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打一口水井

作者:八月扶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抄家流放前,炮灰庶女搬空将军府最新章节!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今天大家吃好了都去睡觉,有人经过这里,就充耳不闻,放他们过去……”

    “好吧好吧,那就听你的。”

    众人三口两口就将那些饼子分了吃了,忍饥挨饿十数天,如今能饱餐一顿,自然是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宋禾儿这一来二去的,耽搁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秦小娘等人在原地担心坏了,差点就跑到林子里寻人。

    “小娘……好像是我五姑娘回来了!”李强媳妇在旁边提醒道。

    秦小娘顺着李强媳妇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真在不远处的林子中,瞧见了一个瘦弱的身影。

    “禾儿!”

    宋禾儿疾步走到了秦小娘的身边,笑着安慰道:“阿娘,你又着急了是不是?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

    秦小娘面色不悦,盯着她上下打量:“自从抄家那一日起,我就觉得你这个孩子有点反常,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宋禾儿知道秦小娘这是真的生气了,所以不好出言顶撞,只能顺着她说下去:“阿娘,你真是多想了,我就是觉得林子里凉爽,贪玩儿多待了一会儿,下次我不会这么做了。”

    秦小娘瞧见自己的女儿认错,心中又心疼的不行,“好了……知道了错了就行,以后不许私自离开我们,你才多大,都怪我平时太纵容你了,有些事儿总是放你一个人去做,才养的你如此任性......”

    “好了,阿娘,我知道了。”

    “好好,阿娘不说了,走吧,再不走你三婶她们都困了!”

    “好。”

    说罢,娘俩就回到了队伍当中。

    借着月色,大队人马开始继续前行。

    果真,走了一整夜的工夫,没有见到一个流民前来找事,直到出了林子,上了通明大道,这才能瞧见几个佝偻瘦弱的老朽在地里挖野菜。

    宋禾儿向四周望去,见他们的房舍早就已经破烂不堪,既不遮风也不挡雨,大多数还都是窝棚。

    看来这里的百姓,远比她们想象的还要惨。

    李强媳妇和肃玉媳妇将自己车上的粮食用布料盖了又盖,生怕被人发现。

    不远处的棚子里,有一个婴孩正在嚎啕大哭,为了安抚她,旁边那个妇人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让孩子含在嘴里吮吸,这样苦不堪言的日子,宋禾儿实难想象,她们是怎么度过的……

    秦小娘看见这样的惨状,心中也是有些难受,不过她们尚且不能解决自己的温饱,断不能再徒增风波了。

    “难道这里的百姓就没有自救之法吗?”张秀娥突然问道。

    “能有什么自救之法,你不是说官府的人不允许这里的百姓自私滥用淮河的水浇地吗?这靠着下那么点雨,每年只能种出很少的蔬菜,如今又全被官府征收了去,她们也就只有挨饿了。”宋禾儿一点一点的给大家分析。

    张秀娥望了望前边的那座小丘,心里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

    “我以前跟老父亲干农活的时候,见过父亲打井,不如我们给这里的老百姓打一口名义上的井,实际上咱们在下边挖通了,偷偷的将淮河的水引过来,也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肃玉媳妇摇了摇头:“岂会有这么简单,如果这样可行的话,那为什么这里的百姓自己不打口井呢?”

    张秀娥笑了笑:“打井,得分在什么地段打,打多深,不是随随便便打一口就能打上水来的,向下村子里的水井都由正经工人来打,他们一介农民自然不会再这种事情上留心。”

    “那你真会?”

    “会啊!只是我没工具,得找这些老百姓借一些必要的农具。”

    说着,张秀娥就走到了棚子底下,对着里边的一对夫妇询问道:“请问壮汉贵姓?”

    男子面色惨白,胡子拉碴,看来面对饥饿,他也已经顾不得自身是否干净了。

    “赵全。”

    “哦,这孩子多大啊?”

    “六个月。”

    唤作赵全的男子显然不想回答这一连串的问题,可能是看着孩子饥饿,心烦意乱。

    他媳妇倒是个面相和蔼的,抬起头,望了望这边的一众人,见车上还有孩子,便从自己旁边的框子里,拿出了一个干瘪的白萝卜。

    “这个,拿去给孩子们分了吃了吧,我们这里也穷得很,没有吃的……将就些吧。”

    宋禾儿有些震惊,她们连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还想着把最后仅有的一根白萝卜拿出来给她们吃?

    秦小娘尴尬地接过了萝卜,许是心里不好受的原因,并没有说话。

    她悄悄地走到了拉车旁边,从里边捡了几个个儿大的鸡蛋,偷偷地塞进了赵全媳妇的手中,“这些都是煮熟的,你偷偷的吃了,这样你就会有奶了。”

    赵全媳妇红了眼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到了地上:“谢谢好心人,谢谢你们……”

    张秀娥挥了挥手:“不必言谢,这也只能帮你们一时,不算是长久之计,我想问问,你们这里就没有一口水井吗?”

    赵全摇了摇头,“远在山坡上有一口,但是已经干涸了,为了制造灾情,抬高菜价,官府又不让我们用淮河的水,到处都有人守着,我们真是……过得生不如死啊......”

    赵全说着就哭了起来。

    张秀娥一边听一边跟着难受,良久,她站起身,信誓旦旦的回道:“你们有没有蝴蝶锥?”

    赵全媳妇愣了愣,“蝴蝶锥?那不是打井用的东西,有是有,不过都锈了,你找它何用?”

    “当然是打井了!难不成还用来做饭?”

    赵全摇了摇头,“没用的,这里的土地,久不逢甘霖,早就干死了,就算打了井也是枯井!”

    “我说的是帮你们引进淮河的水!”

    赵全瞪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这......恐怕很难吧?”

    张秀娥虽然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她愿意一试。

    “我对地形也了解一些,知道在哪下管子一定有水,你看见前边的小山丘了吗?因为地下潮湿,所以地面才会长出那些丑陋的蘑菇来,虽然被你们拔光了,但我也能瞧出那边的苔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