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晚钟

作者:金色梦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打造了电子娱乐传奇最新章节!

    即便已经是第四次进入这里,白杨还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两人,一个冷峻而危险,一个则柔媚而清纯,但这绝非人类能够散发出来的气质。

    实际上,若非白杨听过叔叔任长秋的讲述,知道人类曾经与之战斗数十年的怪物是一群虫子,恐怕他都要认为这深渊与它的居民便是导致战争罪魁祸首了。

    只是他后面发现,这深渊也同样在九十年前,战争开始的那一瞬间破碎,里面的居民同样经历了一场浩劫,眼前的两位,都过得不怎如意。

    面对这样诡异超凡的生物,要是白杨暴露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事实,那么他要么被手撕,要么被榨干,肯定没有好果汁吃。

    所以,白杨只能将错就错,学着扮演一位邪神,他给自己取名为【晚钟】,这是穿越前白杨正在赏析的一幅油画的名字。

    他倒是不敢自称“愚者”,生怕这个拥有深渊的世界也存在着什么“凡有言,必被知”的定律,让自己吸引到那些伟大神祇的注视,瞬间暴毙。

    “......绮梦境的状况还算稳定,只是妹妹们依旧没能获得足够的精力诞生,【晚钟】先生上次给予我们的力量实在不够,啊,这不是在讨价还价,我很清楚,【晚钟】先生能够帮助我们就已经是魅惑魔女最大的荣幸了,只是......”

    透过无数繁复错乱的花纹,白杨能隐约看到正在说话的这位女子的容貌。

    银发,红瞳,柔媚的长相,火辣惹眼的衣服,还有那末端是爱心形状的尾巴,与传说中的魅魔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完全一致。

    这是深渊的居民,魅惑魔女一族。

    尽管现实世界的魅魔传说是为了解释某些青春期正常的生理现象而编造的,但生活在深渊绮梦境里的魅惑魔女可是货真价实的超凡生物。

    她们全都是女性,依靠强烈的人类情感为食,过去,在深渊尚未破碎的年代,魅惑魔女经常出入人类的梦境,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摄取食物。

    只是当神州的战争打响之后,深渊破碎,绮梦境与人类世界的联系中断,魅惑魔女们无法获得食物,十不存一,最后只剩下爱琳等几个刚刚出生的,尚未去过人类世界的幼年体以魔女之卵的形态存活。

    而爱琳则在三年前意外孵化出来,没有任何食物,甚至连人类和其他魅惑魔女都没见过的她,在濒临饿死的时候向神像祈祷,意外进入了这深渊,遇到了白杨。

    咕——

    爱琳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肚子就先一步叫出了声。

    “呃,请原谅我的失礼,【晚钟】先生。”

    “无妨,既然信奉我,自当获得馈赠。”

    白杨沉声说道,他抬起右手,那已经平息下来的黑色纹路再度浮现,与此同时,白杨的耳畔响起了无数层层叠叠的细碎呓语。

    忍耐着欲裂的头疼,白杨的右手被那扭曲倒错的花纹包裹,这些花纹构成了一根粗壮的触须,伸向爱琳的方向。

    爱琳见状,乖巧的闭上眼睛,以虔诚如同一位圣女的姿态双手抬起,准备承接某些物体。

    下一刻,从白杨的触须之中,一团蕴含着斑斓色彩的黑雾坠落到了爱琳的掌心。

    看到这黑雾,另一边,所有表情隐藏在银色面具后的恐惧领主诺顿内心却泛起不小的波澜。

    这黑雾是高纯度的人类情感聚合体,寻常的恐惧领主根本没办法制造出这样浓度的产物,恐怕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原初的恐惧之王才有可能尝试复现。

    看到那些黑雾缭绕,逐渐渗透进魅惑魔女身体里,诺顿有些羡慕,又有些懊悔。

    他前两次进入深渊的时候,因为忌惮这位来路不明的神明可能是某些擅长欺诈与背叛的家伙,所以并未将自己的力量献祭给对方,以至于上一次见到白杨给予爱琳情感的时候,还觉得是两个人在演戏,套路自己。

    没想到【晚钟】先生竟然是货真价实的,并且这一次凝聚出来的情感,似乎比上一次要更强一些。

    那个傻白甜的魅惑魔女,哼,就连如何汲取精力都不懂的家伙,竟然已经获得了两次那样的馈赠。

    实在是失策。

    为自己的谨慎感到后悔,诺顿在白杨收回触须的时候立刻开口,以富有磁性而冰冷的嗓音开口。

    “【晚钟】先生,这一次我想献上自己的力量,帮助您尽早完成复苏。”

    诺顿很清楚,眼下这位实力超凡的神祇之所以愿意和自己等人这样交谈,完全是因为深渊破碎的影响。

    在那场浩劫之中,无数的异域毁灭,分裂,消失,曾经统辖深渊的神祇也大多陨落,沉眠,自我封印,而这位【晚钟】先生,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之一。

    这位神祇此刻肯定处于某种暧昧的状态,无法完成许多事情,就连这样召集自己与那魅惑魔女聚会,也不过是一个尝试。

    但神祇终究是神祇,再怎么虚弱与浑噩,也依旧是不朽不灭的存在。

    诺顿之所以这么说,一是告诉白杨,自己能看出来他并非全盛,自己和爱琳不同,是真正有见地的深渊住民。

    二是借此试探一番白杨对他们的态度。

    此刻,恐惧领主几乎全军覆没,他想要重振月下的威名,恢复往昔的荣光,只靠自己一个人是绝无可能的,为了达成这个夙愿,诺顿认为投靠眼前的这位也并不是不能接受的。

    三是比起他曾经见识过的一些神祇那血腥,诡异,甚至要献祭自身或者同伴才能获得回应的代价,对比之下,【晚钟】先生索取的并不多。

    只是一点儿力量,几天就能恢复过来,可从【晚钟】先生那里获得的馈赠,是诺顿自己用这些力量绝对无法获得的。

    低投入,高回报,一位成熟的恐惧领主要敢于下判断。

    而此刻的白杨倒是没什么心思和诺顿进行千层饼的博弈,他只感到一阵放松,就像进入了贤者时间似的。

    体内的深渊污染与极致的情感中和,白杨大概只有现在才能获得真正的片刻安宁。

    他需要通过这种行为来缓解深渊对自己的侵蚀,至于那些深渊住民们甘之如饴的黑雾,不过只是对白杨来说没什么用的副产品。

    假如将白杨比作一口脏兮兮的锅,那么极致的人类情感就是清澈的泉水,而这些深渊住民视若珍宝的黑雾,就是刷锅水。

    也就是说,白杨靠着忽悠这些魅惑魔女和恐惧领主提供力量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他们还得对白杨感恩戴德呢。

    见到白杨沉默许久,并没有回应,诺顿有些紧张。

    难道是自己的话太过张扬,触犯了对方的禁忌?

    又或者【晚钟】先生对自己前两次都没有有所表示,现在才想到投诚而感到不悦?

    深渊中的神祇大多都是不可名状,无法捉摸的存在,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当诺顿脑中无数种可能性流转,越想越觉得悚然之时,休息得差不多的白杨看到自己的手臂再度爬上黑色的纹路。

    他又抬起右手,缭乱花纹构成的触手从虚空中探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来到了诺顿的面前。

    “献上你的祭品。”

    他原谅自己了......

    见到对方的态度,诺顿松了一口气,立刻,他掌心向上,与那触须轻轻触碰。

    骤然,白杨手臂上的花纹上多出了一些如同刀割般的伤痕,这些伤痕狰狞而可怖,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切身的痛苦。

    与此同时,白杨也很快确认了从对方那里获得的情感力量。

    “恐惧制造......”

    *

    感谢大家的打赏,投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