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错信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春天各地的封疆大吏会回京述职,以程巽勋的身份,渐渐又有了不少应酬。

    有些算是关系较好的,一聚起来喝酒便没个节制。好在程巽勋酒品不错,便是醉了也很安静,甚至还比往常听话了许多,只是今日却有些不同。

    “你挪开些。”雨竹羞得脸蛋通红,在男人的怀里拼命挣扎,这……这满屋子丫鬟婆子的,干什么动手动脚的。

    程巽勋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上泛着淡淡的晕红,眸子格外的黑亮,一支健硕的臂膀就这么大大咧咧搭在雨竹的肩膀上,随雨竹怎么推拒都是不动如山,甚至是起了几分戏谑之意,逗猫儿似地就是不撒手。

    华箬和早园几个低着头,肩膀却在不停地抖动,兀自闷笑得欢。

    很少见二爷喝醉,原来竟然是这般模样……

    雨竹听得丫鬟们全都窸窸窣窣地退了下去,索性破罐子破摔停了挣扎,在他下巴上轻咬一口,没好气道:“你抓着我做什么……瞧你这样儿,还不快松开,我去给你端醒酒汤。”

    闻言,程巽勋另一只手抚上了雨竹细柔如鸦羽般的鬟发,笑声低沉:“我没醉……”

    热烘烘的气息拂在雨竹脸上,带着浓浓的酒味,惹得她嫌弃似地叫道:“醉了的人总是说自己没醉。”

    今儿怎么这么高兴啊,这德性就跟你儿子吃饱了奶,要人跟他玩时的德性一样。

    心里想着,嘴里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呵呵,你看出来了?”程巽勋眼睛一亮,朗声大笑,又将雨竹拖到怀里,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不愧是我媳妇。”

    雨竹被他像抱孩子一样搂在怀里,哪里都使不上劲儿,由着自己被揉来揉去,瞅空探出头来问道:“哪个好基友……好友回来了?从小一起长大还是一块练武的?”

    这人兴致上来了,兵营里一些小习惯便露了出来。

    “不是好友,是大哥,咱们快要有新嫂子了。”程巽勋的手缓缓离开,修长的手指间带着一根玉花饰的簪子,非常轻薄纤细的玉片细细拼凑、碾雕成镂空的玉兰花瓣,其外围嵌着同样薄如蝉翼、精细雕镂的银花饰,异常逼真精致——仿佛这朵玉兰花经夜间的细雨温柔催幵,刚刚从园中摘下就直接上了云鬓,将最鲜润娇艳的一刻凝固在了簪头。

    乌发如瀑,缠绵着洒满了程巽勋的胸膛……

    翠柳醉熏风,晓花凝夜露,淡雅的馨香幽幽浅浅,充溢着鼻端。

    窗外,夜色都朦胧起来……

    雨竹昏昏沉沉间,脑子都回旋的都是两个字“嫂子……嫂子……”

    早上起床,身边果然是空空的,抬头就见阮妈妈笑呵呵端了碗黑呼呼的药汤进来,敦促着雨竹趁热喝下去,才笑着收拾好退下。

    雨竹不禁郁闷,嫂子什么的,还没跟她说清楚呢……

    穿戴妥当,才刚坐上摆满早饭的桌子,就有小丫鬟进来禀报:“太太,蔡保康家的来了,说是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筷在手上,不得不发,雨竹踌躇了一眨眼的功夫,果断道:“先让她到抱厦里喝碗热茶,一会儿再去。”

    ……

    黑沉沉的柴房里并没有因为太阳出来而亮堂多少,光线从狭小的窗子里射进来,隐隐有灰尘飞扬。

    窗下蹲着两个人,一个穿着件褐色绸旧直裰,头戴一顶旧毡帽,冻得直发抖;身边的老妇人要精神些,身上的酱紫色的窄袖对襟绣花袄儿又厚实又鲜亮,此刻仿佛是被老头子抖得有些心烦意乱,不客气的就是一肘子捅过去,骂道:“死老鬼,你就不能装个死人,少点儿动静,裤子里的那玩意儿是摆设不成,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和你凑了一块,没本事挣钱还孬的不行!”

    干瘦男子被撞了个倒仰,露出一张铁锅脸,面皮黑瘦,毡帽下露出一窝子黄头发,就连稀疏的几根胡子也是黄白相间。他狼狈的爬了起来,咬着牙,恨声道:“你个婆娘连累我至此,没老大耳刮子抽你就是老爷我脾气好,你还敢先动手!”

    “连累?”妇人大怒,声音也拔高了起来,“你个老不死的,吃老娘的,喝老娘的,摸了老娘的银钱去红玉街旁边的巷子里找暗娼……那时候怎么不怕银子咬手。出了事,倒是横起来了!我告诉你,别想逃出去找你那相好,便是老娘死了,你都要给我陪葬!”

    那妇人生的一张鞋拔子脸,愤怒之下,脸上的麻子都像是要跳出来一般。这般狰狞的模样倒是吓得男子一个哆嗦,浑不敢再多说,自己摸索着又爬到妇人身边蹲下。

    “这下可全完了……”过了一会儿,干瘦男子才叹气道:“忙乎了一辈子,在富贵人家也晃荡了好几回了,怎么临了还看走了眼,惹下这么个**烦,棺材本儿都白攒了。”

    妇人也很是后悔,拍着大腿骂道:“几笔大生意都平平顺顺的,偏随手的一笔生意闯了祸,真他娘的不走运。”

    干瘦男子将手拢进袖子里取暖,愁眉苦脸道:“我瞧着这不像是个普通的大户人家,如今可怎生是好?隔壁牛大富还欠我五两银子呢,要是见我不在,肯定要赖了去……”

    话还没说完,就被妇人一巴掌拍在头上,怒声道:“这会儿还惦记你那五两银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要是指望你,早就活不下去见祖师爷去了。”

    见男子露出谄媚的笑容,她才得意的收回了手,“也不打紧,我瞧着那呆姑娘没什么心眼,举止谈吐虽然故作高雅,但骨子里的土气可瞒不住我这双眼睛。要说是哪家千金小姐,我是不信的,也就沾点儿亲的什么远房亲戚罢了,没什么了不得,待会儿好好磕头认错,求老爷太太饶命便是。”

    “我可是门儿清,那些太太们最爱讲仁善慈悲,底子再狠毒,面子上都要做的漂漂亮亮的,犯不着为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坏了自己名声……你就瞧好儿吧。”

    妇人眼底全是信心,“再说了,又不全是我的错儿,要不是那姑娘急吼吼的惦记着要做少奶奶,我能下手?难不成人家小姐好端端、规规矩矩的在绣房里绣花儿绣草儿,我还能去闺房里拉出来不成。她们底气也不足,怕什么,顶多一顿板子了事,万不敢捅到衙门里去。”

    干瘦男子一听顿时喜笑颜开,连连拱手道佩服,“亏得娘子机灵,果真妻贤夫祸少,真真有道理。”

    “哼,就会掉书袋,认得几个字有什么了不得的,又赚不了银子。”妇人嗤笑道,“什么时候你能……”

    话说到一半,忽的听到外头传来脚步声,她忙住了话头,扯了身边男子一把,两人赶紧爬了起来。

    “吱——”的一声,门开了。

    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进来,也不管两人脸上的笑容有多么灿烂,直接拖了妇人就走。

    那厢雨竹听了蔡保康家的话,拍了拍胸口,瞬间感觉自己又受了惊吓。虽说漠北人较为豪爽不拘小节,对女子的约束也不如中原这般严苛,双红也未免太大胆了吧。

    在退一步,就算她后来缺少父母教养,沦落成了丫鬟,做出这般举动还是过头了些。

    很快,小丫鬟打起帘子,婆子从门口拖进一个黑瘦的妇人。

    妇人借着扶簪子的空档偷眼打量,只见屋里椅子上都铺着一色金线闪的大坐褥,最中间端端正正坐着个年轻的女子,衣裳首饰都素净无华,却架不住玉莹莹的一张小脸,眉目如画,她呆怔之余又松了口气,本以为是个尖酸厉害的老太太,没成想却是个年轻的少奶奶。

    眼珠子在细眯眯的眼眶中转了一转,马上跪下磕头,“民妇有话要说。”

    雨竹和蔡保康家的对视一眼,心中微讶,“你有什么想说的便说罢。”

    “民妇粗鄙,不懂规矩,冒犯了奶奶……还望奶奶慈悲,不要跟民妇一般见识才是。”那妇人见雨竹年轻,忍不住起了点小心思,“民妇家里还有个小孙儿,要是我们两口子出了事,孩子可就也活不得了。”

    蔡保康家的见她当着自己的面就糊弄主子,心里也起了三分火气,当即不客气地嘲讽道:“吴章氏,你还是莫要继续耍花腔,你无儿无女的,又哪里来的孙子?你当我们是谁,无凭无据就敢抓人不成?”

    章氏面皮紫涨,心道:这主子看着好糊弄,底下的媳妇子却是凶悍精明……

    干脆一咬牙,“我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收了您家姑娘的钱,总不能不干点啥吧?养家糊口可不容易……”

    错处又不全在她身上。

    雨竹则想起刚才蔡保康家说的话……

    “那章婆子可是个‘能人’呢,嫁了个落第的童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还好吃懒做……在那一片儿都是出了名的。但那婆子也有几分了得,早年就干起了牙婆的勾当,生意叫她摸索的倒是红火……有些名气,豪富人家欲买宠妾、舞女、粗细婢妮,有不少都找她。”

    怪道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放弃鼓动口舌——牙婆可是个锻炼人口才的好差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