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香屧

作者:绿蚁紫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大神你人设崩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青竹梦最新章节!

    宁秋的亲事颇为喜庆热闹,女方这边倒是罢了,雨竹自己不方便去,丫鬟婆子去多了也不妥当,只派了贴身的大丫鬟去送贺礼。可桂荣却是人缘极佳,听说他要娶妻续弦了,那些旧友、经常有生意往来的主顾、同行纷纷来贺,反正新娘子就住在隔壁,也不着急。一行人喝酒、笑闹,差点没误了吉时。

    不少人喝得醉醺醺还来打趣桂荣,娶第四个老婆还能遇到个的能干的好姑娘,哥几个家里可都是悍妻呢,然后又是拼命灌酒……

    去帮忙的婆子回来和雨竹说起,倒是让雨竹乐不可支,她一直认为家有悍妻是个很可爱的说法——男人就该在外凶狠打拼如狮子,在家温和体贴如绵羊。

    可惜这种品质男人在前世就很少见,遍地都是窝里横的,外头见谁都弯腰,到家立马化身二大爷……这辈子更不指望了,要盼着程巽勋变成绵羊,还不如让晞哥儿这会儿就能翻跟头来的实际些。

    “啊……”想到那古怪的场景,雨竹就忍不住笑得形象皆无,晞哥儿在一边懵懂的看着,时不时叫两声表示自己的存在。

    “你个小坏蛋,又坑了你娘一回。”雨竹把晞哥儿翻过来,摸着他的胖肚皮,训道:“不准随便哭鼻子,知道不?尤其不能被爹爹看到你和娘在一起的时候哭,知道不?”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忍不住红了脸,臀部好像又在隐隐作痛……

    转眼到了四月初八浴佛节,按规矩要舍缘豆,吃素食。

    虽是素食,早饭却依旧很丰盛。水笋丝、蜜麻酥炒团、十般糖甘露饼、野意油炸果、折叠奶皮、山药白菜香荤蘑菇烩油炸果、素包子和孙泥额芬白糕,此外还有甜浆粥之类的几色粥品。

    刚放下碗筷,程巽勋就出去了,不多会儿就托着一个精致的描金雕花黄花梨匣子走了进来,顺手递给了雨竹。

    “是什么?”雨竹伸手接过。一看之下却欢喜的叫了出来。“迦楠香珠串!”

    匣子底下铺着上好的绒布,上面静静躺着一挂迦楠香珠串。泛着低调奢华的灰色幽光。

    香珠串不值什么,可用迦楠香做的香串就很稀罕了,毕竟沉香木易得。变种的却少。

    “以前听你提起过。寻到了材料就叫人做了,里头加了梅花片脑、龙涎和蔷薇水……”程巽勋看着雨竹爱不释手的模样,笑意加深,“正好给你作生辰礼。”

    因着守孝。雨竹嫁进来还没正经过过生辰,虽然她不说。但他总感觉委屈了她。迦楠香确实少见,但能让她这般欢喜也是值得。

    心里愉悦,嘴上还要取笑:“你们女人家就是喜欢这些香啊粉的,看你眼睛多亮,跟小……咳,那只猪看到果子时一样。”

    雨竹闻着那香串上散发出的宜人香气,如花香又似果香,还若有若无带着点淡淡的蜜香……不由陶醉万分,闻言却立马不服气转头道:“你们男人家不也是就喜欢那些刀啊剑啊的么,这就叫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见小妻子开始炸毛,程巽勋见好就收,端起桌上粉彩莲瓣的茶盏喝了一口,说起与香有关的一桩奇事:“……纪大人前儿受了皇上斥责,底下那么多人看着,又要有动静了。”

    “为何?”最近朝廷上风平浪静,很是安宁,又没有什么政见不和的地方,怎会无故被斥?

    程巽勋摇头笑道:“引子倒也新奇……最近宫里流行一种香屧,本是那些女官琢磨出来给后妃们争宠斗艳的把戏。”

    原来那香屧可不是一般的高底鞋,乃是要把鞋跟中间挖空,鞋底雕镂出莲花的纹样的花纹,在中空的鞋跟中装满香粉……穿上这般的香屧走路,行过的地方都有香粉洒泄,形成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莲花盛开样,花纹玲珑,取“步步生莲”之趣。

    本是巧思,也因为精致芳香、意蕴悠绵得到了大多数宫妃的喜爱,开始宫妃都不敢穿,康嫔胆子大,率先做了尝试,一下子就得了皇上赞叹,之后香屧便风靡后宫。

    可惜纪家所出的德嫔点儿背,别人穿使得,她穿了却惹了灾祸。

    “……据说是在御花园中赏晚梅的时候,风略大了些,吹起地上的香粉,好巧不巧迷了皇上的眼睛。”程巽勋神色淡漠:“皇上当即就怒斥了德嫔一顿,拂袖而去。”

    雨竹大惑不解,“为何就骂了德嫔,穿那啥香屧的不止她一个吧。”想想当时的情景她就恶寒,一男人旁边全是妖妖娆娆的美貌女子,走动间,地上深深浅浅全是莲花形状的香粉印,一行倒是好看,若是多了,那可就不妙了……如若再一起风,那更是完蛋。

    她默默垂首,忽的分出不多的同情心给她那皇上表哥——好歹帮她带过孩子呢!怎么能这般受女人们摧残。

    “傻孩子,皇上说那是德嫔留下的,那就是……便是不是那也是了。”程巽勋笑意温醇,话却说得意味深长,“也不知是德嫔带累了纪大人,还是纪大人带累了德嫔。”

    本来就是这种关系——皇上不满纪家了,可以敲打德嫔已示警告;不满德嫔了,也可以给纪家一顿排头,让德嫔收敛。

    “现下,德嫔已经给迁了殿,怕是距离失宠不远了。”

    雨竹微微呼出一口气,纪家插手诸邑公主的事该不会引起皇上这般的动静啊,当着百官斥责,那蠢蠢欲动的派系就多了,难保纪家不会元气大伤,莫非德嫔本来也犯了错?

    想想有些不放心月玉,干脆跑回德园找崔氏。

    崔氏一见雨竹就笑了,点着她的鼻子道:“你个小馋猫,我这小厨房正做玫瑰糕和藤萝糕,这么远,你就嗅到香味跑回来了?晞哥儿呢,我的小乖乖没来?”

    崔氏四下张望,没见着那个惹人疼的小肉团,忍不住捏了把雨竹的腮帮子,嗔道:“好不容易来一趟,居然不把我宝贝外孙带过来。”

    雨竹暗道:要是带来了,德园虽大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啦。却还是歪着头和崔氏撒娇:“早早这不是睡了么,是您说不准打搅孩子睡觉的。”

    崔氏无奈,只好又拧了雨竹一把才作罢。

    玫瑰糕和藤萝糕就是四月该吃的,以前在闺中的时候常做,将盛开的最好,还没有凋谢的玫瑰花瓣和藤萝花瓣摘下洗净,加糖、脂油丁拌匀蒸成糕点。

    不过雨竹更爱烙过再吃,玫瑰饼浓艳腴腻,藤萝饼清冽甘甜,均是外脆里软,热香可口,更兼花香渺若,春日里吃很是应景。

    待尝过刚出锅的香甜,雨竹便擦了嘴和崔氏说起了宫里的事。

    崔氏听了,笑道:“无妨,听你爹爹说,近来皇上心情欠佳,对谁都横眉冷目的,连带着太后劝也无用,那德嫔只是做了池鱼罢了。”

    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不是假的,自古帝王脾气多是阴晴难测,稍有不慎就要倒霉。

    “月玉那孩子也是歪打正着了,虽说单纯但又不是完全没心机,也不会冒失到失了规矩,皇上好像还就喜欢这样儿的。”崔氏紧跟着道,当今天子不是容易糊弄的,那些妃嫔之间的争斗手段,他不说出来可不代表他就不知道,想来对里头太过阴狠的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倒是便宜了月玉。

    崔氏疼爱的看了雨竹一眼,目光慈软:“做母亲的知道孩子过得好就成……这不,开了春又听到这些消息,你二舅母身子也渐渐好转,现下已然能下床了。”

    雨竹依偎在崔氏肩头直笑,道:“这可太好了。”

    骨肉分离本就悲伤,若再加上阴阳两隔,也就太凄惨了。

    ……

    回去又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具是崔氏平时攒着的,雨竹就笑:“娘给我这么多东西,两个嫂子该嫉妒啦,好歹也给我侄儿侄女留些。”

    崔氏催促她上车,直皱眉,“出来一趟也没个计较,虽说上面没长辈,好歹也小心别太晚!”她本也不是絮叨的人,额可惜碰上这么个魔星女儿,总也操不够心。

    天气已经转暖,暖暖的春风在大地上拂过,风中还带着花草芳香,高大古朴的镇北将军府笼罩在春天的晴光里,却像是睡着了一般,时光流逝缓慢,恍若凝固。便是满园的草木葱茏,百花斗艳也扫不去无孔不入的阴霾倾颓,连廊下的鹦鹉都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寂静,不再吵闹,安静的站在笼架上发呆,许久都不曾扑棱一下翅膀,像是睡着了一般。

    屋里更是瘆人的安静,冯宝儿伏在床边浅眠,原本明媚的脸蛋苍白了许多,像是睡得很香,可鬓边的珠花瓣儿的轻轻颤动却在诉说着她睡梦中的不安稳。

    床上昏昏睡着的正是病弱的冯夫人,呼吸间,被上只有浅浅的起伏。

    静的让人心生寒意……

    突然间,帘子外头传来窸窣的动静,接着两个婆子轻手轻脚进来,半搂半抱起冯宝儿往外退去。

    吕浩然从案上的的文书中抬起头来,从婆子手里接过妻儿,打横抱起她放到内室的床上,安置妥当……怔忪良久,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惜,迟疑了片刻还是在女子颊上轻轻落下一吻,这才走出内室,重新埋首到繁重的书册之中。

    他没有看到,有晶莹的泪珠从床上女子紧闭的眼中缓缓渗出,划入浓密的乌发消失无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