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凌云:你的儿子并没有死!

作者:望春华秋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天枭麒麟之惊天凌云最新章节!

    葛氏见刺杀何禹廷不成,遂反转刀刃深深透入了自己的前胸。

    凌云颤抖着手去探她的鼻息,似乎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弱气息在她那残破不堪的身体内隐隐绰绰激荡着。

    他紧绷的心弦稍稍松弛了一些,急忙回身吩咐旁边的侍卫道:“快去请太医!……”

    须臾,王太医带着几个弟子急匆匆赶来了;先观察葛氏的脸色,又为她把了一下脉,然后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位夫人恐怕是不行了……”

    凌云只觉心里由内而外一阵阵地发冷;他一把抓住王太医的胳膊,以近乎哀求的语气道:“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求你了!……”

    王太医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凌云那张惨白的没有血色的脸,和那几乎被鲜血染红的半边身子,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凌统领的伤势也不轻啊,亦必须尽快医治,否则……”

    凌云心烦意乱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求先生务必救救杜夫人……”

    王太医有些无语地望了凌云一眼,“医者仁心,在下自会尽力而为的。只是结果如何,也只有尽人事而听天意了。”

    说罢,吩咐几个弟子把葛氏搀扶下去了。

    这时何禹廷也回过神来,冷冷道:“凌统领,这个贱妇丧心病狂,死有余辜,你又何必怜惜她?”

    凌云抬起清冷的眸子,神色淡漠地望着他,他忽然觉的面前这个人好陌生。

    他对何禹廷的感觉,除了那种天意难违的血缘关系在不时折磨着他那复杂的心绪外,便只有鄙视与不齿,甚至是深深的怨恨。

    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在方才那惊心动魄的时刻,他为什么要奋不顾身地两次出手救他?难道只为了那不愿意承认的父子天性么?

    何禹廷被凌云那凛然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他有些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道:“今天两次遇险,都多亏了凌统领舍身相救,凌统领的救命之恩本宫没齿难忘,日后必会报答。对了凌统领,你的伤势不碍事罢?”

    凌云的眸光如结了冰似的冷淡疏离,漠然道:“没事。凌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何大人成全。”

    “凌统领请说。”

    凌云道:“请何大人答应凌云,如果葛氏能侥幸躲过此劫,请何大人不要再追究以往的事情,放过她这一次。”

    何禹廷有些不解地望了他一眼,沉声道:“志超,你为什么一直袒护着这个贱妇?方才可是她伤了你啊!”

    凌云心里一阵怆然;他黯然垂眸,哑然道:“她也是个可怜之人,何况这也不全是她的过错。”

    何禹廷眼底骤然聚起一抹猩红,切齿道:“这还不是她的过错?她罪大恶极,杀死了我的儿子!……”

    “你的儿子并没有死!”凌云情绪激动之下,竟然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他方后悔自己的失言。

    何禹廷眸子里跳过一抹惊艳的波光,急切道:“什么,我的儿子没有死,你知道?……志超,快告诉我,他在哪儿?他究竟在哪儿?”

    凌云望着何禹廷那充满期盼与希翼的眼神,只觉心里乱极了;他黯然垂下星眸,尽力掩饰住眸底那晦暗不明的情愫,有气无力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

    “随便说说?……”望着凌云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何禹廷心里不由升起了疑云。

    何禹廷又是什么样的人; 他心机深沉,思路通透,很难有什么隐晦的事情能瞒过他那双锐利的眼睛。

    此时只从凌云那反常的情绪里,他便意识到凌云必定知道关于他儿子何成麟的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强烈的好奇心瞬间攫取了他整个思绪。

    他方要趁热打铁、一问究竟,忽听堂下侍卫喊道:“郡主驾到!”

    何禹廷原本激荡的心潮立时如浇了一盆冷水般冷却下来,掩饰不住的失落与沮丧形于脸上;他不由恹恹垂下头去。

    原来浣玉郡主在后面听雨竹、雨墨几个小厮说起前面发生的变故,十分担心;尤其后来听说凌云负伤,更是心急如焚,便急急忙忙地赶了来。

    却说浣玉郡主一身白色霓裳,姗姗上的堂来,先向吕大人与何禹廷见了礼;然后径自走到凌云面前,关心地问道:“郡马,你的伤不要紧吧?”

    凌云脸色苍白,颓然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浣玉一眼瞥去,只见他的前襟完全被鲜血染红,此时已然凝固,斑斑驳驳地粘连在了身上,就像是晚春时节被碾落成尘的满地落花似的,一团团的凌乱着,红的刺眼,让人看了只觉的触目惊心,心冷神凄。

    浣玉不由花容失色道:“还说没事?流了这么多的血!快去传太医!”……

    凌云方才只顾着担忧葛氏的生死,并不觉得如何疼痛,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些;这时候回过神来,他才觉出自己真正的虚脱。

    他只觉眼前一片眩晕,不由痛楚地低吟一声,身形微微晃了一下,俯伏跌了下来。

    一旁的浣玉郡主见状,慌忙抢步上前,一把抱住了他那摇摇欲坠的身子,紧紧拥在自己怀里,连声叫道:“郡马,郡马,你怎么样了?……”

    太医很快赶来,搀扶着凌云下去了。吕文正与徐直亦十分放心不下凌云的伤情,遂潦草地冲着何禹廷拱了拱手,也跟着去了。

    何禹廷默默望着凌云等人远去的背影,微微蹙起眉头,若有所思……

    凌云被众人扶回了郡马府。太医忙着为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又开了几副上等的良药以为内服。

    凌云的伤势并无甚大碍;他身体的虚脱与眩晕,多是因为失血过多以及心理受到极度刺激而情绪激动所致。

    凌云在浣云阁里静养了两日,情绪已然平复了一些,伤情亦好了许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浣玉郡主也终于长舒一口气,原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凌云那动荡不安的身心虽然得到了暂时的安置;可是他依然愁肠百结,心事重重。

    而且现在最令他放心不下的,还是葛氏的情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葛氏虽然与他没有什么深交,甚至他与她之间的仇恨更深一些;可是,她毕竟是杜正海的亲生母亲。

    当时他护送杜正海离开京城的时候,关于自己的母亲,杜正海虽然没有对他提出什么特别要求,可是他潜意识里却在一遍遍地强迫自己,一定要尽其最大的能力去保她周全。这是其一。

    其二,她还是自己曾经的乳母,虽然当初她差点要了他的命……

    葛氏现在应该还在刑部尚书府。已经两天过去了,他不知道葛氏现在的情形究竟怎么样了?何禹廷有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携怨报复她?她的伤势那么重,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他决定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一定要去一趟刑部尚书府,探视一下她的情形。

    这天晚上。夜色空蒙,月光如水。

    刑部尚书府一处厢房之中,葛氏身体僵直地躺在软榻上,身体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她那暗淡无神的目光偶尔转动一下,不知情的人几乎以为她就是个死人了。

    她那两只深陷的眼睛空洞无神,枯瘦的脸上透着的是无尽的麻木与绝望;深深凹陷进去的嘴巴微微嗫嚅着,在颤抖中发出模糊难辨的呢喃声。

    她肉体上的伤势很重,而她心里的伤痛却更重;此时的她,已是万念俱灰,心如稿木了。

    按照吕大人与凌云他们的嘱托,王太医与几个小弟子在一边悉心照料着她,喂汤喂药;可是这对于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了,凌云一步一挨从外面走了进来。王太医急忙迎了上去。

    他见凌云脸色苍白,形容憔悴,紧抿的嘴唇上几乎没有一点血色,急忙上前扶住他道:“凌统领,你这是不要命了吗?你的伤势还没好呢,就这么远的路自己跑了来……”

    凌云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微弱道:“我没事。我就想过来看看她——她现在怎么样了?”

    王太医轻轻摇了摇头道:“再高明的医生,也救不了一个没有任何求生意志的人啊!”

    凌云听了,心里一阵悲怆;他无力地摆了摆手,让他们先下去。

    王太医见他心思决绝,神色坚定,知道也阻拦不了,只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来,不放心地嘱咐道:“凌统领,您可不能耽误得时间太长了,否则您的身体也会承受不了的……您要是因此再出个什么意外,吕大人与郡主会揭了小的的皮的……”

    凌云有些不耐烦地冲他挥了挥手道:“我知道,你先出去吧。”

    王太医轻噫一声,不好再说什么;只轻轻掩上房门,与几个小弟子悄悄退出去了。

    此时,房中只有凌云与葛氏两个人。

    凌云有些艰难地一步步走到葛氏软榻前,默默望着那个躺在床上毫无生机的重伤之人,久久伫立,半晌无言。

    葛氏的伤势虽然很重,但神志却依然清晰。她缓缓睁开眼,瞄了一眼呆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轻轻嘘了口气,以一种不带任何情绪的口气道:“领统领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