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公羊!史学家的善意提醒!

作者:朕闻上古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猎谍重生南非当警察神医凰后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最新章节!

    诏狱研究院!

    解缙等人面色凝重,静静地坐在小院里,等待汉王爷的消息。

    今日,乃是推广新学的第一步,从程朱手中抢回学政之权的重要日子!

    昨夜汉王前来同众人秘密商议良久,定下了新学推广的流程。

    汉王原本打算借着杨吕一案名教大残,直接推广出新学,然而却遭到了众人的一致反对。

    诚然,因为杨荣吕震愚蠢,主动递刀子给了汉王,导致朝堂之上的名教势力大残,趁机被汉王一举重创!

    从表面上来看,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汉王这一开口,解缙等人都是欣喜若狂。

    毕竟他们努力了这么久,蛰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时机,弘扬新学!

    唯有大史学家陈济陈老爷子满脸凝重,直接否决了汉王朱高煦的临时计划。

    理由很简单,程朱势力太大,新学毫无根基!

    杨荣吕震等人,只是位列朝堂的名教子弟!

    然而在整个大明,地方州府县衙,地方官学县学,那可全都是清一色的程朱文人!

    汉王借着杨吕一案,打掉了朝堂之上反对声最高的那一拨名教子弟,但是地方上呢?

    一旦他在这个时候推出新学,天下读书人会瞬间暴怒,集体抵制这还未真正问世的新学!

    这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即便有汉王鼎立支持,但政令出不了府台,不被天下接受,那又能如何?

    陈老爷子的提醒,无异于给所有人泼了一盆冷水,让他们瞬间冷静了下来。

    毕竟,他们要面对的东西,是一个已经成为显学一百多年的庞然大物!

    众人一阵商讨,这才确定了一点,他们眼下最重要最关键的,应该是从程朱手中抢回学政之权!

    创立学部,主管天下学政,从程朱手中抢回科举学政之权!

    而后学部官员以朝廷的名义,游走地方州府建立书院,培养新学子弟!

    或是直接对官学改制,慢慢潜移默化地影响天下学子,将新学教材定为官方学习教材!

    甚至最后,修改科举大考的考试范围,彻底奠定新学的地位!

    当然,这都是后话,必须在他们抢回学政之权才能进行。

    汉王爷从谏如流,听到这话当即信心满满地走了。

    但解缙等人却是枯坐了一夜,直到此刻仍然在等汉王爷的消息。

    新学能否成功,今日这一步,将会是关键!

    只是王景邹缉等人,脸色却不太好看。

    他们,毕竟是程朱大儒、名教子弟啊!

    当初被汉王无故打入诏狱,被迫参与编纂这新学教材。

    如今即将大功告成,他们的内心却很是复杂。

    与解缙解公豹这个没心没肺的二五仔不同,王景邹缉等人他们并未向汉王投诚,依旧还在迟疑犹豫之中。

    至于陈公甫,为了弘扬他的陆学,自然早早地向汉王效忠。

    这样一来,王景邹缉曾棨(音同起)等人就比较尴尬了。

    他们已经到了选择的时候,却始终没有做出选择。

    毕竟他们读了一辈子的程朱,现在却要他们反对程朱,这是一件何其残酷的事情!

    小院里面,气氛凝重,再不见以往的欢声笑语。

    研究院的名宿大家尽皆神情肃然正襟危坐,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思。

    陈济老爷子坐在主位上面,一眼便瞧出了端倪。

    他看向解缙与陈公甫,笑道:“公豹,公甫,你们先去收拾行装,整理仪容,老夫有话跟仲熙(邹缉)他们说。”

    听到这话,解公豹与陈公甫对视了一眼,老老实实地起身离去。

    他们知道陈老爷子这是故意支开自己二人,倒也没有多想。

    木已成舟,这贼船都上了这么久了,难不成还能让你们下去?

    待他们二人走后,陈老爷子看向王景三人,大有深意地笑问道:“你们还在犹豫不决?”

    陈济是研究院的老大哥,一向德高望重受人敬佩,王景三人在他面前也没有遮掩,直接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见此情形,陈老爷子叹了口气。

    “倒是真难为你们了,读了一辈子的程朱,用了一辈子的程朱,现在却要你们站起来反对程朱,这放到谁的身上都不好受!”

    “而且汉王的想法,应该是弘扬陆学,陆学与程朱可是死对头,倘若汉王爷日后真做成功了,陆学成功取代了程朱的地位,那只怕程朱也会落得个如今陆学的这般下场,被打压至险些灭绝!”

    王景三人当即点了点头,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这才是他们真正担心的地方!

    汉王准备大肆弘扬陆学,取代程朱甚至灭绝程朱!

    那他们三人,可就会是程朱的罪人,名教的罪人,会被后世唾弃的罪人!

    陈济见状微微一笑,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们三人可还记得,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将之立为名分,定为名目,号为名节,制为功名,名教由此而来?”

    “是以后世入仕儒生,自称名教子弟,以显示对先贤的敬重。”

    王景三人再次点头,这是名教子弟的由来,没有什么好说的。

    然而陈济接下来的这句话,却是令他们面色大变。

    “但是你们忘了一点,汉武帝尊的儒术,并非是程朱!他定的名教,也不是程朱!”

    此话一出,三人面色一变,面面相觑。

    曾棨(音同起)眼睛一亮,瞬间脱口而出:“公羊!”

    “不错,正是公羊!”

    “汉武帝是何等雄才大略的帝王?他多次派卫青、霍去病出兵匈奴,打得其远遁千里,又征服闽越、东瓯、南越、卫氏朝鲜,经营西南夷……定鼎了华夏王朝万世疆土之基业!”

    陈济大笑道,“这样一位铁血帝王,怎么可能被董仲舒三言两语说服,独尊宣扬仁义道德的儒教?”

    “他尊的是什么?公羊那大复仇理论!”

    “他尊的是什么?公羊那‘尊王攘夷大一统’的民族观!”

    “他尊的是什么?公羊那武力征服解决问题的铁血尚武手段!”

    “你们不觉得,咱们这位汉王爷,野心比汉武帝更大吗?”

    “打倭国,征南洋,伐北元……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横扫八荒,帝王之气堪比秦皇汉武!”

    闻听此言,王景三人皆是心头剧震,瞬间明白了陈老爷子的话外之音。

    程朱禁锢思想宣扬仁义,所以汉王不喜,不惜弘扬新学将其拉下神坛!

    但是公羊不同,公羊要的是坚决复仇,要的是铁血尚武,要的是尊王攘夷大一统……

    公羊,与汉王,乃是绝配!

    而且这公羊,同样是赫赫有名的儒家学派,其历史还远在程朱之前!

    陈济起身,叹了口气。

    “拾起公羊吧,用它改造程朱,用它对抗陆学,给程朱留下一线生机!”

    王景三人听到这话,终于下定了决心,起身向陈济郑重一礼。

    “多谢先生提点,吾等明白了。”

    解缙与陈公甫也走了出来,一切隐忧尽除。

    恰在此时,聂兴带着一队人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件件崭新官服。

    “几位大人,宫里送来了官服,还请速速更衣,上朝相助王爷!”

    众人见状大笑出声,上前接过官服换上,意气风发地走出了诏狱研究院。

    陈济看着五人的背影,满眼都是憧憬之色。

    “要是老夫晚生五十载,定助汉王吊打程朱,横扫八荒!”

    “然生不逢时,为之奈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