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作者:白衣猎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神你人设崩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惹火999次:乔爷,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男妇科医生最新章节!

    陈鹏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陈鹏不情愿的睁开眼,敲门声还在继续,而且像雨点般惶急。陈鹏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定是宁兰,宁馨才不会这么敲门,而且宁馨也不会来敲自己的门,事实上,自从那天之后,宁馨就再也没有理过自己,虽然心里很内疚,陈鹏却也不打算去解释,要怨就怨她有个变态的姐姐吧!

    陈鹏懒洋洋的打开门,宁兰正满脸怒气的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张纸。

    “你干什么,大早上抽什么疯?”陈鹏不耐烦的说。

    “你个王八蛋,宁馨离家出走了!”宁兰气急败坏的说。

    陈鹏一听,心里也是一惊,赶紧接过那张纸,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

    姐姐,我走了,不要找我。放心,我不会自杀的,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这么长时间,我不是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就是生活在你的关照下,我累了,我觉得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了。我不想再掺和你们的事,这辈子第一次真正的爱上了一个人,并付出了一切,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我这辈子没有恨过谁,但是我恨你们!姐姐,我想我们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别再这么下去了,好么?

    陈鹏的嘴里一阵发苦,虽然这么长时间他志在宁兰,但是对于给宁馨造成的伤害,他一直心存愧疚,可是说这个花季女孩就是毁在自己手里,无论有什么理由,这都是不能改变的事实,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

    宁兰看陈鹏在那里发愣,不由得大怒,骂道:“王八蛋,你还不出去找?”依然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陈鹏心里的内疚片刻间荡然无存,心底的怒气反而被激发出来,他冷冷的说:“宁馨,是你妹妹,不是我妹妹,你想找倒是自己出去找啊?”

    宁兰气的嘴唇发白,颤声道:“要不是你毁了她,她会离家出走么?”

    陈鹏反唇相讥道:“要不是你毁了我的家,我能毁了她么?”

    宁兰大怒,一巴掌向他抽来,陈鹏冷笑一声,借机一抬一送,宁兰远远的跌了出去。陈鹏本以为宁兰会就此罢休,可没想到她像疯了一样,立刻又冲了过来。

    这可真是“静若处子,动若狡兔”了,陈鹏实在没有想到一个女人要是打起架来,也可以这么凶猛,虽然没什么力量,但是一阵乱抓乱挠,至少气势上很吓人。陈鹏真是哭笑不得,只得一边躲一边后退。慢慢的,陈鹏退到了门边,他避无可避了,两个人不可避免的扭打在一起。

    两个人正忙的不亦乐乎,突然门铃响了。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陈鹏发愣的功夫,宁兰转身就去开门,大概她以为是宁馨回来了。门开了,出乎她的意料,门外站着的并不是宁馨,而是两个警察,后面还站着一个胖胖的女人,却是庞文慧,此刻她正以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宁兰!

    宁兰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警察已经向她出示了逮捕证,同时例行公事的说道:“宁兰,你涉嫌雇凶杀害庞文力,你被逮捕了,请配合!”宁兰缓缓的伸出手,一副锃亮的手铐立刻落在了她的手腕上。

    陈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实在想不到会出现这种变故,庞文力,那不是宁兰的老公么?她怎么会杀害他?看宁兰的样子似乎确有其事,那宁兰岂不是……?陈鹏虽然很怨恨宁兰,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却突然有种难受的感觉,难道宁兰就这样……,他不忍心再想下去了。

    宁兰缓缓的转过头,眼睛里满是泪水,无限留恋的看着陈鹏说:“陈鹏,照顾好孩子,把宁馨找回来,好么?”这一瞬间,陈鹏似乎在宁兰的眼神中看到了久违的清纯和少见的诚恳。

    陈鹏缓缓的点了点头。

    此刻的庞文慧就像是翻身的农奴,用救世主般的眼光看着宁兰,也许只有此时此刻,她才能找回一点自信,因为在和宁兰的交锋中她是没有胜绩的,所以她才坚持跟着警察来看宁兰被捕的一幕,那对她来说,也许是种享受,是种发泄!此刻的她,像一座肉塔一样屹立在楼道里,像一个高僧宣读佛号一样高声念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侯未到!宁兰,你还记得张晓明么?”眼神中满是得意和复仇的快感!

    宁兰冷冷的看了庞文慧一眼,慢慢的走下楼梯,她知道自己终究是败了,而且绝无翻盘的可能,庞文慧所说的张晓明就是她的死穴,这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当年的庞文力确实是宁兰指使张晓明撞死的。其实当年宁兰跟着庞文力虽然是为了钱,但是当时她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她只是想走一下捷径,让自己更快的过上好日子。可是,当她生下了陈鹏的孩子之后,她渐渐不满足于现状了,她决定搏一次。于是她设计让庞老先生知道了孩子的事,结果理所当然的她们被接进了庞家。这个计划中最重要一环就是让庞家确定小豪是庞家的子孙,庞文力只是精子成活率低,并不是绝对不孕,所以庞家一定会做亲子鉴定的,于是宁兰费尽周折找到了负责做亲子鉴定结论的林瑞,付出了身体、金钱的代价以及对未来的承诺,宁兰终于达到了目的,而正是这样一张作伪的亲子鉴定结论后来要掉了林瑞的命!宁兰在庞家的身价节节攀升,宁兰的贪欲膨胀起来,她不再满足于金钱,她还想要权利,她要亲自驾驶庞氏企业这条大船!此时的宁兰已经失去了理智,即将到手的繁华烧昏了她的头脑,于是她开始了处心积虑的计划!宁兰用同样的手段买通了张晓明,杀人的手段、时间的选择、事故的路段、以及如何善后,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宁兰一个人计划的,张晓明其实只不过是个傀儡,他所要做的就是开着车把庞文力撞死,然后等着收钱,等着享受幸福生活!计划很成功,庞文力如宁兰所愿的死掉了,庞家也曾经对庞文力的死有所怀疑,也曾经调查过,不过由于张晓明按照宁兰的要求,真的喝了酒,是属于酒后驾车,并没有查出什么端倪。所有的人都被怀疑过,甚至连庞文慧、唐秀丽都被怀疑过,但是就是没人怀疑宁兰,因为在别人眼里,庞文力就是宁兰的靠山,有庞文力在才会有宁兰的一切,宁兰是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可是他们都低估了宁兰,宁兰是不甘心做一个贤内助或是在家数钱的,她要的是权利,她要的是身价几亿的庞氏企业!庞文力死了,庞家剩下的唯一男性就是小豪了,不出意外的话,庞家的产业就是她们母子的了,可是宁兰知道,庞文慧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庞家的产业,她是不会甘心家产落到宁兰的手里的,可是宁兰也不会坐以待毙的!于是她紧锣密鼓的又开始了计划。她开始在庞老先生的饮食中加入重金属,这就相当于慢性毒药,庞老先生的身体每况愈下,当她从许妈嘴里听说到遗嘱的内容时,她高兴的笑了,甚至连做梦都会笑出来,她觉得她的目的终于要达到了!就在这最重要的关头,宁兰放松了警惕,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可是有一句话叫做“棋差一着,满盘皆输”,当真是丝毫不差!宁兰计划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却不如庞文慧的一个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篡改遗嘱!这招釜底抽薪让宁兰措手不及,于是她被生生的赶出了庞家!

    身上分文皆无,小豪又生病了,正在宁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关键当口,王禹莽莽撞撞的闯了进来。要不是王禹和秦宜柔帮她,宁兰想翻盘虽说不是绝无可能,但是希望却不大,但是王禹无意中又把她送上了那条已经渐渐偏离的轨道,所以说宁兰欠王禹一个人情并不是夸大,宁兰也的确很感激王禹夫妇。她去自首虽然说是有她的目的,但是毕竟还是还了王禹这个人情,同时客观上救了楚一鸣一命!

    宁兰扶公司走上正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处理张晓明和林瑞的问题。其时庞文慧已经进了监狱,宁兰也已经站稳了脚跟,她也就不想再辣手杀人,于是她采取收买加安抚的政策,好说歹说,张晓明被她送出了国,可是林瑞却死活不出去,宁兰也只能由他。张晓明有了足够的钱,去国外享受生活了,林瑞却像个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满,于是宁兰被激怒了。要知道此刻的宁兰并不是什么善类,林瑞丝毫不明白敌我的形势,就贸然出手,他当然一败涂地,这一败就直接去了地府,至于说牵出了楚一鸣,那真是宁兰始料未及的事。林瑞的事给宁兰敲响了警钟,这让她明白一个道理,死人永远比活人可靠!于是她搭上了国外的杀手集团,务必要置张晓明于死地,这个时侯杀人对她来说已经不叫事了,她的神经早已经麻木了!当时她收到了杀手的信物――张晓明的一根手指,于是她放心了。谁料到,张晓明突然又冒了出来,并且到了庞文慧的手里!当宁兰在庞文慧嘴里听到“张晓明”三个字时,她就知道张晓明并没有死,自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恼羞成怒的张晓明一定会置自己于死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