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骗我的?怎么会是呢(第三更)

作者:金色梦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打造了电子娱乐传奇最新章节!

    “她没事,任叔,你刚才说太岁又怎么了?”

    白杨敷衍了一句,没让任长秋深究。

    “哦,我刚才遇到了老廖,就是以前在咱们对面街卖煎饼果子的,他前段时间被那个太岁骗了,现在穷困潦倒,听说咱们赚了钱,就想找我们接济一下,我就给了他几百块钱,好歹把饭吃上。”

    任长秋颇为感慨地说道。

    白杨倒是没有那么好心,他估摸着这老廖应该是看到报纸,觉得瑾秋印刷厂发达了,就过来讹一点,靠着任长秋心善才这么容易拿到钱。

    说是被太岁骗了,可能这只是用来欺骗任长秋的说辞。

    “任叔,以后这种事还会越来越多,不管他们是真的有困难,还是只嘴上说说,你得分辨一下,不能那么轻易把钱给出去。”

    白杨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一下任长秋。

    “你说他是骗我的?怎么会是呢......”

    任长秋后知后觉。

    倒也不是他粗神经,白杨过去身处的年代,信息爆炸,各种言论层出不穷,你也不知道互联网背后敲键盘的是不是一条狗,还有一堆反串乐子人,网络乞讨数不胜数,因此,他对外人天然有一种戒备。

    而现在这个时代,民风相对淳朴,谁也想不到,战争才结束十年,人类就已经开始专精欺骗同类了。

    更何况又是认识的人,防不胜防。

    看到任长秋的模样,白杨也默不作声。

    曾经的人们是这么质朴,愿意相信彼此,帮助身边的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才变成了他那时候那般尔虞我诈,大家攻击性拉满,戾气十足呢?

    收敛起情绪,白杨又和任长秋确认了一下现在扑克牌的销售状况。

    《江城晚报》的广告效果很好,今天的销量是昨天的五倍,按照现在的态势,再有最多一个星期,这些扑克牌就会被销售一空。

    “白杨,你说这扑克牌卖这么好,咱们要不要再加印一些?”

    任长秋琢磨着说道。

    “不用,我们不加印,任叔,我记得今天有记者来采访吧?”

    白杨想了想,询问道。

    “对,刚才就想采访我来着,我正忙着,就让他们待会儿再来。”

    任长秋擦了擦汗。

    “那正好,到时候你被采访的时候就说,这些扑克牌只有七十万套,告诉他们还剩下的扑克牌不多了,而且这些扑克牌再售罄之后,我们永远不会再版复刻。”

    白杨认真地交待着。

    “啊?这么赚钱就不印了?”

    任长秋无法理解,他大受震撼。

    “任叔,这些东西现在虽然大家都忙着收集,可过一阵子,伴随着交换,总会有人收集齐的,当这些卡牌被收集齐的那一刻,就是人们对它失去兴趣的那一刻,如果我们不断印刷,那么这种刺激的阈值就会不断降低,最终多印出来的反而会妨碍销量。”

    白杨耐心解释着,要让这个时代的人理解限量会更贵的概念,确实不容易。

    无论在什么领域,当某样东西限量的时候,人们才会更倾向于出钱购买,如果再限时,那简直买疯了。

    而若是放在那里,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买,反而会让人怠惰,提不起购买的欲望。

    也正因此,才会有各种限时的打折促销,就算没有什么由头,也得制造一些诸如周年庆,双十一之类的由来来进行限时限量的宣传。

    任长秋寻思了一会儿,觉得白杨说得很有道理。

    可是这印刷厂要是不印东西,那该做什么?

    他又迷茫了。

    “别急,任叔,你就先好好把这些扑克牌处理了,平常有空接一点正常的印刷单子做着,不用太劳累。”

    白杨看出了对方的困惑,他说道。

    另一边,何念似乎从刚才的恐惧之中回过神来,她盯着那本素描本,觉得白杨画的不是什么虚构的故事,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吃点糖,可以缓解紧张。”

    白杨从任长秋的抽屉里摸出一颗水果硬糖,递给何念。

    何念撕开糖纸,将那甜腻的糖果含在嘴里,感觉的确好了一些。

    她铺开糖纸,用手掌将其熨平,又小心地折起来,收进口袋里。

    傍晚,白杨简单完成了工作,抬起头,却发现何念已经走了。

    看了看时间,倒也的确是下班的点了,白杨不是那种强留员工加班的人,他没在意何念的事情。

    不过到家之后,拿出手机,白杨才发现何念给自己留了一条短信。

    【何念】:我看你画画很认真,就不打扰你了,昨天的晚饭很好吃,今天我自己回家随便吃点解决,不麻烦叔叔和阿姨啦。

    原来何念是为了防止白杨又拉她回家吃饭才默不作声就溜了。

    白杨看着短信一笑,自己家多一张嘴吃饭没什么问题,何念也太见外了。

    看着白杨对着手机笑的样子,刚刚从厨房端菜出来的陈瑾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

    “笑什么,是不是和女生在聊天?”

    “没有的事儿,婶婶我来帮你端。”

    白杨接过盘子。

    晚饭,三人一边看新闻一边吃。

    神州国家电视台播放完新闻后是天气预报,再往后,没有继续看后续的访谈类节目和八点的电视剧,任长秋直接换台到了江城电视台。

    “我今天要上电视了。”

    还得意洋洋地给陈瑾炫耀道。

    “真的吗,看把你得意的。”

    陈瑾埋汰了一句,眼睛却没有移开电视屏幕。

    “哎,早知道我就好好拾掇一下了,这头发也乱,衣服也不新的。”

    任长秋似乎颇为遗憾地说道。

    “怎么,还想在电视上焕发第二春,找几个小妹妹吗?”

    陈瑾掐了一下任长秋的腰,让他缩了缩脖子。

    “我哪敢......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任长秋立刻满脸堆笑。

    江城电视台的专题节目在一个营养品的广告之后开始。

    这一档节目叫做《今日关注》,重点放在市民生活,有暗访卫生不达标的餐厅,有揭露保健品骗局的,还有聚焦家长里短的。

    由于瑾秋印刷厂今日的扑克牌售卖火爆,记者自然也来到这边进行采访。

    在主持人简单的介绍之后,镜头转到了瑾秋印刷厂的门口。

    然而第一个出现的,不是任长秋,而是白杨。

    “?”

    任长秋看向白杨,心想这小子竟然偷偷瞒着自己接受采访。

    白杨则看到自己的脸没有打码,内心正在吐槽记者说话不算数。

    “......能给我的脸打个马赛克吗?”

    电视里的白杨这么说了一句。

    下一刻,伴随着记者的答应,白杨的脸上打上了马赛克。

    “......”

    白杨无语。

    *

    求推荐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