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铺路

作者:马龙藏海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猎谍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大靖枭龙最新章节!

    瞧见厅堂内的场面,李长恭心中动了动。

    随之,他迈步上前,朝着陈洪泉拱手说:“不好意思二爷,有些琐事耽搁了一会。”

    听闻话音,厅堂内也顿时安静下来。

    紧接着众人的目光也都纷纷投递到李长恭的身上。

    而陈洪泉则是笑呵呵的说道:“请你这家伙来我府上,可是真不容易。”

    “别说耽搁一会,就算是你晚上才过来,我们也等你。”

    说话间,陈洪泉指了指下手旁的座位道:“坐坐坐,别客气。”

    李长恭干笑了声,随之便坐到了最末端。

    而这一时间,有人忍不住好奇,问陈洪泉道:“哎,二爷,这小郎君是谁啊?”

    闻言,陈洪泉没说话,转而看了眼李长恭。

    李长恭会意,立马起身道:“鄙人,李长恭!”

    这三个字一出口,厅堂内顿时生出了一片的吸气声。

    “你就是李长恭?”

    开始就问话的那个中年人满脸诧异道:“在蒋府门口打断了蒋忠全狗腿的那个?”

    李长恭也是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说这个。

    他也是有些尴尬的点头说:“正是……”

    “好家伙。”

    “我本以为敢干出这事儿的,不是个莽汉,就是个凶神。”

    “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白面小郎君。”

    那中年人笑呵呵的回头看向陈洪泉道:“瞧这样子,你陈老二跟这小兄弟也是交情匪浅?”

    他这明显是话里有话。

    表面上是在问交情,实则是在问陈洪泉是否已经准备好要跟蒋家当面锣对面鼓的干一场了。

    而陈洪泉自然也能听得出来。

    他只是轻笑一声,直说道:“交情匪浅说不上。”

    “但我们俩却也能算得上是忘年交,而且也是现在的合作伙伴。”

    陈洪泉瞧了对方一眼,随即道:“是否还记得前些时日我送你的那些精盐?就是这小兄弟制出来的。”

    听见这话,众人也更是惊讶。

    早前也说过,精盐在这时代是绝对绝的稀罕物。

    尤其是李长恭制作出来的那个品质的精盐,他们之前几乎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而此时此刻,众人看向李长恭的眼神都生出了变化。

    其中几人的眼中更是闪过了贪婪之色。

    在场的这些都是人精了,哪里能不知道精盐蕴含着多大的利益?

    而也不等李长恭开口,陈洪泉便是笑呵呵的说道:“不过,这精盐生意,不是谁想做都能做的,诸位就别想了。”

    “咱们这位李兄弟可是个有原则的人。”

    “蒋家那厮便是因为这精盐的事儿,被咱这李兄弟给敲断了狗腿。”

    “而我能做这生意,也是因为我遭了蒋家的打压,小兄弟路见不平仗义出手。”

    他这话中,明显带着些许恐吓的意味。

    人家无外乎就是说,这精盐秘方,不是谁想要都行的。

    蒋家如何?

    人家不一样没给?

    蒋家强取豪夺,最后也只是落得个管家被人敲断腿,脸丢到大街上的结果。

    他们这些人比起蒋家,那可要逊色好几个档次。

    要是不想丢面子,就趁早打消这年头。

    而旁边那些个人精又怎会不知他的意思?

    当下也都纷纷收起了心中的念头。

    而这一时间,陈洪泉忽而话锋一转道:“虽说精盐生意大家无法染指,可别的大家倒也可以考虑考虑。”

    “这也算是我今日请大家过来的原因。”

    陈洪泉望着李长恭道:“李兄弟,你不妨跟大家伙讲讲,你最近是在做什么生意吧。”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李长恭方才回过味来。

    原来,陈洪泉请来这么多人,是在帮自己铺路呢。

    虽说他有些搞不清楚陈洪泉的目的,但当下瞧着眼前的这些人,他还是毫不迟疑的说道:“布匹生意。”

    “布匹?”

    听见这话,众人明显是兴趣缺缺。

    毕竟布匹这东西,不算是什么稀罕物。

    其中有人说道:“二爷,您可就有些耍我们玩的意思了。”

    “布匹生意有什么好说的?”

    “旁人不说,就说我自己,我家就有三家布行。”

    说话间,这人也是有些阴阳怪气道:“但这三家布行一年的收益,怕是都比不上您一家盐行一个月啊。”

    他这话明摆着是在说,陈洪泉有些不地道。

    盐生意不让他们做也就罢了,还搞个布匹生意出来糊弄他们。

    而陈洪泉倒也没说话,只是眉目含笑的看着李长恭。

    李长恭挑了挑嘴角直朝着说话那人问道:“敢问这位叔伯,你的布匹是多少钱收上来的?”

    闻言,那中年人笑了,道:“麻布三百,丝帛四百,绢布七百,素白绢八百,精绢一千五。”

    他说的这个价,可要比当下市场上的进货价都要低很多。

    而在场的许多人都是开布行的,自然知道这些。

    所以此时此刻听闻这家伙的拿货价也都是露出了羡慕模样。

    其中有人还道:“哎呦,张东家,以后我可得多找你请教请教了。”

    “是啊老张。”

    “有这种好事儿,你怎么不想着兄弟们?”

    还有人道:“我现在麻布拿货价,还三百三呢!”

    听见这些人的话,那所谓老张也是笑的得意。

    “就这个价,寻常人可是拿不到的。”

    “也是因为那我和那织染坊的东家有交情。”

    老张瞥了眼李长恭道:“怎么着小兄弟,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啊?”

    他这话说的,明显带着些许嘲弄的味道。

    在他看来,他的拿货价要比寻常商贾低了近一成左右。

    而这个价格,那可是低到了极点。

    毕竟进货低一成,赚钱的时候自然也就会多赚一成的。

    可听闻他这番话,李长恭却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您的货,我还真就拿不了。”

    李长恭笑呵呵的说道:“实话告诉您,麻布三百这价是今儿早上我挂在布行里卖给百姓的价。”

    “卖给百姓?”

    “呵呵,你小子就别吹牛了。”

    那中年人哪里会相信他的鬼话?

    此时此刻,他也是冷笑一声道:“我们这里面凡事拿出来一个,做生意的年头都比你岁数大,你糊弄我们,还嫩了点。”

    “还真不是糊弄你们。”

    说话间,陈洪泉从袖口中抽出了两张单据放在桌案上。”

    “这马上就要换季了。”

    “今儿早上我便让府内管家去这小子的布行买些布,给府内的仆从裁制秋装。”

    陈洪泉笑呵呵的说道:“这是我留的单据,另外的哪一张是管家从别的百姓手里要来的,你们不妨都来看看。”

    坐在他旁边那中年人也是有些好奇的起身凑了过去。

    而当他看清楚单据上面写的数字后,直如遭雷击一般愣在了当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