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年轻有为

作者:金色梦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打造了电子娱乐传奇最新章节!

    坐着小货车一路向前,白杨很快就抵达了蓝田集团的总部。

    这幢二十层高的建筑位于陵江西岸,几年前才修建起来,崭新而惹眼,与附近的老破小对比起来又格格不入,有种阔少爷走进农村集市的错位感。

    蓝田集团实业起家,现在已经横跨房地产,餐饮,电子等多个领域,算是战后江城的龙头企业之一,即便与外国的那些早发展几年的大公司对比也毫不逊色。

    只是,由于前两年蓝田集团的创办者病重,底下一群人群魔乱舞,再由他的女儿肃清家门之后,这个集团元气大伤,旗下不少事业部都处于混乱状态。

    一方面是之前的内部争斗导致不少人因为立场不同而被开除,另一方面则是在清扫门户的时候,又有一群人被扫了出去。

    这些人很多甚至是蓝田集团刚刚建立的时候就跟着老板的,人脉,能力都相当出色。

    而最近蓝田集团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则是丽达大崩溃带来的连锁反应。

    蓝田集团之前投资了一些游戏公司,试图在电子娱乐产业分一杯羹,但显然,这些游戏公司在这场业界灾难中伤亡惨重,十不存一,造成了巨大的亏空。

    走进大厅里,白杨也能感受到一些颓废的感觉,前台略显疲惫,来往的员工也并不精神。

    “库房在这边,清点完你就可以离开了。”

    秘书江静薇带着白杨和推着小车的司机来到一楼库房门口,电话又忽然响了起来。

    她看到来电,脸色一变,郑重起来。

    “......是我,嗯,对,已经回来了,啊?不,没有,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带他过去。”

    江静薇一边接电话一边点头,过了一会儿才放下手机,眼神复杂地看向白杨。

    “你拿几盒扑克牌跟我一起上楼,我们老板要见你。”

    “嗯?”

    白杨本来只是想过来转一转,没想到对方的老板竟然要直接见自己。

    他实在也不是谦虚。

    但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白杨再推辞就显得小气了,他大方地点了点头,跟着江静薇上楼。

    十九楼,可以俯瞰陵江景色的位置,这一层都是总裁办公室,除去秘书们办公的位置,剩下的再无别人。

    白杨以前只在电视剧里看过类似的构造,现在实际见到,还是会在心里吐槽一句该死的有钱人。

    江静薇也觉得纳闷,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虽然长相的确很帅,但自家老板也是个美人,什么电影明星,流行歌手,那都在社交场合见过无数了,不至于会因为帅就对这个男人特别对待吧?

    她来到总裁办公室外,敲了敲门。

    “让他进来就行。”

    里面传来了一个沉静的女声。

    江静薇有些迟疑,正常而言没必要让自己回避,眼下自己老板和这白杨两个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真的要发生什么?

    尽管有如此多的疑问,但她并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江静薇知道现在并不是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场合,她应了一声,示意白杨自己开门进去。

    白杨推门而入,首先看到是一片江景。

    办公室靠江的一侧是落地窗,夕阳映照在江面,波光粼粼,江上来往的船只有的崭新,有的破旧,忙碌而繁华。

    在办公室一边,站着一名女子,白杨仔细一看,发现正是周末的时候在《江城晚报》的编辑部遇到的那位女子。

    她难道是总裁的贴身秘书?

    白杨又看向另一个人。

    那是一名老者,他头发花白,看起来十分憔悴,像是大病过一场,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爬回来一般。

    白杨脑子迅速转动,联想到之前看到的一些新闻,很快就推断出这估计就是蓝田集团之前病重的大老板。

    “你好,我是田战,如你所见,是这里管事的,叫我叔叔就行,不必拘礼。”

    他语调并不显得严厉,反而有点像隔壁经常来唠嗑的老大爷。

    田战估计也就和任长秋差不多年纪,这个年纪的神州男性,几乎没有没在部队服役过的,因此田战给白杨的感觉也有点像任长秋,只是更加虚弱一些。

    “你好。”

    白杨打了个招呼。

    “这是你们买的扑克牌。”

    他将手上的一大盒扑克牌放到了红木的办公桌上,一旁的女子见状,拿起那一盒扑克牌,拆开,从里面取出一小盒,递给田战。

    “这是我的女儿,田谷雨。”

    田战同时介绍了一句。

    “......女儿?”

    白杨慢了半拍反应过来。

    意思这是田博识之前说的姐姐,那个临危之际拯救了蓝田集团的女强人?

    田战没有注意到白杨的反应,他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手里的扑克牌上。

    这位总裁双眼忽然亮了起来,他有些贪婪地拿起扑克牌盒,将其拆开,小心地从其中取出了扑克牌,看向最外面的那一张广告牌。

    那上面是一张舞剑的女子,正是任长秋之前看到的。

    田战顿时被这卡牌完全吸引住,目不转睛,像是被夺走了灵魂般。

    安静的办公室里,白杨和田谷雨都看着田战。

    “......好,真好啊。”

    良久,田战才感慨般说道,他眼角有些湿润,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美好而易碎的事情。

    田战又拿起另一盒扑克牌,拆开,注视着其中的卡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原本憔悴的神情因为这些卡牌而消散,整个人变得精神起来。

    “这些都是你画的?”

    田战放下手上的卡牌,抬头询问白杨。

    “对。”

    白杨颔首。

    “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田战感慨一句,又说道。

    “不知道我出多少钱,你能帮我画一幅画?”

    “我帮人画东西不在于金钱的价值,而在于这幅画对他有多少意义,如果只是买来放在保险库的角落里收藏,那多少钱我也不会画,相反,如果我的画作真的能够给拥有者带来一些共鸣与感受,哪怕只有一百块我也乐意画。”

    白杨实话实说,要是不能汲取到足够的情感来中和掉身上的深渊污染,那给他几十万也只能等死。

    他毕竟也不是什么贪恋钱财的人。

    “如果我说五百万买你一幅画呢?”

    “请问您要画什么?”

    白杨当即反问。

    扑哧——

    一旁站着的田谷雨忍俊不禁,而田战也嘴角翘起。

    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确有趣。

    “我的妻子,她在最艰难的那段时间走了,就连一张好看的照片都没有留下,我希望你能帮我画一幅她的画像,留作纪念。”

    田战回答,他语气很诚恳,像是担心白杨会拒绝。

    白杨大概也知道田战想要的是什么了,利用【情感激发】的力量绘制出来的画作,的确能够让田战这样精神萎靡之人受到激励,如果有余力,白杨也不介意帮他完成这个愿望。

    只是白杨现在手里的是【恐惧制造】,要是随便画出来,怕不是得直接吓死田战。

    真要帮忙画画,还得等下周,从魅惑魔女那边拿到【情感激发】的力量才行。

    “确实是值得追忆的事情,田叔叔,只是我最近还得画杂志的连载,如果今后有空,我肯定帮你画。”

    白杨答道。

    “好的,好的。”

    田战似乎终于放下心来,他又和白杨聊了几句,才让田谷雨送白杨离开。

    田谷雨走在前面,白杨跟在后面,两人刚刚走出总裁办公室,白杨就开口说道。

    “抱歉,昨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听到白杨的话,田谷雨停下了脚步。

    她转过身,凑近到白杨面前。

    *

    感谢大家的打赏,投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