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真带劲!

作者:沉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最新章节!

    沈秋河的心突然虚了一下。

    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腰封的位置上。

    沈秋河的衣衫都是由下头的人收拾的,自然不会有破旧的衣裳,也就是说在穿的时候现划破了。

    沈秋河心里反反复复的都是被乔故心扯衣裳的画面,该怎么说的,乔故心肯定没那力气,都将他的衣衫撕碎了,定然是沈秋河着急拉扯的时候,哪个地方划到了。

    这本也不是大事,可偏偏心里就一直惦念着那个画面。

    越想心里越痒痒,不止一遍的告诉自己,真的后悔了。

    当时不知道是被驴踢了还是怎么着,竟然为了证明自己,说什么三月不碰乔故心的话来,愚蠢,简直愚蠢透顶!

    就算乔故心将自己当成了那般孟浪之人又如何,夫妻之间难不成还要规规矩矩的活的像兄弟吗,那种事情总也不可避免。

    若是,若是什么都没有许诺该多好,这会儿个自己一定回去,只一个时辰,只需要耽误一个时辰便够了。

    心思一起,越发的难捱。

    几次都在快说服自己边缘的时候,理智这就很不合时宜的来了,沈秋河就只能将所有的心思压下。

    而后,脑子里只有带劲两个字。

    若是再有机会,再有机会让乔故心再扯一次自己的衣裳。

    不,自己退一步也成,换成自己来扯乔故心的衣裳,是不是也别有情趣?

    这事就默默的记在心里了,三个月很快就到了,他信,一定能连本带利的从乔故心的身上讨回来。

    在这期间,他只需要扮好君子便成!

    去大理寺的路上,王四看了沈秋河好几遍,主要是寻常他打趣沈秋河的时候,沈秋河肯定会骂他几句,现在沈秋河一言不发,王四反而觉得浑身都难受。

    不对劲,相当的不对劲!

    可是,王四又没有胆量再试试,万一沈秋河只是暂时不搭理他,他若是再舔着个脸上去,沈秋河新账旧账一起算,那自己不得更倒霉了?

    到了大理寺,沈秋河可算是回过神来。拿着王四递来的供词,沈秋河终是笑了笑,而后拍了拍王四的肩膀,“做的不错,通知刑部尚书,他可以出场了。”

    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忠心可真好。

    天色愈暗,沈秋河要做的事便愈发的多了。

    夜里很平静,平静中又让觉得不安,似乎暴风雨即将来临。

    科考的日子愈发的近了,整个京城似乎也紧绷着情绪。

    次日一早,阳光明媚,可秋意却越来越浓了,晨起后便是身子素来好的念珠,也打了几个喷嚏。

    给乔故心梳发鬓的时候,乔故心随口问了句,“文芷可从宫里的送来了消息?”

    念珠摇了摇头,“二姑娘许是忙。”

    乔故心嗤笑了一声,平日里都不忙,就今日忙?

    这极为的不寻常,而且,就算乔文芷忙那么周茗呢,也忙的抽不出手来?

    乔故心素爱简雅,原本手指已经碰到妆奁盒里的银步摇,可却挪到了旁边的赤金头面。

    就连外衫,也选了正红镂空牡丹裙。

    乔故心本就是正室嫡妻,又是诰命夫人,穿这般华丽自也不破坏祖制,只是与乔故心素来的风格并不相符。

    “也不知道怎么的,今日就想着扎眼一些。”看出念珠的疑惑,乔故心笑着解释了句。

    “夫人的身份,原就该这般。”念珠愣了一下后,随即笑着点头。

    能穿这边艳丽的人本也没多少,若都像乔故心这般学,绣坊都得关门了。

    梳完发鬓,念香将梳篦收拾起来,“念珠这歪理,总是一套一套的。”

    念珠吐了一下舌头,“念香姐姐这是在嫉妒我。”

    两个人拌几句住,让现在的画面,愈发的生动了。

    等着用完早膳,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乔故心让念香派人盯着,瞧瞧李家还让两位公子过来吗?

    一直过了授课的时辰了,看着李家迟迟不来人,乔故心叹了口气,看样以后都不会来了。

    “夫人,李家夫人来了。”不过是思量的功夫,下头的人便过来禀报,说是李家夫人带着两个公子来了。

    乔故心听后点了点头,而后让人去将两位公子带去上课。

    很快,李夫人被带来了。

    在瞧见瞧见的那一瞬间,李夫人愣了片刻,虽说见乔故心也没有多少面,可总觉得这样的人就应该清清冷冷的。

    再加上,李夫人是在武将家里,本就不喜欢繁琐,来京城里已经做了很大的改变了,那打扮也只是京城总寻常夫人的打扮。

    做不了,太华丽。

    “沈夫人。”李夫人回神,笑着进门。

    乔故心抬头,却没有端架子,起身迎了迎。

    “若是太子妃娘娘宽慰,我今个怎么也不敢厚脸皮的过来了。”李夫人家中没有管事的人,昨个只能进宫请示周茗。

    周茗听后当下定了主意,让李家夫人给其余两府都登门赔礼道歉,并且备下厚礼。

    周茗会得空,邀两位夫人进宫小坐,这事便就过去了。

    若是细究之下,其实也不能算是大事,只要中间人身份够高,那就是不打不相识。

    李家虽说归附于周家,可到底算不算亲信,文臣们并不清楚。这点事周茗都愿意出头,那便说明,李家,值得结交。

    至于国公府,周茗的原话是,“你只管同沈夫人打声招呼便是,我同她的关系,用不着那些个虚礼!”

    李夫人笑着跟乔故心学舌。

    此刻在乔故心跟前也没那么拘谨,毕竟在武将眼中,能这么说话的,意思就是都是兄弟,是兄弟自然可以出生入死!

    乔故心听了淡淡一笑,“夫人同太子妃娘娘,关系匪浅。”

    难得李夫人有些不好意思,“都是看在我家大人的面上。”

    她同周茗,可没怎么接触。

    即便周茗在闺阁中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几次。

    论交情,几乎算是没有。

    不过,虽说周茗说了这礼物不用送到国公府,可李夫人觉得,礼多人不怪,也是带来了一些。

    婢女送上,乔故心却没让念珠去接,任由李家的婢女尴尬在那屈膝。

    “夫人这是见外了?我同太子妃娘娘的关系,送这东西,不是在羞辱我?”乔故心面上还带着笑,只是语气却有些冷。

    又,有些强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