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这一届祖宗太难带了

作者:黄文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我在末世种田求生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清末的法师最新章节!

    赵忠义还没什么表示,刘宝贵却眼睛一亮:“你能解决这事儿?俺不信!”

    小样,还用上了激将法。

    赵传薪呵呵一笑:“不管信不信,起码有这个可能,就值一碗面片吧?”

    反将回去。

    刘宝贵一琢磨,还真是这个道理。

    他一挽袖子,开始削面。

    赵传薪伸脑袋看了一眼,说道:“多放点白菜和葱花。”

    刘宝贵又开始翻白眼。

    小食担一头是灶,一头是工具和食材。那灶的煤火正旺,片刻就煮好了。

    赵传薪稀里哗啦的开吃。

    以前,他不怎么吃面食的。现在,只觉得原来面片也可以这么美味。

    属实饿急眼了。

    其实没多少油水,那面汤里连点油花都欠奉,但饿了哪管得了这些?

    一碗很快下肚,他一扬碗:“再来!”

    却被刘宝贵拎着勺子给挡住:“你先说,怎么解决这事儿?俺兄弟遇上的麻烦可不小,那钻天翻子虽然才刚刚起局建绺子,但他和占中花是拜把子兄弟,占中花手下几十号兄弟,手里有的是新洋枪,子弹跟不要钱似的打,连官府都不敢动他。”

    无论是钻天翻子,还是占中花,都是绿林里的绰号。行走江湖,大家都不愿意用真名,一方面是避免麻烦,防止追根溯源牵连亲人,另外就是名号比名字要响亮容易让人记住。

    却是赵传薪把碗往前一送:“先满上,我边吃边说。”

    刘宝贵将信将疑,一咬牙,左右不过两碗面片。

    盛满了,赵传薪继续吃。

    第二碗见底儿,这才放下碗,打了个满足的饱嗝。

    “这件事要解决起来不难。”他好整以暇道:“我给你们分析一下。

    首先,钻天翻子才刚起局,手下的人马不多。这也是当时赵忠义插手他作恶,没有当场翻脸的原因。但是,他虽然和占中花拜把子,可不能总是拿别人名号给自己长威风,所以他丢了面子,必然会来找忠义麻烦立威。

    去报官,官府看占中花的面子上,不敢和钻天翻子怎么样。

    若我们自己和他拼命,别说人家有枪咱们打不过,就是打死了他,万一占中花来为兄弟报仇,咱们也难以抵挡。

    所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去找忠义的东家。

    忠义的东家,就是东北首富的牛家吧?

    我知道,富贵觉得自己没有门路去找人家,而忠义你又觉得要面子开不了口。

    你们还没料到事情的严重性。那钻天翻子在忠义你这里失了面子,是必然会回来报复的。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也不想想家里的老小么?

    所以,忠义你带着我,去找你们的东家。就说我是你们赵家在云南的亲戚,算是你的堂弟。然后,由我来说明事情,说服牛家保护你们。”

    他说的头头是道,将两人心里比较模糊的概念具体化,也让两个人重视起来。

    这时,刘宝贵却疑窦丛生,他问:“你怎么知道俺兄弟的东家是牛家?

    再者,你凭什么敢说,你能说服牛家帮忙从中斡旋?”

    害,这一届的祖宗可真难带!

    不过,他这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为什么赵传薪了解的这么清楚?

    儿时,他曾听爷爷说过这么一段公案。不过语焉不详,只说了个大概。

    后来,爷爷去世,他上大学后,碰上了个牛家的后人,听说了一些往事。因为涉及到自家祖上,他来了兴趣很是下功夫查了一番历史,才算是大致捋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非常自信的说:“忠义之前说过,他再跑一次商队,就能攒够钱去典旗人的田了。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油盐酱醋茶,绫罗绸缎貂皮人参,包括洋人的舶来品,但凡涉及到日用百货,哪个不是‘砸锅牛’的产业?”

    牛家的祖上在甘肃一带,曾因饥荒过不下去,就砸锅分家。每一支都拿一片锅的碎片,将来后代取出来锅碎片,只要能拼上,那就是一家人了,要互相帮忙,认祖归宗。所以,牛家被称为“砸锅牛”。

    赵传薪继续道:“所以,忠义跑商队,必然是跟牛家跑。这有什么难猜的?

    而我敢说自己能说服牛家,是因为牛家现在的当家人牛子厚,被称为牛大善人。他们做事有章法,不乱纪,这是一方面。另外你可能不知道,牛家这样的富商,能不被现在关外大大小小的绺子盯上?实际上,牛家已经和这些绺子有了少许的摩擦了。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晓钻天翻子和他拜把子兄弟占中花,却不知这二位,甚至包括十四阎王,大小金字儿等等绺子,他们都听一个人的话。这个人被人称为‘秀才胡子’,他叫杨玉树。

    杨玉树此人目中无人,公然勾搭这些大大小小的绺子团伙。他早就盯上了牛子厚的商队,牛子厚也知道他这么一号人。

    那钻天翻子既然想要对忠义下手,而忠义给牛家做事,如果我去跟牛家人一说,牛家人难道不认为,这些绺子是准备对他们下手吗?”

    当赵传薪把事情掰开了揉碎了一说。

    这就好像一本背景宏大的小说,一下子铺开格局,令人豁然开朗。

    刘宝贵和赵忠义两人自是听得目瞪口呆。

    看着两人的脸色,赵传薪背着手,自得一笑:“现在,你们还怀疑我没有本事解决你们的麻烦吗?”

    呵,在祖宗面前装一回,感觉还不错。

    这次,刘宝贵主动又盛了一碗面片,殷勤的递了过来:“小哥不是凡人啊!”

    赵传薪接过,又干了一碗。之前小饱,这回却是撑着了。

    吃饱喝足,思路更加清晰了。

    想要在这里立足,首先兜里得有点钱才行。现在是近代,第二次工业革命都结束了,他也没啥可发明赚钱的。

    思忖片刻,他说:“你们二位,先在这里等等,我去一趟当铺。”

    他有两枚戒指。之前哪怕饿肚子都一直舍不得拿出来,现在看来,还是去当了吧。

    不远处,就有个“德兴当”的招牌。

    赵传薪到了德兴当,见识了这个时代的金融机构。

    木围栏窗口,让他看着觉得像是监狱。

    “我这俩戒指,值多少钱?”

    他把两枚珠光宝气的“重工”戒指放在柜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