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遁法

作者:亲吻指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道士夜仗剑最新章节!

    “这是真的吗?”何方迟疑不敢进去,问楼近辰。

    楼近辰则是抬头看天空,太阳炽烈,他觉得很晒,至于何方的问题,他倒是能够确定,因为这些人的目光让他感受到了真实。

    对于灵觉敏锐的他来说,这些目光就像是有了重量一样,落在自己身上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楼近辰听到他们之中有人说道:“怎么没见到他们靠近,就突然出现了。”

    “是啊,莫不是用了什么隐遁法术。”有人说道。

    楼近辰靠近,他们不再谈论,有人喊着何方的名字。

    何方的脸色却憋得通红,他不知道能不能应,在他家学里,在诡异之地,被未知的人喊名字千万不能应。

    他不知道这些人究竟还是不是自己熟悉那些同僚。

    楼近辰看到这一幕,却并没有说什么。

    他朝着邓捕头走过去,邓捕头也看到了他,楼近辰觉得他可能还不知道刚才他自己消失的事。

    当下便将刚刚发生的一幕告诉他。

    邓捕头身边也有几个人,都是泅水城之中修士,他们听后脸上露出惊疑之色,他们不太相信楼近辰的话,因为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等来此,未有任何不适,亦未见任何诡异之处。”旁边一个中年修士说道。

    楼近辰又看了看其他的人,发现他们也不信的样子,楼近辰便也不再说什么,邓捕头则是眉头紧皱着,他不是不信,而是觉得这次可能真的遇上了‘诡神疫’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自己等人很可能已经沾染了。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看不见呢?”邓捕头问道。

    楼近辰摇了摇头,他心里也在琢磨。

    毕竟在他看来,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太多了,最简单的就是将东西把自己盖上,那别人就看不到自己了,这是隐藏,当然别人能够猜那盖子下面有人,从而掀开盖子。

    还有一种就是明明看到了,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看到了,这是忽略,也是一种隐藏。

    楼近辰想到从观主那里得来的书,有一本《游记见闻录》记里说:“余偶遇一人修法,其采鸟羽,制成衣裳,穿之出没于山林之中,于猎户及采药人之间现身滑翔于树梢及山谷之间,余问这是为何?其言只愿得他们口耳相传,此山人有好大鸟似人,鸟能飞翔于天空,我便能够真正飞翔于天。”

    “余未曾见过如此法术,遂打听其所修之法,其初不言,后余言愿为其传颂,其才言所修乃神变之法,乃是其结合秘食与祭神两派法术所创。”

    楼近辰想到这个,便也猜想这里会不会也是有人修某种法术,因为那一本《游记见闻录》里,有作者的评语,说道:“余方知祭神派所获之法,便如镜花水月一般需于人世培植而出,但有所成,法不知所起地,术不知何来。”

    这个徐家坑本就是祭神的村庄,又有那个从马头坡出来的徐心牵址其中,所以楼近辰便想会不会是那个徐心在练法。

    “如果是的话,那我破了她的法,这是又结仇了?”楼近辰朝着四周看去,环绕的青山,他无法确定是否有人某处窥视。

    诸人不信自己曾消失过,只说即使是有什么,也是楼近辰种了幻术,楼近辰也不争辩什么,毕竟这事也说不太清楚,即使是他自己也没有搞得太明白。

    几个人很快就决定进这个徐坑村中,尽快确定这村子是否有过神降,如果有那又是否有‘诡神疫’,只要确定了,大家便能够收工回去,尽管做好了在这里过夜的准备,但是如果能够尽快回去是大家都愿意的。

    村子并不大,一排排,但是房子有高有矮,也新有旧,并没有杜家庄那样美观,更是可以看出没有那么的富裕,因为这里的房子的墙壁有些是土,有些是木板,少量的砖石房屋。

    这是一个贫穷的村庄。

    楼近辰看村外的田地便有这种感觉,田地之中的农作物看上去也不茂盛,长的不太好,似乎这里的人都无心耕种一样。

    同行的人之中,除了邓捕头与楼近辰之外,还有三人,那三人之中楼近辰并不知道他们的修行派别,更何况,他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修行派别,其实可以相互窜修,只要自己能够把握得住,随便去嫁接,随便融合。

    其中那个对楼近辰说的话最为怀疑的人,手里拿着一道黄符,黄符上面朱砂画着一道太阳般的符纹。

    他将那道符执于手上之时,符上的光辉竟是与太阳的光芒交相辉映,几乎不分彼此,楼近辰将之称之为符师。

    又有一个,及是老人,深默寡言,身上穿着厚厚的黑袍服,在太阳底下身上都散发着寒气,每一次楼近辰看他时,都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辣眼睛的感觉,他知道这是对方的意念凝炼,就如那天商归安与邓定两人通灵自己时,差一点要被自己的身的法性剑意给伤了魂灵一样,这一个楼近辰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修的是什么。

    第三位是只穿一件背心一样的衣服,两条肌肉分明的胳膊露在外面,一身肌肉如铁色,楼近辰能够看出来,这是一个拳法高手,将之称为拳师。

    五人一进入这徐坑村里,便看到了到处都画着怪异怪异的眼睛。

    墙壁上,门上,桌子上,灶台上,床头,屋梁上,都画着一只只的眼睛。

    那些眼睛或大或小,或阴沉,或炙烈,或是喜悦,又或是忧伤哀怨,眼睛有些横着,又有些竖着,还有斜着的,其中的眼珠子辨色倒是各异,这里极少有成双成对的眼睛。

    “近辰贤侄,我听说马头坡之中亦有眼睛附身的幻象,与这里是否一样?”邓捕头在看过了这么多的眼睛之后问道。

    “一样的。”楼近辰肯定的回答。他现在已经有一个猜测。

    出身于这徐坊村的徐心,在与杜德胜进入马头坡之后,不知道是有献祭还是什么方法,使得那徐家坑中一直信奉的神灵降临,并且占据了马头坡之中用于镇压的土地庙神像,所以那神像才长满了疙瘩,疙瘩里面又是一只只的眼睛。

    并且在那一次献祭之中,这个徐心获了这个‘眼’神灵的神法,而从‘神灵’那里获得的神法,想要在人世间真正施展,则需要培植一番,就像是一粒法术种子在人世间重新种下。

    这徐坑村之中也有一座祠堂,只是这祠堂并不供奉祖先灵位,而是供奉着一个巨大截白木,木头上面用颜料刻画着各种呼样的眼睛。

    祠堂有一个天井,天井之中有水,天空中的阳光照入水中,可以看到清澈的底部,一块长条的石头,上面似乎也刻着一只只的眼睛。

    整个祠堂除了天井因太阳的光芒照的明亮透彻之外,其他的地方因为光线的原因而显得晦暗,竟是有几分阴影重叠,让人看不真切的意味。

    尤其是楼近辰一进来,便感觉到了整个祠堂弥漫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法韵。

    他跟在后面,看着大家散开来,在这一眼可看个前后的祠堂里四下里查看着,他则是站天井的位置看着天空,光芒照在身上,竟是觉得这阳光的温度都不那么的热了。

    又看其他的人,心中猛的一缩,他发现其他的人身形竟是在阴影里要消失了,他们的身体像是被影覆盖,彼此之间的话也被阴影阻挡了,他一数,发现已经有人不见了。

    邓捕头就站旁边不远处,他的身形处于阴影里,也变的晦暗起来,这一切都像是一张桌子放在那里久了,慢慢的蒙上一层尘土,将之掩盖,邓捕头自己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楼近辰没有贸然的动,他再看其他地方的人,原本还未完全消失的人已经消失了。

    “村里的人都是这样消失的吗?”楼近辰只是这样怀疑,他不知道,这样子消失在这祠堂之中的人会不会死去。

    突然,他的内心深处生出警觉,那是极其微弱的一丝危险感,像是一缕微风吹过秋潭水面,泛起一丝的涟漪,正是这一丝的涟漪让楼近辰感觉到了危险。

    猛然想着:“我在别人的眼中,是不是也消失了?”

    他发现自己似乎要与这一片光芒融为一体,似乎要分解在这一片光里,要成这一片光的一部分,他的思绪似乎都要飘走,就像是那一晚炼气时的妄气欲飞走时的感觉很想,他觉得自己整个人的意识都要顺着这光飞上天空。

    这种渴望竟是那样的强烈而自然。

    他立即紧束意念,观想着太阳在身体之中燃烧,太阳坠入气海之中,气海里刹那之间沸腾,化做一条火龙,钻出气海,在经络之中开始游走,所过之处,观想的太阳光辉随行,他在寻找炼烧着身体之中的不谐之处,在寻找着被侵入的痕迹。

    他没有找到,但是随着火龙游走一周天,进入识海之后的那一刹那,他再一次的感觉到了真实的太阳气息,对于阴阳的感觉又回来了,所以真气所化的火龙出识海归入气海之中时,他整个人又清晰的出现在了那阳光里,睁开眼的一刹那,双眼之中涌起太阳光的光辉。

    以他的双眼为中心,虚空燃烧,如黑色的纸在中间被烧出一个洞,朝着四方蔓延开来。

    祠堂里的阴暗顿时像是被烧去了一层,然而依然不见那几人的身影,楼近辰又伸手在太阳光芒里一抓,意识凝结于掌心,观想太阳被抓在了手心,猛的扔出。

    手掌挥扔张开的一刹那,一团炽烈的白光闪耀而出。

    手握太阳,张开手掌太阳自然闪耀出来,这种自然的臆想,让他的法念飞扬,仿佛化做了道道光芒,穿透了阴影黑暗,整个祠堂里充落了被太阳燃烧过的味道,有一股奇怪的香气,整个祠堂都明亮起来。

    那几人此进才如梦初醒一般,像是水中被惊动的鱼,警觉之后危险之后,却全身无力,瞬间倒在了地上,反而是邓捕头好些,他脖子上一块玉牌散发着光芒。

    楼近辰没有动,依然站在那里,这一次,他的目光却是看向那天井的水中。

    天井水并不深,浅浅的,成一个长方形,底部刻满了眼睛,阳光照在里面,显得水清澈,又让那一只只的眼睛像是在泛着光。

    楼近辰突然拔出剑,朝天井所在的虚空一指,剑尖有一缕灿烂的阳光快速的凝聚。

    他二话不说,手中的剑朝着天井之中挥落。

    ‘哗!’

    一道光影从清澈空无别物的天井水里窜出。

    那光影稀薄如幻,但是楼近辰看清楚这是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一身白衣,顺着阳光便凭由剑划过人身体,瞬间钻出了屋顶天井口。

    “坏我法术,我绝不与你干休。”一道冷冷的声音自阳光里传来,楼近辰一跺却,人已经冲上去,同时法念感摄头顶一片虚空,他希望能够将之拦下来,然而那一道幻影真的像是幻影,楼近辰的法念居然无法将之禁锢,就仿佛那真是影子,不是一个人。

    剑光划虚空,却空落落,只斩下一片阳光,坠落在祠堂里,驱散一片阴暗。

    楼近辰人已经在祠堂的上空,目光追寻着那个白影的离去的方向,只一刹那便不见了她的踪影。

    邓捕头也上了屋顶,同样的眺望着,他当然什么也看不到。

    “是徐心吗?”邓捕头问道。

    “捕头不认识的话,我更认识。”楼近辰说道。

    “应该是的,徐心高挑,喜着白衣,削瘦,而且,从刚刚她说的话中可以看出,她是在修练‘神法’,我们可以回去了,这里不是诡神疫,但是这个徐心这一次神法未完全修成,必定还要为祸。”

    邓捕头说完这后,便又吹响一个哨子,喊外面的人进来。

    楼近辰却是在想着这个徐心所修的法术。

    她居然可以真的如幻影一样,不惧自己手中的剑挥斩,他可是很清楚自己的剑杀过什么东西的。

    “这难道就是遁术?我无法捕捉到她的气息,便也就无法伤害到她,……她躲在水中的遁法,倒是可以借鉴一下,若非是她动了杀心,我几乎毫无所觉,当真是好隐遁法。”楼近辰心想着。

    又想着:“刚刚中法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要完全的融入光里,如果能够自己控制,那是不是就可以隐遁进太阳的光芒里了?”

    他默默的回味着那种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