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亡汉者必司马氏

作者:诸葛清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汉末皇叔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三章亡汉者必司马氏

    十日之后,司马懿与孙权被押到了长安。{}说实话,若按照刘璋的脾气,他根本不会接见司马懿。可同来的还有孙权,他就不得不见了。否则,孙尚香每天带着儿子以幽怨的神情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真的受不了。

    可同样是俘虏,若刘璋只接见孙权,却不接见司马懿,难免被人诟病,他干脆两个一起见。当然,接见司马懿也不全是为了孙权,刘璋也想看看历史上那位奠定晋朝基础的冢虎,到底长得什么样!

    长安,议政殿内。秦军文武分列两边,正等着开早朝。虽然刘璋还没有称帝,但他已经开始用皇帝的礼仪。照郭嘉、贾诩的话说,让他提前适应,以免到时候不习惯!

    “押司马懿、孙权进殿…”在郭嘉的示意下,内侍走到殿外大吼了一声,那一副公鸭嗓子让刘璋十分不爽。

    本来,刘璋想取消宦官这个职业,可架不住众臣一致反对。想想也是,若内宫不用宦官,仅靠宫女肯定伺候不过来。刘璋能把握住自己的内宫,可他的后人未必可以。为了刘家血脉的纯正,众臣都以死相谏了,刘璋实在不能不妥协!

    “参见大王,司马懿、孙权已经带到!”早已经在门外等候的典满,听见殿内传来的命令,赶紧押着司马懿、孙权进殿。

    “跪下!”典满行完礼,却看见孙权、司马懿还站着,他不由满脸狰狞!

    “哼!”司马懿、孙权都是身居高位之人,怎么会对刘璋行跪拜之礼?听了典满的话,二人只是把头抬起,满脸不屑的看着大殿的顶部。

    “来人,让他们跪下!”见二人不肯配合,典满更加愤怒,他立刻将门外的卫士叫来,想强迫二人跪下。

    看守大殿的卫士都是虎卫营的精锐,八个人上前分两队伺候司马懿与孙权。孙权虽然是君主,但好歹是武勋世家出身,在四个虎卫士卒的踢打强迫之下,他竟然毫不动摇。

    司马懿可没有孙权的体魄,他倒也不曾示弱,实在受不了虎卫士卒的粗暴,他猛坐在地上,眼中满是怒火的盯着刘璋!

    “够了!”看着昔日的敌人落得如此下场,刘璋也感觉有些无趣,他挥了挥手,让虎卫士卒退下。

    “刘季玉,你别假惺惺的,要杀便杀,想羞辱我们,或者想让我们投降,那是白日做梦!”孙权果然硬气,他在大殿之上负手而立,那颗高高抬起的脑袋,显得不可一世,就好像他不是阶下之囚!

    刘璋笑问道:“仲谋果然霸气,不愧是第一个称王的人,可你就不为家人着想么?”

    “我听闻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老母妻子之存亡,只在你一念之间。我既已被擒,请即就戮,并无挂念!”孙权倒不怕刘璋对他的妻儿做什么,毕竟他的妹妹、母亲、大哥都在长安,肯定不会看着他的妻儿被杀!

    “好小子,竟敢与孤耍无赖!”见孙权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架势,刘璋岂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孙权笑道:“反正我已是孑然一身,低头是死,抬头也是死,那为什么不死的堂堂正正呢?我孙氏子弟之中,没有畏惧敌人而投降的道理!”

    “好,孙氏子弟果然硬气!”刘璋抚掌笑道:“老夫人、香儿、伯符,仲谋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孤了!”

    “母亲…大哥…妹妹…”大殿的阴暗处走出了三道身影,饶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孙权也不禁有些颤抖,那毕竟是他的亲人。

    “仲谋,别死撑了,低头吧!”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孙策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虽然孙权战败了,但不可否认,他是孙家最有才华的人,孙策实在不想看着他死。

    “大哥,小弟对不起你!”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孙权沉声道:“您不惜装死来成全我,可我却没能带着江东走向辉煌,更没能让孙家成为大汉第一世家,我实在无能,也无颜见你。就让我随江东而去吧!”

    “仲谋…”听了孙权的话,孙老夫人泣不成声,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多么刚烈,也知道自己劝说不了孙权,她只能默默的看着儿子,强忍着心中的悲痛。

    “母亲,孩儿不孝!”一直十分强硬的孙权,在母亲的面前,终于软了下去。他猛跪了下去,狠狠磕了几个响头。

    孙太夫人早亡,孙权、孙策几乎都是孙老夫人养大的,她早已把孙权看作亲生儿子,眼看儿子要慷慨赴死,哪个母亲不心疼?孙老夫人眼珠一翻,整个人便向后仰去。若不是有孙尚香扶着,她这下肯定摔的不轻!

    “母亲…”赶紧将孙老夫人抱在怀里,孙策掐着她的人中,而孙尚香则揉着她的脑门。至于孙权,只能满脸焦急的站在远处,看着兄长与妹妹救援母亲。

    “嘤咛…”一阵犹如蚊子飞过的呻吟响起,孙老夫人悠悠转醒,可她看了一眼孙权,又把眼睛闭上了!

    “母亲,您怎么样了?”孙尚香真的着急了,她本不想与孙权说话,可看见母亲这幅模样,她愤怒的指着孙权道:“孙仲谋,难到你就忍心让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知道,母亲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所以你能狠下心肠!”

    “不!”孙权吼道:“在我心中,母亲一直都是我的亲生母亲。可如今必须有人为江东殉葬,除了我这个江东之主,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没有人要你为江东殉葬!”坐在上首的刘璋笑道:“孤连曹操都能容下,又岂能容不下你?只要你投降,孤可以饶你不死!当然,你若自己找死,孤也不会姑息!”

    “你不杀我?”孙权看着刘璋的眼神中透着一丝不解,他与秦军从吴郡一路打到海上,秦军都没有留半点情面。如今,他实在有些不信刘璋的话!

    “杀你有什么用?”刘璋摇头道:“以己度人乃人之长性,可孤与你不一样!当初,孤能为了香儿饶你大哥一命。如今,孤也能为了她,再饶你一次,只希望你不要让孤失望!”

    “仲谋,别信他,他是在作态!”见孙权似乎有些意动,司马懿着急了,他大吼道:“刘季玉为了表现他的大度,这才饶过你。待过一段时间,他再用手段害你,你又能如何?仲谋,千万别上当!”

    “对!”孙权恍惚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他沉声道:“与其死的不明不白,不如慷慨赴死。千百年后,也能落得一个悲剧英雄的好名声。刘季玉,你不用假惺惺的,动手吧!若我皱一皱眉头,便不是英雄!”

    “就凭你这个不孝不悌不忠不义不仁无德之辈,也配称英雄?笑死我了!”见孙权冥顽不灵,孙尚香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斥着鄙视!

    “你…”孙权冷哼一声道:“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只求速死!”

    “还口舌之争!”孙尚香冷笑道:“若你今日死去,史书上只会多一个弑兄不成,侍母不孝,不忠于国家,对臣子不仁义的卑鄙小人!”

    “孙尚香,我是你的兄长!”孙权双目圆睁,一股怒气喷然而出,竟犹如实质。

    “哼!”典韦冷哼了一声,他决不允许有人在刘璋面前如此放肆。不过,孙权求死之心已坚,他对典韦的杀意毫不在意!

    “把司马懿拖下去斩了!”见已经动摇的孙权又被司马懿兜了回去,刘璋不由有些生气。都落到如此地步,司马懿还敢放肆,他又岂能继续容忍!

    “刘季玉,我的后人会为我报仇的,我在地下等着你!”被四个虎卫押着,司马懿自知难以幸免,便效仿当年的项燕,说了一句偈语:亡汉者,必司马氏!

    “是么?”听了司马懿的话,刘璋笑着点了点头,他可不是当年的王翦,也不是秦始皇,他不喜欢把后患留下。只听刘璋冷笑道:“传孤命令,司马家族三百一十六口,全部处斩于菜市口,包括家奴、侍婢!”

    “什么?”司马懿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可知道司马家有多少人?”

    “就算是十万人,孤也杀得!”刘璋冷笑道:“孤知道,每个家族都有门客,甚至有门客为了主人的血脉延续,能用亲子替换。故而,为了防止赵氏孤儿的事再发生,司马氏的门客都别想逃!你不是要司马氏亡汉么?就算汉真的亡于司马氏之手,与你也没有半点关系!”

    “刘季玉,你如此残暴,就不怕天谴么?”司马懿睚眦俱裂,他怎么也想不到,仅仅是一句话,便把司马氏送上了绝路!

    “天谴?”刘璋叹道:“若真有天谴,孤甘愿当之,可司马氏绝不可留!仲达,你安心去吧!孤会让你走的很热闹!”

    “刘季玉,你不得好死!”疯狂的司马懿竟然挣脱了,他张牙舞爪的向刘璋冲去,虎卫士卒拉都没拉住!

    “可惜,你看不到了!”仿佛没看见司马懿的狂态,刘璋摇了摇头,就在他即将扑到刘璋身上的时候,一只大脚将他踹了好远。

    “不知所谓…”只见大脚的主人拍了拍鞋上的尘土,转身对刘璋道:“大王,属下僭越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