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幸运

作者:亲吻指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道士夜仗剑最新章节!

    楼近辰盘坐在白岩洞的顶上,他觉得这里视线开阔一些,若有人袭击可以更好的发现。

    闭眼感摄阳精,手捧着出鞘的长剑,剑身上有一层白炽的光华流转。

    人与剑同修同炼。

    楼近辰发现‘气行经络炼身窍’可以将手中剑一起纳入‘气行’的范围中,气自右手出,从剑柄入剑身,在剑身里流淌而过,行至剑尖处,再入左手经络,归于身中入气海。

    林中愈发的静了,静的连土里的虫子啃食草根的声音都能够听到。

    耳中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睁开眼睛,看到一群白仙拥到白岩洞前,其中白三刺更是紧张又激动的说道:“黄离死了。”

    “黄离是谁?”楼近辰问道。

    “黄仙的族长!”白小刺在旁边快速的接话道。

    “怎么死的?谁杀了他?”楼近辰惊讶的问道。

    “妾身听那黄离的弟弟哭诉说,是袁松杀了他哥哥。”白三刺说道。

    “因为什么?”楼近辰再问。

    “听说是因为黄离掌握了他什么秘密,威胁了袁松,要袁松来杀道长你,袁松气不过就杀了黄离,已经带着族人朝群鱼山外而去了。”

    楼近辰立即明白,原来之前是这个袁松来杀自己了,只是未杀成。

    紧接着,她又将那袁松的身份秘密说了,楼近辰这才知道,这袁松居然有这样的一面。

    “那黄离死了活该,我听说,黄离是想让袁松杀了道长你,到时如果火灵观主来问,他们就将袁松推出去,将一些归罪于袁松以消火灵观主之怒火。”

    楼近辰不由的想,这些山中妖类,一个个学人行事,但是多数却只学到了人的阴暗一面,其本性偏狭,记仇,有种种狡诈的小聪明,却无真正的智慧。

    所以到显得面前的白仙难能可贵。

    山中景好,楼近辰却也不愿意久留,既然那黄仙族长已死了,当天晚上它们便将白仙的族老放了回来。

    楼近辰便也就与白小刺约定,它可来观中玩耍,于是乘着星月的光辉在林海之中踏叶而行,飘飘如仙。

    回到火灵观中,落于院中之时,观主微微抬了一下眼皮,便又闭眼修行,而楼近辰则是回自己屋里睡觉。

    这一次出门,本想去黑风寨,但是却没有去成,在双集镇便受阻了。

    他有所悟,便兴尽而归。

    明确了自己修行理论道路,正是修行时。

    清晨,他先是挑了水回来,洗净水缸,倒入净水,然后开始修行,感摄阳精,只是却不再是如以前那般直接纳入气海之中,而是使之在身体的经脉里行走,观想太阳落入身中,将血肉之中精血炼化。

    在他经脉之中,一团太阳的光芒一寸寸的移动,将经脉所过之处皮肉里的精血被炼成真气。

    商归安与邓定起来了,看到了楼近辰之后惊喜的喊着‘师兄’。

    之后又一起拜见观主,观主并不在意,依然独坐修行,大门不出,如黄花大闺女一样。

    整个火灵观之中,一切都似静止的,两个童子修行倒是有些进步。

    当天,两童子缠着他们讲这些天来的经历,楼近辰也没有隐瞒,听得两童子心驰神往,恨不得修行有成,以身代之。

    楼近辰并没有再离开,而在这里开始静修,而且快到了年末,每天楼近辰都会看从观主那里拿来的书,书里有游记类,也有一些法术的应用技巧方面的讲述,楼近辰不知道观主从哪里得到的这些东西,但看观主贴身收藏,显然得来不易。

    这一天,邓定家的管仆人来了,说是邓夫人希望邓定能够回家过年,当然同时也希望能够请得观主与楼近辰、商归安一起。

    楼近辰当然是无所谓,但是观主不去,而商归安也没去,所以楼近辰也没有去。

    不过,邓府仆人还为楼近辰带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季夫子回来了。

    这让楼近辰很高兴,越是修行,越是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多,他越是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陌生,还有很许多不了解的地方。

    而观主总是呆在房间里,也不愿意多说话,季夫子修行的是天下正法之一的羽化法,定然有自己想要了解的知识。

    于是进山打了一只百余斤的野猪,带上半边野猪肉去见了季夫子。

    他看到季夫子时,非常的惊讶,因为他季夫子眼中有着疲惫和伤感,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季夫回来的路上被一伙强人偷袭,死了几名弟子。

    “夫子,究竟是什么人袭击你们?”楼近辰问道。

    季夫子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乾国自立国以来,已七百余年,高祖立国之初,便定下了王与士共治天下,这‘士’,便是指我们这些修士,但是却也将一些修士排除在外。”

    楼近辰还当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当即问道:“哪些修士排除在外。”

    季夫子看了一眼楼近辰,说道:“你的师父实在是太不认真,什么也不教你。”

    “呃,观主确实少言语。”楼近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可知道世间正法,旁门,左道之别?”季夫子问道。

    “弟子略有所知,正法有炼气、羽化、阎罗、秘食、武道、豢灵、祭神、香火。至于旁门多少左道多少,倒是不了解。”楼近辰说道。

    “你说的没错,但其实所谓正法,都只是因为出现过化神修士才被称之为正法,而这化神便是来自于炼气法之中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中的化神。”

    “可以说,世间的修行流派之中,都是从炼气法之中衍生出来的法门。”

    “其中,从正法之中走出来的分支,便称之为旁门。而那些没有人修到化神境的修行法派,便是左道。”

    “当年高祖定下不与之共治国家的修士,指的是那些以损害他人肉身魂魄来修行的修士,更确切的说,有以他人魂魄、精血炼法修行的人,这一类人多为左道修士,这一次偷袭老夫的人中,炼有一杆鬼幡。”

    “如果老夫所料不差的话,此人是想将老夫的阴魂摄入其中,使其鬼幡更进一步。”季夫子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夫子,您可知道,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楼近辰问道。

    “彼辈藏于山林江湖之中,彼此隐藏身份,有事则一起出动,无事则各自修行,即使是认出其中一两个,也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这些人,有鬼怪,有左道修士,甚至可能是我认识的人,或是州府之中的正法修士。”

    正好有人端茶进来,季夫子谈性不佳,便让楼近辰回去,不过,却在楼近辰出门之时说道:“本月十五,老夫开堂讲法,你可以来听一听。”

    楼近辰离开季氏学堂,去了邓定家中,邓府留饭,楼近辰便在邓府吃了一顿晚饭,并且打包了两盒糕点出门,准备带给观主与商归安师弟吃。

    一路的朝着西城门而去,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有的只有从街两边房子门窗之中透出来光来,驱散一簇簇黑暗,形成一团团的枯黄的地。

    “汪汪汪!”

    突然在巷子传出一阵狗叫,紧接着,听到一片串脚步声从跑过,他站在巷子口看到一个女孩快速的跑了过去。

    狗叫声紧紧的跟在身后,她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这三天来,她都是向人讨食,然后被街面上的乞丐追打,她抢到东西就跑,在这巷子里东躲xz,晚上的时候就睡在别的屋檐下,偷别人家前小院里晒的米饭吃。

    有些人家里米饭煮多了吃不完,便会拿出来晒成干,当然更多的都是喂牲口。

    她为了摆脱那一只狗,鞋子已经跑丢了一只,躲进了一个猪圈之中,这个猪圈关着三只猪,里面铺着稻草,她不敢出去,就缩在猪的身边,紧紧的靠着一只猪取暖。

    一年前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躲在猪圈里与猪取暖,但是现在她却在这样做,并且有一种安心的感觉,至少这里没有那么的冷,身边有了三头猪,似乎也多了一丝的安全感。

    原本身为大家闺秀的她,在家有父母宠爱,奴仆照顾,出门乘轿,吃的是玉晶米,饮的是百两银子一两的红袍茶,烦了有人讲笑话,有人给自己当狗玩。

    但是一夜之间,自己的家破灭了,被一伙不知从哪里来的强人攻破了。

    在一片混乱自己,自己被护卫保护着逃离了家,身边只有母亲,再然后护卫欲对自己娘亲非礼,却又被一个刀客杀了,然后自己与娘亲便成了那个刀客的俘虏,她以为自己与娘亲的命运就此跌到了谷底,却慢慢的发现,自己的娘亲竟是已经变了。

    原本她还以为只是娘亲无法适应身份的变化,从而性格发生了变化,但是她发现自己错了,自己的娘亲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娘亲,她有一天晚上,亲眼见到娘亲在厨房里偷吃血食。

    第二天的时候,她便听说附近有人死了,而且还是被什么东西挖了心,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娘亲’吃的那一团血肉。

    当时有衙门里的人来调查,还有人捕快上门过,但是却并没有什么结果,后来她听说捕快们都去什么徐坑村,不过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娘亲吃血肉了,也没有听说附近的邻居有人死了。

    然而最近这些日子,她发现自己娘亲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可怕,有时候晚上睡觉之时,她发现自己的娘亲站在自己的床边。

    有时候是坐在那里,有时候则是站着,当她被惊醒之时,看到的是娘亲黑暗里的身影,她非常的害怕,她都不知道自己怕什么,但是那种恐惧像是浓的化不开的墨,缠绕着她。

    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变成了黑暗的,仿佛随时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好在被她找到了一个借口躲了出来,然后就是四处的躲藏。

    就在这时,那一种熟悉的恐惧不知为何突然又蔓延上心头。

    “她来了。”女孩心头生出这个感觉,她已经不再叫这个女人娘亲了。

    在巷子口,有一个女了悄然的走来,她盘着头发,梳的像是一个贵妇人一样,身上的穿着也极为体面,与这满是脏臭的环境格格不入。

    她站在巷子口,朝着里面看来。

    “南南,你怎么不回家啊。”妇人一步步的走过来,朝着猪圈这里走来。

    “南南,南南,回家吧,娘亲做了好吃的,等你回家去吃哦。”妇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虽然声调显得非常的亲昵,但是声音中却没有半分的感情。

    女孩躲在猪圈之中,瑟瑟发抖,她觉得有一片黑暗朝着自己涌来,要将自己吞噬。

    妇人的脚步已经出现在了猪圈的外面。

    这巷子静悄悄,唯有妇人的声音。

    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黑暗的宁静。

    “这位夫人,你在找什么?”声音像一道亮光,穿透黑暗。

    随着这声音的落下,一个人从巷子外面走了进来。

    来者身量高瘦,头发扎起似马尾,眉角微扬,桃花眼,眼神明亮,唇上有淡淡胡须,额头有几缕无法扎上的头发垂散着,在风中晃动。

    “是你。”妇人认出了楼近辰。

    “是我,想不到还有再见到的一天。”楼近辰说道:“那一天,让你害了一个人,还让你进入到了人间,这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我虽不认为自己有兼济天下的能力,但偶尔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而那一天,你夺人身体,我却被妖魔盯视着,当我杀了妖魔归来,你却已经走了,今天再遇,是我的幸运。”

    “幸运?”妇人似乎不是很理解这样一个词,又或许她不明白为什么楼近辰说幸运。

    “是的,能够弥补自己过往某一个时间段里的遗憾,这是何等的幸事。”

    楼近辰现在回想着这事,是两次遗憾,一次是那个庙里,一次则是在城门口遇上了那个刀客。

    庙里的时候他没有出手救人,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根本就来不及,因为那感觉到了那个妖魔已经在庙外了。

    而第二次遇上那个刀客,只让他若有问题来找自己,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他觉得这个刀客并不是什么善类,而忘记了当时还有一个女孩跟着他们。

    “我认为,你再遇上我,是你的不幸。”妇人话落,七窍之中有黑色溢出,融入这无边的夜色之中。

    “铮!”

    楼近辰腰间剑已经出鞘,跨步挥斩,人随剑走,一道剑光斩破黑暗,黑暗里留下一抹亮光。

    紧接着一个上步挑刺,黑暗里掀起无形风浪。

    这两步之间,便已经来到了那妇人的面前不远处,黑暗里却有万千无形的丝线朝着他卷来。

    只见他手中的剑在头顶一卷,割断无数的黑丝,又往头顶虚空里一刺,刺破了黑暗,露出了外面的星空,与天地连接在了一起,剑上曦化涌动,感摄虚空里的元气,随剑而落,剑光如柱,冲破黑暗。

    妇人朝后急走,要逃跑,楼近辰一剑冲刺,一步跨出二十余步,寒光在虚空划出一条线,剑尖直入那妇人后心。

    剑入身体,他却觉得剑下穿过,空落落的。

    顺势剖划而下,妇人的身体竟是瞬间剖开,一团黑色冲入了黑暗之中,只留下一个干枯的人尸倒在地上,瞬间碎散为尘埃。

    楼近辰倒持手中的剑便追了上去,那黑暗却早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这城里这么多的巷子,这么多的屋子,这么多的人,对方一心躲藏,很难寻到。

    楼近辰回到猪圈上,站在栏门边上,看着已经从猪圈里站起来的女孩,说道:“抱歉,当时没能够救下你。”

    女孩没有回答,但是她哭了,她在发现自己娘亲成了怪物后没有哭,在些城中巷子里到处躲藏了三天没有哭,却在这个时候哭了。

    楼近辰伸出手,说道:“来,如果你愿意的话,跟我回火灵观吧。”

    女孩伸出手,搭上楼近辰的手,随之被一股大力托起,她觉得天地都仿佛在在托举着自己,直上天空。

    低头一看,原本她无论如何都走不出的黑暗,那困顿了她三天的巷子,都已经在脚下,她看到了城中各家各户的灯火,试图寻找自己之前住的那一座宅子,只看到一片黑暗。

    但是抬头,繁星满天。

    远方,青山如雾,夜风托送。

    下方城中,猪圈里三只猪的前脚搭在围拦上,眼中闪着人性化的光芒,看着天空中远去的人。

    屋里走出两个老人,其中老妇人手中挂灯,一手挡着风,来到猪圈边上,说道:“你们要好好的听话,再过两年,赎完了罪自然就会放你们离去,要是不听话,就把你们卖给城西的张屠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