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想法的萌芽

作者:吃不饱的胖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是什么混血种最新章节!

    把撕下来的那部分灵魂重新粘回去。

    虽然灵魂本身是无意识的,不会记得脱离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但顾北的行为无疑是摊牌,相当于直接告诉面前的三个人:我认出你们了。

    当顾北的手上亮起蓝光的时候,施耐德也想到了这一点。

    顾北毫无顾忌的在几人面前使用「言灵」,已经说明了太多。

    说明顾北觉得几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说明顾北不在乎他们看没看到,已经准备抹除他们的记忆了。

    更说明,顾北已经猜出了几人的身份。

    但是施耐德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是昨晚从酒德亚纪身上留了后手?还是说他只是接近就能感知到言灵的力量?

    成熟的心智,无与伦比的执行力,还有强大的战斗力和神秘莫测的言灵。

    眼前这个少年,真的只是校长口中的「s级」吗?

    施耐德感觉对方更像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龙。

    最少次代种的那种。

    顾北手上亮起蓝光的那一刻,施耐德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与他不同,叶胜只想到了一件事。

    酒德亚纪之所以失忆,就是被顾北用蓝手摸了一下。

    一般来说一个言灵只有一种效果,顾北的言灵有红蓝两色的显性,那就是两种效果。

    已知蓝手的效果是导致失忆,那要是酒德亚纪再让蓝手摸一下,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

    叶胜当即就想冲上去阻止顾北,但却被施耐德一只手拉住,一回头,他看到了施耐德的黄金瞳。

    那是一双颇有特色的眼睛,区别于其他璀璨夺目的金黄,施耐德的黄金瞳仿佛带着铁锈,冰冷沧桑。

    与叶胜一样,他也是很担心酒德亚纪出什么问题的,但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相信顾北,这个目标能够被最强混血种昂热称赞为颠覆世界的s,那一定有什么特殊之处。

    其实凭借他多年教学和执行任务的经验,他已经察觉到一些东西了,或许那红蓝两色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言灵!

    施耐德和叶胜纷纷点燃了黄金瞳,顾北能感受到周围的空气中多了什么东西在游动。

    言灵·蛇,酒德亚纪的记忆当中最熟悉的言灵,没有之一。

    有了酒德亚纪的记忆,顾北也了解了「蛇」的原理和特性。

    本质上来将,蛇就是可以被控制的生物电流,所以蛇的活动范围与所处环境的导电性成正相关,拥有很大的探索范围。

    缺点是数量少,就算是a级的叶胜,同时10条左右也已经是极限,只有死亡一条之后才能重新制造控制另一条。

    施耐德没有释放言灵,不,或者说他无时无刻不在释放言灵。

    言灵·冬,序列45,没有战斗能力,效果是降低生体机能,将呼吸与血流降至极限,仅维持生存所需,甚至部分肢体瘫痪,以此来隐藏自己。

    施耐德能够在失去三分之二的呼吸系统,全身还被龙血侵蚀的情况下活下来,这个言灵功不可没。

    顾北当然感受到了二人的戒备。

    这俩人就差把黄金瞳怼在顾北脸上了,要是这样还装作看不见,仍然继续演戏的话,那未免就有些太不知趣了。

    “我只是想帮她恢复记忆而已,二位的反应未免有点过激了,要是把我吓到了,或许她过去十几年的记忆就全都没有了哦。”

    说着,无视了酒德亚纪后退半步的动作,一把抓到了她的肩膀上。

    酒德亚纪失忆了不错,可是她的肌肉记忆和本能还在,下意识就想反抗。

    可惜,就算完全状态下她都很难打败顾北,现在的反抗就更不可能有什么效果了。

    施耐德和叶胜心里咯噔一下,但碍于顾北的口头威胁,两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顾北抓住酒德亚纪,发着光未知的神秘液体流进酒德亚纪的身体。

    酒德亚纪的眼神也越来越亮,渐渐从青涩懵懂向着成熟转变,中途还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叶胜。

    嗯,其实就是顾北为了不让二人看到灵魂小人,选择用炁包裹住灵魂运进酒德亚纪的主体灵魂中。

    酒德亚纪得到失去的记忆之后,就恢复到了失忆之前成熟稳重的状态,失忆期间得到的记忆也没有被过去的记忆覆盖,而是接在了所有记忆的后面。

    并没有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反而是顾北,在修复灵魂的过程中难免对酒德亚纪的灵魂主体有所接触,然后他就看到了酒德亚纪失忆期间的记忆。

    然后顾北华丽丽的又吃了一顿狗粮,导致他看叶胜的眼神都不对了,两眼通红像是要杀人,给叶胜吓了一跳。

    没一会,酒德亚纪的灵魂已经恢复如初,顾北手上的蓝光慢慢熄灭。

    酒德亚纪朝着顾北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退到了施耐德轮椅的后边,和叶胜并肩而立。

    小两口牵起小手,相视一笑。

    顾北:我%10êěè?%→?

    施耐德教授可不惯着:“你们俩先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了顾北与施耐德两人。

    施耐德的黄金瞳暗了下去,看向顾北的双手:“那是什么?”

    顾北无所谓地摊了摊手:“言灵啊,不然能是什么?”

    此乃谎言。

    由于常年维持着冬的状态,施耐德对于游离的灵有着出乎意料的感知,他可以肯定,顾北的能力没有调动周围的灵。

    而且,言灵的发动是由言到灵,就算是校长那种血统的混血种,在发动言灵时也需要至少一个音节的龙文来作为发动言灵的钥匙,而顾北完全就是瞬发,不需要任何前摇,这完全不符合对于言灵的定义。

    施耐德可以完全确认,顾北使用的绝对不是言灵。

    如果这种东西也可以被称作言灵,那么言灵学的课本就可以改版了,言灵不再是用龙文催动的能力,而是仅凭借血统就可以使用的能力。

    不过施耐德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从某种情况上说,施耐德是一个和昂热一样纯粹的人。

    昂热的理想是杀死所有的龙,为好友复仇。

    施耐德则比昂热还纯粹,自始至终,他的目标都只有冰海下的那个黑影。

    施耐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顾北:“你似乎已经知道我们了。”

    “有一群自称狼的家伙来找过我了。”

    顾北毫不犹豫就把狼队卖了。

    虽然狼队很真诚的给他透露卡塞尔的消息,但狼队想要诱导顾北对付卡塞尔和五大家的做法让顾北有些不爽。

    虽然卡塞尔和五大家做的不对,但自己早晚都会对付他们。

    你们好心好意送情报,我欢迎。

    你想利用我?那就别怪我卖你一波了。

    不过顾北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卡塞尔对狼队形成不了太大的威胁,让狐狸去对付狼,最多就是恶心狼一下。

    而且就算卡塞尔真的做过火了,狼队也正好可以有个借口收拾收拾这帮「境外势力」。

    现在这种程度,不过是恶作剧性质的小打小闹而已。

    如果顾北真的不怀好意要驱虎吞狼,那现在他面前的就不应该是施耐德,而是叶胜苏茜陈旭了。

    施耐德听到狼的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却是不好发作,只能冷着脸坐着,像是刚从哈尔滨冰雕节上回来的一样。

    “那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顾北拍了拍手:“那有啊,那可太有了。”

    顾北脸色一变,漆黑一片的瞳孔倒映着施耐德恐怖的脸,施耐德看到了自己,却觉得此时的顾北比自己要更加恐怖。

    诊室内的气压瞬间低了下去。

    顾北走到施耐德面前,低下头,额头都快要和施耐德撞到一起了,他扯起一个笑,问道:“为什么?”

    施耐德觉得有些喘不上气,维生装置此时就像是罢工了一样没有丝毫反应,因为顾北用炁堵住了装置的气口。

    此时此刻,顾北是真的动了杀心。

    顾北没有杀过人,就算是每天夜里执行正义的时候,见过了无数人面兽心作恶多端的家伙,顾北也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一个人。

    并不是他圣母,而是顾北认为,自己并没有审判的权利。

    现代社会是有序的,一切都是因为规则与法律,顾北本身超脱于普通人,所以他不喜欢被普通人的规则束缚。

    但一切破坏规则的恶,都应该受到规则本身的审判,就算超脱于规则,顾北也不能替代规则进行审判。

    就像顾北自己说的,他确确实实是这个城市的bat man。

    最多就是把罪犯打包送到巡察厅。

    但现在,他真的想杀人。

    卡塞尔,五大家族,混血种……

    这些东西远远高于普适规则,所以他们随时都会打破规则,但这个世上又不具备审判他们的力量,就算是官方混血种组织,也只能给他们一个教训,而不是彻底铲除。

    因为这个世界还需要他们,需要他们去消灭龙类。

    他们本身就是特权,他们高于普通人类。

    如果顾北是个普通人,甚至如果他只是一个低血统的混血种,那在面对叶胜和酒德亚纪的时候,他该怎么样保全自身?

    没可能的。

    如果顾北是个普通人,甚至只是一个低血统的混血种,那他昨天夜里就有可能横死街头。

    就算酒德亚纪手下留情,顾北也只能在挨了一顿打之后,没有任何尊严的加入卡塞尔,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然后去迫害其他人。

    顾北问为什么。

    不是为什么是我,也不是为什么袭击,而是在问施耐德,在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顾北的性格很佛系,不想被卷入纷争,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也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就算接触了楚子航,答应了帮他复仇;接触了路明非,答应小魔鬼帮他继承力量,但顾北从来没有去思考一些东西。

    他没有思考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意义,也没有思考混血种和人类的关系,更没有想过参与到故事之中。

    但这一次,顾北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混血种,有存在的必要吗?

    压迫在普通人头上的特殊阶级,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

    得出来的答案顾北自己都不想相信:有。

    因为现在人类面对着比混血种更大的威胁:龙。

    那如果龙类消失了呢?

    龙类消失了之后,混血种还会保护人类吗?

    答案是:会。

    龙类消失之后,混血种就是食物链的末端。

    他们统治世界,如果没有了普通人类,混血种就不再是特权阶级,所以他们一定会保护普通人类。

    但那个时候,人类的生存境况也许会更差。

    因为人类和混血种本身就不是同一个物种。

    就算有的混血种倾向人类又能怎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顾北醒悟过来,这不是龙的问题,也不是混血种的问题,而是人类自身的问题。

    人类太弱小了,需要属于自己的力量。

    人类需要哪怕龙王复苏,哪怕与全体混血种开战也能胜利的力量。

    并不是混血种也能制造的和平弹头和电磁炮之类高能科技武器,而是混血种不能使用的,只独属于人类自己本身的力量。

    八奇技。

    就算混血种可以修行异术,也无法掌握八奇技,这是真正属于人类的力量。

    要让人类不被龙王威胁,不被混血种压迫,就要缔造一个人人如龙的盛世。

    但人心难测,也并非是所有人都适合学习八奇技。

    一个想法开始在顾北心里萌芽。

    但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混血种还有留着的必要。

    顾北收起愤慨,松开了施耐德的维生装置。

    氧气猛一下子灌进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肺部,施耐德大口喘着气,享受着人世间的美好。

    他刚才差点就死了。

    顾北运起红手,放在了施耐德的身上,帮他调理了一下身体。

    施耐德身体一轻,感觉通透了许多,身上很多地方的暗伤一下子就被连根拔起。

    除了最严重的呼吸系统缺失和龙血侵蚀,其余的沉疴宿疾全都不药而愈。

    虽然他很想对顾北说谢谢,但刚才顾北可是差点杀了他。

    施耐德实在是张不开嘴。

    顾北打破了僵硬的气氛,问道:“你们为什么盯上我。”

    施耐德原本不想回答的,但是他被顾北阴了一手,调理身体的红手一瞬间就变成了蓝手,顾北从施耐德波动的灵魂里得到了答案。

    “昂热说我是s级,你们的任务是和我接触,想办法弄清楚我的血统和言灵,然后邀请我入学?”

    施耐德大惊失色,冰山脸都维持不住了:“你怎么知……”

    顾北发动技能沉默,成功打断了对方吟唱:“昂热是怎么知道我的?”

    “哦~昂热有自己的情报网,你们不清楚。噫,真没用。”

    应该是小魔鬼吧,毕竟知道自己有特殊能力的只有楚路和小魔鬼,其中能和昂热有联系的也只有小魔鬼了。

    顾北大抵是不知道,知道他秘密的还有eva和芬格尔。

    enmmmm,或许还有一个大长腿和一个喜欢吃薯片的小胖妞。

    顾北接着问:“那也没必要动手吧?”

    “行动之前,董事会下放的第二任务,试探我的实力……你们董事会够阴的啊。”

    几次三番下来,施耐德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全力运转起言灵,将思维活动降到了最低。

    没有情报可以获取了,顾北一脸无趣:“入学的事情我同意了,之后记得给我们发入学邀请,对了,师兄也是混血种啊,你们可别把他忘了。”

    说完,顾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诊室。

    房间门被关上,施耐德才重新睁开眼睛,看向紧闭的房门,眼神中无奈又恐惧。

    学院里进了这么一头怪兽,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