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奶牛

作者:经海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蛮霸天下最新章节!

    哈什得到了张五哥秘传的队列军姿大法,当时惟恐忘记了,在回来的路上嘴里不住的嘟囔着。

    “立正就是收腹挺胸站直喽!”

    “稍息就是一条腿站着,一条腿叉开!”

    “走路要喊一二一,抬左脚喊一,抬右脚喊二。”

    “二比一大,二是两个手指,一是一个手指。”

    ……

    哈什全神贯注的回忆着,没注意路上有个石块,一下子被绊倒了,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等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却是把刚才记住的都给忘记了。他是个直性子,也不怕挨骂,便厚着脸皮回去找张五哥询问。

    舍里和苏苏正给张五哥捏着黄板筋儿,这货舒服的翘着二郎腿,正摇头摆脑的哼哼着曲儿,闻听哈什说明了缘由,倒也没有着恼,又耐着性子给哈什讲了一遍。哈什的领悟力不是很高,脑容量不是很大,不过绝对够忠心,努力的将大脑中的内存清了清,空下来的地方刚好够记住张五哥传授的队列军姿大法。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你手下的勇士要是能做到这两点,就算是及格了。怎么能做到这两点,就是要靠军姿队列培养服从性和纪律性,你千万不能疏忽大意了。”

    “我说了这么多,你别光顾着点头,你可要记在心中,我说,你记住了么?”

    哈什本来硬着头皮正在死记硬背,被张五哥这么一问,倒是忘却了大半,心里一紧张,连剩下的那另一半也给忘记了,只好一五一十的说道:“本来是记住了,现在却都忘记了。”

    张五哥从小就不太机灵,对哈什这样的蠢笨之人,忍耐度倒也是异于常人。想了一想后,找了一块鹿皮,用小刀在上面刻出了军姿队列的小人图画,拍着哈什的肩膀说道:“你要是忘记了,就看看这些图画,要是还不明白,就回来问我,不要不懂装懂,那样可是要坏事的,明白了么?”

    哈什点了点头,看着这些画在鹿皮上的小人儿,笑了起来,说道:“主人,你给我说那么多弯弯绕,我记得脑袋都大了,还是这些图画好,一看就明白。”

    张五哥又说道:“要想驼鹿跑得快,就得多喂好草料,这训练也是一样,弟兄们流血流汗,吃的一定要好,就是睡觉的地方也得要暖和,切不可冻着饿着!这些事情,我让巴巴图喇和奎山给你办,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总之一句话,只要把队伍带好,其它的事情都好办。另外你给我记住了,这两个大队六百个弟兄,只听我的命令,其他的人不管是谁,只要敢插手队伍上的事情,先打一顿,然后捆来见我!”

    哈什连连称是,然后便返了回去,一连一个多月,也没来见张五哥。苏苏和舍里年少贪玩,日常除了服侍玫和张五哥,有空了便要出去玩耍。这阵子,两个大队的勇士训练的热火朝天,两个小女孩瞧得新鲜,回来了便叽叽喳喳的讲给玫听。

    “哈什在训练场上可凶了,凡是犯了错的勇士,一律按倒打棍子,那棍子比我的胳膊还要粗一些,挨上一下就打得血肉横飞。”

    “可不,哈什还不许挨打的人叫,若是叫了出来,他便打得更凶,这才训练了几天啊,就有十几个勇士被打成了重伤。”

    “哈什在主人面前毕恭毕敬,想不到私下里如此凶狠,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他这样行事,我看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还说生儿子呢,我看连个蛋也生不下来。”

    玫见苏苏越说越不像话,爱怜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偏你牙尖嘴利的,说出的话又尖酸刻薄,你真该和舍里学学她那份稳重厚道,以后你也要嫁人的,性子这么轻飘可怎么行?”

    苏苏嘻嘻笑着,口中称是,说道:“圣主母,我才不要嫁人呢,就一辈子跟在你的身边,有你保护我,我也不会被坏蛋打屁股。”

    玫闻听之后,横了张五哥一眼,说道:“这男子汉行事,和你们女儿家不一样,哈什统率两个大队的勇士,都是个顶个的精壮汉子,他若不是号令森严,谁能服他?以后你们去训练场瞧热闹我不管,可不许私下再说哈什的坏话。”

    舍里连忙点头称是,苏苏却是说道:“圣主母,我不过说过哈什是个大蛮牛,他长得又高又壮,还不讲道理,不就是个大蛮牛么?这可不是说他的坏话,说不定他上辈子就是一头大蛮牛呢。”

    张五哥闻听之后,哈哈大笑,说道:“这确实不是什么坏话,牛有什么不好,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玫闻听之后,却是莫名其妙的脸红了,某个不要脸的家伙,在亲热的时候,也经常说要喝她的奶。

    舍里察言观色,见玫羞得满面通红,想了想也明白了过来,差点儿将头低到地上。苏苏却是不明就里,说道:“主人说的是母牛,公牛就是吃再多的草,也挤不出奶来。我听妈妈说过,母牛要怀孕生了小牛犊才会有奶汁的。要说母牛还真的惨,自己的奶汁要给别人喝,自己的小牛犊却喝不到。”

    张五哥说道:“你不懂,这个就是大爱的精神,譬如你做了妈妈,你家邻居没有奶汁,她的孩子没有奶吃,就要饿死了,那你管不管呢?”

    苏苏听了之后,不假思索的说道:“我当然要管吧,我让我的宝宝吃我左边的,让邻居的宝宝吃我右边的,这样两个孩子就都饿不到了。”

    “为什么让你的宝宝吃你左边的,而不是右边的呢?”张五哥疑惑不解的问道。

    苏苏犹豫了一下,扭捏的说道:“因为我左边的大一些,奶汁相必也更多一些吧,就是帮助别人,也得先让自己的宝宝吃个饱吧。”

    张五哥上下打量了一下苏苏,说道:“我看左边的和右边的都差不多啊?”

    苏苏把胸脯一挺,骄傲的说道:“你再仔细看看,分明是左边的比右边的大一些。”

    张五哥用手比划着量了一下,说道:“真是奇怪了,果然是左边的比右边的稍微大一些,我老婆却是不像你,两个是一样大的。不过你这个思想境界还需要再提高一些,我记得有个老学究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就是你应该把别人的爸爸当成自己的爸爸,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这样才是真正的好人。我觉得你现在的思想境界还不如一头奶牛,你真应该狠斗私字一闪念,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

    苏苏有些不服气,说道:“人家本来就不是奶牛么,干嘛要和奶牛比?你说的那个老吾老、幼吾幼什么的,我觉得也没有道理,要是真的那样,那不就乱套了么,一个人可以有很多个爸爸,也可以有很多个孩子,那她的妻子是不是也可以有很多个丈夫?”

    “这个……这个……”

    张五哥被怼得一时语塞,其实以他的文化水平,本来就是半吊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出自亚圣孟子的大同思想,本意没有他理解的那么浅显,苏苏是天生的聪明,虽然没文化,却是一下子就把张五哥给反驳倒了,让他老大的没面子。

    舍里见张五哥憋得脸红脖子粗,连忙对苏苏呵斥道:“你这么敢和伟大的图腾之子顶嘴?你年纪幼小,有什么见识?图腾之子的智慧来源于图腾,他怎么会错?还不快低头认错,图腾之子看你年幼,一定不会和你计较的。”

    舍里虽然平时和声细语的,但是如果认真起来,苏苏还是很怕自己这个小姑姑的,看了一眼张五哥,心中虽然无比的不服气,还是违心的说道:“我刚才说得不对,请伟大的图腾之子不要怪罪!以后我一定和奶牛学习,吃的是草……”

    说到一半,苏苏实在忍不住,一下子委屈得哇哇哭了出来,小脸蛋挣得通红,哭着说道:“我才不要做奶牛呢,我自己的奶汁就给我自己的宝宝喝,就是不给别人喝!”

    玫连忙将苏苏搂在怀中,一边安慰,一边对张五哥说道:“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姑娘家家说什么奶牛奶汁的,你羞不羞?明明自己说的没道理,还把人家小姑娘气得哭了,你还算是个男人么?今晚你自己睡!不许上我的床!”

    玫大发雌威,张五哥就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闹了个好大的没意思,只好垂头丧气的说道:“自己睡就自己睡,我自己睡还睡得香呢,省得累的腰酸背疼。”

    玫见张五哥说得不像话,恨不得狠狠的掐他一把,不过当着苏苏和舍里的面,到底是留了几分情面,只狠狠的瞪了张五哥一眼,便将他赶出了自己的皮帐。

    当晚,张五哥孤枕难眠,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正闹心的时候,舍里端着一盘烤肉和一皮囊的鹿奶酒走了进来,说道:“圣主母吩咐了,知道您睡不着,让我来伺候您喝酒吃肉。”

    张五哥借着油灯看舍里,恬静中又带着说不出的娇艳,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顿时心中一阵痒痒,不过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那点非分之想,说道:“你出去吧,我自己吃喝就好。”

    “是。”舍里低头答应着,露出一抹雪白细腻的脖颈,在油灯下看着分外的诱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