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第一步调查

作者:墨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通天法师最新章节!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罗森就醒了。

    法力是灵魂之力,法力不断变强,精神也逐渐旺盛,哪怕昨夜三点才睡,起床后依旧神采奕奕。

    昨夜推想了一大堆,但真实证据其实很少。

    真相到底如何,还得实地去查。

    洗漱之后,下楼先去找哈瑞克觅食。

    吃着美味早餐,罗森问:“夏玻莱大叔呢?还没起吗?”

    哈瑞克正在拿拖把拖地,他叹口气:“一早就出去了,说是要配合法师行会抓捕瑟兰迪斯小姐,还说不抓到人就誓不罢休。”

    罗森忙问:“一个人去的?”

    “不,和那个叫欧列克的小白脸一起去的,他们俩最近形影不离呢。”

    哈瑞克语气有些发闷,似乎很看不上欧列克。

    罗森心中一动,笑问:“大叔,你不会是嫉妒欧列克吧?”

    “我呸!”

    哈瑞克一脸不爽快:“我会嫉妒他?老子比他有男子气概多了。”

    “那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却没想到,哈瑞克神色认真起来。

    “罗森,我和你说,我当了10年旅店老板,看人很准的,一个人再怎么掩饰,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那个欧列克,别看长得像模像样,但我一看他,就感觉这人不对劲,他肯定有问题,有大问题!夏玻莱和他混在一起,迟早要吃大亏!”

    罗森嘿嘿笑:“大叔能吃啥亏呀,就算是走旱道,也是大叔赚便宜呢。”

    哈瑞克一怔,随后爆出一阵大笑,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罗森,我说正经的呢,你别打岔。”

    他左右看了下,似乎在确认周围有没有第三者,随后压低声音,说道:“我跟你说,欧列克最近不是一直住在二楼吗?”

    “嗯,对啊。”

    罗森点头,这事他也知道,欧列克在猎犬之家住了有一个多星期了,因为夏玻莱说是这边房间多,空着也是空着。

    “那天下午,我从三楼搬画下来,正好路过欧列克房间。恰好,那家伙房门开着,我就往里瞅了一眼。你猜我看到什么呢?”

    罗森配合地问:“看到啥?”

    哈瑞克声音越发低了:“我看到他正在照镜子。不是和男人一样照镜子,而是和女人一样,在镜子前面转来转去地照。”

    “哎呦呦~黄金神在上,他一个大男人,在镜子前面搔首弄姿,心里肯定有大毛病!”

    “唔~的确有点过分了。”

    罗森也觉得有点奇特,但这终究是个人习惯问题,可能是欧列克觉得自己长得俊,于是就自我迷醉了呢。

    但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对方可能女扮男装,但很快就否定了这猜想。

    欧列克是长得俊,但长得虎背熊腰,声音浑厚,身上还有股单身男人特有的汗味,完全找不到半点女性阴柔气息。

    这得什么样女人,才能扮成这样啊。

    但旋即又想到一个可能:“这家伙这么喜欢和大叔混一起,不会是恋男吧?”

    “想多了想多了,总之这家伙很危险,还神神秘秘的,得提防着。”

    他也吃完了早餐,便起身告别。

    “大叔,我心里不大爽快,今天不画画了,出去转转散散心。”

    哈瑞克只以为瑟兰迪斯的事对罗森打击很大,便道:“去吧去吧,任谁遇上这事都会觉得糟心的。多出去走走也是好事。”

    “我先去楼上拿些钱。”

    罗森返身上楼。

    既然欧列克不在,他就放心走到他房间门口。

    先仔细看了下木门,尤其是门把手的位置,然后才转身返回三楼。

    一到房间,立即打开冒险日志查看指纹。

    这一看,他顿时吓一跳:“怎么会没有指纹?”

    他现在已经确定,这个世界的正常人都有指纹的,而且没多少人会去在乎自己的指纹。

    “难道被哈瑞克大叔给擦了?”

    哈瑞克有洁癖,看不得一点灰尘,没事就爱拿着抹布到处搞卫生,所以被擦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欧列克指纹暂时搞不到,他也不纠结,便打算从其他方面入手。

    拿钱出了猎犬之家,走到大街上,罗森就感觉有些茫然。

    虽然昨夜做了很多计划,但时间还是太过匆忙,事到临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直接去找维罗妮卡?’

    ‘鬼知道那娘们现在在哪呢?’

    他昨晚第一次见维罗妮卡,对她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万一对方是真凶,自己突兀找上门,必定引起对方警觉,说不得就得丢命。

    站在街角细细想了下,终于找到了另一个不那么危险的突破口。

    “马波里防腐液。”

    瑟兰迪斯给他读过一本《炼金通识》的书,所以罗森知道这是一种炼金产物,相当专业的溶剂,一般的炼金师也难以调配,必须找高手才行。

    而在银月堡,这样的炼金高手并不多,每个都是有名有姓。

    那么,只要查清楚近段时间有哪些人购买了大量马波里防腐液,就能一路顺藤摸瓜。

    那么,怎么去找高手呢?

    这个简单。

    罗森快步走到城南集市,很快找到一家叫‘生机焕发’的草药铺。

    恰好,他给这家铺子的老板和伙计都画过像,走进铺子后,店铺伙计还笑着对他打招呼:“罗森,早上好啊。”

    罗森也挥手回应,又问:“荷马森先生在吗?”

    “我在这呢。”柜台后传来回应。

    罗森走过去,笑问:“荷马森先生,我想买几瓶火龙酒,你这有吗?”

    火龙酒,调配各种法师药剂的专用溶剂,难度和马波里防腐液差不多,会调火龙酒的,大概率会调马波里防腐液。

    荷马森耸了耸肩:“这货太高级,我这个卖草药汁的可搞不来。你得去找专业的炼金师才行。”

    罗森叹口气:“可我就是找不到呀。您也知道,我原本的导师又出了这样的事。所以想找您问问路。”

    荷马森叹口气表示同情,随后拿起羽毛笔,快速写了1个地址和人名递给罗森。

    “城南这片,就只住着1个炼金师。你去问问他,看他有没存货吧。”

    罗森连声道谢:“非常感谢您的消息,荷马森先生,有空的时候,我一定给你画一张全家福。”

    “哈~~”荷马斯很是高兴:“那我可真等着了。”

    这年头,画全家福是相当奢侈的活计,一般只有贵族才能支付得起呢。

    罗森笑眯眯道:“放心吧,有空就来。”

    挥挥手告别,离开草药铺后,他就按着地址一路找过去。

    ‘甜水巷36号,有点距离,路也不大熟,但找到应该不难。’

    在街巷里绕了好一会儿,花费大半个小时,终于找到地头。

    这是一栋相当别致的木屋,还带着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种着很多不知名的植物,许多地方还特意搭着暖房和遮雨帘。

    院门关着,罗森走上前,正准备敲门,就见门口挂着一个木板。

    木板上用炭笔写着一行字:“本人最近外出采购原料,归期不定。若耽误您的紧急事务,非常抱歉。”

    “不在家?这么巧吗?”

    罗森看着满院子长势喜人的植物,感觉这不像是个会出远门的人。

    要不然这一院子的花草没人照顾,一场雨雪可不就糟蹋啦?

    现在就下着毛毛细雨,还夹杂一些雪粒呢。

    他又低头查看木板上的字迹:“这字可真丑,木板还没被彻底淋湿,是刚刚挂出来的。也就是刚走?”

    那既然是刚走,地上应该会有脚印吧。

    罗森低头看脚下,因为是泥地,的确有很多脚印,各种各样的都有。

    新的,旧的。人的,狗的,猫的,牛的,猪的,密密麻麻的。

    仔细观察后就发现,其中只有一种脚印能和院子里面的脚印对上。

    显然,这个脚印属于院子主人,也就是炼金师。

    罗森很快发现蹊跷。

    院门口的脚印有些模糊,不像是刚踩的。

    “奇怪,明明出门远行,而且刚走,地上怎么没有出门的新鲜脚印?难道是飞出去的?等等,不对!”

    “这年头的教育花费昂贵,知识分子大都有一手好字。一个有名的炼金师,字怎么会这么丑呢?”

    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心中猛地一跳:“别是被灭口了吧?”

    这念头一出,罗森就感觉心跳有些加速。

    “我刚一查就有人被灭口,这么凶险的吗?”

    好在这条巷子还算热闹,人来人往的,时不时能看见有巡逻卫兵走过去。

    恰好,有一队卫兵路过。

    罗森立马走山去,拦住对方去路。

    领头的卫兵队长大眼一瞪,喝道:“小孩,你找死吗?!”

    罗森伸手从衣兜里掏出4枚银克雷,手轻轻一翻,动作隐秘地塞到对方手里。

    “大叔,我是高阶武士夏玻莱.奥米希亚的侄子,想求您帮我个小忙。”

    金钱加关系,双管齐下,卫兵队长态度立即大幅软化。

    他和蔼说道:“哦,原来是夏玻莱大人的侄子,有什么事吗?”

    罗森便引着卫兵来到院门口,将之前的分析简略说了一遍。

    “我想来买几瓶溶剂。可现在这种情况,我就怀疑里面出事啦。我想请大叔打开门查看一下。”

    卫兵队长顿时面露难色。

    “呃~史丹先生是有名望的炼金师,他要是不在家的话,咱们不好强行破门哇。”

    罗森念头微动,1枚可爱的金克朗悄无声息地跳进卫兵队长的口袋。

    “大叔,出什么事,我来负责。造成什么损失,也由我来赔偿。”

    “我是夏玻莱先生的侄子,就算我担不起责任,我叔叔也担得起。”

    卫兵队长摸了下衣兜,感受着金克朗那沉甸甸的触感,心中一阵火热。

    这相当于他半个月的薪水,家里婆娘一直想打副新耳环,要是有这笔钱,就能让那婆娘好好高兴一下,也免得一回家就面对一张死鱼脸。

    他摸出先前的银克雷,一人一半平分给自己两个手下:“愣着干嘛?破门!”

    “是,队长。”

    俩卫兵抬起脚,一下将院门踹开,又到木屋前,一脚将房门踹开。

    门开后的瞬间,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