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天翼杏仁玉露丸

作者:双城南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猎谍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大唐幕后黑手最新章节!


小鱼儿进门时,屋里人都在睡觉。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休不眠,谁能抗的住,穆子文伤势严重生死未卜时,大伙一心都在他身上,顾不上自己已经疲惫不堪,日夜不休的照顾他,急切希望他快快好起来,那时都没觉得自己很累,而现在,穆子文伤情好转众女子心中担忧顿除,那么浑身的疲惫便袭上身来,坚持不住便相继一一睡去。

    房门一响,闭月羞花主仆因为身负武功,所以一齐睁开眼睛,见不是黄家小子而是柳鱼儿,便放下心来。出于礼貌,还有这几日人家还每日给夫君疗伤,这份情宜不能负,无论心中怎么不喜欢她,但还是起身迎接。

    “柳妹妹来了。”

    柳鱼儿一付领导走访基层群众的样子,微笑着点着头:

    “你们继续休息,我听说穆香帅用药之后大见好转,心中高兴,这不,过来看看。”

    柳鱼儿为什么这样子?因为一是她本就对闭月羞花与她同列武林四大美女而不屑,二是自己救了她们的男人,就是她们的恩人,就应该比自己矮上一截。

    刚才出了门又退回去,主要是问清楚这边的真实情况,但是黄卫二反来复去只有一句话:

    “吃了药,就睡着了,她们哭了……闺女也哭了。”

    吃了药……睡着了?

    “吃了……药?”

    难道是它?

    小鱼儿从怀中掏出一只锦盒,托在手里端祥片刻,慢慢打开。红缎底面映托下几颗反着微光的乌色小丸子整齐的排列着。

    “是它,一定是它。想不到‘金翼杏仁玉露丸’有此等奇效,这么重的内伤,竟然……竟然被我治好了。哈哈!爹,你总说我瞎胡闹,这下你该没话说了吧?我终于配成绝世良药‘金翼杏仁玉露丸’了,我太高兴了……”

    “三位叔叔,走,我要去看看那个废物香帅,吃了我的灵丹妙药变好的样子。哼哼,那两个女人还敢与我同列吗?”

    小鱼儿的‘金翼杏仁玉露丸’是她瞎琢磨出来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穆子文的伤很重,她用尽了从家中带出来的所有药物,都是泥牛入海毫无作用。于是她便像在家里一样,开始自创疗伤灵药。首先想到的就是针锋相对相克相生的法子,可是一想爹爹的药就是这样来的,现在证明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的。要想配出新药灵药就要另辟溪径,随之便想到以毒攻毒的路子。反正那个小子快要死了,自己配上几味药正好在他身上试试。嗯,毒,取什么毒呢?

    小鱼儿在屋里转两圈首先想到蜜蜂的毒针和杏仁有毒的特性,于是便发明出了领先于同时代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灵丹妙药‘金翼杏仁玉露丸’,随既闪亮登场用于临床治疗。可怜的穆子文小朋友不幸给小鱼儿当起了小白鼠,目前看,疗效这不是非常好吗!嘎嘎嘎!

    穆大老爷当小白鼠没两天便奇迹般的好起来,是不是‘金翼杏仁玉露丸’的功劳不重要,重要的是知足吧,否则晚两天小鱼儿就要抓蝎子了。

    “我来看看,药效如何……呀?呸呸呸呸,色坯登徒子……”

    来到床边这才看清楚,穆大香帅还真香,双手搂抱着小金人安娜,身后呢……那个叫三妮的小妾像只八爪鱼一样搂抱着他,三人睡的那叫个香,小呼噜都打起来了。

    小鱼儿面红耳赤的愣在当场,她虽说被宠爱的像公主,但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生,哪见过这个呀?呀,进不是退也不是,站在那发呆。那边主仆四人也不搭理她,都在看她的笑话。趾高气扬,一付高高在上的样子,有什么呀?不就是有个厉害的爹,三个丑八怪保僄,外加一张漂亮脸蛋吗?要不是怕影响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梁王老爹的形象声誉,本小姐能让你如此嚣张跋扈?

    愣在当场的小鱼儿左右为难,咋办?进吧,哪里见过这种香艳的场面,梦里都没见过,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小脸热的能蜉出小鸡。好害羞,好难堪呀!退呢?怎么向她们几个弦耀自己的科研成果,对武林具有重大贡献和巨大影响的圣丹妙药?

    犹豫了片刻,虚荣心战胜了耻辱心,又见穆子文衣服整齐便下定了决心。眼睛一闭上前一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手颤抖着摸到穆大老爷的手腕,嗯!脉搏平稳。又摸索着试试他额头温度,挺好,不发热了,还有一丝凉意。心中惊喜,转过头刚要对几女宣布什么,突然,一只手摸在柳鱼儿的大腿上……

    “啊……色狼。”

    唰的一下就没人影了,空中一只锦盒飞向羞花:

    “再服两粒……”

    姬羞花看看手上的小盒,不知柳鱼儿此话什么意思。再服两粒?你以为你这是仙丹圣药吗?夫君的才是,已经救了两条命了。

    “噢……师姐,我明白了,敢情小鱼儿还以为老公病情好转是服了这种药丸。可笑,她怎么想的?”

    “奴婢现在就去告诉她,我家老爷是吃了自己的药才好的,不是她的破丸子。”

    宜云气呼呼的叫到,宜风也大点其头。

    “算了,看在这几天她给夫君疗伤的份上,不和她计较了。”

    “师妹说的对,还有,夫君有神药的事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免得给夫君带来灾祸。”

    “对对,我怎没想到呢,讲个故事都招来杀身之祸,更别说身藏有疗伤神药了。宜风宜云,你们俩要守口如瓶,不得泄露半个字。等夫君他们醒了,也要提醒他们,特别是安娜。”

    “是,小姐,奴婢不敢说出半个字。”

    嗯!闭月又上前看看夫君的状况,顺手把安娜垂出床外的小手拿回去。

    “睡个觉也不老实,把人吓出病来怎么办?”

    “嘻嘻,小姐,那个女人可能以为这只手是老爷的呢,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呵呵。”

    宜云的话逗的大伙都乐了。

    “不过,这件事我要如实的告诉她,摸她的手是安娜的,决不是夫君的。”

    “为何?”

    姬羞花感到奇怪的问。

    “省得她找夫君的麻烦。”

    “麻烦?噢……也对呀,是该告诉她。”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