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天大的买卖

作者:陈榕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的捞尸生涯最新章节!

    天大的买卖!

    一听到这句话,我眼睛就亮了。

    毕竟那时候我是真缺钱,别说天大的买卖,就算是有人找我五十一百块的下河捞尸,我也会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就干。

    所以一听说有赚头,我马上来了兴趣。

    “叔,你快说说,这是什么买卖?”我问。

    梅叔抽了口烟,不紧不慢的说:“我那朋友知道我水性好,干得是捞尸人的活计,正好和他这单买卖专业对口,他这次就需要水性好的人,干的是水下打捞的工作。”

    “水下打捞?捞什么?死人?”我下意识的问。

    “不是!”梅叔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不屑的说,“打捞死人能赚多少钱?一二百是市场价,给五百、八百的那就算是苦主仁义,要是给的再多了,人家难免就会嚼舌根,说咱们挟尸要价、坐地起价,要遭报应,要横死的……”

    “对对对……”我连连点头说。

    梅叔说:“这次要打捞的,是一艘沉船!而且是装满了宝贝的古董沉船!据说到现在,已经在水底下沉了六七百年了!”

    一听这话,我猛地来了精神!

    打捞沉船!

    古董沉船!

    这可是出了名赚钱的勾当!

    盗墓界有句术语,之前我听蒋勇光和我说过,那就是“一船抵十墓”!

    这话的意思,说的是一艘沉船上的古董和宝贝,抵得过十座大墓的总和!由此可见这打捞沉船到底有多么的赚,多么的肥!

    不过转念再一想,打捞沉船?如果没有公家的许可的话,这从性质上来讲,不是和盗墓是一样的吗?这难道不属于违法犯罪吗?

    虽说我们都不是公家的人,但好歹也和孝陵卫打了这么久的交道,算是知法的人,别到时候蒋勇光、小梁、老魏他们反过来抓我们,还要给我们打上一个知法犯法的罪名,那就完蛋了。

    我赶紧说:“叔,非法打捞沉船,那和盗墓是一样的罪名啊,您确定这买卖能干?”

    梅叔听完之后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傻小子,放心,我能坑你吗?这买卖不是在咱们国内的,在境外,打捞的位置在泰国的海域。”

    我一愣,又问:“这玩意……在泰国属于合法的吗?”

    “这我不知道。”梅叔耸了耸肩,说,“反正具体合不合法,需要什么手续,他们那边有专门负责的人处理,咱们只需要去跟船出海,下水打捞就行了,其他的也不用我们操心。”

    我听了这话,连忙问道:“叔,你确定这事靠谱?打捞沉船这种事,应该在哪个国家都是违法的吧?万一攒局的人和咱们这边的支锅人是一个性质的,也属于非法打捞,咱们在国外被抓,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想回国都回不来……”

    梅叔笑了笑,对我说:“榕生,你这就有点小瞧我了,咱们相处这么久了,你确定我是那种没谱的人?放心吧,这个朋友还是挺可靠的,我保证不会出岔子。”

    的确,认识这么久了,我知道梅叔是个稳重的人,就算现在小梅姐急着用钱,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钱不管不顾的人,他有分寸。

    “行,叔,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肯定信你的。”我点头说。

    “这就对了。”梅叔又抽了口烟,说,“我是不是还没告诉你,报酬是什么?”

    我说:“嗯。”

    梅叔压低声音,说:“这次的报酬有两种形式,可以让我们任意选——第一种形式,一人五万块钱,咱们爷俩下去,那就是十万!”

    我一听,顿时感觉血往上涌!

    十万!

    有了这笔钱,小梅姐的治疗费就有着落了!

    不过我没急着发表意见,因为还有第二种形式的报酬。

    我赶紧问梅叔:“叔,那第二种呢?第二种是什么?”

    梅叔说道:“咱们不是去打捞沉船的吗?第二种报酬的形式,那就是从咱们打捞上来的宝贝里,挑一件拿走。但是现场不会有人帮着咱们鉴定,只能让咱们自己挑,挑中了值钱的宝贝,东家不会拦着不放,但如果是打了眼,那也只能愿赌服输,算咱们自己倒霉。”

    我听了这话,立即攥着拳头说:“叔,这个报酬更值一点啊!您刚才不是说了,这沉船有六七百年的历史,这么久远的沉船,打捞出来的宝贝肯定值钱,不是五万块能拿得下的!”

    梅叔点点头,认可道:“我也觉得这种报酬最划算,但是这种报酬也涉及到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我好奇的问。

    梅叔说:“第一,咱们挑的宝贝都是国外的宝贝,国内的古董咱们爷俩都未必能认出个好歹,挑国外的古董,保不齐会打眼,未必能赚到多少钱。第二,咱们就算拿到了古董,怎么出货也是个难题,带着文物过境肯定是行不通的,边境对这种东西排查的非常严,咱们拿到了宝贝,也运不回国内,只能在泰国境内出手,可是在国外出货,语言、人脉什么的,全都是障碍。”

    我听得一阵头大,梅叔说的两个问题的确都比较尖锐。

    “要不然,咱们选五万块钱?”

    拿五万块钱这种倒是省心,拿钱办事,领死工资,到时候捞上来多少宝贝都和我无关。

    可这话刚一出口,我就觉得不甘心,六七百年的沉船,里头的宝贝少说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价值,万一运气好,甚至还能捞到国宝级的文物,我左思右想,都觉得随便挑一样宝贝带走,都不止值五万块。

    所以我赶紧改口道:“不行,五万太亏了,叔,我觉得咱们还是得挑个宝贝带走。”

    “哈哈……”

    梅叔忍不住笑道,

    “别急,反正咱们还没见到东家,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你要是答应的话,我那边就赶紧回复我朋友,让他给咱们留两个位置,免得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好嘞!”我连忙点头说。

    梅叔掐灭了烟,就走到院子里打电话去了,我隔着一道门悄悄听着,隐约听到梅叔和那个人聊了一些细节,关于这艘船,我也有了粗略的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