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闫正清来恶心人。

作者:阿刀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绝世枭龙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五章:闫正清来恶心人。

    “这个模特,是我干女儿,也是名校毕业。”

    肯特赶紧解释,道:“出身也是名门,不缺贵气端庄。”

    “名门?别开玩笑了。”

    陈羽毫不留意的拆穿。

    “就算真是名门,也早没落很久了吧?”

    要不然,也不至于当肯特的干女儿,被他如丫鬟一般使唤来使唤去。

    “陈先生明鉴。”

    肯特也没敢撒谎。

    “这女子确实风韵有余,端庄不足。”

    “大领导,要不要换一个模特?”

    陈羽问。

    这个模特,真不行。

    说难听点,太脏了。

    玉臂千人枕。

    真配不上如此光鲜亮丽的旗袍。

    “要不然,让陈先生的女朋友来当模特?”

    肯特投其所好。

    “陈先生的女朋友,身材一定是不错的。”

    “不用了。”

    大领导摇摇头,道:“开始拍卖吧!”

    现在已经不赶趟了。

    让陈羽老婆来,太浪费时间了。

    “大领导,您是拍卖会的主角,今天就是为您。”

    肯特笑呵呵,道:“所以,为您准备了很多特权。”

    “比如同等价格的优先购买权。”

    “比如高额的优惠。”

    闻言,大领导也高兴了,笑呵呵,道:“高额优惠?有多少优惠?”

    “一成!”

    肯特伸出一根手指。

    “不管多高的价格,我愿意为大领导拿出来。”

    “至于手续费,更不用说了。”

    “您肯定是免手续费用的。”

    因为价格非常高昂,手续费也是极大的一笔收入。

    而一成,更不用说了。

    看似很少,其实是一笔巨款。

    “好啊!肯特先生这是大出血了。”

    大领导高兴,道:“不错,真不错。”

    “您别这么说,我只是聊表歉意而已。”

    肯特不好意思,道:“刚才确实冲撞了大领导。”

    “过去了,都过去了。”

    大领导根本不在乎,道:“咱们还是好好鉴赏一下旗袍吧!”

    所谓鉴赏。

    是拍卖会的第一个环节。

    让大家近距离看一看。

    说白了,就是看看真假。

    “好,鉴赏一番。”

    因为是真货,肯特自然不担心。

    随便陈羽查看。

    “大领导请,陈先生请。”

    “两位是贵客,第一个过去鉴赏。”

    这点特殊安排,肯特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好。”

    大领导和陈羽近距离查看旗袍。

    一看是陈羽,旗袍模特赶紧,道:“陈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她企图用自己的美色引起陈羽的注意。

    可,不管她多美,都没办法跟旗袍相提并论。

    何况,她只是庸脂俗粉。

    “别说话,别破坏旗袍的美。”

    陈羽冷冷命令。

    他拿着放大镜细细观看,根本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见此,女人也不敢再说话了。

    陈羽的气场太可怕了。

    看了好一会儿,陈羽才收起了放大镜。

    “如何?”

    大领导关切的问。

    “金丝银线,神工鬼斧,国之重宝。”

    陈羽感叹。

    他眼中有深深的震撼。

    被旗袍的美丽所震撼。

    “这么说…没问题?”

    大领导也惊喜,道:“是真品。”

    “自然是真品无疑。”

    这一点毋庸置疑了。

    就算肯特想用假货蒙人,也没时间再制造赝品。

    “好!”

    大领导感慨,道:“非常之好。”

    “咱们回去吧!”

    陈羽淡淡,道:“现在只有价格问题了。”

    “好。”

    大领导自信,道:“为了今天,我可是准备了很多现金储备。”

    “我也有不少现金储备。”

    陈羽笑呵呵,道:“罐头换飞机赚得钱,就等着这件旗袍呢!”

    “有你相助,咱们是志在必得啊!”

    大领导笑道。

    虽然有很多势力和个人都瞪着这件旗袍,不过,显然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估计肯特会故意抬价。”

    陈羽猜测,道:“找人当托。”

    至于所谓的减免手续费,一成的代付金,都是扯淡。

    他的托,会抬高价格,把这些成本覆盖。

    “没事,他也不敢太过分。”

    大领导倒是不担心。

    这本是也是潜规则。

    谁都会这么干。

    他们也干过,而且不是一次。

    “陈先生,你好。”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陈羽一惊。

    是闫正清!

    他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闫老板,您这是?”

    陈羽皱眉。

    搞不清楚,这小子来干嘛。

    是来恶心自己,还是奔着旗袍来的。

    “陈先生很意外?”

    闫正清呵呵一笑,道:“你能调查我,我不能调查你吗?你的大事,我也都清楚。”

    “这是谁?”

    大领导皱眉问。

    在旗袍拍卖的关键时刻,他自然不想节外生枝。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陈羽解释,道:“大领导,您先去雅间吧!我处理一下。”

    “好。”

    大领导点头,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话。”

    “明白。”

    陈羽点头,请大领导先离开。

    可,没想到,闫正清却拦住,道:“陈先生,这位就是你的大靠山,那位非常厉害的大领导吧?”

    “闫正清,咱们俩之间的恩怨,你不要牵扯大领导。”

    陈羽冷哼,道:“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要是惹怒了大领导,闫正清肯定是要倒霉的。

    “陈先生,你可别吓唬我,我可不敢惹大领导。”

    闫正清一脸的欠揍的表情。

    “别说大领导,就是你陈先生,我都不敢惹,我早吓破胆了。”

    “刚刚给你陈先生一交手,陈先生就把我的流水线给烧了,多可怕。”

    他明显是来故意找茬的。

    陈羽脸色难看,道:“闫正清,别太过分。”

    “过分怎么了?”

    闫正清反问。

    “小朋友,过分就不好了。”

    一直没开口的大领导,开口了。

    “大领导,这件事您不用管,我来处理就好。”

    陈羽赶紧道。

    “人家都找上门了,搞你就是搞我,不管谁处理,我都要参与。”

    大领导很霸气。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何况你是我的人。”

    “敢动我的人,就是不给我面子。”

    “敢不给我面子,问题就很大了。”

    他是真的不高兴了。

    今天是旗袍拍卖会,对大领导来说,非常重要。

    谁敢来拍卖会上搞事,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大领导,看来是真不高兴了。”

    闫正清假装不害怕,其实已经慌了。

    “其实我们就是来打打招呼,并没有别的意思。”

    “大领导何必那么生气呢?”

    他其实也不想跟大领导为敌。

    只是嘴贱而已。

    “既然已经打过招呼了,就赶紧走吧!”

    大领导冷冷,道:“别让我看着心烦。”

    “只是我打了招呼了,还有别人。”

    闫正清故意,道:“陈先生,大领导,我给俩位介绍一下。”

    他把其他厂长都叫来了。

    既然都到了,自然都要介绍一下。

    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得罪大领导不是?

    “我看就不用介绍了吧?”

    一个厂长劝道。

    他也看出了危机。

    “怎么能不用介绍呢!”

    闫正清笑呵呵,道:“这位是杨厂长,跟我关系最好。”

    “大领导好。”

    杨厂长像吃了屎一样,脸色难看。

    “这位巫厂长!”

    闫正清又介绍了两位,道:“这位是刘厂长!”

    三位厂长都介绍了一遍。

    “知道了。”

    大领导冷哼,道:“你们都是好样的。”

    说着。

    也没再搭理他们,径直回雅间了。

    “闫老板这一招不错。”

    陈羽伸出大拇指,赞叹道:“这样其他三位厂长都被你绑在战车之上了。”

    现在的状况,其他厂长想跟大领导搞好关系,都不太可能了。

    “陈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闫正清装傻。

    “既然听不懂就算了。”

    陈羽也没有再废话。

    “不过,想必其他人都能听懂。”

    说完。

    也去雅间了。

    “陈先生,既然想要稀世珍宝,就要多准备钱。”

    闫正清最后提醒一句。

    陈羽微微皱眉。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闫正清这次来,就是恶心自己,要给自己抬价的。

    虽然他只是抬价,并不是真正的对手,可,也让陈羽恶心,让成本大幅度增加。

    “闫正清,你小子真狠,自己得罪了大领导就算了,还要扯上我们。”

    “谁说不是呢!太坏了!”

    “这下好了,大领导看我们也不顺眼了。”

    其他厂长抱怨着。

    “诸位,既然已经答应团结起来抗争陈羽,还废话什么?”

    闫正清冷哼,道:“要搞陈羽,就没可能跟大领导搞好关系。”

    “迟早要撕破脸!”

    “既然如此,不如早点撕破,省得麻烦。”

    “大家现在都没了退路,背水一战,搞死陈羽。”

    现在的状况,正是闫正清想要的。

    其他厂长都摇摆不定,想要当骑墙派,墙头草。

    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倒戈相向。

    可,现在没可能了。

    他们已经惹大领导生气了。

    绝不可能再跟陈羽合作了。

    “话是这么说,可也用不着剑拔弩张啊!”

    杨厂长不悦,道:“尤其没必要跟大领导直接冲突!”

    “万一大领导真急眼了,动用全部力量,咱们是对手吗?完全不是!”

    这一点确实。

    大家都很担心。

    虽然陈羽跟大领导关系好,可,大领导终究不是陈羽。

    大领导也不可能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去帮助陈羽。

    可,要是惹恼了大领导,可就不一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