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启

作者:热奶茶七分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大神你人设崩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从绝望开始的成神之路最新章节!

    

    “梅林,梅林!起来吃饭啦,再不起床都快中午啦!”

    恍惚之间,我好像听到了很熟悉又很久远的女性声音,在一声一声地叫着我的名字。

    顺着这道声音,我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来让自己已经紧闭了许久的眼睛睁开。

    终于,我沉重的眼睛睁开,可是,在我还有些许模糊的目光中,入目的,却是一道破旧的棕木天花板。

    “难道,王都守卫军成功击退了沼泽怪物,我被人给救下来了?可是不对啊……她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叫梅林?我不是……已经被彻底遗忘了么?”

    虽然我的意识依旧有些模糊,但这已经并不妨碍我正常思考。

    终于,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四下查看了一圈,更加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这间屋子举目破败,无论是刚刚看到的天花板,还是屋子里其他的任何的装饰,都可以显而易见地展现出主人家的贫穷。

    可纵观整个王都,就算是王都贫民区,也断然不会是这般的景象。

    而且,这画面直击我的心灵,与我记忆深处儿时的住处,实在是太像了!

    儿时,随着父亲的病逝,苏恩家族彻底成为了西斯王国的历史,我随着母亲投奔住在神圣阿卡迪亚王国依科斯城的舅舅,那时候,我们的住处,分明与现在没什么两样。

    我伸出手想要揉揉有些花的眼睛,可是这手,多多少少有点太不对劲了啊,虽然说不上嫩,但与我从军十几年经历的风雨和战事相比,确实根本不像是自己的手。

    也就是在这时,我的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到挂在对面墙上的一柄长剑。

    到了这儿,我终于再也没办法冷静思考,这柄剑,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存在,也是陪伴了我大半生的传家宝——苏恩之剑!

    没错,就是苏恩家族先祖,格里芬-苏恩的配剑!

    “这是……死前的回忆?不对啊,回忆也不可能这般真实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你看你梅林,叫了你这么多声,怎么还赖在床上呢,快点,起来洗漱吃饭,今天你舅舅刚打来的麋鹿肉,一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

    正当我还在惊讶和不解的时候,一个身影推开了屋门,大步走了进来,当我看清楚来人是谁后,我的大脑,也彻底短路。

    “妈……妈妈?”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位中年妇女,这位扎着头巾,身上满是岁月的痕迹的,被我这一生三十余年奉为精神寄托的,妈妈?

    “你怎么了啊梅林,你不舒服吗?是不是昨天你偷着去游泳着凉了?”

    “啊……啊,我没事,我没事……”

    我赶紧起身下床,也不管一边妈妈的关切,飞也似地跑到门口镜子旁,仔细地端详着自己。

    眼前镜子里的人,哪有一丁点将军的模样?哪有一丁点三十岁的模样?

    照着镜子。看着镜子里分明是自己十几岁时候的样子,我也终于彻底明白,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回到了自己十几岁的光景!

    ……

    转眼之间,两天的时间已经过去。

    在这两天里,我基本上也摸清了现在所处的时间,以及所处的地点,但对于一切的来龙去脉,我却依旧是两眼一抹黑。

    王都之战的结果我并不清楚,我的记忆到王都守卫军出动时,便彻底结束,再有记忆时,已经是出现在了依科斯城舅舅的家里。

    如今,是神圣阿卡迪亚王国天启历三十八年,我,仅仅十四岁半。

    我根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够让自己瞬间倒流整整十六年的光景,甚至不清楚究竟当时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在做梦,还是说我现在就是在做梦。

    但我唯一可能弄清楚的一点就是,现在,我不会被遗忘,就算是梦,至少我在梦里,也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依科斯城,坐落在神圣阿卡迪亚王国西部,虽然仅仅是一座边陲小镇,也并不富饶,但却并不缺少烟火气息。

    甚至就是这么一座边陲小镇,由于是神圣阿卡迪亚王国与西斯王国的交界,随着双方贸易交流的不断加深,依科斯城也逐渐变得更加热闹了起来。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依科斯城的小道上,对于这个弹丸之地几乎每一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城北的屠户一条街,尤其是那个总喜欢戴着红色肩章的泰尔-巴图姆,小时候总是喜欢看他分解麋鹿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挥动屠刀的动作,与其他屠夫相比,都更有美感。

    城东的那几家打铁铺,每天叮叮当当的声音直能传到城西边。

    但最让我记忆深刻的,终究还是同样住在城东,整天把语言和言语挂在嘴边的教书老头儿。

    说来也很奇怪,城东整个都充斥在一片叮当的打铁声中,可偏偏在听老头儿教书的时候,仿佛一切都被隔绝开来了一样。

    按照老头儿的话说,这就是言语的魅力。

    不过,相比于这些,如今我最为纠结的,还是我的未来。

    虽然不清楚我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几天下来安然无事,我也渐渐接受了自己重新回到十四岁的事实。

    如果真的按照自己当初的人生轨迹,我会在一年以后,在舅舅的建议下加入到依科斯城狼骑预备役。

    再混几年日子,满腔热血地报考王都军官学院,再之后,就是我四处征战,立下战功,然后,还要回到那个乌赫城吗?

    谁知道那个失落沼泽会不会再一次出现?谁知道我的存在会不会再一次被整个吞噬?

    当时的恐惧和绝望,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存在,我重生了,可我的心结也被一起带了过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一辈子呆在依科斯城,去他的重铸苏恩家族荣光,跟舅舅学学打猎,就这么活一辈子不好吗?

    可我知道,我不会这么做,乌赫城的惨状时至今日对我来说也依旧历历在目。

    当我一路从乌赫城逃到王都的时候,我就很清楚这点,有些事情,根本逃不掉。

    同样,有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是无法轻易抹除的,苏恩家族,也没有软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