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千里送鹅毛

作者:八月扶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神你人设崩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抄家流放前,炮灰庶女搬空将军府最新章节!

    西洲,央月宫。

    江怀赋恢复了几日,身子的状况也渐渐地好了起来。

    毕竟王宫里的东西供应不缺,气温也适中,最适合养病。

    沈佳黛一直伺候在江怀赋的身旁,与其说来伺候,还不如说是来监视。

    毕竟沈王后出入不便,江怀赋也不怎么同她说话,只能派人来盯着自己儿子的一举一动。

    “这几日你为了我母后日夜操劳,真的是不辞辛苦啊。”

    沈佳黛对这种阴阳怪气的话已经司空见惯,所以也不会放在心上。

    “表哥,照顾你是我应尽的本分,和姑母没有关系。”

    江怀赋冷笑一声,“是吗?你不是每日都要去一趟赖音宫,汇报本王的情况吗?”

    “表哥,你什么时候才能理解姑母的用心良苦,她只是不希望你受伤罢了.....”

    江怀赋的态度非常冷淡,似乎并不为之动容,反而还很厌恶这样的话,“她不想看到我受伤,只是因为她不想自己失去最后一个儿子吧,这跟是否心疼我没有关系,如果大哥在的话,我现在死在什么地方,她也不会担心。”

    话音刚落,殿外却传来一道冰冷的女人声音。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

    沈王后拉着脸,十分不快地走进了江怀赋所休息的内殿。

    沈佳黛瞧见她,立刻起身,恭敬的行了一礼。

    “姑母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殿下没有休息好,所以心情有点.....”

    “你不必替他开脱。”

    沈佳黛听到了训斥,直接闭了嘴不再说话。

    江怀赋本就没有要见她的意思,更没有心思聆听她的教导,所以直接转过了身去,面朝床壁,闭目养神。

    沈王后满脸的无奈,见愤怒根本解决不了办法,只得软下身段,温柔地劝道:“赋儿,你就不要再去管那个女人的事情了,她是中原人,即便不是钦犯,你们两个也是身处天南海北,根本不可能得。”

    “母后还是多多保重身体,少操心为妙。”江怀赋冷冷回道。

    哪知这一句话,彻底击垮了沈王后的耐心,她站起身,满腔怒火地吼道:“江怀赋,你就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本宫养了你这么多年,还不如外边的一个野女人是不是!”

    沈佳黛一听这话,脸色都白了,她从未见过沈王后如此出言无状,连‘野女人’这样的词都说的出来。

    “姑母,你说什么呢......表哥现在不是好好的待在王宫里,什么地方也没有去吗?你这样说他,未免有点太重了!”

    “本宫真是忍无可忍了,这么些年,为了青梧那个野丫头,他处处给本宫脸色瞧,如今又为了一个中原的贱蹄子,三番两次的忤逆本宫,好,你若是再敢去找她,那就永远都不要再回到这王宫里来,本宫就当没有儿子,全死了!”

    江怀赋从床上突然坐了起来,眸子中像是镀了一层冰霜一般,毫无感情可言。

    “那就如母后所愿吧。”说罢,江怀赋便从床上跳了下来,随意披上了一件外衣便要朝外走去。

    然而,临近门口处,又折身而返:“母后,您心中应该有数,这么多年,到底是您把儿子放在心上疼,还是只把这当做你失去大哥的一种慰问......儿不孝,实不是心胸宽广之人,恐不能与您彼此心照不宣了,后会无期。”

    江怀赋眼神中被失望填满,他冷冷一笑,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央月宫。

    独留下了沈王后怔怔的愣在原地。

    “姑母,你这是干什么,表哥还在病中,你实在不能这么激怒他,这下你把他逼走了,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再回来的,姑母,大表哥已经不在了,你还要把他逼走吗?”

    沈佳黛红了眼眶,苦苦哀求沈王后。

    “走就走,本宫不缺儿子,没了他,还有别人......大王那么多的妾室,生了那么多的孩子,个个都是本宫的,个个都是......”

    沈王后似乎有些精神失常,浑身都不自觉地再颤抖起来......

    “姑母.....姑母!你怎么了!医官!医官!”

    央月宫外乱成了一团,医官与婢女进进出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混进来的黑衣人。

    江怀赋现在已经走到了宫门口,寻了匹快马,翻身跳了上去。

    “殿下,属下已经派人混到忻州境内去了......”

    江怀赋冰冷的双眸中似乎又燃起了希望,“她怎么样?”

    “人没有危险,都很安全,只是那里的环境实在不好,官兵还混账惫懒,想必要吃些苦头了.....”

    “从什么地方,能到忻州境内?”

    听到这句话,黑衣人微微一愣,“殿下,那种地方您怎么能去,您有什么吩咐,就让属下去去办吧。”

    “本王跟你说话,你照办就是!”

    听到冷冷的呵斥,黑衣人只好沉下了头,淡淡回道:“进入忻州,不得从中原边境经过,得先到南诏去,然后从涑河乘船进入,但是涑河水流湍急,还常有食人鱼出没,殿下,实在不易踏足啊.....”

    江怀赋没有说话,拉紧缰绳,临走前还不忘交代:“帮本王准备一些值钱的东西,本王会随时与你联络。”

    “是!”

    说罢,江怀赋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王宫之中。

    ......

    忻州。

    宋箫玉从河边打了一桶水回来,一路上都愁眉苦脸的,张秀娥看了他直来气,直接骂道:“你说你咋回事?让你干点事儿还有点委屈了?”

    “不是委屈,你看这水的颜色,洗衣服尚且还脏的要命,况且是咱们喝呢!”

    宋箫玉直接将一桶水丢在了地上,满满当当的水四处晃荡,有不少已经溢了出来。

    张秀娥一看颜色,瞬间掩起了口鼻,“不但颜色难看,而且味道难闻,昨天咱们打水的时候,也没见这么脏啊?”

    “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掉进里边了?”

    ........

    宝子们,你们别忘记好评啊~这几日没有叮嘱,都没有好评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