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美的不似凡人

作者:陈年老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神你人设崩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和离后,替嫁医妃带崽宠冠全京城最新章节!

    白荏苒听着隔壁的对话,有些担忧的看向墨韶华。

    墨韶华眸光微垂,遮挡了眸中的神情,看不出他的情绪。

    隔壁的承德帝许久没有说话。

    又过了半晌,他叹了声,自嘲的笑了笑,“舒卿,你告诉我,子钦是我的,还是他的,倘若他是我的,我定然许他储君之位,你告诉我,好吗?”

    墨韶华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抱住了白荏苒,将下巴放在了她的头顶,似是有些害怕。

    他的身世是见不得光的,生下来便背负了血海深仇,他没有的选择。

    白荏苒以为他心中难过,轻抚着他的背安抚他,继续听着隔壁的对话。

    舒卿说:“他出生时,我便与陛下说是陛下的了,陛下不愿让他在我身边,我便让陛下带走了,陛下这个问题问了二十几年,我也与陛下说了二十几年,陛下还不信,又何必再问?”

    她顿了顿,语气更冷了,“陛下是要我用性命来证明吗?”

    又安静了半晌,承德帝叹息了一声,似是打开了外面的门,“舒卿呀,朕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你却当朕是傻子,你最好是让他糊里糊涂的活着,不然休怪朕无情。”

    接着,关门声响起,隔壁安静了下来。

    白荏苒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听到外面有几个人的脚步越走越远,隐藏在暗处的暗卫也随之离开,她才算松了口气。

    听着承德帝的话,他怀疑墨韶华不是他的,但又不敢确定。

    这就能解释通他对墨韶华复杂的感情了。

    她感受到怀中的墨韶华情绪有些低迷,温柔的轻抚着他的背,温声安抚,“没事,我会陪着你的。”

    他若不离,她便生死不弃!

    墨韶华低低的应了声,语气颓然,“苒儿会永远陪着我,永远不离开我吗?”

    “嗯,我会永远陪着你。”

    白荏苒见墨韶华难过,便觉得心头发闷。

    “好,那我们说好了,永远在一起。”

    墨韶华松开白荏苒,眉眼含笑的望着她,眼底哪里有分毫的难过。

    白荏苒知道自己又被他耍了,用力捏了下他腰间的软肉,掐的他“嗷嗷”叫唤。

    “谁?”

    隔壁传来舒卿谨慎清冷的声音。

    白荏苒收回手看向墨韶华,墨韶华靠近门边回了句,“母亲,是。”

    他话音刚落,白荏苒便听到那边好似在闩门,随后这边传来打开门闩的声音。

    中间的门缓缓打开。

    门前站着一个素衣女子,女子面色如玉,头发半披在肩头,只用玉簪挽起一半,气质出尘,美的不似凡人。

    美虽美,只是身上气质过于冰冷疏离,让人不愿靠近,觉得=靠近她便是一种叨扰。

    她清冷的眸子在看到墨韶华身边的白荏苒时,才稍稍有了些许情绪。

    舒卿的视线落在白荏苒的身上,在看到她手腕的金镶玉镯子时,眸光微顿了一下。

    “钦儿,带着她进来吧。”

    她在转身回去的瞬间,白荏苒看到她似是笑了,只是笑的浅淡。

    她知道,墨韶华的母亲不讨厌她。

    墨韶华牵住白荏苒的手跟了过去。

    “过来坐。”

    舒卿给白荏苒和墨韶华倒了茶水,招呼他们坐下。

    墨韶华牵着白荏苒坐下,拉着白荏苒,跟舒卿介绍,“母亲,这是儿子认定相伴一生的人。”

    白荏苒站起来正想喊阿姨,忽的觉得不该那么称呼,能说会道的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舒卿看出她的为难,抿唇点了点头,“坐吧,不要拘谨。”

    白荏苒最终什么也没说,重新坐了回去。

    没见到人之前,她一点也不紧张,可是见到人了,她反而紧张的不知所措了。

    看到舒卿,白荏苒才知道墨韶华为什么能长得这般好看。

    舒卿简直太美了,美到白荏苒觉得,这世间所有形容美的词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

    虽说她应该快四十岁了,可脸上完全没有岁月的痕迹,皮肤更是白净透亮,好似最上好的凝脂玉般。

    舒卿看着白荏苒,眼神有了些许的温度,“与钦儿在一起,辛苦你了。”

    她这会说话,不似刚才与承德帝说话那般冷漠,稍微有了几分尘世的温度。

    白荏苒对着她笑了笑,眼底泛着星芒,笑容甜美乖巧,“都是他在照顾我,辛苦的是他才对。”

    她忽的觉得这气氛有些尴尬,但是却又不得不忍受的尴尬。

    这难道就是丑媳妇见婆婆的感觉吗?

    不过,墨韶华的母亲,感觉还算和善。

    只是……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墨韶华与她闲话了几句,白荏苒在旁边听着,搭不上话,也不想往上搭话。

    她其实本身就是个内心封闭的人,平日嬉笑都是习惯而已,与这么冷清的人在一起,她便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了。

    墨韶华看着与舒卿也没有多亲近,只是表面的客套,但白荏苒看到舒卿几次都抓着裙子又松开手,似是在隐忍什么。

    舒卿的眼神也是一直在墨韶华身上,语气不热络,但是眼底的情绪变化很大。

    白荏苒心中大约明白了什么,站起身,对着舒卿和墨韶华笑着指了指隔壁,“我刚进来看到案几上有本我找了许久的书,我过去看看。”

    她不知道舒卿为什么要压抑着自己亲近儿子的欲望,她只是觉得自己该回避一下。

    舒卿对着白荏苒点了点头。

    墨韶华握着白荏苒的手,对着她温柔的笑了笑,“等我。”

    “嗯。”

    白荏苒回了他一个笑容,在他掌心的手指勾了勾,把手抽出来去了隔壁的房间。

    白荏苒没有偷听,并不是她不好奇,只是觉得不该听。

    白荏苒离开后,舒卿对墨韶华的态度也没有变化,依旧那般不冷不热的样子。

    她看了眼隔壁的方向,对着墨韶华道:“既然你认定了她,便要护她周全。”

    “嗯,儿子会护她周全的。”墨韶华对着舒卿说话语气温和尊敬。

    舒卿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墨韶华方向发呆,似是在看着他,又似不是在看他。

    墨韶华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亦或者什么都没有想。

    两人奇异的安静,却又有种难言的和谐,丝毫不会因为安静而感到不适。

    半晌,墨韶华才打破安静,“母亲,我带你去别处住吧,你住在这我不放心。”

    舒卿摇了摇头,“不了,我在这哪都不去,你先回去吧。”

    两人还没说几句话,舒卿就对墨韶华下了逐客令。

    她住这一天,承德帝就不会对墨韶华怎么样,倘若她失踪了,承德帝首先迁怒的必然是墨韶华和淑妃,甚至整个丞相府都会被她牵累。

    她在意的人太多了,所以这些年,她不想活,却也不敢死。

    她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墨韶华能早日夺了皇位,保了家人平安。

    墨韶华站起身,深深看了眼舒卿,“母亲保重,儿子带苒儿走了。”

    舒卿只是点头,站都没有站起来,面色清冷的看着墨韶华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动了动唇,无声的说着,“钦儿,注意安全。”

    白荏苒正无聊的在书架前随便乱看,听到墨韶华的脚步声,转过头,对着他挑眉一笑,“聊完了?”

    “嗯,我们回去吧。”

    他走上前,握住了白荏苒的手,打开了暗道的门,带着她原路返回了。

    回去的路上,墨韶华一直没有说话,情绪好似有些低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