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隐身法

作者:亲吻指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道士夜仗剑最新章节!

    季夫子的学堂里。

    阳光倾泻其中,昨天晚上还是狂风暴雨,现在已经是阳光明媚了。

    大家都看着楼近辰,其中年长一些的华服女子,打量着楼近辰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楼近辰吧,果然锐气。”

    “您是?”楼近辰问道。

    “这是我师父,青萝谷华长老。”旁边的苗青青介绍道。

    楼近辰立即明白,她就是华宵宵,那位杜婆婆身后的靠山,现在想想,大概她早已经烦了那个杜婆婆借她的名头做各种事,只是一直不好说什么。

    要不然,凭杜婆婆那炼药的本事,恐怕并不能够聚扰那么多人的。

    “晚辈见过华长老。”楼近辰行礼道。

    “不必多礼,你和青青年龄差不多,不如叫我师叔吧。”华宵宵笑着说道。

    “师叔。”楼近辰在这方面向来没有什么忌讳,不过是一个尊称而已,就是见面叫叔叔婶婶,这很正常。

    但是华宵宵在听到楼近辰的称呼之后,却很高兴,说道:“好,昨天晚上你与青青在那山林之中大战一场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正与夫子分析此事呢。”

    楼近辰微微一笑,他的心中却想:“大战一场,这话说的太让人误会了。”

    他不由的看向苗青青,只见她正好也转头看过来,她眼波流转,竟是带着几分魅惑之色,嘴角那淡的笑,楼近辰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出她师父话中的歧义。

    苗青青在他的心中,一直就像一只藏于深山迷雾之中的精灵一样,绿发碧眸,神秘而高冷,今天在这阳光下看见,竟有了不同的感觉,少了一分神秘而多了两分明媚。

    不过,现在的他没有那么多心思,只想杀人。

    “嗯,刚才邓捕头也在来过,现在已调动城里兵卒一条条街道的排查,这秘灵教属于祭神修行中的主要代表,其行事不分善恶,只一心寻找适合自身修行‘秘灵’献祭,所以他们行事皆是以献祭修行为方向。”

    “先有马头坡和徐坑村的献祭,老夫分析,必是徐心受到地秘灵教的指导,马头坡献祭成功,获得了法术,可使人隐遁,而后白皮生在徐坑村再试验了一回,再一次的成功,于是秘灵教便可决定大举献祭一回,让他教中有心获得此类法术的人都能够获得。”

    “当然,也有可能在泅水试验成功后,他们再去别处进行大祭。”季夫子说道:“秘灵教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被剿灭过,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中的人,很多都有着正当的身份,藏于各大门派之中,又或者藏朝廷的官员里。”

    “据老夫所知,若是他们发现了某一种新的‘秘灵’,在献祭之后得到某种法术之后,会通过隐秘的渠道将这消息传给一些有过接触的修士,这些修士并不是秘灵教人,但是对于那一个法术心动,常常会为其提供大祭的地方,或者为其掩护,所以很多时候,常常是在大祭之后才被人发现祭场。”

    季夫子负手立于窗户边,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白茫茫一片,楼近辰看着他的身上,竟似有重影,那正是他的阴魂从身体里钻出来,正沐浴着这阳光。

    据楼近辰近段日子以来的琢磨着修行的境界,以炼气法为参照,他发现遇上的人中没有一个超过炼精化气的阶段。

    虽然各种各样的法术层出不穷,各种诡异的法术,让人眼花缭乱,但是从纯粹的法力强度层次上来说,没有谁超过‘炼法成罡’这一境界。

    即使就季夫子这样阴魂日游的人,他也觉得对方还没有脱离炼法成罡的境界。

    季夫子也正是在在個境界里,所以可以做到不惧阳光直照。

    “那个五脏神教的萧桐,很有可能也接受过秘灵教提供的献祭。”季夫子说道:“你可曾知道他有什么特别的不属于五脏神教的法术?”

    “这个弟子倒是未曾问起。”楼近辰说道。

    季夫子再次的说道:“若是想你找他报仇,恐怕还需要有他勾结秘灵教的证据,老夫恐怕也无法提供帮助,因为这会引起五脏神教的介入,你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楼近辰当然明白,他是观主的弟子,前去报仇,可以说是五脏神教内部人事,可是夫子以官方的身份帮助楼近辰,五脏神教就会觉得这是别的势力对自己的攻击。

    “弟子明白,不过,他收我师父的心鬼时的话可没有一点证据,弟子自去寻他也是这个名由,其他的人当无话可说。”楼近辰认真的说道。

    在以前,他从来都没有喊过火灵观主师父,现在却开口闭口皆不离‘师父’两字,季夫子心中不禁感慨:“平日里淡淡清风,只当他不在意这些外在情感,然而,患难之时却见其真情也!”

    “若真要去,那必定要速战速决,他本居于江州城中,却能够半夜之间便已经到了泅水城外,可见其擅长飞腾纵身法,若是纠缠着未能速决,其若要走,你未必可追及。”季夫子说道:“你之剑法最盛之处,在于近身挥击,变生肘腋之下大多数人都反应不过来,无论他有什么法术法宝,都难以用出。”

    楼近辰立即明白夫子的意思,这是让自己不要正面去战斗。

    “持剑近其身,一在快,二在隐秘,你的御剑身法虽快,却也不足以让人无法反应,却有隐之一法可用。”季夫子说道。

    不光是楼近辰聚精会神的听着,就连华宵宵与苗青青师徒两人都认真的听着。

    “隐字一法,真正的隐身之法,是要隐于光线之中,即使是目视之亦不见其身,要隐去自身气息,这气息不仅是心中杀念,还有隐藏自身的目光、气味,呼吸、脚步、心跳等,要注意脚下踩的地面,不要发出声音,如此,方能够称得上隐身法,靠近之后,方可做到一剑杀之。”

    楼近辰听后,只觉得,夫子以前怕不是一个刺客吧。

    看到楼近辰眼中的目光,夫子觉得引起了误会,便笑着:“这也是老夫以前听一个朋友所说,老夫本人不好刺杀之道。”

    楼近辰夫子这么一说,心中细细一思量,对于自己来说,唯一的关键就在于隐去身形,其他的都好说。

    “敢问夫子,如何将身形隐于光线之中?”楼近辰问道。

    “我们所说光线,皆来自于天光,天光在白天又名日光,这对于炼气士为说最简单,你只需要让自身气海真气覆于周身,不使之感摄虚空元气即可,若感摄了元气,周身则有云雾环绕,必使人注意。”

    楼近辰听着到这里,随念而动,嘴里吐出一口,便要使这真气环绕周身。

    “你只需要以真气自周身毛孔而出,浮结其上,便能够做到匀称覆盖,再定念止意,身自渐隐。”季夫子说道。

    楼近辰站在那里,身影突然变的晦暗起来,就像是变色龙一样,身影竟是在虚空里慢慢消失,别人看不到他,他反而是对于别人落于自己身上的视线更加的敏感了。

    “请夫子告诉弟子那萧桐的居所。”楼近辰说道。

    却只听得见他声音,不见其人。

    华宵宵在旁边有些惊呆了,他没有想过有人学法术,只一点便通。

    他却不知道,昨天晚上,楼近辰学画,学了半夜都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他曾被数学难得夜夜拔发,更曾在数学试卷上写上一个解字,然后就抄题目以此获得一点同情分。

    “江州城中,他常住之处有二,一在百花楼,二在他自己的居住之处,杨柳堤南岸,第十七号院小院。”

    然后他们便再没有听到楼近辰的回答。

    “楼近辰?”苗青青喊了一声,没有听到回答。

    “这,臭小子,走也不知道说一声。”季夫子骂道。

    楼近辰往学堂外走去,他按夫子说的那经验,轻身蹑脚,尽量做到脚下不带起尘土,不踩那些树枝。

    自己开门,出了学堂,门外有一个在那里转动着。

    咦!这不是曾被自己救下来白仙家的马夫吗?他怎么在这里转。

    这年轻的马夫看到门开了,却没有人出来,急的想喊,又不太敢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

    突然如其来的声音,让这白仙家的马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到一个人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抱剑站在那里,正是他曾经的救命恩人。

    “楼道长,三奶奶传话来说,昨晚那个人,可遁身于火光之中。”马夫当然不知道这些说的是谁,他只能够按原话说。

    楼近辰一听,便知这是观主让白三刺通过这马夫来提醒自己。

    “你去告诉伱家三奶奶,就说我知道了。”楼近辰说完,转身便走,却在马夫的眼中,快速的沉入虚空的光线之中。

    他觉得楼近辰的身体像是会吸引光线,最终与光线融为一体,盯着看,还能够看到淡淡的人形痕迹,一眨眼,却又已经看不出来了,就像是水面波纹平静下去,下面的鱼沉入了水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