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我好像来过这里

作者:木土无尤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新婚夜,老婆把我当成野男人替身最新章节!

    方老太和李老太把最后一道菜摆上桌,去喊三人吃饭的时候,沈墨正和江听晚教的起劲。

    方老太看这她们面前的书本,顿时向李老太瞅去,“好你个李大萍,我说你怎么那么好呢,专门跑来帮我拍做饭,感情是打着让小墨给你孙子辅导作业的打算啊,你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方老太质问李老太,李老太自知理亏,也没有和方老太争辩,只是声音很小的说了句:“这不是顺便的事么。”

    “顺什么便,从小你就抓着小墨给你家儿子补习,现在人家和媳妇好不容易来一回,你还盯着人家,你想想这合适么!”李老太生儿子的时候年龄比较大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宝贝儿子,那还不使劲宠着,以至于他在学习上那真的是啥啥都不行,沈墨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还经常给十几岁的他补课。

    “小墨,小晚,别教了,过来吃饭。”方老太一声令下,谁也不敢不从,李老太也忙跑过去给小杰收拾书包,好让他们能快点吃饭,一边收拾,一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望孙成龙的迫切心愿,问沈墨:“小墨,你觉得小杰怎么样?”

    沈墨如实回答:“李奶奶,小杰很聪明,自学能力也很强,你不用担心。”

    听到自家孙子聪明,李老太顿时喜上眉梢,任谁都不想自己的孩子被夸赞,尤其是老板人居多。

    “好好,那我就放心了,比他爸爸强就行。”儿子没养好是李老太太心里一辈子的遗憾,现在有了孙子了,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方老太和李老太都是话多的人,也很照顾江听晚的情绪。

    吃完饭,就已经八点多了,两人和老太太告别,就回家了。

    不可否认,老太太们的手艺很好,江听晚已经吃的很矜持了,但是还是有一点撑。

    她后背瘫软的躺在沙发上,望向沈墨,“小墨……哦不,沈墨。都怪刚才方奶奶一直喊你小墨,我听习惯了,嘴就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江听晚心虚的解释,不知道怎么的,她一喊“小墨”这两个字就显得人不是那么正常,很怪异,至于是哪里怪异,她又不知道。

    “沈墨,我好像吃撑了,咱们去外面走走吧,消化一下。”

    “行,走吧。”沈墨一直都是一个行动派,喜欢速战速决。

    江听晚努努力才让自己从沙发上爬起来,两人并肩去了楼下。

    在小区里走了一会,江听晚又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沈墨,我们往外走走吧,我想感受一下这里的夜生活是什么样的。”沂城的经济在全国来说并不算发达,沂城在全国最出名的也不过是因为这里有一个百年名校,能在全国数得上名次的学校,但是每年的评选,沂城却是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江听晚对于这里也是很好奇,现在有机会来了,她也想多转转。

    沈墨自然没有意见,他带着江听晚一路往西边走。

    不知不觉就走了很远,人也越来越少。

    “听晚,我们先回去吧,走着么长时间应该可以了。”刚才他一直没注意,要是再往前走,那不就到了……算了,还是先回家吧。

    “再走走吧,这里我怎么觉得有点熟悉呢,好像来过。”江听晚不听劝,执意往前走。

    继续往前走,江听晚就觉得自己对这里越来越熟悉,这个小三角形的街头公园,还有这颗秃头树,她好像已经见过很多遍了,可是在哪里,什么时候见的,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而且,在她这二十多年的记忆里,她并不记得她来过沂城,又怎么会觉得这里熟悉呢?

    她使劲想,但是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沈墨,为什么我会觉得这里很熟悉呢,就好像我曾经来过这里一样,但是我又什么都想不起来。”江听晚恼怒的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被沈墨一下握住了手,抱在了怀里。

    “想不出来就不想了,没事的。”沈墨把江听晚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江听晚不确定的问沈墨:“我是不是真的没来过这里?我觉得熟悉是不是我的错觉?”

    沈默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咬着牙,说了声:“是。”

    得到肯定的回答,江听晚这才平复下来,对过去的未知让她恐惧,沈墨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让她感觉到自己从海里上了岸。

    江听晚好了,沈墨却并不是那么开心,回去的路上兴致也不高。

    这里是他和江听晚初遇的地方,那时候的他因为晚上也睡不着觉,就自己一个人出来走走,顺便捡捡垃圾去卖钱。他大多在早上和下午放学的时候回去捡垃圾来维持自己的生活,他妈妈给他留的钱并不是特别富裕,他还要买很多的课外书和学习用品,还得生活,所以为了不让自己那么拮据,平常就会捡点垃圾去卖钱。

    那天还是他第一天晚上去捡垃圾,捡着捡着就捡到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可怜巴巴的叫着他哥哥,漆黑的夜晚里,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她害怕的拉住他的手,紧紧的不松开。

    问她什么东西,她都不记得了。

    他带她去了警察局,陪她在警察局里等了一夜……

    让他亲口承认她没有来过这里,就相当于他承认他们之间最开始的那点牵绊真的就没有了。

    那他这么多年的念想和思念,真真的就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了……

    沈墨牵着江听晚的手回了家,走了这么一大段的路,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尤其是江听晚,洗刷完很早就睡了。

    沈墨自己不痛快,睡眠自然不如江听晚快,他看着江听晚恬静的睡颜,心里泛起了嫉妒。

    他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她能睡得这么香,自己却难以入睡?他需要发泄,需要她陪着他一起共同承担这孤独甚深的寂寞。

    沈墨还是把江听晚弄醒了,用着最原始的方式发泄着自己的不平,月亮已经高高挂起,看到这一幕都羞涩的闭上了眼睛,窗帘被缓缓的拉上,隔绝了屋内的一切,只有那喘息的声音,都落在了两人的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