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只能招认!

作者:沉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最新章节!

    这便是一招,请君入瓮!

    王四那边已然提前出京了,若是熟悉沈秋河的人便会知道,王四素来不离沈秋河左右。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能表明,沈秋河要办重要的事。

    这个局到底赌赢了,那个人果真按耐不住。主家人要离京,王四又同念珠求亲,那么多下人都看见了,肯定会私下讨论,趁着乱,那人果真出头了。

    沈秋河搬书房的时候,便按耐不住躁动的心思,便藏在暗处,意图能获得什么不知晓的事情。

    这种事,不怕你动,就怕你按兵不动。

    一旦动起来,那口子只会越撕越大。

    至于李家起冲突的事,可莫要忘了,纵然沈崇远是无心抢风头,可是先挑火的却是张家的人。而张家,便是大理寺的人。

    终于打起来,张家跟沈家联手却把王家打了,嫁祸给了李家。

    只是当时混乱,莫要说李家的人确实被乔故心扣住了,就算没扣住他能说什么来,最多也只是说一句,没想到那人不扛打。

    李家夫人头一次见面便瞧着不聪明,这样的人看着是人畜无害,可却也容易放下戒心。当然,这事李家夫人也不一定知道,但是周茗在李家安人,想来也不是难事。

    至于乔故心对李家夫人的态度,她既要让周茗起疑心,也得让她拿捏不准,为的就是今日进宫,为的是那一丝让周茗能有错觉的生机。

    沈秋河那边已经给了乔故心确切的消息,此事,确实是周茗所为。

    周茗将梨往嘴里放了几块,唇间若有若无的勾起几分笑意,“大理寺果真有些本事。”

    查起案子来,倒也利索。

    虽说两人说的隐晦,可也足够乔文芷猜到真相,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周茗,“娘娘,何意?”

    她以为,周茗待她极好,是她在这世上,唯一以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

    可现在算什么,人质吗?

    怪不得,她费尽心思的将自己弄进宫来。

    听到乔文芷的质问,周茗的笑容终究淡了下去,手边的剩下的梨也被她往另一边推了推,“不管你信不信,我真心是喜欢你。”

    在外人眼里,周茗跟乔家姊妹的关系极好,可是细品之下,到底还是有区别。

    周茗素来称呼乔文芷都是闺名,可乔故心这边,多是称呼沈夫人,亲疏有别。

    乔故心比乔文芷聪明,与这种人打交道确实省心,可是周茗更偏向乔文芷,因为她足够真诚。

    不会像乔故心那般处事圆滑,说话深思熟虑,她只是有一说一,说是关心那就真的是关心。

    乔故心听了却是笑了一声,“这话娘娘说得,可我二妹却不敢再信了,当日,封地起反,这里头又有娘娘多少功绩?”

    沈秋河说,当时在争斗的时候,郡主在看见周茗那一瞬间,不顾及生死的扑了上去。

    当时没有多想,只觉得她是做困兽之斗,可现在才明白,那是因为同伴的背叛而显得愤怒!

    封地反的快被灭的也快,很明显他们做的不够充分。

    可显然不是封地的风格,他能识时务的退居封地,便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冲动之下决定这么大的事。

    除非,他有八成的把握。

    当时,冯家下台,周家要上来,朝中武将局势不稳。若是在这个时候,周家与皇帝离心同封地在一起,他们的胜算可是足够大。

    若是这么一想,那便明白了。

    周家,毕竟跟冯家的关系密切,由着周茗出面,封地那边自然不会怀疑什么。

    当然,若是将封地活擒,他们供出周茗,可那时候没有任何证据,所有人都只会觉得,她俩是疯了胡乱攀咬。

    因为,周家是倔,可一直没有反意!

    原来,打从一开始周茗便是有目的的接近,然后让她们谁人都没防备是,甚至都觉得这缘分来的极妙。

    乔故心原是想问,既然周茗在封地便存那意思,那么冯兆安跟她又是什么时候接触的,或者,让冯兆安无可奈何的选择背叛,这里头有没有周茗的手笔?

    周茗被揭穿了,脸上没有任何慌乱,“怪不得沈大人得殿下看中,果真有本事。”

    竟然连之前的事也查出来了。

    手自然的拢了拢头发,回想从前的种种,她的笑颜重新绽放,“若是没有沈大人,也许我走的能更远!”

    瞧瞧现在,即便没有何良娣,太子对她仍是礼遇有加。如今在武将心中,她亦是完美的储君妃,肚子里若是能一举得男。

    说句大不敬的话,他日垂帘听政,也未尝不可!

    在封地其实还有一个披露,就是励王。原想着找个机会除了他,可是他同太子的话却让周茗收了这个心思。

    因为励王也是个狠人,他既知道周茗跟太子离心,便想着这是太子的报应,迟早有一日,会毁在周茗的手里。

    与其揭穿周茗,不如让她又或者,能害一个是一个人。

    他并不是好人,而恰恰因为他不是好人,所以才能活着。

    至于何良娣,因为她太爱太子了,所以才会着了周茗的道。

    让她甚至连站在太子跟前,也不安的很。

    处处,比不上周茗!

    她所在乎的东西,正一点点的被周茗夺走。这对于那种只懂得情爱的女人,是最致命的打击。

    人心这东西,周茗琢磨的很透。

    她故意对乔故心示好,也故意让何良娣知道,乔故心都给过自己什么。故意抢走她所有的风头,甚至,本来是何良娣想到让乔文芷进宫的主意,到最后却让所有人只念着周茗的好。

    周茗的手放在肚子上,“我们,道不同!”

    就比如现在,他们该是想除掉自己吧,可是偏偏自己怀有身孕,想要名正言顺的要自己的命,绝对不可能!

    当然,周茗也是罪人,可那又如何,对何良娣做的事,太子永远也不可能为她正名!

    就如同肚子里这个孩子,下毒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周茗有自信,便是大理寺的人,也不能做到证据确凿。

    明知道自己心爱的人是遭人算计,可是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一定不好受吧?

    周茗微微的抬头,“你可知道,那种被陷害后却永远找不到证据的绝望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