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想杀人的原因

作者:莫麻公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我在末世种田求生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谎言之咒最新章节!

    “你身上有精神锚?”彦小姐问他。

    曲烬神色一动,看来彦小姐知道精神锚是什么。而从一旁的张东东一脸疑惑的来看,这玩意儿知道的人应该不多。

    “或许吧。”曲烬继续开车,并问:“这是什么东西?”

    彦小姐重新坐了回去,回想之前曲烬的表现,她觉得曲烬被人种下了精神锚的可能性挺大的,至少特征符合。

    只听她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执念。”

    “精神上的执念?”副驾驶上的张东东都来了兴趣,“弟妹可以详细说说吗?”

    彦小姐被他突如其来的称呼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张东东这胖子看起来竟然有那么一丝顺眼。

    她捋了捋耳侧的一缕头发,掩饰了一下微红的脸色,“精神锚就是一种给人强行种下执念的精神攻击。”

    “什么叫强行种下执念?”张东东虚心请教。

    “比如,给你种下执念,让你永远爱某个人。”

    “等一下……”张东东甩着食指努力回忆,然后说:“这这这……好像是那个什么!”

    然后他一拍额头,总算是想起来了:“pua?”

    彦小姐却摇头,“不仅仅是这样,精神锚表现的形式还包含更多。”

    “比如让你对某件事情,或者某些事物,甚至某些话,产生极端和难以理解的执著,或者是各种情绪。”

    “具体一点呢?”曲烬说。

    “你看到有人吵架,你就会动杀机。”

    “你听到某一段旋律,就会无法自持的亢奋。”

    “你触摸到水杯,你就想咬舌自尽。”

    “你看到女人,你就想……”说到这里,彦小姐有待难以启齿。

    曲烬却不明所以,“就想什么?”

    “就想推。”彦小姐面红耳赤的说。

    接着她又继续补充:“还有,你听到别人的夸奖,你就会恶心。”

    “你被人拍了肩膀,就想把自己的手砍掉。”

    张东东吸了口气,觉得这种事情也太诡异了。

    “平时看起来你很正常,但是当碰到能触发体内精神锚的东西或者事情,你就会表现出反常。”

    张东东却有些心虚,暗说看到女人就想推,这应该不算精神锚吧。

    同时他摸了摸下巴,“肚子涨了想拉屎算不算?”

    彦小姐鄙夷的看着他,“精神锚是没有因果关系的,肚子涨了想拉屎是正常生理状态,所以不算。要是你肚子涨了想吃屎,就可能是中了精神锚。”

    张东东被怼的有些哑口无言,心说彦小姐嘴可真够毒的。

    曲烬脸色有些微沉,“看来我的确是被人种下了精神锚。”

    “刚才你有什么感觉?”彦小姐问他。

    “想杀人!”曲烬说。

    “杀谁?”张东东有些惊惧的看着他。

    “你。”曲烬直接回答。

    张东东向着旁边缩了缩肥胖的身躯,眼神中有一种看神经病的惧意,“你为什么想杀我?”

    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和曲烬初次见面,相处还算愉快,搞不懂曲烬想杀他的动机。

    “莫名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说完曲烬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还好我能控制。”

    “那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精神锚被触碰后是想杀人,我们可以推测一下,是什么东西触发了你的精神锚。不找出来,只要下次碰到你还会陷入那种想杀人的状态。”

    曲烬还有张东东都陷入了回忆,回忆之前张东东跟曲烬说了哪些话。

    不过他们都很默契,只是在脑海中想,并没有说出来。

    没记错的话,张东东说的话是,他们的本来目的地是混乱区域,现在已经走远了,要远离需要通知城卫队,所以建议曲烬先回去。

    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很多,他们需要分析出其中的哪些关键信息,触发了曲烬的精神锚。

    这时又听彦小姐问:“你之前是怎么中的精神锚?”

    或许可以从源头上,找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曲烬回想起当时那个披着两层人皮的男人,淡淡的说:“是解决一只异变时,对方临死前的反扑。”

    “对方是什么类型的异变?又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次开口的是张东东。

    曲烬回忆了一下,然后摇头,“看不出来。”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有些后怕。

    那个披着两层人皮的男人都能给他种下精神锚,另外两个恐怕也不简单。

    可以说当初他杀的那四个人,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是非常棘手的存在,还好他一次性全部解决了。

    不得不说,身体较换卡还真是个好东西。希望系统多多发布任务,他能多得到几张。

    有限的这些条件,很难推测到底是什么触发了曲烬的精神锚。

    可能是“通知城卫队”,也可能是“让曲烬回去”。

    甚至可能是张东东所说那几句话中,某一个词、某一个字。

    有意思的是,现在就算曲烬脑海中来回过滤刚才张东东的原话,精神锚也不会被触发。

    看得出来,必须是从对方口中把话说出才有效果。

    这时彦小姐提醒张东东:“刚才你所说的那些话,现在开始尽量不要再提。”

    张东东郑重的点头:“好。”

    曲烬不置可否,他一路继续加快速度。

    他感应到和黄芸之间的距离,始终没有拉近。看来对方也在车上,而且跑的速度不慢。

    于是他检查了一下能量值,刚才那一波低级异变,让他大补了一番,能量值达到了五位数,现在总算是有底气了。

    只是不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触发他的精神锚,下次碰到他必然会瞬间陷入想杀人的境地。

    尤其是刚才他想杀人的时候,张东东表现出来的是惊惧。

    如果张东东没有惊惧,而是对他也生出了敌意,或者是有其他因素,影响了他当时的状态,曲烬极有可能会真的杀人。

    于是他向着一侧的张东东说:“你一句一句的分开,重新将刚才的话说一遍。”

    他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触发了他的精神锚。

    “别,我可不敢冒这种风险。”张东东心有余悸。

    刚才曲烬的杀机几乎化作了实质,他不敢来第二次。

    而且就算是要尝试,也必须先停下来再说。在飞速行驶的皮卡车上做这种实验,太危险了。

    但让他浑身汗毛竖起的是,他的话音刚落,曲烬在看向他时,眼神瞬间就变得冰冷。瞳孔中的杀机,让张东东身躯紧绷。

    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寒意,瞬间笼罩了他。

    “又来了!”

    彦小姐脸色也变了。

    “曲烬!”只听她小声的喊了一声。

    “大……大哥……别杀我。”张东东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沫,这时候他不敢去招惹曲烬,只能委曲求全。

    当然,曲烬真要动手的话,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已经做好万分的防备了。

    这般情形起码过了五六秒钟,在彦小姐和张东东紧张的注视下,曲烬长长抽了一口气,然后胸膛起伏,心跳砰砰跳动。

    他抓紧方向盘,将皮卡车从偏移的轨道上重新拉了回来。

    “呼!”

    张东东还有彦小姐也松了一口气。

    只听张冬冬说:“大……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不知道你能不能考虑一件事情,把车慢慢停下来,然后由小弟来开。”

    说话时他表情谄媚,还加上了温和的动作语言,就怕又让曲烬陷入想杀人的状态。

    他非常担心,照这样下去曲烬会让他们三个出车祸而死,所以不敢让曲烬开车了。

    曲烬松开油门,慢慢踩下了刹车。

    当皮卡车停下来,他打开了驾驶室的门走出去。

    张东东也打开了副驾的车门,从车前跟他换了个位置。

    随着两道砰砰的关门声,坐在驾驶室上的张东东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起步。

    副驾驶上的曲烬,还有他身后的彦小姐,再次陷入回忆,回忆刚才张东东说的话。

    他们清楚的记得,之前曲烬的原话是:“你一句一句的分开,重新将刚才的话说一遍。”

    张东东的回答是:“别……我可不敢冒这种风险。”

    紧接着,曲烬的精神锚就被触动了。

    张东东触动曲烬精神锚的两句话,看起来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相同的关键词和字。

    这时彦小姐又回忆起一路上他们的交流,都没有触动曲烬的精神锚。可以拿来跟张东东那两句话比较,推测出一些关键的东西。

    不多时就听她说:“我知道了!”

    “什么?”

    曲烬扭头看向她。

    “是反驳,或者拒绝。”

    “反驳?拒绝?”曲烬不解。

    开车的张东东也一脸疑惑。

    “他最初反驳了你的行为,刚才又拒绝了你的提议,你就两次都被触动了精神锚。”

    曲烬回想了一下,发现果然跟彦小姐说的一样。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曲烬有些坐不住了。

    只要他被拒绝和反驳,体内的精神锚就会被触发,从而让他想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