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木魅

作者:亲吻指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道士夜仗剑最新章节!

    楼近辰没有贸然而动。

    然而他不动,山林却动了。

    他的耳中仿佛听到了那些林木草发出怪异的声音,如虫子声音,又如鸟鸣,还似野兽的低吼,以及更让人心悸的鬼怪之音,仿佛这一片树林一刹那之间就变成了凶邪禁地,不容活人踏足。

    他也动不了。

    这些声音仿佛形成了沼泽,而沼泽之中有一只只无形的手,粘附着他的意识、身体,将他紧紧的抓住,让他陷入了其中并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他眼中景象已经变了,变成了一片灰绿色。

    又似有无形虫子、野兽、鬼怪在撕咬着自己的身体,它们分而食之,将人牢牢的按住,无论是肉身还是意识都难以动弹。

    而他的意识被扯碎成一片片,却仍然清楚,感知到自己被扯碎的部分。

    楼近辰对于与人斗法的经验极少,他自己能有的法术几乎没有,这一刻,他一个念头涌现,如果有一把火将之全都烧了,连我自己一起烧了也不给它们吃了。

    这一念头,让他浮现一丝的清醒,这仿佛来自于他内心深处的一丝本能。

    他心中立即观想太阳,随之太阳的光辉在他的念头里泛生,在那被撕碎的每片意识之中泛起,点点碎碎如金,在灰绿色的覆盖之下,一缕缕的火焰,艰难的燃烧着,像是火星被堆在湿柴之下。

    不过楼近辰已经找到了挣脱和抵抗依托,只一心观想着太阳。

    曾经偶然的机会随学校组织的活动,用天文望远境看过一次太阳,那太阳燃烧的景象一直在他的心中,当他想要一把火将这一切都焚烧之时,曾经深藏于心中太阳景象便自然的浮现。

    站在那边树下,操纵着这一切的苗青青,她的意识在这一刻,既是完整的,却又似分成了无数块,她的每一点意识又都似独立的存在,却又是一个整体。

    这就是她所修行的秘食法带来的神通给她带来了几个能力,分别是通灵草木、食木、木之幻灵。

    当然每一种能力的应用,全凭一心,只要在她身之所在的范围之内,她便能够通过这法术监察林中的一切,之前楼近辰在林中练剑,她便通过通灵草木的能力观看了,她觉得楼近辰的剑术,威则威矣,却失之于变化,只要自己先下手为强,对方或许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而他现在所用的能力则是木之幻灵。

    树木攫取大地之中的养分,而这一片山木死过许多的动物和人,那些在这一片山林之中留下过活动痕迹的存在,都被草木记忆了,以及不散的残魂缠绕在树木根须之中,此时全都被唤醒,它们择人而噬。

    其中最为可怕的是一个声音:“楼近辰、楼近辰……”

    这声音竟是刚刚被杀死的那个‘木枭’的声音。

    果然,如她所想的那般,楼近辰在瞬间便被拉入了那些木之魅灵构建的幻境之中。

    当然,她清楚的感受到了楼近辰意识的坚韧,即使是被扯成无数片,也依然像是雾一样粘连着,而现在点点的意识之中更是泛起了太阳的光辉,灼伤魅灵,又透在她的本我意识之中,在她的心中映射出隐痛。

    不过是这种隐痛,在结束之后只需要于定境之中观想一次大树蜕皮便能够消去。

    她又想着:“他修的是炼气法,这辉光应是观想太阳而化生出来的,我只需要坚持一会儿,以整个山林的木灵魅气浇之,必能使之熄灭。”

    同时,她再将自己的主意识去合那个‘木枭’残灵,让其发挥更大的威力。

    就在这时,她的意识传递过来的灼痛猛的大盛,随之眼中看到金色的火光地穿透了木魅形成的灰绿雾气,并且快速的蔓延。

    那些被唤醒的残灵在这金色的火焰之中迅速的溃散,转眼之间,所有的雾气便被烧散了。

    那一股灼烧的痛感席卷向苗青青的心灵,就像是她的心真的被火焰灼烧一样。

    痛得她差闷哼一声,差一点就叫出来,前且转身就走,看过楼近辰练剑,明白被楼近辰施展出剑术,自己可能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转身的一刹那,身边的树木如一个个士兵一样,为她让开一条路,她钻入其中,林木瞬间疯涨,将她遮挡。

    就在她钻进去的一瞬间,头顶光华涌动,太阳光辉汇聚,下方林木幻象疯狂的扭动,妖异的林木虽节节败退,但是却苗青青早已经消失了。

    一道尖啸声起,一道剑光斩了过来人,那一片重重林木疯涨的幻象被剑光斩散了。

    刚刚那一刹那,他想先感摄这一片虚空,拉动自己身体,脚下再御大地冲过来,但是法念落到这里,却被那一片疯涨的林木虚影给抵消了,这让他瞬间明白,这一种一拉一种的施剑方式在实战之中不太实用。

    所以只用了御大地的方式冲了过来,以剑光斩破幻象。

    只是剑却如斩在水中,水面排开,只要没斩到人,那些幻象如水一样又将一切都淹没在其中。

    楼近辰没有再追,他知道再追也只是浪费法力。

    就在他停下之时,耳中听到林木共语道:“楼道友采炼日月,果然玄妙,苗青青回去之后,自当劝谏师尊不再管杜婆婆之事。”

    随着这声音消退,这山中妖异的林木便似突然消耗尽了生机,变萎靡起来,楼近辰能够肯定,异日再来此看到的必定是一片枯黄的树林。

    楼近辰提着剑站在那里,大大的吐了一口气,刚刚那一刻,他都没有了危险的概念,只有着挣扎和奋力反抗。

    来到那溪水边,看着倒在溪里的尸体,他发现自己第一次杀人,竟是并没有多少害怕的感觉,大概是刚才的斗法那种死生一线的恐惧早已经超越了对尸体害怕。

    他跳下去,翻动身体,摸了尸身怀里,摸出了几瓷瓶,里面不知道装些什么。

    他将之置一块石头上,又在他的怀里摸了起来,拿出手来时手上多了一本绢帛书,上面的字都是绣的,可见主人对于这书的重视。

    楼近辰直接就在那里看了起来,白色的绢,金色的线勾勒成一个个的文字。

    只是看过一遍之后却失望了。

    这秘籍名叫《食魂秘法》,不食天地之灵气,而食人之灵魂,而想要食人之灵魂,便自然要修练一种呼魂之法。

    这书中详细的写着,很多在自己还是普通人时,如何让别人失魂,而后先对方一步将对方的失落的魂喊到自己这里,又写着怎么将无形质的‘失魂’吃进自己的身体里。

    “师兄,师兄……”

    林中传来邓定与商归安的喊声。

    “这里!”楼近辰应了一句。

    当商归安与邓定看到楼近辰时,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们看到楼近辰湿着脚坐在溪水里的一块石头上,旁边一颗滚在人头,被水冲的煞白的脸正看着他们,而不远处,楼近辰的脚边有一具尸体。

    “师兄,你杀人了。”商归安有些哆嗦的问着。

    但楼近辰没有理,邓定则是问道:“师兄,这是谁。”他像是早就见过死人一样,并不怎么害怕。

    “不知道,大概是那个杜婆婆请来对付我们的,无缘无故的就对我呼我的魂。”楼近辰将手中的书一收,然后说道:“尸体我们找个地方埋了吧。”

    “没锄头挖坑啊。”邓定说道。

    “我们观里好像有,之前建庙时留下来的。”

    当下,三人拿了锄头,将这人埋在了一颗树下。

    回到火灵观中见了观主,将这一切说明,观主站起身来,摸着他那一缕焦黄的胡须,说道:“原来青萝谷的法术第一境是‘木魅’。”

    “木魅?”楼近辰疑惑的问道。

    “秘食法每一重境界都需要食秘药而晋升,每一次晋升之后就会有一个独特名字,‘木魅’便代表他这一重境界的一切。”观主说道。

    楼近辰大概有些理解了,又听观主说道:“青萝谷倒是有意与我们不起冲突,既然那个苗青青说会去劝谏她的师父华宵宵,不再管杜婆婆的事,那么此事便无需多虑,若那杜小娟依依不铙来本观这里寻仇,像让她来得去不得。”

    楼近辰知道观主去了青萝谷这个大敌之后,心情轻松了不少,又将自己手中得到的《食魂秘法》交给观主,观主随手翻了翻,便又递回楼近辰说道:“不过乡野神婆巫汉之流修习之术,看看增些见闻便罢了,其中所言食人魂可壮自身魂魄,不过是彼辈妄想罢了。”

    听到观主这样说,那楼近辰也就不再想了,出了观主的房间,天已傍晚,太阳将沉西山。

    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叫,来到厨房之中,看着桌上的野菜煮的粥,楼近辰尽管饿,却没有什么胃口,说道:“每天不是吃这个,就是吃白饭配鱼干和咸菜,没点别的东西吃吗?”

    两童也是一脸的菜色,摇了摇头。

    “等会儿我去后面的山里,看看能不能猎些肉回来吃。”楼近辰说道。

    邓定和商归安连连点头,两人咽了咽口水。

    楼近辰发现,整个道观里恐怕还得自己来主持饭局了。

    观主可吃可不吃的,像是辟谷的人,而两个童还没有成长起来,只是少年,每天就只能够煮些粥,吃些咸鱼配饭。

    当下吃了一碗菜叶子粥后,楼近辰便提着剑进了山中。

    火灵观是他的栖身之地,算得上是暂时的心灵归处,而改善生活,那就有责任。

    提着剑入山中打猎,也不仅是打猎,他心中仍然在琢磨着自己的剑术,经过实战之后,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剑术缺点,有缺点那就需要改变。

    他发现,还是御大地为主比较好。

    不知道为何,他想到了某个游戏里面的人物,也是手中一柄剑,每踏出一步都有剑气环绕。

    剑气环绕?这个,试一下总不会有错。

    楼近辰以法念感摄虚空,使之在自己周身环绕,形成漩涡,而他自己则处于这漩涡的中心,然后人与漩涡朝前进,他发现比之正常的御大地的速度也没有多少增强,而且还对于自己出剑有阻碍,而那天的那种飞剑之术,他觉得无法控制,也就没有试了。

    他又想着,海中有鱼游动如箭,速度极快,自己为什么不能,他决定先放弃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先直接以御大地为主。

    在山林之中,御大地于无形,一步步跨出,试着怎么让自己更快。

    最先试的当然是扭动身后,像鱼一样,并没什么用,然后是走‘之’字,这也只能够让他变的更灵动灵活一些,对于纯粹的御空速度也没有什么增加。

    他已经有些心恢意冷之时,他于月下山林之中演练的一套剑法,发现其中几个剑式之后,自己的御空速度明显有着质的变化。

    其中一个剑式是上步挑剑,他这踏步上前就是蹑空的步法,但是步子并不如之前那么的大,在快速的踏出之后,又一个连斩,将虚空快速的斩开,这像是破开虚空里的屏障,让肉身不再有那么强烈的阻碍。

    紧接着便是一个上步刺剑,这一剑竟刺出了他以前完全没有刺出过的速度。

    这个思路一通,那他立即明白,顺着自己的剑破开的虚空快速游穿过,那就能够提升很多速度,那这样只需要身随剑走便可。

    欣喜之余,又为自己之前想那么多,搞那么多复杂动作。

    不过,也不算是浪费时间,他觉得法念感摄一片虚空,可以继续练下去,当做擒拿手来练习,那些仙侠小说里,各种擒拿手,这个似乎也可以。

    思路一把通之后,他发现自己整个蹑空步空不但灵动了起来,而且剑术也马上就能够用了。

    而且自己另一只手还可以扒拉一下虚空,使得战术更加的多变。

    远处,一只野猪突然冲了出来,楼近辰想也没想,手上剑一撩,虚空仿佛裂开了一条云气通道,他身随剑走突然之间穿过,出现在野猪的侧前方,又连续斩划出两剑,人在这其中已经跨到野猪的身边,它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楼近辰一剑点刺在脑袋上。

    剑并没有刺入很多,但是这黑色的野猪却一声不吭的倒下了,剑意透入其中,刺来了其魂灵。

    他将这百来斤的野猪抗在肩上,朝着火灵观而去,没走多久,突然停下了脚步,朝着一处山沟里喊道:“谁在那?”

    那里没有一点动静,楼近辰放也野猪,走过去,拔出剑,拔开那深茂的草,只见一个年轻人躺在那里,眼中满是惊恐。

    楼近辰认得他,但并不知道他叫什么,之前看到他与一个中年人进山打猎,怎么会躺在这里,像是受了伤。

    “你受伤了?”楼近辰问道。

    这个年轻人,惊魂未定的样子,看到楼近辰之后,才缓缓定过神来,说道:“求法师救救我的叔叔。”

    “你叔叔怎么了?遇上什么凶兽了吗?”楼近辰问道。

    “不是,是人,就在前面的山谷里,有一群怪人,他们把我叔叔抓了去,说要挖我叔叔的心吃,还要吃我,我趁他们不注意,跑到了这里。”年轻人急促的说道。

    楼近辰心中沉吟,在火灵观附近的山谷里,有一群人躲在那里,还抓了人,会吃人心。

    那这事就严重了。

    “他们都是会法术的吗?”楼近辰再问道。

    “会。”年轻人肯定的回答。

    楼近辰立即想到了杜婆婆,不怪他想到这个,实在是之前下午才杀死了一个。

    他相信,杜婆婆一定会来寻仇。

    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月色,林间月影重重,枝叶婆娑。

    他决定去探一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