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长辈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大神你人设崩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那也没法子,不过想来她凭两条腿也去不了多远的地方,派人在附近慢慢打听,应该能够有些蛛丝马迹。”雨竹无奈道,如今也只能这样子了。

    末了她又忍不住劝道:“……对双红你已是尽足心了,帮了她这么多,欠她母亲的情早就还清了,犯不着再这般劳累自己。难道你还能照顾她一辈子不成?”

    这些话她不止一次的和宁秋说过,但是效果总是不那么理想,雨竹琢磨着是不是自己要做点什么……

    出来了太久,雨竹也有些惦记晞哥儿了,不再耽搁,起身告辞。

    宁秋一直将她送到了门口,直到马车消失在街道拐角处,才怅然转身。

    刚才回话的叫枣儿的小丫鬟忙凑了上来,垂着小脑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没生气。”宁秋笑笑,伸手揽了揽枣儿的肩膀,“以前都是我不好,叫你们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枣儿急急摇头,辩道:“不关您的事……”

    “好啦,吴婆子现今怎么样了?咱们去瞧瞧她去。”宁秋摸了摸枣儿的脑袋,不让她再说下去。

    是自己不好,以前确实是疏忽了。

    “嗯。”枣儿使劲儿点头,只要双红姑娘给看管起来,她们的担心就能放下了。

    这时,前头忽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便是柳妈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刚刚站定,就捂着胸口道:“宁姑娘,您快去……快去看看,双红姑娘拿了根绳子要上吊呢,奴婢们拦都拦不住。”

    宁秋和枣儿无奈对视一眼。赶紧跟着去了……

    雨竹回到程国公府,刚进青葙院,玉边就迎了上来。

    “太太,您可回来了!”虽有些急切,她还是没忘记朝雨竹屈膝行礼。“大老太太和九小姐来了。在老公爷那儿说话……大奶奶身边的纹月姐姐才来过,请您回来后过去一趟。”

    “大老太太?”雨竹一挑眉。她来做什么?

    一边嘀咕着一边回了内室,换了件衣裳,“……老公爷身子如何了。今儿可有什么起色?”

    风寒还是要保暖卧床休息的为好。可不能劳神太久。

    玉边回道:“已经好了许多,听说已经能下床了。”

    雨竹便点点头,又不放心的问了问晞哥儿的情况,得知一切都好。这才领着丫鬟婆子出了门。

    大老太太自从上次程巽勋动手之后,很是沉寂了些日子。一直都不曾上门,今儿可是太阳从茅坑里升起来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她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也不怪自己将人心往坏里想,实在是处在这个位置,不长些心眼不成。

    这般想想,宁秋嫁给如今的吕浩然实在是不合适,吕浩然已经踏入官场,如今又被皇上看重——以后官可以不大,但是权一定不会小到哪里去,夫人外交更是少不了。

    宁秋性子爽利,心地善良,没有也不喜欢那些明里暗里揣测算计之事,若是勉强凑在一起,也定然没有以前那般契合。

    看来,宁秋倒是朴实自知……要是那个桂荣人才品貌真的像是打听到的那样,倒不失为她的一个好归宿!

    思忖间已然到了,华箬提醒她注意脚下的石阶,又有小丫鬟上前打起了湘色刻丝线络盘花的门帘。

    屋里炭火烧得很旺,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老公爷瞧着气色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一般苍白憔悴……他穿着件厚厚的绀青色盘领宽袖袍,坐在铺了苍色皮褥的罗汉床上,正和大老太太说着话,季氏领着丫鬟们在一旁伺候。

    旁边还站了一个杏眼桃腮的明丽少女,穿着一件秋香绿绣长枝花卉长袄,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却自有一番妩媚之态,正是大老太太的养女海棠。

    见雨竹进来,站着的人都忙不迭的行礼。

    互相见过礼之后,雨竹便笑道:“我回来的晚了,大伯母可不要怪我怠慢。”

    几日不见,大老太太又添了几分老态,听雨竹这般说,她眉眼慈悲,柔声道:“不打紧,又没有什么急事。”

    雨竹笑笑不做声,走到季氏身边。

    “大嫂子 ,你放心,我虽说手伸不到那样长,但也不是没用的。铭哥儿只管好好干,旁的我总会替他留心的。”老公爷脸上透出一丝诚挚的笑容,显然对这个嫂子还是颇为尊敬。

    大老太太有些激动的点点头,含泪道:“嫂子就知道没有看错你……你大哥也是个狠心的,好端端的就撒了手,可叫我们孤儿寡母的怎生是好……亏得二弟顾念兄弟之情,不然这么多的后辈里都没个有出息的,我将来到了地底下也没脸见老爷……”

    海棠忙小心凑过去,拿着帕子帮大老太太抹眼泪,眼圈也是红红的,平添了几分楚楚之姿。

    老公爷也长长叹息,劝道:“你放心,总不会委屈了你们。祖宗规矩虽是分了家不能靠在一起住,但是大哥去了,我这个做弟弟的总不能眼看着你们受苦。”

    他做了保证之后,又问道:“铭哥儿外放,各处关节可有疏通好,要不要我再去打点打点?”

    “二弟不用费心了,都妥妥的呢。”大老太太已经缓和了情绪,眉头微微舒展开,摆手道:“我近日里正帮他打点行李,调教要带走的家仆……有了事情做,心里倒也略略解了些郁结。”

    “正该如此呢。”老公爷眼含赞同,脸色又缓和了些,笑着请大老太太用茶。

    季氏估摸着茶水冷了,也不用丫鬟,自己便要下去换茶。

    雨竹忙跟了出去。

    一转过身,两人脸上的微笑都敛了下去,再也懒得维持了。

    “你这般实诚做什么……”雨竹忍不住拉过季氏,“每日照顾义哥儿都是你忙前忙后,肯定累得慌,这种小事做什么还要自己动手?”

    自从发现程思义染上了阿芙蓉的瘾。就再也没让他出过门,每日都窝在房里吃药。他现在上瘾还不深,只要能够熬过去便能够戒除。

    但是说得简单,里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首先是程思义的脾气变得很差——那瘾头上来后,他就疯了一样的要去鸿福楼。季氏肯定不让他去。那便捅了马蜂窝……那时候程思义暴躁的脾气常常让他失了理智,对着季氏再无一点顾忌。竟然到了开口就骂,伸手就打的地步。

    每次喂他吃药就像是一场混战,除非是程思义偶尔缓过来。神智清楚的时候……

    又要瞒着老公爷。还要照顾程思义和孩子,季氏不可谓不心力交瘁。

    其实按雨竹心里所想,将程思义绑起来就能省却很多不便——用宽松的布条绑起来,又不会伤到他。又省却了许多功夫。

    可是这话她是万万不能说的,说了季氏也不会同意。反倒是不妥。

    季氏取出茶团放进杯子里,慢慢注入热水,很是感激地看了雨竹一眼,“二婶婶,不碍事的,比起我的错处,这种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雨竹默默的取过乌梨木雕小茶盘放在桌上,心里叹气,季氏一直有种想法,要是她当初不劝着程思义出去当差,他就不会碰上那些狐朋狗友,也不会受此一劫……

    “瞧你,这时候怎么还说这种话!”茶水已经装好了,雨竹却按住了季氏的手,“便是义哥儿整日留在府里,那不定也有旁的事出来,许还是更严重的,那时候你又该后悔了。”

    说起自我安慰,谁也比不过她。

    季氏眼睛亮了亮,没有说话,只冲着雨竹点了下头,端着茶盘进去了。

    大老太太的性子比过去收敛了很多,再不见大老爷在世和谢氏刚刚过世时的颐气指使——往日太过艳丽的红色口脂也不见了踪影,穿着件棕黄色的缎面对襟袄儿,头上插着根镶蜜蜡水滴状银钗,鬓边头发又花白了不少,隐隐有了几分慈爱长者的样子。

    这般样子倒是让雨竹颇为不习惯,只静静站在一边听着两人拉家常。

    送走了大老太太,雨竹亲手端上煎好的药,笑着道:“……铭大哥哥要外放了,这可是今年头一个好消息,开了个好兆头呢。”

    老公爷笑着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又接过丫鬟手中温温的布巾子擦拭嘴角,“正是如此,铭哥儿懂得上进,也不枉你大伯父最疼的就是他。他是长子,以后可是要担起一家子的责任才是。”

    他不大同意以前谢氏那种手段,怎么说都是程家的子孙,帮一把子又没什么了不得的,何苦让大哥一直憋屈着?

    嫡庶有别他当然知道,可是程家嫡枝如此强盛,又何必将庶出打压的那般狠……

    想到谢氏,他又禁不住想起了诸邑公主,到底不是结发之妻,国公府的地位总是排在她自己后面……

    念头这般一转,谢氏那冷肃秀致的面庞又出现在了他眼前,还听得她轻轻地叫他:“老爷……”

    雨竹瞧着老公爷微阖双目,恍如陷入了某种沉思,赶忙扯了扯季氏,两人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晚上程巽勋回来后,雨竹就扯着他去了程思义的院子。

    程巽功不在府中,有些事情除了程巽勋还真没人敢做,比如——将程思义捆起来。

    “除了睡着和清醒之时,其他时候都不准解开。”程巽勋这样吩咐,顾老大夫开的方子都加了不少分量安神的药材,能让他大半天都昏睡着。

    看着床上捆得严严实实的程思义,季氏心疼不已,更是将勾的自己相公去鸿运楼的几个人恨到了骨子里去。

    “顾老大夫说,只是开头小半个月反应强烈些,往后便只是微微难受……渐渐的便能控制了,你放心。”程巽勋负手站在程思义床前,安慰了季氏几句,义哥儿变成这样,还真难为她了。

    季氏行了一礼,表示她己听进去了。

    丫鬟端了药上来,她忙去接了,坐到床前,亲自去喂。

    程巽勋正欲往后退两步空出地方,忽的眉头一皱,猛地伸手按住了程思义的肩膀——雨竹瞧着若是没程巽勋的阻拦,程思义往前一扑,还冒着热气的汤药肯定有大半要洒到季氏的身上……

    再看程思义此时目光迷散,额上青筋毕露,正咬牙切齿瞪着季氏,仿佛认出了这个总是给他灌苦药的人。

    “都这个样子了,不绑起来还了得。”程巽勋看向季氏,眼中就带了几分严厉,“若是丫鬟婆子看不住他,让人跑了出去怎么办?这种名声传出去,义哥儿往后可是真毁了!”

    季氏只默默低头垂泪。

    当着季氏和下人的面,雨竹不好驳他,待得出了院子,才嗔道:“你怪大奶奶做什么,哪个读过女诫的女子敢绑自己相公!”

    正是知道季氏下不了手,她才拉他过去的啊。

    程巽勋但笑不语,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那种情况下,女子常用的哭和求都是无用的,事权从急,便是内宅妇人在必要的时候也该有些魄力……

    他不由的想起了五皇子夺位的那个漆黑雨夜——娇滴滴花朵儿一般的小妻子,手里拿着染血的匕首,目光冰寒……地上,脸上血糊糊的龚氏被捆得紧紧地。

    自己的令牌妥妥的被她收在身上,老太太也没受一丝儿损伤……

    记不太清楚得当时是什么感觉了,仿佛有什么滚烫滚烫的东西涌上了心尖,烙下了些模糊隽永的印象……

    “好,不怪了。”被拧了一把,程巽勋才笑着开口。

    对旁人要求那么多做什么?

    说着说着又提起了老公爷的病,雨竹笑道:“……已经能下床了,脸色也好,看样子再过几日便能完全恢复。”

    “父亲的身子一向康健,此次病得倒也蹊跷。”出了东西甬道,程巽勋脚下一错,长腿迈开,瞬间就移到了雨竹的另一边,微微侧身道,“年纪大了终究不比以往,往后还是要让顾大夫常来诊脉才是。”

    披着黑狐腋的大氅的高大身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挡住了,看着男人微笑的俊逸面庞,雨竹忽的起了玩心,踮着脚往后跳了一步。

    夜风寒凉,冷风冰凉刺骨,冷飕飕直往人骨头里钻,雨竹被吹得一个哆嗦,像只受惊的小麻雀,忙又往前一步,缩回了程巽勋身侧。

    耳边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雨竹又是羞又是窘,却又忍不住靠他更近。(未完待续)R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