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体弱多病的世子夫人32

作者:金满楼阳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我在末世种田求生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快穿之炮灰的正确操作最新章节!

    “我们、我们会不会被处死啊?”

    一个下人战战兢兢的问了一句,牢中人都面色一变,刚才观看郑榕受刑的惧怕变成了惊恐。

    郑策忽地拨开下人,来到缩在墙角的李玉跟前,充满了期盼,“你快送出信去让你爹来救你啊,你爹是当朝宰相、摄政王的左右臂,一定能把咱们都救出去的。”

    被郑策提醒,李玉也一下子有了底气,是啊,她爹娘一定会想办法救她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李玉也不缩着了,扑到牢房门朝外面把守的人恳求,“大哥,我爹是当朝宰相,我是我爹最疼爱的女儿,求求你帮我给我爹送个信,我爹一定会来救我的。”

    说着还摘下自己的金钗玉镯递向那人,那人只瞥了一眼李玉以及她手里的东西,不屑的冷哼一声,“宰相的女儿?”

    李玉忙不迭点头。

    把守的人继续不屑道:“你是宰相的女儿,你给一个破落门户当小妾?”

    李玉一噎,又赶紧解释,只是那人根本就不听了。

    “别说你是宰相的女儿,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儿,我也不会给你送信!”

    把守人说的信誓旦旦,这些人都惊动摄政王亲自来审了,可是半点差错也不能出,若是往常这女子拿出来的东西他就算不帮忙也会抢过来笑纳,这次却一点也不敢拿,一个弄不好就是赔上自己的小命。

    李玉又软语相求,弄的把守人不耐烦,拿刀柄狠狠撞了两下牢门李玉才被惊吓回去,老实下来。

    昏暗的牢房中传出了两声轻笑,大家不由得都朝笑声来源看去,正是隔壁间看热闹的李思。

    “你笑什么!”

    李玉看见李思就心生狠厉,此时惊惧、惶恐、求人不成的羞耻参杂下让她只想发泄,完全忘了李思微染笑意时带给她的心慌。

    牢房中的火把闪动着火苗,晦暗光线打在脸上,将李玉的花容月貌映出狰狞,不似尊贵小姐而如吃人恶鬼。

    尖利的声音刺破人的耳膜,把守人又用刀柄狠狠撞了一下牢门,喝道:“老实点!”

    李玉被刀柄撞击牢门的哐啷声吓的一抖,吃人恶鬼变成了缩脑袋鹌鹑,李思不由的更觉可笑,李玉张牙舞爪的狰狞面孔从来都是面对弱者,一旦遇上了比她更强更恶的人,她瞬间就收起了所有的锋利。

    一如她的高傲,在她高高在上时,她便高傲的俯视人间,以为自己是人间最尊贵,别人连仰视她都不配,然而当她跌落沉泥,她却选择了妥协,而不是保持自己的高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所以她成了郑榕的小妾,与郑榕有了夫妻之实,堕入了郑家这个泥潭,被抓进了这个黑暗的牢房。

    “笑你活该。”

    火苗跳跃,李思丹唇勾笑,眉眼皆笑。

    郑榕满身伤痕血污,仍然昏迷的躺在乱草鼠屎之上,李玉发钗凌乱,自救无门,若原主看到眼前景象,也会觉的大大出了口气吧。

    李玉惧怕的面容又变的狰狞,她怎么就活该了?她落到这一地步全都是郑榕害的,还有李思,也脱不了干系,若不是李思在摄政王那里说她的坏话,她也不会害怕,更不会因为害怕而去见郑榕!

    “你才活该!爹会来救我的,但爹不会来救你这个废物,你就在这里被折磨死吧!”

    李玉怒斥李思,但同时也有点心虚,若说以前,不管她犯了什么错,爹爹一定会救她的,但那天爹爹拿着木棒要打死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从未见过爹爹那样生气,能不能来救她,她还真的有点不确定了。

    声音太尖锐,把守人厌烦的又猛捣了捣牢门,比刚才的呵斥更大声,“老实点!再嚷嚷老子就打死你!”

    打死你三个字吓的李玉连连闭嘴,对上把守人不耐烦的视线,李玉不敢再说话,但似乎李思并不打算结束谈话,也不打算停止挖苦李玉,笑道:“你与郑榕私会闹的满城皆知,不管李原是保全他的面子,还是保全摄政王的面子,你都必须死,你被你娘送到郑家顶替惠娘,就说明李原已经放弃了你,如今你又是被摄政王抓的,他就更不会救你了。”

    李原的名利心胜过一切,当初为了往上爬放弃成清韵,今日也会为了与摄政王结盟博取更为荣耀的未来而放弃李玉。

    只是可惜李玉并没有认清这一点,也许爹爹名利心比较重,但自己可是他的女儿,十几年的疼爱不是假的,她闹出了那么大的丑闻爹爹都会给她一个活路,知道了她被抓进牢中也肯定会来救她的。

    李玉怒气冲冲的反驳李思,“你胡说!爹爹会来救我的,我是爹爹最疼爱的女儿,呵呵,你这么说就是嫉妒我,你嫉妒也没用,谁让你跟个木头似的连头也不敢抬...

    “不是说了让你老实点,是不是不想活了!”

    不等李玉吼完,把守人嫌吵的又拿刀柄去戳牢房,李玉虽然也被吓了一下,但一抖后就是要疯的感觉。

    “她也说话了,你为什么总是吓我?!”

    李玉眼里噙着泪花,狠厉又委屈。

    每次都是她打算老实点了,李思却来挑话,每次也都是恐吓她而不吼李思,凭什么啊。

    没想到李玉还能怼回来,把守人怔了怔,看了看隔壁间的李思,想了想刚才牢头被李思完全制服的场景,他果断的又拿刀柄戳向李玉所在的牢房,“就是吓你怎么了,老子就是吓你,就是吓你!”

    刀柄一下一下戳着牢房,安静的天牢里发出一声一声的响声。

    连牢头都被那女子完全拿捏,他又怎么敢去招惹,就算她被关着,但从容娴雅,似乎运筹帷幄,看上去就不好惹,而这边,老弱病残,这个一直嚷嚷的更是外强中干,自然更好欺负点。

    把守人恼羞成怒,似乎用刀柄吓唬已经不能发泄他的怒气,转身去拿了鞭子朝着牢房挥打。

    鞭子上还沾着郑榕身上的血,落下来在牢房上留下一道道血迹,里面的人吓的惊叫起来远远的躲在墙角。

    李玉更是吓的几乎魂不附体,躲在人群最里面,拉着红菊挡在自己身前。

    工具人红菊也很害怕,也顾不得忠心不忠心了,和李玉挤挤挨挨挣最里面的位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