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鬼市

作者:四平路战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神你人设崩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惹火999次:乔爷,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后女帝拿了美强惨剧本最新章节!

    “鬼市?”

    叶倾怀一脸懵的样子似乎在杜文乐的预料之中。他有些得意地看着叶倾怀,又虚摇起了他手里的扇子,道:“没听过吧?这可是盛京城中的秘闻。”

    叶倾怀摇了摇头,她预感到谈话马上就要进入鬼怪传奇的领域了。

    “倒也没有那么玄。鬼市就开在西市里,只不过要到夜里才出摊,而且也不是每天都有。鬼市里的买卖,见不得光,但是白日里解决不了的事,在鬼市可以解决。”

    叶倾怀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黑市吗?

    “杜兄说的明路,是指鬼市?”

    “这事兄弟我只跟你一人说,你可别告诉别人。”杜文乐用手指蘸了些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个月亮的形状,中间是个十字,“过了戌时,你到鬼市去,西北边的小巷子里,有一间门面上挂着一面红色的角旗,角旗上画着一轮黑色的弯月。”

    说到这里,杜文乐用手敲了敲桌面上画的符号,继续道:“你进去之后,对掌柜说:来一壶状元红。他若问你:公子可知这状元红的来历?你就答他:状元品酒酒著名,探花临店店馨声。还有,记着带上十锭银子。如此,包你今次春闱金榜题名。”

    叶倾怀心中一惊。她在文心堂中听到杜文乐大放厥词时,便隐约猜到其中必有猫腻,联想到前世不了了之的春闱舞弊案,心道其中恐怕大有文章。如今听杜文乐说到这里,更是做实了几分她心中猜想。

    她心中既惊且寒,面上却要维持着风平浪静。她起身对杜文乐行了一个大礼,强作欢颜道:“杜兄大恩,如同再造,小生没齿难忘。”

    “都说了你我兄弟,不必这般客气。以后入了朝,还要相互关照呢。”杜文乐拍了拍叶倾怀的肩膀,脸上满是兄友弟恭的笑容。

    ---

    用过午膳,杜文乐硬是拉着叶倾怀去红叶轩陪他挑了几本话本。最后还是叶倾怀推脱要去凑钱,才脱出身来,与他作别。

    叶倾怀并不缺钱。她在西市里面走了两圈,并没有见到那面角旗,估摸着要入了夜才会挂旗。于是她在旁边的客栈里要了一间上房,房间里有一扇窗正对着西市街口,她点了几个小菜,在窗边从日头西斜一直坐到了天黑。

    西市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出入人群十分杂乱,从达官贵人到贩夫走卒都有。里面的街道地形也很复杂,有三层的豪华小楼也有年久失修的砖房。道路也不像上城区的大道横平竖直,大大小小的巷子交错在一起,有些巷子像是修到一半停工了,堆在地上的砖石拦住了去路,形成了一个个死胡同。

    按杜文乐的说法,鬼市虽然不受宵禁的管控,但是西市以外的地方,还是可能会有京畿卫巡逻。因此她早早开了这间房,便是为了从鬼市脱身后能有个近点的地方落脚。

    叶倾怀一遍遍在脑海中筹划着晚上的行动,生怕在某一步上有什么疏漏。

    此行冒险,本不该她亲自来。但是眼下她实在没有信得过的人能替她来探这一趟虎穴。

    前世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她都以为她的大景是风平浪静的太平盛世。所以,她把一切都归咎于她女子身份的走漏和陆宴尘的背叛上。

    可如今看来,大景的弊病远不止于此。

    这种认知上的差距,让她不敢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她身边的朝臣和后宫中的奴才,每个人都像一个演员,又像一个画师。他们每人手中都有一根画笔,在自己那一尺见方的领域里,为叶倾怀描绘出这卷承平盛世的一隅,为她织就一场安稳祥和的美梦。

    叶倾怀多希望这场美梦是真的,可她出宫以来的所见所闻,都像在泼她冷水。

    如今,对于这场美梦,叶倾怀心中只剩下最后一丝的垂死挣扎。

    还有最后一种可能。或许杜文乐是遭人蒙骗了,那许诺他能金榜题名的是个骗子。

    一切究竟如何,很快就能知道了。

    日头刚落下去,叶倾怀理了理行装,赶在宵禁之前步入了西市的街道。

    许是因为宵禁的缘故,西市里一半多的门店都关了门,路上的行人也寥寥无几。来往的人皆是行色匆匆,有的还带着斗笠或是蒙着纱,以遮挡面目。

    叶倾怀也低下了头加快了脚步,只用余光在街头巷尾寻找着那面角旗。

    约莫走过了十来条巷子,叶倾怀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那面画着弯月图案的红色角旗。

    是一间小铺,连门面都只有一扇两开的小门,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的后门一般。铺门掩着,里面透出些微弱的烛光。

    叶倾怀微松了口气,看来没白跑一趟,店还开着。她摸了摸怀里的钱袋,定了定神,走到店门前,在那扇虚掩的门上扣了三扣。

    她的敲门声刚落,那门便被拉开了三分,一个比她矮了半头的小厮探出头来,飞快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倾怀,脸上便堆起了笑容。

    “客官里面请。”说完,他打开了店门,将叶倾怀迎了进去,然后在叶倾怀身上飞快地又掩上了门。

    叶倾怀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件小店。

    店里面并不大,只摆着两张八仙桌,桌子边各摆着四条长凳。挨着门的柜台有一人长,柜台后面的一面墙上摆着许多大小不一样式不同的酒坛子,坛子与坛子之间相隔甚远,倒有些像博物架上摆古玩的方式。

    叶倾怀敏锐地察觉出一股异样来。

    这间看起来像是酒铺的小店,虽然摆着许多酒坛,却没有一丝酒味。

    整个小店里只有那一个小厮,不过倒也没有别的客人。那小厮从柜台上取来一壶茶,倒了一杯热茶,在其中一张八仙桌上放下,招呼着叶倾怀落座。

    待叶倾怀坐下,小厮便十分热情地问道:“不知这位公子要喝点什么?”

    叶倾怀谨记杜文乐所言,道:“麻烦来一壶状元红。”

    那小厮倒不觉意外,面色如常客气地问道:“不知公子可知小店这状元红的来历?”

    叶倾怀按照杜文乐教她的答道:“状元品酒酒著名,探花临店店馨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