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到底谁给你的自信算计吾妻!

作者:狐十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最新章节!

    安澜郡主一喜,正要附和,却听离渊接着道:“前一个说自己命格极贵之人,已经被下了死牢,应该就在这几日处斩,不知道韦小姐的结局会是如何。”

    离渊的话,让安澜郡主的表情瞬间龟裂,她再好的养气功夫此刻也破了功。

    他委屈地朝太上皇和西榕帝看了一眼,咬唇道:“渊太子,我自问一直用心招待二位,没有做得罪你的事情,您,您这话实在过分了!”

    离渊冷笑,“我的话过分,也及不上你所做的分毫,吾不知,到底谁给你的自信算计吾妻!”

    安澜郡主完全没想到离渊会这般不顾情面的当场质问于她,难道他不害怕西榕不再与大奉联盟,断了向大奉输送寒铁?

    他本就是个过继过来的皇子,大奉皇帝若是知道他为了一个女人致使和谈失败,定会废了他的!

    这个时候,安澜郡主才算是打消了将女儿嫁给离渊的念头,她还真是没料到大奉太子是个情种,对一个完全没有助力的妻子这么维护!

    虽然已经决定放弃这个单于儿女情长的女婿,但她心里赌的慌,还是希望离渊会因今日之事而后悔,于是,她含泪朝太上皇行了一礼,委屈道:

    “皇伯伯,这件事安澜真的是无心的,安澜让觅儿来献舞,一是想为诸位助兴,二也是觅儿想念皇伯伯了,绝无渊太子和太子妃想得那般不堪!

    渊太子若是有什么不满,大可直说,他们这般诋毁安澜不要紧,可这事若是传出去,外人要如何想觅儿,如何想咱们西榕皇室啊!”

    太上皇抿了一口酒,又摸了摸花白的胡须,慢悠悠地道:“你的意思是想孤给你讨一个说法?”

    “这……”

    安澜郡主本以为太上皇会借势敲打渊太子一二,哪想到他竟会问出这样的话。

    还不待她想好说辞,太上皇看向了花芊芊,严肃地道:“芊丫头,你怎么能这样想?”

    安澜郡主听到太上皇不悦的口气,顿时忘了之前的尴尬,瞬间窃喜起来,完全忽略了太上皇对大奉太子妃的称呼。

    她正等着太上皇为她做主,让渊太子低头道歉,却听太上皇继续道:

    “孤怎么会随便遣一个丫头去伺候你,她们还不够格!”

    太上皇的话音一落,安澜郡主的刷地白了,他的意思是觅儿连给花芊芊做婢女的资格都没有?

    她一脸不解地看向太上皇,怎么也想不明白太上皇为何如此抬举大奉这个无权无势的太子妃。

    “皇伯伯……”

    “你住口!”

    太上皇阴沉着脸看向安澜郡主,“自以为是的东西,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你胡作非为,孤还会为了你,为难伤害芊丫头?”

    安澜郡主从未见过如此疾言厉色的太上皇,在她印象里,太上皇对她一直是和颜悦色的,很是疼惜。

    因为桑家的事,朝廷上下进行了一次洗牌,皇兄命她接待外使,她以为,她跨上政治舞台的时代来了,她只是用了最寻常的手段来争取一些利益,为何太上皇会责问于她?

    她所做的一切,不光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西榕啊!

    “皇伯伯,这是一场误会,安澜真的……”

    “莫要唤孤皇伯伯!孤,不需要你这般心思狡诈,还自以为是的侄女。”

    太上皇再次喝断了安澜郡主的话,朝门口侍立的铁甲卫打了个手势,那铁甲卫领命,没多久就押过来一名男子。

    那男子表面看上去并没有韦大人这么狼狈,可铁甲卫微微一抬手,就把那人吓得魂儿都飞了。

    “饶命饶命,大人饶命,我说,我全都说!”

    不待铁甲卫说话,那男子就指着安澜郡主道:“是安澜郡主,是她命奴才监视太子妃,奴才看到太子妃被衙门的人抓去,就给安澜郡主送了信儿,后面的事奴才一无所知,奴才只是听命行事啊!”

    “哪里来的大胆狂徒,你在胡说什么?你……你为何要挑拨我西榕与大奉的关系,我何时叫你去监视太子妃了!”

    安澜郡主反应极快,心里虽然又惊又怒,但还是在看到来人后,第一时间就想出了应对的借口。

    可她的话显然没有说服在场的所有人,西榕帝冷声道:“安澜,朕本想给你留些颜面的,你若知错,给渊太子和芊芊道了欠,朕可能会给你讨个人情,从轻发落,可你确是死不悔改,那就怨不得朕了!”

    此时,安澜郡主才知道西榕帝一直隐忍不发,是故意等到现在,要给渊太子一个交代。

    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听皇兄的意思,是要责罚她了,可她做错了什么?大奉太子妃不是好端端坐在这里么!?

    她朝西榕帝的方向快走了几步,跪在西榕帝的脚边含泪低声道:“皇……皇兄……大奉和西榕若无亲事上的羁绊,这盟约如何稳妥?臣妹这么做都是为了西榕啊!”

    “为了西榕?真是可笑至极!朕若是没记错,朕早就警告过你,莫要打联姻的主意,你为何还要擅作主张!?你莫不是以为朕糊涂了,要替朕做决定,要像北周的太和夫人那样,做西榕的摄政王,然后慢慢取代朕!”

    西榕帝越说越怒,最后忍不住抄起了一个茶杯,狠狠朝安澜郡主砸了过去。

    安澜郡主瞬间被砸得头破血流,这一刻,她终于感觉到了来自天子的怒意,也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惧怕。

    “皇兄,臣妹没有僭越的意思,臣妹只是觉得这样做对两国都好,也许臣妹用了点手段,可臣妹没有伤害到什么人,更没有要忤逆皇兄啊!”

    “没有伤害到什么人?”

    坐在西榕帝不远处的太上皇将安澜郡主的话听得是一清二楚,这件事的首尾他已经听卓犽说清楚了,得知芊丫头被押入清道处,二郎差点因为得不到救治而丧命,他的眼神就越发阴沉。

    他虽然没有与灵韵的这几个孩子见过面,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几个孩子的感情,更别说芊丫头救过犽儿,救过西榕帝,更救过他的命!

    若真要说哪个人是极乐之神派来西榕的福星,也只会是芊丫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