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柳家覆灭

作者:戊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神算王妃:王爷又来扒您马甲啦!最新章节!

    轻蔑的眸子暗含警告向铭远侯,慕南卿语气风轻云淡道:“看在这个哭得很伤心的小姑娘的份上,本王妃这次权当被狗咬了,你最好在本王妃耐心还未磨干净之前想好为自己开脱的措辞。”

    深秋的大早晨,空气冷冰冰的,慕南卿双手抱臂,鼻尖都充斥着凉意。

    铭远侯额前却布满豆大的汗珠,频频滚落,他脸上横肉乱颤,强撑着底气唾沫横飞道:“别以为凭你两句话就能洗清罪名,你要如何证明本侯夫人不是你害死的?”

    “本王来替她证明。”

    萧宸玖?

    慕南卿听到声音眉心微蹙,心道这是恐怕要不好收场了。

    萧宸玖穿着一身黑衣快步从门内走出来,身后体型微胖的林管事垫着脚为他披上外衣,由于行走速度过快,连续两次都没能成功。

    林管事只能叹息,捧着外衣站到一旁。

    萧宸玖走近慕南卿,桃花瓣似的双眸浅淡若琉璃,面无波澜盯着她。

    宸王殿下多多少少还是了解慕南卿一些的——倘若她真的干了这荒唐事,以她的本事,铭远侯一家绝对不会留下活口,更不可能引起怀疑。

    慕南卿被看了一身鸡皮疙瘩,后退半步垂眸低声道:“看我干嘛?真不是我干的,我宰掉一妇道人家柳家小姐就不嫁你了?”

    女人精致的眉峰微蹙,纤长睫羽乖巧下垂,轻轻颤动,看上去有些沮丧,萧宸玖没来由心下发慌:“本王又没说是你,你委屈什么?”

    他抓住慕南卿手臂,将她推到自己身后,低声道:“衣服也不好好穿,滚屋里去。”

    慕南卿不服气地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裙子,轻纱软缎锦绣墨竹、黑白相衬典雅不俗,究竟哪儿没穿好?

    “我不回去。”慕仙尊果断摇头,一阵风吹来打了个冷颤。

    萧宸玖没再搭理她,抬眼看向铭远侯,冷笑道:“铭远侯不愧为朝廷重臣,当真威风八面目中无人,竟敢公然把亡人棺椁横在本王门口、口出恶言污蔑本王发妻?你眼里可有本王、可有天家?”

    铭远侯在看见萧宸玖走出来那一刻心底咯噔一下,听到他出口维护慕南卿更是心焦不已。

    怎么回事?不是说宸王极度厌恶这慕南卿,为了娶他家霜儿已经把她逐出宸王府了吗?

    铭远侯眼睛不由得瞥向慕南卿身旁的丫鬟处,随即噗通跪在地上,磕头道:“老臣不敢!王爷明鉴啊!是王妃…王妃她出手害人!此等恶贯满盈之人,若是不重重惩治,今日敢害臣的夫人,假以时日便也敢害王爷!”

    啥?慕南卿好不容易顺下去的一股怒火又被激起来,寒意以她为中心降至冰点并逐渐蔓延。

    横跨一步从萧宸玖身后出来,单手指着老王八的鼻子:“不知死活的东西。犬吠几句没人理,真当自己叫得好听…”

    “阿三,带王妃回房。”萧宸玖没有给女人继续发难的机会,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慕南卿已经被鬼卫阿三带着消失在原地。

    叽叽喳喳的女人被带走,萧宸玖脸上的表情才彻底阴寒下来,居高临下睥睨匍匐在地的铭远侯,微不可查地“哼”了一声,半刻都没打算在门前多停留。

    铭远侯不明所以,刚要开口叫住萧宸玖,突然被从天而降的白衣人按住了脑袋踩在地上。

    当朝侯爷何时受过这种委屈?铭远侯憋得满脸通红,乱舞双手挣扎嘶吼:“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本朝侯爷!连皇上都得礼让三分——”

    咯吱——

    回答他的,是骨肉分离的毛骨悚然声。

    铭远侯终于挣扎张开眼,对上的是一副银白色的倒三角面具,面具上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从额角延伸到下巴,刻痕中镶嵌满满的鎏金。

    铭远侯瞳孔震颤,肩骨朝着极为别扭的方向延伸,剧痛卷袭而来,他想嚎,却被白衣人紧紧捂住口鼻,无论如何都发不出一丝声响,情急之下白眼一翻晕过去。

    柳家的其他人待遇也差不多,毫无反抗之力被白衣人擒拿在地。

    王爷,棺材怎么办?

    其中一个白衣人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打着手势。

    “扔到城外乱坟岗。”萧宸玖低语道,头也不回进了清莲水苑的大门。

    围观了一场好戏的百姓哗然了。

    “银面使?铭远侯当真人不可貌相,焉能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事?”

    “堂堂权贵侯府柳家,真是深得皇上器重之际,说倒就倒啊……”

    慕南卿是被鬼卫阿三拎着后领提回室内的。

    “你——”本就浮躁的心绪加之被粗鄙对待,慕仙尊杀人的心思都有了,看着形如铁塔的鬼卫面无表情杵在门口,二话没说上去踹了两脚,“又是你!你还真阴魂不散、无处不在!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话还没说完就把我揪进来,跟萧六一样无礼!”

    阿三挨了两脚,面色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口中阴测测道:“少惹麻烦,王爷没空时时给你擦屁股。”

    “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做哑巴,闭嘴。”慕南卿气急败坏推了阿三一把,“是我惹事吗?我账还没算完,让开让开。”

    阿三仿佛一堵人墙在门口生了根,死活不让慕南卿塌出房门:“寒性玄修稀少,人前显露当心万劫不复。”

    嗯?

    慕南卿诧异地看了一眼阿三,随即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坐回凳子上,挑眉:“人间强者稀少,弄不清楚什么不该说当心毙命。”

    阿三悄无声息消失。

    不多时,萧宸玖脚步匆匆走进来。

    慕南卿没骨头似的趴在桌子上,状似无意问了一句:“解决了?”

    萧宸玖摇头:“本王还没来得及发难,就被银面使带走了。”

    “这么巧?”慕南卿不经意间蹙起眉心。

    传说本朝银面使是仙者滞留,属于不听命于任何人的特殊禁卫,专门监督天子后宫,肃清宫闱以保皇室血统纯正。

    铭远侯被银面使抓,摆明了给皇上戴绿帽东窗事发了。

    萧宸玖在慕南卿对面的位置坐下,又开始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想问就问。”慕南卿忍不住翻起白眼,心说你手下都已经穿帮了你矜持什么?

    “你,”萧宸玖好看的眉头微微拧起,思前想后还是问不出想问的那句,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变成了:“为什么成天找人打架?”

    “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