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黑市

作者:抹茶雪媚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乖,医妃别逃,暴戾王爷千疼百宠!最新章节!

    被陆婷抬眸淡淡一扫,马掌柜顿感头皮发麻,口舌干涩不已,试问道:“那我们奇珍阁……赔钱?”

    陆婷英气的眉头皱了下,“现在不是钱的问题,是如何要安抚那位公子的问题!”

    说到这儿,她刻意停顿一下,看火候差不多了,便压低了声音,微微朝着马掌柜的方向倾了倾身子:“现在我倒是有个办法,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马掌柜已经被陆婷今日的气势给吓到发抖,闻言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您说!”

    陆婷直起腰:“如今能摆平这件事的只有貔貅楼的两位楼主。你也算运气好,其中一位楼主对奇珍阁很感兴趣,曾托我打听过‘玲珑’这东西。”

    “若你能如实奉告,楼主心情好了自然能帮你拦下这件事。说不定你们奇珍阁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呢。”

    钩子已经入水,就看马掌柜上不上钩了。

    陆婷和赵溪月纷纷紧张起来,因为这可能是她们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也不能打听到“玲珑”具体是什么,后续的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马掌柜内心天人交战,最后还是被陆婷先前的威胁所击溃,颓然叹气,低声道:“玲珑是一串玉制吊坠,用特殊工艺处理过,可以作为……进入黑市的凭证。”

    黑市!

    赵溪月精神一震,大脑飞快运转起来:所以苏氏和那个胖大海,是打算进入黑市?那是个什么地方?他们进去之后又打算做什么?

    陆婷皱了下眉,露出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最终还是勉强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如实告知楼主。不过……你们同黑市有牵扯,若是貔貅楼这边在意的话,恐怕……”

    马掌柜连忙道:“您放心!这件事儿我已经知会过另一位楼主了,我们只是售卖通行证而已,除此之外跟黑市再无任何牵扯!”

    黎修远竟然知道这件事,而且还同意了?赵溪月一时无语,看来黎修远这人掌握的信息远比自己多啊!

    陆婷道:“好,我明白了。”

    马掌柜松了口气,虚脱似的靠在椅子上:“陆姑娘,你可千万要帮我多说几句好话啊!”

    他们奇珍阁好容易才在貔貅楼站稳脚跟,若是真的被赶出去了,恐怕要面临灭亡的风险!

    陆婷摆摆手:“马掌柜你先回吧。”

    等马掌柜离开后,赵溪月推开侧门走了进来,低声问道:“貔貅楼跟黑市有牵扯,你之前也从未听说过么?”

    陆婷十分老实的点了点头:“恩。恐怕整个貔貅楼只有三王爷知道此事。他胆子一向很大,做出这样的事儿我也毫不奇怪。”

    赵溪月点点头,对陆婷道:“你了解黑市么?”

    陆婷:“略有了解。您打算过去吗?”

    “恩。”

    陆婷略一思索:“我会帮您安排好一切。不过黑市有自己的规则,您独自一人还是有些危险,不如我陪着您一起去,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赵溪月没有拒绝,只是感慨陆婷若是放在现代,恐怕是炙手可热的顶级秘书长。

    回赵府后,苏氏又像往常一样在大厅缠着赵青城聊天。赵溪月这次没有提前进去,而是在外面待了会儿,听苏氏用柔软的语气跟赵青城聊天,可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在了赵锦书的婚事上。

    赵青城沉声道:“我这个当爹的都不急,你又急什么?若是锦书有喜欢的人了,那便带来给我看看。我赵青城还用不着卖女求荣!”

    估计是明白赵青城不想提这件事,苏氏声音很快弱了下来。赵溪月懒得再听,进入大厅跟老爹打了招呼后,便转身会了院子。

    她推开房门,却发现屋子里一片昏暗。原本常年燃着的蜡烛,不知何时被人给熄灭了,偏偏今夜月色黯淡,她只能皱着眉,摸索往前走。

    突然,赵溪月顿住脚步,感到有什么冰冷而沉重的东西落在脖间。与此同时,身后也贴上一具湿冷的身躯,带有血腥味的气息从头顶传来。

    她听到一声压抑的轻笑,然后那双握着刀刃的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拍了下,语气十分亲切:“溪月姐姐,你家里竟然这么有钱啊?”

    桑珩,亦或是,澹台枫。

    他运气真够好的,竟然能躲过羁刀客的追杀,甚至还摸到了自己这里。

    赵溪月未见慌乱,反倒是语调平静的问:“你杀了我院中的人?”

    澹台枫闻言收起匕首,后退几步,似乎是坐在了椅子上。他吹亮火折子,主动将手边蜡烛点燃,昏黄灯光下,露出一张清俊疏朗、却又邪肆狰狞的染血脸庞。

    “我只是打晕了他们而已。若是真的杀掉了,血腥味太重,怎么能引诱你进来呢?”桑珩笑嘻嘻的把玩着匕首,见赵溪月视线往门口瞥了下,又好心好意的提醒道:

    “别想着跑哦,我手里的刀又快又准,是我姐姐亲自教的呢。”

    赵溪月面色突然冷了下来,“你竟然还有脸管她叫姐姐?”

    听到这话,澹台枫变脸似的倏然敛起笑意,手中抛来抛去的匕首也被死死握在手里:“她一辈子都是我姐姐,死了都别想逃。”

    “宋不疑上辈子是欠了你多少,才会被你给害成这幅模样的?”出离的愤怒已经引燃了赵溪月的理智,她直勾勾盯着澹台枫,说出的话却毫不留情。

    澹台枫只是默默听着,继而冷淡的掀起眼皮:“总说些我不爱听的话,所以你才会被男人给抛弃。不过我现在心情不好,所以不杀你。告诉我,姐姐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

    赵溪月冷笑:“带到一个永远都遇不到你的地方去了。”

    咻!

    匕首泛起银光,几乎是贴着赵溪月的面颊飞去,削掉她鬓边几缕发丝,又死死钉在身后的木制屏风上。

    澹台枫斜坐在椅子上,歪着头,一手支起下巴,左腿曲起,踩在凳子上,不耐烦的抖了几下:“这种惹怒我的废话你少说,你们到底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