着灰尘。

    于是围绕着他们慢慢走动。

    诡异的是,吊住这些人脖子的吊带,这时在慢慢旋转,让这些上吊的人,目光始终保持看着他的角度。

    曲烬数了数,吊在这里的人一共有19个。

    死人也是人,刚才在楼下的时候,那三个藏在暗中的精神病人告诉他,四楼一共有25个人。

    现在看来,其中有十九个都是死人,只有六个是活的。

    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地方还能看到尸体,活人会更少。

    对于曲烬来说,活人的数量是越少越好。

    一圈扫视后,他拿起手机,将眼前的情形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能看到这十九具尸体全部朝着他,并且脸上还露出笑容。

    曲烬没有任何发现,于是离开了这里。

    过程中,吊带依然在转动,让这些死去的人,每一个都面向着他。

    离开活动室后,曲烬看向对面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同样占据了整个四楼四分之一的面积,来到近前他向着里面望去,发现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杂物。

    桌椅板凳、破旧的马桶、老款的黑白电视、还有一些厨房用品。全都堆积在一起,铺了一层厚厚的灰。

    曲烬看了一眼就退回来,似乎这个房间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现在他只剩下另外一头的走廊,需要去检查一下。

    不出意外,钟瑶就在那里。

    靠近后,曲烬看到对面走廊有四个房间,尽头处还有厕所和朝外的阳台。

    他来到头两个房间的前站定,只见房门是两扇厚重的铁门。而且在铁门上,还上着锁。

    曲烬要是没猜错,他手里的钥匙,应该就是用来打开这里的门锁的。

    就在他这样想到时,他突然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

    抬头他就看到左边铁门的观察口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双眼睛。

    这是一双女人的眼睛,睫毛很长,而且眼神还很清澈。

    只是在曲烬目光扫过来后,对方唰的一下就消失了。

    曲烬向着这个女人的房间走过去,通过观望口向着里面望。

    “轰!”

    只听一声巨响,他面前的铁门震动了一下,靠近的曲烬微微被吓了一跳。

    应该是里面那个女人,故意弄出的声响。

    “哈哈哈哈……”

    从房间中,传出了对方的大笑。

    听声音,对方的年龄应该不大。

    曲烬向着里面望去,就看到了刚才的那个女人。

    这时的对方,正站在房间的正中。

    这个房间极为奇特,里面除了一张硬板床之外,就空无一物。

    虽然还有一扇窗户,但是窗户是钢筋的结构,布局在房间最高的地方,对方就算是跳起来都摸不到。

    说是房间,倒不如说这是一间牢笼。

    他知道一些精神病院,关押重度精神病患者时,比关押囚犯还要严格。因为这些人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甚至是自残倾向。

    不过病房中的这个女人,就外貌来说还是挺正常的。

    对方虽然穿着条纹病号服,但是衣着整齐干净,头发也并不脏,披散着露出了一张瓜子脸。

    在看着曲烬的时候,她还在笑。

    曲烬打量了对方片刻,就远离了这个房间。

    人不可貌相,看起来越正常,多半就越不正常。

    曲烬可不想节外生枝,只想找到钟瑶,得到想要的信息后就尽快离开。

    来到对面的房间,他看到里面有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光头男人,对方正坐在一张铁椅子上。

    他的双手被一根彩色的布袋,缠绕捆绑在扶手上,双腿也被绑在椅子腿上面。

    甚至就连脑袋,也被一根黑色的塑料条,给缠绕一圈,死死禁锢不让他乱动。

    在这个光头男人的嘴巴里,塞了一种让他张开嘴的东西,应该是防止他咬舌的。这时他的身躯在试图挣扎,但只能小范围的晃动身体。

    同时从他的口中,还传来一阵呜呜声,他似乎想要跟曲烬说话,只是却没有办法表达。

    在看到曲烬出现后,对方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抓住了救命稻草的希望,最大幅度晃动身体,让椅子慢慢向着曲烬挪动。

    曲烬退回来,同样没有理会对方,主要是怕惹不起。

    在四楼的都是重度精神病患者,这些人出现精神异变后的危险程度,很难想象和判断。

    他向前走,来到后方的两扇门之间,这同样是两扇厚重的铁门。

    但只有其中一扇上了锁,另外一扇铁门只是关着。

    想了想后,曲烬向着上了锁的铁门靠近,通过观察孔向里面看。

    铁门中空空荡荡,竟然没有人。

    曲烬下意识的往下瞄,然后他就看到地上露出了一节条纹病号服。

    看来房间里是有人的,只是对方察觉到了他的到来,藏在了他视线的盲区。

    于是曲烬退了回来。

    铁门上了锁,其中的人就无法跑出来,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这些人,都是重度精神病患者。

    他向着最后一个没有上锁的房间走去。

    同时心中奇怪,他手里的钥匙有四把,但是上了锁的房间,却只有三间,还有一把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就在他心中这样想到时,他通过观察口向着其中望。

    还没有看到其中的情形,一股浓烈的悲伤情绪,就涌入了他的心头,并开始在他的内心迅速蔓延。

    一时间曲烬有一种比自己死了还伤心的难受。

    这种悲伤还是无法抵挡的,就像是滚滚洪水席卷而来。

    曲烬能感觉到,让他悲伤的源头就在他面前的这扇铁门中。

    这股浓烈的悲伤,和刚才强烈的喜悦,都是来自于其中。

    在这股极度的悲伤涌上心头后,他对铁门中那三个被关押起来的精神病人,生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同情。

    曲烬觉得那三个人很可怜,第一间铁门内的女人,只是因为性格内向和极度自卑,就遭到家里父母的精神压迫,说她是严重抑郁,要将她带到精神病院。

    她的反对,换来了继父的毒打。

    连续五年的时间,擀面杖打断过她的肋骨,皮袋抽烂过她的脸,烟头烫伤过她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在她病号服的下面,全都是累累伤痕。

    至于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光头,他的妻子和女儿被一群喝醉酒的年轻人殴打致死,法庭上因为对方的势大,加上金钱来疏通关系,他不但没有赢,反而还因此丢了工作,并因为诽谤和子虚乌有的勒索,被叛了三年。

    这让他产生了浓烈的暴力倾向,他伤害不了别人,他就要伤害自己。

    他只想在别人和自己的身上,留下跟妻子女儿身上一模一样的伤痕,以此来怀念她们。

    最后一个房间里,那个不愿意见人的女孩,她因为一场大火,导致全身大面积重度烧伤,从那之后她每天都不敢出门。

    可就算是这样,她的照片后来被一个在医院看望过她的同学,传到了班级群。

    班上有同学都给她私发消息,说她真的很恶心,为什么这样了还不去死呢。

    就连她的父母,也从最初的抵触,到最后看着她厌恶,并将她放弃。不给她饭吃,不给她水喝,甚至还实施过毒杀她的计划。

    在她侥幸活下来后,他们声称她受了严重精神创伤,把她送到了这里,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不愿意见到任何人,只想找一个地方自己悄悄躲起来。

    他们三个都是可怜人,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却遭受了极度的不公和摧残。

    而到现在,他们还要被关在精神病院里面。

    他们不应该被人禁锢,他们是什么结果,应该由自己来决定。

    不知不觉的,曲烬来到了一扇铁门前,他掏出了钥匙,插入锁孔。

    他要把他们都放出来,因为他们太可怜了。

    “波!”

    就在这时,他的无形盾诅咒碎裂了。

    这一声轻响,让悲伤的曲烬惊醒了一些。

    他下意识的再次消耗能量值,激发了无形盾诅咒。

    紧接着,他心中的浓烈悲伤情绪,就跟之前刚踏上四楼时的兴奋和激动一样,开始慢慢变淡。

    曲烬立刻醒悟,他对自己现在的举动感到一丝惊慌。

    刚才他不知不觉的,居然就要打开这扇门。

    他连忙将钥匙从锁孔里面拔了出来,并后退了几步。

    与此同时,他听到铁门内,那个全身重度烧伤的女孩,一声失望的叹息。

    曲烬远离这扇铁门,就算这些人再可怜,他也不敢放出来。

    他来到了没有上锁的第四道门前,脸色有些难看,他一连两次都中招了,根本防不胜防。

    他通过观察口向着里面看去。

    只见房间中有一些简单的陈设,书桌、椅子、穿衣镜、一张铺了白色床单的旧床铺,墙壁上还有一台老式的座机。

    一个女人背对着他坐着,正在观看电视。

    但电视却是关闭的,上面没有画面。

    曲烬慢慢推了开门,站在门外注视着对方。

    房间里的女人也缓缓转过身,跟他对视了在一起。

    这是一个栗色长发的瓜子脸女人。

    对方的皮肤很白,但是额头微微有些凸出,看模样极为普通。

    虽然没有戴墨镜,但是曲烬还是认出来,这就是他来到混乱区域要找的人,钟瑶。

    大费周章,现在总算是见到本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