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婵被关小黑屋

作者:文素不相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猎谍重生南非当警察神医凰后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大颂琴皇最新章节!

    这时,回庙路上。

    岳宏秋一边卸妆,一边恢复矫健的步伐。

    他要做回自己,要堂堂正正的死。

    有罪就要赎。

    他就是那个月宏秋。

    但,不幸的是,早已被某人认出。

    这个人正是当年,月宏秋还是金陵名医时救过的人。

    人心难测,救命之恩都能忘。

    那个人尾随其后,一直跟到破庙,然后迅速跑去官府报官。

    官兵很快就到了,将破庙围的水泄不通。

    夏鸣轩和胡县尊带了几个随从走了进去,然后封锁现场,不准任何人靠近。

    吃瓜群众只能远远地看着庙门。

    胡县官大声喊话:“月太医,久仰了。”

    里面没有人回应。

    胡县官又继续喊:“上面说了,只要你交出证据,保你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月宏秋,我信你个鬼。

    夏鸣轩接着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时史林林走了进来,道:“我给你半刻的时间考虑,不然我叫你死无全尸。”

    不是不想多给,是因为时间紧,他怕宁雪霜从中破坏。

    庙中,月宏秋早已备好一壶烈酒,再加上刚才那美味的早餐。

    酒足饭饱,该上路了。

    他大叫一声:“小鬼,爷爷我先行一步。”

    史林林、夏鸣轩、胡县官听闻,立刻冲了进去。

    月宏秋瞬间断了气。

    这是真正的剧毒,封喉散。

    即服即死。

    史林林命令夏鸣轩搜查证据,结果一无所获。

    他气急败坏地说:“把他的尸体先抬回去。”

    夏鸣轩点头。

    史林林又问:“我让你调查的事调查好了吗?”

    夏鸣轩看了一眼胡县官,胡县官道:“回将军,史宏秋为金陵人氏,太医局太医。”

    史林林打断他的话,道:“说点我不知道的。”

    胡县官笑了笑,道:“岳宏秋在金陵城中有一女和一外孙女。”

    史林林命令道,立即逮捕此二人。

    胡县官有些后怕,强龙不知这地头凤的背景。

    史林林见还不行动,怒道:“你没听见吗?”

    胡县官解释道:“此女子为金陵月满楼当家花魁。”

    史林林道:“一风尘女子,有什么好怕的。”

    胡县官又道:“她是月满楼的楼主,月冷蝉。”

    月满楼,他知道,临安城和开封城都有,他有空也会去,那里歌舞确实精彩。

    史林林现在可不管那么多,他要完成老爹给他下的命令,他道:“楼主怎么了,赶紧行动。”

    胡县官道:“她似乎与银月弯刀卫也有关系。”

    史林林有些不耐烦的说:“江湖势力,你身为朝廷命官还怕这。”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能不能把话说完。”

    胡县官接着道:“她曾见过宁雪霜。”

    果然绕到这了。

    史林林一听是宁妃,然后道:“不怕,她就一妃子,咱背后可是权倾朝野的史相辅。”

    胡县官和夏鸣轩连连点头。

    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

    事情败露了,也有京城的这位相辅大人兜着。

    我们小兵小官的不怕。

    与此同时。

    宁雪霜、赵瑄、月冷婵、月小婵四人起身追赶。

    当他们路过城门时,城门口也围满了人,月小婵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官府布告栏中的画像。

    她停下脚步,喃喃道:外祖父的画像怎么挂在这儿了。

    这时,有人喊,城南破庙死人了。

    人群开始流动。

    冲散了她们四人。

    当人流向城南流动完的时候,原地只剩下三人。

    月小婵失踪了。

    一边是要救爹爹,一边是要找女儿。

    月冷蝉陷入两难。

    宁雪霜上前安慰道:“我去破庙,冷蝉你先去找女儿,瑄儿你去月满楼找徐队长一起帮忙找人。”

    三人相视点头,然后各自行事。

    宁雪霜来到破庙的时候,史林林等人早已离开。

    她从围观群众的口中打听到,当时围观群众都被官兵堵在庙门外,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无从得知,只知道过了一会,一抹白布,一副担架被抬了出来。

    月宏秋就这么走了吗?

    月冷蝉已失去了一位亲人,不能在失去月小蝉。

    然后她转身离去,与赵瑄和月冷蝉汇合。

    城中,某小屋内,黯淡无光。

    王天霸绑着绷带,站在月小蝉的身边。

    旁边一位小弟道:“不亏是当家花魁月冷蝉之女,月冷蝉名动金陵,她的女儿也正包裹待放,恰芙蓉在水。”

    两傻蛋。

    没文化。

    还装什么清一色文人呢?

    月小蝉道:“那是含苞待放,芙蓉出水。”

    王天霸道:“管他是什么?就一个字,‘美’。”

    美不胜收。

    美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王天霸绑架月小蝉并不是欣赏她的美。

    甭废话,聊正事。

    王天霸厉声道:“证据在呢?”

    月小蝉反问:“什么证据,听不懂。”

    王天霸其实也不清楚是什么证据,只知道是关于月宏秋的事。

    说起月宏秋,这也算是他的恩人,回想当年月宏秋还在金陵行医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弟,总是帮大哥打架,冲锋陷阵,第一个受伤的也总是他,一受点皮外伤就往月宏秋这跑,时间长了就相熟了。

    现在为了利益,只能忘恩负义。

    王天霸又道:“就是那个证据。”

    月小蝉道:“你能不能把话说的具体点。”

    王天霸作为坏人们的外人,是不可能知道多少内情的。

    王天霸也很无奈,不知道具体要问些什么。

    暂时逼问小婵证据无果。

    只能暂时作罢。

    王天霸道:“我去吃好吃的了,你再考虑考虑。”

    食欲诱惑,月小蝉才不吃他这套。

    月满楼的饭菜最香,还有歌舞。

    你这有吗?

    你去得花钱,我免费。

    你比不了。

    而后。

    一次次的审问都没有结果。

    王天霸很是疲惫。

    自己给自己总结了失败的教训则是,猫披虎皮还是猫。

    自己还是心太软。

    这不狠,站不稳,这样的人生信条不适合他。

    次日清晨,王天霸只能将月小蝉转交给府衙,

    自己无能为力。

    不够狠,没有他们毒辣。

    那就只能出让功劳了。

    府衙狱中。

    史林林蒙着面入狱,他要亲自审问。

    他刚一进门,月小婵就先发制人。

    月小蝉道:“你蒙着面还是这么帅。”

    先打个感情牌。

    探探坏人的底细。

    史林林一听,果真骄傲了。

    军中没有娘子,所以他的帅没处耍。

    这是他回江南第一个女子这样夸赞她。

    江南的女子就是识货。

    史林林道:“姑娘好眼力。”

    月小蝉道:“将军好勇猛。”

    史林林想,他蒙着面,怎么能知道这么多。

    月小蝉道:“将军,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我还是那句话,我真得不知道。”

    史林林道:“你猜我信不?”

    月小蝉道:“我要是你我就信。”

    还能这么玩。

    史林林掉坑里了。

    好在这是他的地盘,你再大的坑也逃不出我这盆地。

    史林林道:“你猜对了,我信。”

    月小婵高兴地说:“那就放了我。”

    史林林道:“这个我说了不算。”

    月小婵空欢喜一场,还得接着话语交锋。

    她说:“谁说了算?”

    史林林笑着说:“你娘亲月冷婵。”

    月小婵道:“那你直接找她就行了,找我做什么”

    史林林道:“你不好欺负吗?”

    月小婵道:“……”

    磨呀磨,软磨硬泡都不行。

    难道你们都不好意思对小孩子下手吗?

    连小孩子都欺负,真是造孽呀。

    午时,月满楼。

    宁雪霜得到月小蝉的确切消息。

    她和赵瑄以及月冷蝉带着金羽卫去府衙要人。

    史林林早就学聪明了。

    审一次换一个地方,这样真得不好找。

    宁雪霜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史林林他们也不是,并且宁雪霜也得到京城来信,纪文朝带着刑部士卒已在来金陵的路上了。

    纪文朝可是月冷蝉的初恋,他们还有个爱情的结晶,月小蝉。

    万一,不会的。

    纪文朝当初忘恩负义,抛弃她们母女,月冷蝉早已对他失望透顶,没了感情。

    但是!

    不管月冷蝉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她都欣然接受。

    宁雪霜不再隐瞒她在宫中的身份,因为现在这已不是秘密了。

    她该用朝廷的身份去要人。

    实在不行就用离宗皇帝亲赐玉佩。

    救人要紧。

    府衙门外,宁雪霜令李云河扣门相见。

    等了好久,夏鸣轩才打开府衙大门走出来相迎。

    夏鸣轩假意寒暄道:“宁妃娘娘亲临府衙,我等感谢皇恩浩荡,娘娘体恤,只因公务缠身,让娘娘久等门外,还望娘娘赎罪。”

    忙你个大头鬼,这会最忙的就是怎么藏人。

    宁雪霜只能道:“我本就来自金陵,夏大人身为金陵父母官,我早该来此拜访了。”

    赵瑄也违心夸赞道:“府尹大人为我颂国能臣,是我少年一代的楷模。”

    夏鸣轩道:“娘娘,里面请。”

    宁雪霜道:“不必了,府尹大人公务繁忙,治理一方有功,本不该讨扰,只因有人举发于我,我不得不管。”

    夏鸣轩道:“娘娘请明示。”

    宁雪霜道:“我这位妹妹你认识吧!”

    夏鸣轩道:“月满楼当家花魁,在这金陵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宁雪霜道:“听闻有人看见她的女儿月小蝉被抓入府衙,特来寻人。”

    夏鸣轩转过头,对着手下明知故问道:“你们谁这么大胆,竟然连一小孩都不放过。”

    宁雪霜:“……”

    这演得很真切。

    众人摇头。

    夏鸣轩道:“未见此人,不信请娘娘去搜。”

    搜就搜,本就找不到这个理由。

    这是你说的。

    夏鸣轩也感到草率了,但是就你两个大人和一小孩,这么大的府衙要搜到什么时候。

    宁雪霜道:“那就叨扰夏大人了。”

    还真搜。

    宁雪霜玉手一挥,周围五十名金羽卫在李云河的带领下迅速集结,来到宁雪霜面前。

    夏鸣轩着实吓了一跳,这可是离宗皇帝亲卫,金羽卫都用上了,宁妃果然不简单。

    是不好对付了。

    好在月小婵已转移,你们尽情寻找,反正结果早已明了,一无所获。

    李云河道:“宁妃娘娘有何吩咐?”

    夏鸣轩看了一眼面前的统领,气度非凡,体格矫健。

    那脚上穿的的鞋子,正是他梦寐以求的那款。

    还是国都好,繁华世界,货物齐全,什么都能买到。

    金羽卫的风范果然名不虚传,岂是地方衙兵能比的。

    宁雪霜明面上还是不能撕破脸,暗地里想怎么斗都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