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诀别一吻吗

作者:莫麻公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我在末世种田求生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谎言之咒最新章节!

    更让曲烬心惊的是,在惨叫下,牢房中的肥头大耳的异变张开大口,并猛的一吸。

    从他的口中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吸扯力,形成一股狂风,席卷在整个地下室。

    地上的枪、凳子、不远处的杂物、甚至是几具连体人的尸体,全都被卷了过去。

    当砸在牢房的铁栏栅上,枪还有杂物这种体积小的东西,从缝隙中钻了过去,没入了异变的口中。

    凳子、还有尸体等物,在铁栏栅上被吸扯力挤压成了碎渣和肉泥,同样没入了异变的大口中。

    这只异变在吞噬了诸多的东西后,体积开始慢慢膨胀,这让一圈圈束缚他身躯的铁链被绷得笔直,发出了一阵不堪重负的咔咔声。

    虽然铁链上的电流滋滋作响,但是对这只异变来说,好像已经没有疼痛的效果。

    “死!”

    “死!”

    “死!”

    “死!”

    “死!”

    曲烬一连激发了五次死咒,每一次死咒都会让牢房中的异变,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但是除此之外,对方眼神中有的只是凶戾和怨毒。

    曲烬脸色阴沉如水,这样都杀不死。

    他当初刚突破到2级状态,消耗的两百能量值,也没有一次性杀死那只2级的挖眼怪人。

    更不要说他现在依然只是2级的状态,杀的却是一只在3级中都很厉害的异变了。

    而且跟他想的一样,对方在吞噬了这么多的东西后,气息更加浑厚了,实力果然大涨了不少。

    看来只能想别的办法。

    心中这样想的时候,他动作倒是没有停下来,手中的卡宾枪,对着牢房的异变一顿扫射。

    “突突突突突……”

    枪声持续不断的回荡。

    一颗颗子弹打在这只异变的脑袋上还有身体上,留下了一团团红斑。

    扫射完毕,曲烬换了一个弹夹,这次重点射击对方的眼睛。

    但是这只异变将眼睛一闭,他的眼皮就像是铜皮铁骨,子弹都打不穿。

    一梭子弹再次打光,只听一道冰冷的声音,突兀的从曲烬的身后传来:“不许动!”

    曲烬动作一顿,扭头就看到翁林这时候站了起来,并且在看向他的时候,眼神锋利的就像刀子。

    对方手中的拐杖不见了,已经被牢房中的异变吞入了口中。

    这时他的双手,保持着一种怪异的造型,五指全都张开,有点像是在玩提线木偶。

    随之曲烬就感受到,他的双手双脚,还有脑袋,好像被一根根看不见的线给牵连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都是被控制的木偶人,还想控制我,真是搞笑。”

    曲烬看着对方时,脸上没有丝毫惧意,并撒了个谎测试一下翁林,顺便刷一点谎言值。

    刚才一地的尸体都被牢房中的异变给吸走,翁林还有瑞莎却依然躺在地上,不用说也知道他们两个没死。

    只是曲烬一心想要解决牢房中的异变,加上他觉得这两个人还有一点利用价值,所以才没有解决他们。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翁林语气变得严肃。

    与此同时,曲烬脑海中传来了系统的声音:【谎言值+41】

    现在他的谎言值,已经达到2344/2500,他有一定的机会,将剩下的谎言值给刷够。

    “猜的!”曲烬笑着回答对方。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就走,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翁林脸色阴沉的说。

    “好!”曲烬撒谎答应了对方。

    听到他的回答,翁林眼角却抽了抽。

    他虽然是个假人,但是表情和动作惟妙惟肖。他不相信曲烬真的会走。

    “看来翁先生不相信我呀。”曲烬打趣对方。

    他的话落下后,翁林一咬牙,“好,我相信你一次,你走吧。”

    对方说完,曲烬就感受到那种四肢还有脑袋,都被看不见的线给束缚的感觉消失了。

    【谎言值+55】

    系统的声音再次传来。

    曲烬耸了耸肩,然后就向着出口的方向走去,过程中他还在顺便靠近翁林。

    “你!”

    翁林似乎看出了曲烬醉翁之意不在酒,震怒的他再次抬起手,做出一个控制提线木偶的动作。

    但这时曲烬反手取出了一柄金色的匕首,朝着身上好几个地方划了过去。

    随之而来的,就是看不见的线,被他手中的匕首给直接割断。

    这柄金色匕首,能破开精神力的防御。

    在看到他手中匕首的刹那,翁林的瞳孔微不可察的收缩了一下。

    这一幕被曲烬看得清清楚楚,同时他内心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

    另外,他的动作非常快,将手中子弹打空的卡宾枪猛地向前一抡。

    沉重的卡宾枪,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向着翁林飞射了过去。

    见状,翁林立刻抬起手,下意识挡在面前。

    在卡宾枪一砸下,他的假手直接被砸飞,然后脑袋也被砸的脱落,掉在地上不断滚动。

    没有头的身体哗啦一声散架,手、脚、身躯全都分离,好像一块块人形的零件。

    “是你自己不珍惜机会的,现在我再劝你一句,不想永远留下最好立刻就走,否则耶稣都救不了你。”翁林的脑袋落在不远处,但依然看着曲烬威胁着他。

    曲烬回忆了一下,觉得这个翁林非常奇怪。

    对方刚才出现时,所做的事情就是试图把牢房中的异变放出来,过程中还给了他机会让他走。

    而且明明有机会对他出手,但是始终没有,这个翁林好像没有要杀他的意思。

    如果是忌惮他月光城特殊人员的身份,这是解释不通的。

    因为他都发现对方的秘密了,对方还让他离开,他回去肯定会立刻通知月光城着这件事,从而给89号野蛮部落招来更大的麻烦。

    所以最正确的做法,其实是杀了他。把他灭口之后,就算月光城派出城卫队的人来查,翁林也有机会把这三只异变给藏起来。

    一想到这里,曲烬刚才脑海中那个闪过的念头,更加清晰了。

    为了确认心中的想法,他撒了一个听起来没有逻辑的谎,“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在控制你,但是你们的计划是人神共愤的。”

    翁林却摇头:“没有什么人神共愤的,大家都有各自的目罢了。”

    曲烬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而是在仔细感受着他的谎言值,接着就听系统的声音传来:【谎言值+189】

    【系统提示:您的谎言值已达到2588/2500,可获得变身咒、生死感应咒二选一。】

    对于完成系统谎言值,并能获得新的诅咒,曲烬似乎都没有太多的激动。

    他更震惊的,是他刚才的谎言测试竟然成功了。

    他内心对控制翁林的人的身份,其实有所猜测,他刚才故意撒谎说不知道是谁在控制翁林,只是为了证实一下。

    但他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他立刻查看奖励中的两种诅咒都是什么。

    变身咒,一种攻击性强大的诅咒,是他极为需要的。

    曲烬没有立刻选择,而是又查看了一下那个新出现的生死感应咒是什么。

    一番查看他得知,这是一种辅助型的诅咒,能通过给人下咒,从而感应这个人是生是死。

    这门诅咒虽然有点意思,但是曲烬没有任何迟疑,直接选择了变身咒。

    【恭喜您:获得变身咒】系统的声音响起。

    不过要用这变身咒,有一个前提条件。需要通过触碰除了人类之外的其他生物,才能用能量值模仿其外形,然后爆发出数倍于自身的战力,并持续三分钟战斗时间。

    曲烬环视了一圈周围,这地下室好像没有其他生物。

    于是他用了一个蛊咒,让在他感应范围中的昆虫,全都向着他聚集,昆虫也是动物,触碰会有效果的。

    与此同时,他大步来到了中枪倒地的瑞莎面前。只见他一巴掌扣在了瑞莎的脑袋上,带着一丝冷意的说:“告诉我这两只异变的弱点是什么。”

    “不要去想!”

    听到曲烬的话,不远处翁林的脑袋大声阻止她。

    同时曲烬用读心咒就察觉到,对方脑海中的想法都是“不行……不能去想……不能去想……”这种心理暗示。

    刹那间,曲烬的精神锚就被触发了,一股想杀人的冲动,占据了他内心。

    被他抓住的瑞莎明显的感受到,曲烬抓住她的五根手指在用力。

    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曲烬有可能会杀了她。

    在这种情况下,她脑海中不知不觉的,就浮现出了那只人头猪身异变的弱点。

    同时也亏得曲烬之前两次被触发精神锚的时候,试图转移注意力,让他对精神锚被触发后有了一定的控制,这才没有杀了这个瑞莎。

    这时在读心咒下,他终于从瑞莎的内心,知道了那只异变的弱点。

    压下杀人冲动的曲烬松开了瑞莎的脑袋,起身回到了那两间牢房前。

    那个浑身长满了手脚,脑袋上还有另外三颗头的女人,居然没有弱点。

    或者说,瑞莎不知道她的弱点。

    不过那只人头猪身的异变,是有一个巨大弱点的,那就是饥饿。只要饥饿,它的实力就会直线下降。

    相同的,只要不停的吃,他的实力就会不断暴涨。

    曲烬站在牢房前,这时候听到一阵嗡嗡声传来。

    一些昆虫已经向着他汇聚,并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曲烬看了一眼,都是最普通的昆虫,蚊子、苍蝇、还有些飞虫。

    略一沉思,他就伸手抓向了一只浑身有花纹的蚊子。

    在触碰这只蚊子的刹那,他使用了变身咒。

    刹那间,曲烬感受到能量值被消耗后,有一层看不见的能量体笼罩了他。

    这层看不见的能量体,是一只体型巨大的蚊子,要是有其他人在,伸手就能触摸到。

    这只蚊子的高有三米,双翅撑开震动下,发出一阵低沉但宛如实质的嗡嗡声,就像普通蚊子的声音被放大了很多倍。

    但曲烬的注意力,却在这只能量体蚊子长长的口器上。

    能量体形成的蚊子,战斗力是以他身体状态为基础的数倍以上。锋利的口器,更是能将钢铁都给刺穿。

    曲烬来到牢房外,控制能量体的巨型蚊子,用口器向着牢房中那只异变的腹部一刺。

    刹那间,牢房中的异变就剧烈挣扎,发出了刺耳的惨叫。

    而蚊子的特点,是吸血。

    接着就看到牢房中的异变体内,一股股散发出了恶臭的鲜血,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管子,给凭空给吸出来

    饥饿会让这只异变的实力大降,如果是从对方体内再索取,那么这只异变的实力会直线下滑。

    这也是曲烬使用变身咒,选择蚊子这种生物的原因。

    只见在被不断往外抽血的情况下,一股股鲜血汇聚在曲烬的身后,形成了一团。

    要是能看到能量体的蚊子,就会发现凝聚成一团的鲜血,是在它的腹腔位置。

    杀猪般的惨叫持续不断,更让人惊讶的是,牢房中的这只异变,在鲜血被不断抽取的情况下,体积也在慢慢收缩变小,整体的气息不断下滑。

    这让曲烬露出了喜色,只要能让对方的实力下降,他要杀了这只异变就会变得容易。

    心中这样想着时,他身后凝聚的鲜血体积越来越大,差不多都有一两米直径了,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果是在这只异变被放开的情况下,曲烬不可能这么轻松,甚至这只异变一张口,还能将用能量体凝聚的蚊子给吞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刺的是对方的腹部,任由这只异变张口也咬不到的地方。

    不一会儿,这只异变的体积,就变成正常猪的大小了。

    这时能量体蚊子的巨大蚊子,也到了最大的限度的,无法再吞噬更多的鲜血。

    它往后退去,落在了墙角的位置。

    曲烬凑近了牢房中变得虚弱的这只异变,沉声开口:“死!”

    这一次,消耗四百能量值的死咒,让实力折损了大半的这只异变,双目猛然一瞪。

    “死!”

    曲烬的第二道死咒接踵而至的落下。

    牢房中的异变身躯一僵,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同时曲烬感受了一下,发现他的能量值增加了四千多。

    这只实力比返祖异变还要强不少的实验体,终于死了。

    曲烬看向了最后那个浑身长满了手和腿,脑袋上还多了三颗头的女人,现在他要来解决最麻烦的这只了。

    “轰!”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巨响,从通道的方向传来。

    曲烬扭头一看,燃烧着火焰的悍马车上好像遭到了重击。

    “曲烬……”

    同时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然后曲烬就看到悍马车的车身,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挤压,当挤压出一条能让人通过的缝隙后,彦小姐的身形冲了下来。

    对方出现后,当看到他完好无损,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回来了。”曲烬面不改色的问她。

    “我有点担心你,所以就回来了。”

    说话时彦小姐向着他走来,同时还看了一眼三间牢房。

    其中两间牢房中的实验体,都已经被曲烬解决了,还剩下最中间的牢房,里面关押的是那个浑身长满手和脚的女人。

    “你杀不了她的,让我来吧。”

    说着彦小姐就向着牢房中的异变走去。

    同时她的神情,变得极为严肃和冷酷。

    可就在这时,她又突然回头,然后抱住了曲烬脸颊,踮起脚尖,双唇吻在了他的嘴上。

    她的动作,着实出乎了曲烬的意料,让他当场一愣,就算是个大男人,身躯都微微有些紧绷。

    这一吻持续的时间有五秒钟,然后彦小姐才松开他,并转身向着那只被禁锢的异变走去。

    回头背对曲烬时,她脸上的严肃和冷酷更浓郁。

    突然间,曲烬拉住了她的手,并将她一拽。

    彦小姐不由自主的转身,就看到曲烬正低头看着她,带着一丝玩味的语气开口:“怎么,诀别一吻是吗。”

    听到“诀别一吻”几个字,彦小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同时眼神深处还有一丝明显的惊慌。

    见状,又听曲烬道:“没用的,你来了也拦不住我。”

    “你!”

    彦小姐看着曲烬的眼神,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

    好片刻后,才听她开口:“你知道了?”

    “知道了。”曲烬点头。

    “你怎么知道的。”彦小姐依然难以置信。

    曲烬看了看不远处翁林的脑袋,现在的对方好像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了。

    “刚才他看到了那柄金色匕首的时候,眼神有明显的变化,所以他应该认得这东西。而且一路走来,他对我很客气,刚才明明有机会,也没有对我出手。”

    曲烬只说出了这两个破绽,他并没有说他是因为谎言值,最终才确定控制翁林的是彦小姐。

    刚才彦小姐那一吻,就是因为她马上要放出异变,从此可能会跟曲烬站在对立面。

    但在曲烬看来,他只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没有那么严重的。

    彦小姐有些不甘心,因为她暴露了。

    “为什么要把这些实验体放进月光城呢。”曲烬语气淡然的问她,说着还看向前方的最后一只异变。

    要是他所料不错,最后这只应该也是最难解决的。

    “曲烬,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你又为什么那么在意月光城的人的死活。”彦小姐反问。

    “因为我只想要一个好点的环境,然后慢慢的强大。”

    曲烬的原因很简单。

    不等彦小姐开口,他凑近了对方一些,用暧昧的语气询问她:“这只异变的弱点是什么。”

    过程中他同样使用了魔音咒,希望仗着彦小姐对他的喜欢,企图让对方去想一想,这只异变的弱点。

    “没用的,她真的没有弱点。”

    彦小姐摇了摇头,直接用语言回答了他。她对于曲烬的手段,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除了能控制昆虫,还有精神力的刺杀,曲烬还能读取其他人的想法。

    曲烬皱着眉,他就不信世界上会有没有弱点的异变。

    “以你如今的实力,你杀不死她的。就算是3级特殊人员来了,也杀不死她。”彦小姐看着牢房中的异变,淡定的语气中还有着一丝自信。

    “我还真不信。”曲烬看着那个被禁锢的女人撇了撇嘴。

    对方既然能被抓起来,就肯定有弱点。

    这时彦小姐突然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狡黠中,带着一丝赌的笑容,并笃定的说:“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

    她的话音一落,曲烬就感受到他的身体,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一推,然后不受控制的往后掠去。

    反观彦小姐,则冲向了牢房,当来到牢房外,她一把抓住了电闸开关。

    但当她准备往下拉时,就发现曲烬像鬼魅一样,又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身体素质提高后,曲烬的动作不知道比一般人快多少。

    紧接着,彦小姐在曲烬一拽之下,就猛然往后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她咚咚后退,最终后背撞在墙上才停下来。

    曲烬没有看她,他取代了彦小姐之前的位置,站在牢房前。

    虽然彦小姐身份出乎他的意料,但现在对他来说又不是什么生死危机,他的确不会杀她。

    但是同样的,他不会让彦小姐把这只异变放出来,不然要杀这只异变,对他来说会更难。

    看着牢房中的异变,他使用了死咒。

    “死!”

    在他的死咒下,牢房中这只异变后的脑勺上,那一男一女两颗脑袋,表情变得极为痛苦。

    同时像是在呻唤:“痛……好痛啊……太痛了……”

    在后脑勺上两颗脑袋感受到痛苦的同时,这只异变抬头看向了曲烬,面露凶狠之色。

    在跟她对视的瞬间,曲烬竟然不受控制的,就有一种想要向着对方走过去的冲动。

    但还好这种冲动他能忍,始终站在原地。

    他又施展了一次变身咒,触碰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蚊子。

    凝聚一只体型巨大的能量体蚊子后,他用长长的口器,朝着牢房中的异变一刺。

    这一刺,刺进了这只异变长出来的一条大腿上,然后开始疯狂的吸血。

    但是他却发现,这一次吸血的效果很不理想,只有极少数的鲜血被抽出来,而且效率还很慢。

    不止如此,他的动作还让牢房中的异变发怒,她身上的手脚开始疯狂踢踏、抓扯。

    过程中将能量体蚊子的口器给抓住,并猛地一拽。

    然后曲烬就感受到,他凝聚的能量体蚊子爆开了。

    他没有着急,而是在等待着,因为他已经将从唐霜那里得到的十九种疾病源,通过能量体蚊子的口器,植入了对方的体内。

    或许这些疾病源,能对付这只异变。

    就在曲烬这样想着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传来,墙壁上的电闸开关,被往下一拉。

    霎时,牢房中能屏蔽精神力的仪器就关闭了,四个喷着液体的装置,也停止了工作。

    曲烬脸色一变,彦小姐还在他身后的墙角,不是她在出手,而是有其他人,他目光凌厉的看向了电闸的位置,在地上他果然看到了一对脚印。

    “嗡!”

    曲烬还来不及动作,一股强悍的精神波动,猛然从牢房中的异变身上荡开,冲击在了他还有远处的彦小姐的身上。

    曲烬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往后抛飞,彦小姐的后背再次撞在了墙上,口中一声闷哼。

    同时咚的一声闷响,从另外一个方向传来,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也被撞在了墙壁上。

    在精神力的冲击下,就连牢房的钢筋,都被冲击得弯曲。

    牢房中的女人,还有她脑袋上的三颗头颅,全都张嘴发出了欢快的吼叫。

    随着她的挣扎,缠绕她手腕和脚踝的链子,在啪啪声中被崩断,然后她身下的一条条腿开始迈动,让她的身躯撞在了铁栏栅上,发出了哐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就见她浑身上下的手掌,抓住了铁栏栅猛然拽动,身下的一条条腿,也在对着铁栏栅猛踢。

    她的手和脚力量好像巨大无比,铁栏栅直接变形,然后被撕碎。

    接着这只异变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慢慢走了出来,她的所有腿都在移动,行走时身体在慢慢转圈。

    撕开铁栏栅从牢房出来后,她没有理会曲烬还有彦小姐,而是直接向着通道走去。

    当她来到那辆悍马车前,就像一台绞碎器一样,直接碾压了上去,燃烧着火焰的悍马车发出了一阵嘎吱的挤压声,在她的一条条腿的踩踏下,变成了铁饼。

    四颗脑袋的吼叫声更加欢快,将悍马车给碾碎后,她顺着通道走了出去。

    曲烬环视了一圈四周,但是没有看到那个关了电闸的人。

    不过在他的心里,大概已经猜到对方是谁了。

    现在还不是收拾对方的时候,他快步追了出去。

    当顺着通道来到教堂式建筑外,那个浑身长满了腿和手的女人,这时候已经来到了街道上。

    同时曲烬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街道上在短胡子男人他们的追击下,四散逃跑的89号野蛮部落居民,正被那只异变碾压着。

    异变所过之处,所有人的身体,都被她浑身上下的手给抓住,拉扯之下覆盖在了她的身上。

    随着一个个人被拉扯起来,这些人的手仿佛变成了异变的手,又继续抓向其他人。

    那只异变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将所有人的身体裹在身上,形成了一个人体凝聚的肉球,并不断向着更远的地方滚去。

    一路走过,凡是靠近的人,都会被一只只手给拉过去,成为雪球的一部分。

    只是片刻间,这颗人体雪球的体积,就大涨到了直径三四米。

    更惊人的是,随着人体雪球的蠕动,逐渐变化成了一颗脑袋,还能勉强刚看到模糊的五官。

    人体雪球上的每一个人,口中都发出欢快的声音,然后继续朝着人更多的地方滚去。

    看到对方越来越远,曲烬知道这一次要解决对方,应该更难了。

    他没猜错的话,体积越大,那只异变的实力就越强,现在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对方。

    但他还是没有迟疑,立刻追了上去。

    他还有机会,短胡子男人他们也不简单,而且就连翁林,也就是彦小姐,都不敢杀死这些人,联手他们或许能对付那只异变。

    临走前,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通道,朝着通道口的彦小姐露出了一个让人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的笑容,心中也默念着:“你可不要再跟来了。”

    看着曲烬远去的身影,彦小姐咬着牙,一直驻足在原地。

    就在这时,她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她的身侧跑过去,然后消失在前方。

    彦小姐警惕中还有些疑惑和费解,应该是刚才那个拉下了电闸的家伙。让她疑惑和费解的是,对方不是她的人。

    不知道是谁,竟然会帮她将异变给放出来。

    一路向前追的曲烬还在估摸着时间,一切看似繁琐,但半个小时应该还没有到。

    很快的,他就追上了那只像是雪球一样滚动的异变。

    这时候在街道上出现的人,全都会被她给拉扯过去。

    就算是相隔比较远的,在被她身上散发的精神力给笼罩后,也会主动向着她靠近,然后成为巨大的“人体雪球”的一部分。

    他们包裹起来后,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显示着内心的极度兴奋。

    曲烬在使用蛊咒,感受周围三百米范围内,都有哪些昆虫。

    现在他多了一门变身咒,而且威力很不错,当然,前提是看他选择哪种生物来凝聚能量体。

    在他的感应中,虽然昆虫的数量不少,可是战斗力强的太少了,恐怕其中最厉害的就是蜜蜂。

    看着前方越滚越大,而且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人体雪球,他控制数百米范围的昆虫涌来的同时,伸手就抓向了不远处的一只蜜蜂,然后使用了变身咒。

    刹那间,曲烬周围就凝聚了一只巨大的能量体蜜蜂。

    在振翅向前追去的同时,他的速度也提升了一大半,飞快的朝着那只异变靠近。

    同时半空的大群昆虫也出现了,由稀疏变得密集,最终黑压压的出现在了那只滚动的异变前方,成群结队的撞了上去。

    但是昆虫本来就没有什么威力,加上人形雪球的体积,已经涨到了直径五六米,更加无法阻挡了。

    不过这时曲烬凝聚的能量体蜜蜂已经赶到,他的身形腾空而起,距离那只异变凝聚的人体雪球只有十米不到。

    能量体凝聚的蜜蜂,将尾部向前一送,锋利的尾勾露出,朝着被大群昆虫淹没的人体雪球刺去。

    这时人体雪球一顿停了下来,随着上面一个个人体的蠕动变化,它浮现出了一个五官,还在朝着曲烬狞笑。

    但是下一刻,能量体蜜蜂的尾刺,就刺在了它的额头上,并瞬间释放了精神力凝聚的“毒素”。

    这种毒素并不是真正的毒素,而是精神上的一种刺痛。

    只见人体雪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张嘴发出了尖叫,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痛苦。

    连带整个巨大头颅的五官,也开始扭曲。

    但是随着这些人伸手抓扯,抬起脚踢踏,能量体的蜜蜂瞬间支离破碎,曲烬的身形也落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一大片黑影向着他罩了下来。

    曲烬抬头就看到人体形成的巨大头颅,张口对着他咬来。

    包裹成头颅的这些人,还在伸出手向着他抓来,从远处看,这些人的手臂就像是头颅上生长出来的一根根触须。

    曲烬双腿弯曲,猛地一蹬。身形斜斜向后弹射了出去,然后人体形成的巨大头颅,就咬了个空。

    再看凝聚成头颅的上百人,他们脸上的痛苦已经消失了,再次嘻嘻哈哈,而且眼神和表情都带着一丝戏谑。

    连带巨大头颅的五官,也是同样的神情。

    刚才能量体蜜蜂的尾刺,只是让他们出现了短暂的痛苦,现在就连后遗症都没有。

    曲烬站在远处,长长的吐了口气,昆虫的威力都不行,凝聚的能量体实力自然也大打折扣。

    这时人体形成的巨大头颅,又继续向着更远处人多的地方滚去。

    照这样下去,整个89号野蛮部落的所有人,都会成为那只异变身体的一部分。

    对方没有理会他,恐怕是因为现在只想增强实力,等她把所有人都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曲烬又怎么会跑得掉呢。

    但是走了这么远,他都没有看到短胡子男人他们,这群人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应该先找到短胡子男人他们,用魔音咒应该能让对方帮忙。

    就在这样打算时,他看到在身侧的商铺中,有一家是破旧的小卖部。

    曲烬眼前一亮,然后直接冲了进去,并找到了小卖部卖食品的地方。

    一番寻找,他看到架子上有一袋五香味的牛肉干。

    于是他大喜过望,拿下来后一把撕开,将牛肉干放在了手中,并使用了变身咒。

    牛肉干是牛肉做的,牛肉是牛身上的,某种意义上也是动物。要是将能量体凝聚成一头牛,说不定能直接将那只异变给撞得四分五裂。

    但是当他使用变身咒过后,却发现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动物的肉不行吗?”

    曲烬心中生出了疑惑。

    同时将牛肉干的包装放在面前查看,然后就暗自骂了一句奸商,包装袋上写着“本食品为素食,由面粉制作。”

    曲烬又找了找,然后看到架子上还有一袋鱿鱼丝。

    一把抓过来后直接撕开,取出鱿鱼丝再次使用了变身咒。

    刹那间,曲烬就抽了一口气,他感受到他的身上,有一条条能量体的触手延伸了出去。

    而且这些触手还能不断拉长,并且具有惊人的撕扯力和吸附力。

    变身咒凝聚的鱿鱼,比起之前凝聚成的蚊子和蜜蜂,他感觉要强大数倍都不止。

    曲烬眼神中爆发出了精光,他的身体猛然窜了出去,一根根触手抓向了前方的电线杆还有墙壁,缠绕或吸附在上面后,将他往前拉扯,让他的速度暴涨了一大截,飞快向着前方那只异变冲去。

    这一次,他要将那只异变身上的人,全部撕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