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与后记

作者:诸葛清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汉末皇叔最新章节!

    尾声与后记

    时间飞逝,一晃二十年。自从二十年前刘璋登基,并禅位给刘拓,大汉在刘氏父子的努力下,蒸蒸日上。可是,年过五旬的刘拓,却没有父亲刘璋的潇洒,他对该把皇位传给谁产生了疑惑。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刘璋、刘拓都是时代的佼佼者,可刘拓的儿子中,却没有成大器的。虽然刘拓的儿子中,也能矮个子里拔尖,但若想继承大业,让大汉蓬勃发展,仅仅是中人之姿绝对不够!

    苦恼的刘拓想起了自己的义弟,便把姜维请入皇宫。如今的姜维已经积功封王,还接任了大将军之职,总摄全军。不仅如此,就连丞相也换成了诸葛亮之子诸葛瞻。至于诸葛亮、庞统等人,早在十年前就卸下了身上的重担,不知所踪了。当然,这里的不知所踪是对外人说的,刘拓知道他们去了哪。

    “陛下,您叫我来,有何要事?”大将军姜维来到皇宫,微微向刘拓行了一礼,便坐了下来。在刘璋的熏陶下,刘拓也不是拘礼的人,再加上他与姜维是义兄弟,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兄弟之间自不用多礼。

    刘拓问道:“伯约,朕老了!二十年过去,朕不得不考虑后嗣问题,你觉得朕的子嗣中,谁能够继承大统?”

    “这…”姜维犹豫了,虽然他与刘拓是义兄弟,但涉及到江山大统,他也不好置喙。说远了,这是国家大事,说近了,这是刘拓的家事。想了半晌,姜维才苦笑道:“陛下,这种事,您让臣如何说?”

    “伯约,你是朕的兄弟,又是太傅,怎么不能说?莫非你不把朕当兄弟?”刘拓脸色一沉,语气有些不悦。他能请姜维来商量这件事,自然是相信姜维。

    “陛下,这件事实在太难决定,不如问问先皇?”姜维也不傻,立刻把皮球踢了出去。

    “伯约,你也知道,父皇他老人…”这下轮到刘拓犹豫了。他虽然知道刘璋在哪,但刘璋曾经说过,若非亡国大事,不得去找他。

    “先皇说,非亡国大事不得找他嘛!”姜维笑道:“继承大统的事若不处理好,真的很容易亡国!孰不见,有很多王朝就因为没有一个好的继承人,才导致亡国的!”

    “这…”刘拓低下头思考了半晌,姜维就坐在一旁品茶,静静的等他做决定。过了好久,刘拓才叹道:“朕实在下不了决心,不如请郭奕、孙登、沮鹄等人来商议一下?”

    “集思广益,自然是好的!”姜维点了点头,刘拓说的几个人都是朝廷的栋梁,刘拓的铁杆支持者,更是与他们一起长大的兄弟!

    很快,内侍就把郭奕几人请来了。听了刘拓的为难,郭奕几人哈哈大笑,并一起拱手道:“陛下,您怎么忘记了。当初,先皇临走之前,您曾经问过他,若您的后嗣无能,不可继承大统,该怎么做。他不是留了一封信给您么?”

    “的确如此!”刘拓眼睛一亮,顿时想起了刘璋临走之前留下的书信。这些年来,他一直贴身放着这封信,只是一时忘记了。

    拿出刘璋留下来的书信,刘拓打开来一看,只见信中写到:“吾儿继业,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为父多半远在他乡,而你却在为后嗣问题烦恼不已。其实,为父早已有了打算。若你无法继承大统,为父便亲自执行信中的计划。可你是为父的骄傲,故而为父将这个计划留给你。若你的子嗣中,无人堪当大任,便由你执行这个计划!”

    “父皇竟早就为朕做好了打算?!”刘拓拿着信的手不停的颤抖,他曾经埋怨过刘璋的离开,可现在却毫无怨言。其实,若刘璋一直呆在皇宫,他又如何能放开手脚?到现在,刘拓才理解了父亲的苦心!

    “陛下,先皇留下了什么办法?”见刘拓满脸激动,众人也有些好奇,便开口发问。

    “君主立宪与内阁议会制!”刘拓激动的说出了两个名词,却听的众人一头雾水。待他解释完,众人却大惊失色。

    “陛下,不可啊!”郭奕急道:“若这样做,天下还是刘氏江山么?”

    刘拓笑道:“父皇说了,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昔日,他之所以征战天下,并非要称王称霸,而是希望汉人能站在世界的顶峰!大汉一统,他已经自私了一次,让朕继承天下。既然朕的后嗣没有才能,朕又岂能为了刘氏而误了天下?”

    “先皇仁德,陛下仁义,臣替天下百姓谢过两位!”见刘拓心意已决,又有刘璋的书信,姜维怎能不支持这个决定?他带头跪在地上,其他人自不能再劝!

    根据刘璋的书信,刘拓开始组建内阁,姜维成为内阁中第一任首相,而副相则是诸葛瞻。内阁议员有郭奕、孙登、关兴、张苞、马秋(马超之子)、黄义(黄忠之孙)、赵广(赵云之子)、张泉(张绣之子)、张虎(张辽之子)、徐德(徐庶之子)、周循(周瑜之子)、邓艾、曹冲、杨修、周不疑等等青年才俊。

    又二十年过去,刘氏渐渐淡出朝廷,皇帝成为精神象征,三民主义悄然在朝廷中诞生。可天下并没有忘记刘氏,刘拓被后人称为兴汉德帝,又被世界称为兴汉二世!

    当然,也有不少刘氏子孙不愿意放弃皇权,被迫背井离乡。孙尚香的子女中便有一人与周瑜二子周胤远渡重洋,来到了甘宁与周瑜征服的大岛,建立了海外大汉,史称‘南汉’。

    再后来,刘拓之子刘雄亦不满父亲的决定,与张飞之孙张遵、庞统之子庞义,马超之子马冬,赵云之子赵统等人,率兵往罗马而去,在叙利亚附近建立了另一个汉王朝,史称‘北汉’。

    虽然刘氏不再是中原之主,更有人离开了中原,但无论是孙尚香那一支,还是刘拓之子刘雄,都没有忘记刘璋的血誓。随着他们征服世界的脚步,大汉的年号也一直持续了下去。

    两千年眨眼过去,随着科技、思想的发展,大汉终于走在了世界的前端。在汉历一千五百年的时候,大汉顺利的和平转变成**国家。一些曾经出现过的屈辱,由于汉人的坚韧不拔,再也没有出现。

    汉人也没有忘记刘璋的功劳,世界更没有忘记刘家的功绩。在没有尊孔的年代里,刘氏父子成为了新的圣人与亚圣,受天下香火…

    只是世界上一直有一个令人不解的谜团,就是刘氏父子在禅位后,到底去了哪里。有人说是海外,也有人说是罗马,因为在大洋洲、南北美洲与罗马,甚至在一些偏远的小国家,都有刘璋父子的衣冠冢。最后,由于无法考证,这个问题让世界迷惑了近两千年,直到刘氏父子遗留下来的东西出现,才让众人恍然大悟!

    ……

    大汉四十年,夷洲。

    “父亲,孩儿刘拓求见!”一个山谷外,数个华服老汉带着几个老太婆站在谷口,这些人白发苍苍,最小的都有六十岁!

    “进来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谷内响起,惊起一片飞鸟。

    带着众人进入山谷,只见谷内建着一座巨大的别墅,院子里还有几个老头在下棋、饮酒、打拳,显得好不逍遥。这些老者的年龄都在百岁左右,最大的甚至有一百二十岁。刘拓抬眼看去,这些老头,他都认识。

    “见过父亲与诸位伯父!”刘拓赶紧行礼,他身边的姜维、诸葛瞻等人也不敢耽误,因为院子里的老头都是大汉的元老,就连诸葛亮、庞统也在!

    “免礼吧!”刘璋头也不抬的说:“在这里就是养老,不用如此多礼,否则哪还能谈得上逍遥?来到这里,只有父母、妻子、儿女、兄弟,别把以前的身份带进来!”

    “孩儿明白了!”刘拓犹豫了一下,却没有离开,还有些欲言又止。虽然他同意了刘璋的做法,但心中还有些疑惑。

    “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将大权送给外人?”刘璋笑着点出了刘拓心中的疑惑,刘拓立刻使劲的点了点头,他不禁笑道:“帝制总有一天要结束,与其结束在外人的手中,不如结束在我刘氏的手中,还能为刘氏赚得千年的好名声。若运气好,说不定我刘氏能够成为千万年的王者。以我的性格,没有好处的事,我会做么?”

    “父亲,我还是不明白!”刘拓想了想,他实在无法理解刘璋的想法,可刘璋却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他,他不由问道:“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拿去看,看完或许就能理解了!”刘璋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书塞进刘拓的怀里,便开始闭目养神。

    接过书册,疑惑的看了看书的扉页,刘拓心中的疑惑更甚,可他看着看着就有些明白了。直到看完,再结合刘璋一直以来的行为,刘拓才明白父亲的意思,他不由惊呼道:“此书中所言与现实有异,难道父亲曾经逆天改命?”

    刘璋笑着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刘拓,语气颇为飘渺的说:“庄周梦蝶,孰蝶是我,我是孰蝶。既然已经成为现实,就无须再多想了!找人打一个精钢盒将此书放入其中,再在上面刻一块石碑,就刻这几个字。两样东西准备好后,便着人深埋于夷洲地下,以待有缘人!”

    “诺!”虽然已经做了四十多年的皇帝,今年也有七十多岁,但刘拓对父亲的尊重依然没有改变,拜见过母亲,他立刻按照父亲的要求,将书与石碑埋在夷洲刺史府地下千米处。

    ……

    时间再晃,眨眼千年。

    由于刘氏父子开创了多个先河,禅位并组织内阁,完成君主立宪,让他们成为世界公认的圣人,天下无不以之为荣。以至于一些无耻的国家,连刘氏父子的祖籍都改变了。汉国人虽然很鄙视那些无耻的国家,但时间过去了两千年,很多事都已经无法考证。可一块石碑与一个铁盒的出现,改变了一切。

    大汉纪元两千年,台湾。

    “中央新闻社与台湾媒体共同报道:在台湾市政府整修工地上,发现了古代遗迹,根据科学家考证,怀疑是兴汉始皇与兴汉德帝时期的建筑…”台湾市政府大楼已经被团团包围,警察、军队可谓里三层,外三层,中央新闻社与台湾媒体的记者,都拿着话筒与摄像机,想冲过警戒线,挖掘第一手资料。

    “都让开,考古专家季珏出来了!”大汉国最出名的考古学家季珏浑身灰尘仆仆的走了出来,一群记者立刻将他围住了。

    “无可奉告!”面对记者的狂轰滥炸,季珏只给出了四个字,而相关人员却告诉记者,待遗迹清理出来,会召开记者发布会。

    半年后,遗迹终于被清理完毕,考古学家季珏也把挖掘出来的石碑上的泥土清理干净,并找到了铁盒的打开方法。相关当局确定了石碑与铁盒是兴汉始皇时期的东西,立刻面向全世界召开新闻发布会!

    与会之时,各国领导汇聚一堂,想看看兴汉始皇给世界留下了什么瑰宝。那些无耻的国家甚至叫嚣,应该把刘璋留下的东西交给他们,因为刘璋是他们国家的人。可他们看见刘璋的遗物,立刻羞愧而走。

    只见新闻发布会的大厅中,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碑上刻着十四个鲜红的大字:“朕乃汉人,台湾自古都是中华领土!”在石碑的右下角还刻着两行小字:“大汉四十年,刘拓奉父命置石碑与铁盒!”

    看见这个石碑,中华大地上的汉人扬眉吐气,他们都怀疑刘璋是不是未卜先知。当然,也有人怀疑刘璋是穿越者,却没有证据,只能闭口不言。

    石碑是显而易见的东西,可铁盒却不是那么容易打开。当考古学家费劲心力将铁盒完好的撬开后,却发现里面有一本与实事相差甚远的书。

    很多学者都不明白书中的内容,最后只能猜测刘璋也是一个小说写作爱好者。只是汉代的小说写作,让人匪夷所思。不过,刘璋怎么说也是奇迹的创造者,就算他会写小说,也没有人持怀疑态度。

    于是乎,在兴汉始皇纪念馆中,又多了两样藏品:石碑与书。为了让众人了解刘璋父子的功绩,大汉国政府决定将两样藏品展出。只见金碧辉煌的展览馆中央,一个特制的展柜十分显眼,旁边还竖着一块石碑。展柜中的垫子上放着一个铁盒,铁盒内有一本厚厚的精装书赫然入目。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金色的大字:《三国演义》…

    后记

    《汉末皇叔》写了近九个月,终于完本了。从去年十一月一号开始到今天,清风感谢大家陪伴我走了那么长时间。

    写这本书,清风有开心,有失落,也有迷茫。虽然这是清风第二本书,但真正算起来,清风还是一个新手,在很多地方有欠缺。

    譬如,有人说清风越写越差。清风并不否认,因为到了三国鼎立以后,清风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破局了。这让清风发现了一个最大的疏漏,写书之前没有提纲。

    除了这个问题,清风书中的故事还有些不连贯,匠气太重。有些地方刻意模仿三国演义,大家都能看的出来。不过,清风相信,自己一定会越写越好。敬请大家期待我下一本书,现在正在编写大纲!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清风!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