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刺杀

作者:墨染清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猎谍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逍遥小捕快最新章节!

    看着许青离开的背影,徐司马不由得攥紧了袖子下的手,他是第一次面对一个不过十七岁的毛头小子感到如此无力。

    此时此刻的徐司马不由得后悔起来,若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同意自家这个蠢儿子的婚事,或者尽早让他完婚,让得家庭牵扯住他的心神,怕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不会被苏家从一堆小捕快里拎出来的女婿给逼到这种地步。

    但是随后,徐司马又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没了苏家还是李家王家……自家儿子的性格自己了解,一但见到了漂亮的女子就迈不动步子,就算否决了苏家的婚事自家儿子也会很快被别的女子吸引目光,而且对苏家也会格外惦记……

    早知有今日……他……他就该从小就严格的管教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会教他好好读书,会教他德行之道,不应该那般骄纵与他……

    可是现在想想……晚了!都晚了!

    六万两,徐家近乎全部的家当!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杀了许青!对!让徐家开始感到无力感到棘手的一切开端就是许青的出现!就是因为此人对于律法的熟稔,让得徐家两次出手却只能打在棉花上……如今王爷在永州,若是死了一个朝廷命官一定会引起王爷和州衙大动干戈,但是若是只是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捕快出身的商人……

    商人地位低贱,谁会去过问一个商人的生死?

    如今只要此人没了,苏家便不足为据了!

    这次出手手脚必须要快!必须要干净!

    就算许青认识王府里的什么人顶多也只是一个管事的,以他的身份应该接触不了太高,只要出手够快,只要不留下什么痕迹,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原本徐司马不想这么做,因为动手杀人始终是有风险的,而且风险极大,此时大人三令五申王爷在的时候莫要做什么小动作,见血光属于能不走就不走的一步。

    但是时至今日,这一步怕是不得不走了!

    收益和风险永远是成正比的!只要成功了,一切就都值得了!

    这一次不但为了省下六万两银子,还要为慎儿报一臂一腿之仇!

    州衙大牢

    此处关押皆为重犯,有一部分还是杀人放火的强盗悍匪,甚至于几个还是当初剿灭山寨之时抓获的匪首,他们由于没赶上今年秋后问斩的最后一个批次,所以只能留到明年。

    大楚对死刑犯斩首只能在秋后,而且要皇帝御笔亲批,地方官府并没有自私动用死刑的权利的。

    哪怕这个人犯的罪再重也要朝廷的文书下来才能执行死刑,一般这个流程周期是很长的。

    有的死刑犯甚至都要在牢里熬好几年都不一定能等来自己的判决,可谓是相当可怜,有谁能忍受排队排了三年都轮不上自己呢?

    三年时间,都够人家退婚了,一份文书批不下来?!

    当然了,就牢头的观察,这些异常暴躁的死刑犯到了牢里还是很沉得住气的,对于下发文书这件事情哪怕是被别人插队了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抱怨,可谓是相当懂得谦让和礼貌……

    你说当初若是在外面也这么谦让礼貌,怎么会进来呢?

    可惜,进来了啥都学会了……但是也晚了。

    ……

    此时,一处牢房外站着一个老者,老者给一旁看守监牢的差役一锭银子之后,立刻便是识趣的离开了。

    那处牢房之中关押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脸上胡子拉碴的,脏乱的头发上早不知住了几户虱子。

    那中年男子看着老者递过来的一个饭盒,扑过去,掀开之后明显看到有一整只鸡。

    那人顾不上其他的,先是扯下一只鸡腿,放在嘴里啃了几口,随后才看向那老者:“你想干什么?”

    那老者道:“二当家,老奴代表我家老爷来给二当家谈一笔买卖,我家老爷会帮二当家逃出去,但是二当家要帮我家老爷做掉一个人,事成之后,一万两。”

    二当家眼神之中顿时涌现出光彩,若是能逃出这暗无天日的牢笼,豁出这条命搏一搏又如何?

    于是二当家连忙问道:“此言当真?!”

    那老者点头道:“自然当真。”

    ……

    第二日傍晚

    虽然说此时事傍晚,但是由于昼短夜长的缘故,天空中已经是一片暮色,早不见了落日的踪影。

    许青从铺子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飘落起了雪花,好在并不是很大。

    就在许青准备返回屋子里拿伞的时候,一道身着白衣的倩影出现在门口,来人正是苏浅。

    苏浅手中拿着两把伞,一把伞遮在头顶,另一把拿在手里,见到许青便是递过去一把。

    许青惊讶道:“娘子怎么来了?”

    一般情况下只有风雪较大的时候苏浅才会让苏府的马车来接自己回家,如同这种若柳絮飘飞一般的小雪,撑伞而行就好,也不需要人来接。

    苏浅看着许青道:“考虑到夫君可能没有带伞,于是妾身便过来送一把。”

    许青笑道:“多谢娘子,铺子里恰好没有伞。”

    这个时候,哪怕自己开的是伞铺子和伞作坊也得说没有伞,自家娘子送过来的难道仅仅是一把伞吗?那是一颗挂念自己的心,屏幕前的单身狗懂个屁……

    许青和苏浅撑着伞漫步在雪中,向家中走去。

    由于这个时代还没有路灯这玩意儿,所以,许青要手提一个灯笼来照明,不过亮度实在是有些感人……灯笼照亮的区域也是极为有限。

    路途上,两人一边走,一遍闲聊,使得路上不会太过无聊。

    就在这时,许青忽然有一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就在许青这种感觉刚刚出现的时候,苏浅却是一把拉过许青,许青一个趔趄撞在了苏浅的身前,软软的……

    而许青那个位置已经被旁边梧桐树上跳下来的一个黑衣人占据了,并且一刀劈在了地上。

    若是刚刚许青还站在那里,怕是都有可能被劈成两半。

    苏浅一步走到许青身前,将之挡在身后,收起伞作为兵器,一脸警惕的看着那黑衣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