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370岁?

作者:开心的袜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大神你人设崩了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惹火999次:乔爷,坏!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预测:从体验新职业开始最新章节!

    醒来的时候,他双目接受到的是阳光。

    微微有点刺眼。

    他皱着眉头,看出去。

    大厅里一个人站在他身边。

    另一个人在开大门。

    虽然天亮,但路上人不多。

    是清晨。

    “林哥……”他叫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

    “什么林哥?”旁边人讶异的道:“你小子睡糊涂了吧?”

    陈潇一愣,揉了揉眼睛,看像身边的人。

    “胡凯?”他顺口叫了出来,但接着他又愣住了。

    这个人他敢保证自己没见过,这个名字也没听过,但从他的记忆里就这么横冲直闯的钻出来。

    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愣什么,睡了半晚上了,该交班了。”胡凯拍拍他肩膀。

    开门的人转过,露出满口白牙,冲他一笑,“醒了?”

    “魏成海。”

    “嗯呐,怎么?”魏成海笑笑,“睡了半晚上,像是不认识了一样,这小子。”

    说着魏成海摇摇头,笑着走开了。

    谁叫人家是老板的朋友,爱怎么就怎么着吧。

    他们没半点办法。

    可陈潇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

    林南,沈浩文呢?

    还有那两个怪异的名字,“伏先”,“奎龙”?

    昨晚的一切难道都是一场梦。

    他朝两人头顶看去。

    “胡凯,34岁,健康值74”

    “魏成海,30岁,健康值63”

    仔细看两人的详细,里面也没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那不对的只有自己了?

    不行,他要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陈潇快步走到电梯跟前。

    魏成海喊道:“林老弟,要给你带早餐吗?”

    陈潇已经按下十八层。

    电梯门关上,外面隐隐传来胡凯纳闷的声音,“这家伙怎么了?睡一晚跟换了个人似得。”

    陈潇没心考虑自己的态度问题,只想看看十八层是什么样子。

    电梯门打开。

    十八楼两边窗户透过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地上。

    一切正常。

    那些黑的,红的,绿的粘液血迹,此时都已经消失不见。

    天花板,地板,两边墙上呈现出的大片血迹,也无影无踪。

    陈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伸手在墙壁上摸了摸,略带温暖的触感,从指尖钻进心里。

    不可能。

    他快步走到卫生间,朝自己脖子看去。

    右侧。

    那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抹淡淡的红痕,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他伸手按了下。

    生痛。

    就跟昨晚被草人按住的时候一样痛。

    十几分钟后,陈潇木然坐在椅子上,双腿放在登记台上。

    王林过来看了看,张口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很快大门口林海进来,手里拎着包子,豆浆,油条,快步走过来,“陈大……陈潇!”

    陈潇这才从思绪中惊醒过来。

    “老林,你来了,走走走,有事跟你说。”

    “刚好,去我办公室吃早餐。”

    两人说着话,上了电梯。

    王林跟旁边的保安道:“看到没?这才是深藏不露的高人,换成我那样把腿放在登记台上,林总耳光可能已经抽过来了。”

    旁边的保安叹口气,“这种事羡慕不来啊,人家跟林总是好朋友……”

    两人到了24楼的办公室,陈潇专心对付面前的包子和豆浆。

    油条没动。

    林海拿了瓶矿泉水给他,“怎么样,安保部那群大老粗没为难你吧?”

    越是底层的家伙越是喜欢为难人,这点林海清楚的很。

    他已经跟安保部的家伙打过招呼了。

    但不排除还是有人不开眼。

    陈潇摇摇头,“没人这么不开眼,我倒是有点问题想问你。”

    “问题?什么事?”林海一看陈潇表情,就知道碰到什么难事了。

    不等林海继续问下去,陈潇就道:“十八楼是那个公司?”

    这种综合性的写字楼会租给很多家公司。

    一般每家公司都会在自己的楼层写上自己公司名字。

    但十八楼并没有。

    或者说陈潇记忆里没有。

    “十八楼?”林海狐疑的看着陈潇,似乎在好奇。

    有问题?

    陈潇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老林,难道十八楼有什么问题?”

    “十八楼确实有问题。”林海面色严肃道:“但十八楼是我们‘望海’的。”

    这栋大楼就是林海所建。

    除了自己使用外,还租出去很多。

    但十八楼并没有朝外出租。

    “十八楼风水有问题,当初是周文帮我们看的地方,告诉我们这栋大楼想要风调雨顺,事事平安,十八楼不能用,空出来,作为一个缓冲地带,否则会出事。”

    “至于具体的……周文说是风水相冲,靠着十八楼能让这个相冲的程度减到最小,不影响整个大楼运程。”

    陈潇皱起眉头,他现在会看相,但并不懂风水方面的东西。

    现在看来周文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在这方面有相当造诣。

    他按了按额头,不知道该怎么给林海说。

    十八楼现在没什么问题,但摸到脖子上,那地方还隐隐作痛。

    他敢说昨晚发生的都是事实。

    两人正说着,办公室门打开,一人伸头进来,看到陈潇穿着保安服大摇大摆的坐在老板位置上,脸色顿时一变。

    “你是谁?”那人不客气的问道。

    林海从休息室里又拿了条烟出来,看到来人质问,一摆手,“这是我朋友。”

    那人愣了下,上下打量了陈潇一番,才道:“林总,张总找您。”

    “行啊,让他进来就成。”

    那人又多看了陈潇两眼才离开。

    林海道:“我助理,少见多怪了。”

    说着,把烟放在陈潇跟前。

    陈潇也没客气,拆开拿出一包来打开抽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走进来,刚准备说话,看到林海和一个保安聊的热火朝天,满脸都是讶异。

    “这是……”

    林海一看,“老张,快来,给你介绍个朋友。”

    他转头对陈潇道:“这是我在望海的合作伙伴,张文举。”

    他又指着陈潇对张文举道:“这位陈老弟是风水相师,看手相准的很……”

    张文举对陈潇似乎没什么兴趣,听了介绍,只是伸出手来跟他握了握,至于为什么一个风水相师来这当保安,他也没问。

    陈潇在看了一眼张文举后去愣住了。

    “370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