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作者:白衣猎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神你人设崩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惹火999次:乔爷,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男妇科医生最新章节!

    乔楠楠听了楚一鸣的话,却吃吃的笑了,半晌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上了嫂子的当了,她是骗你的,所有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说要帮我试试你是不是真心,我根本没有辞职!”

    楚一鸣的眼睛睁得老大,半晌才问道:“你说宜柔姐在演戏,这也太离谱了吧?”

    想着当时秦宜柔脸上失望而又惋惜的表情,想着自己苦苦哀求两个小说不为所动的坚定,楚一鸣彻底懵了。

    “宜柔姐也太有才了,这样的心计,这样的表演,真不知道王哥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啊?”楚一鸣苦笑着说。

    “一鸣,你不会怪我吧?”乔楠楠担心的问。

    楚一鸣摇摇头说:“我想我们还要感谢宜柔姐,要不是她,恐怕我们还不会这么快走到一起,她应该算是我们的红娘吧!”

    乔楠楠幸福的笑了。

    是的,秦宜柔当之无愧为她们的红娘!

    秦宜柔是旁观者清,她正是看清了二人之间的微妙感情,才出此“下策”的。其实楚一鸣早就爱上可乔楠楠,只是他不愿承认或是不敢承认而已,他自私的生活在对候琳的幻想中,以求一个心安理得。他就像一个蜗牛,深深的藏在壳子里,不敢去接触任何人,更别说是乔楠楠的感情。秦宜柔正是看准了他这一点,让乔楠楠无故失踪,才把楚一鸣从壳子里面逼出来,才让他真正切实的认识到了自己的感情,也正是因为有这种难舍难弃的感情,才促使了楚一鸣万里寻妻,否则任凭秦宜柔聪明绝顶,也是无济于事的!

    大家都在闷头吃饭,只有竹筷和碗边的碰击声和轻轻的咀嚼声,却没有人说话。乔楠楠不时的偷眼看爸爸妈妈,却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不禁芳心暗急,自己说是那么说了,可是爸爸妈妈要是真不同意,难道自己真的和楚一鸣私奔?

    饭终于吃完了,可是乔楠楠和楚一鸣连吃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看乔氏夫妇吃完了,她们规规矩矩大放下碗筷,像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样,屏息端坐在那里。

    乔父忧心忡忡的问道:“楠楠啊,爸爸再问你一句,你真的想好了么?”

    乔楠楠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乔父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楚,你能保证以后对楠楠好么?”乔母和颜悦色的问。

    小楚老老实实的站起来,说道:“爸爸妈妈,你们放心,你们把楠楠交给我,我一定把她照顾的好好的!”

    看着他认真而且紧张的样子,大家都笑了,乔楠楠不好意思的拽他坐下。

    乔氏夫妇对视一眼,乔妈妈转过头来笑着说:“楠楠,我们拗不过你,我们同意了!”

    乔楠楠一声尖叫,跳起来就亲了爸爸一口,然后又搂住妈妈的脖子撒娇道:“我就知道妈妈会同意的,妈妈,你真好!”

    乔父难为情的抽着烟,低着头暗笑;乔妈妈却满脸洋溢着笑容。要知道,儿女幸福才是做老人的最大的幸福,看到女儿高兴,又有哪一个妈妈会不高兴呢?

    其实不管父母做什么说什么,都是为了儿女的未来负责,也许思想有些守旧,也许手段有些不妥当,可是目标是不会错的,她们都是为了儿女的未来,有句话说得好,世上只有自私的儿女,绝没有自私的父母!乔氏夫妇的妥协也许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火车慢慢的开动了,乔家人在站台上摆手相送,依依惜别。乔楠楠更是哭的双眼和桃子一样,王禹心里也有些伤感。生离死别,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吟诵过,可是这样的场景每天还是在上演着,有相聚才会有离别,有难舍的感情才会有离别的哀愁,也许这才是五味人生吧?

    火车渐渐的飞驰起来,楚一鸣正在安慰着乔楠楠,她也渐渐的平静下来。王禹的心里却莫名的感到一阵烦躁!火车离开山村驶向都市,王禹感觉就像是从树荫下一下子到了暴烈的阳光下,浑身的不舒服。莫野和莫思雨的面容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来,这个难题再次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到底该怎么办?

    陈鹏身心疲惫的打开了房门,已经几天了,他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可是没有宁馨的一丝踪迹,看来宁馨是下定决心,要远离她们,自己再怎么找也没办法。

    陈鹏拉起早已收拾好的箱子,最后再看了这个家一眼,默默的关上了门。在这个家,因为一个女人,他经历了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同样是因为一个女人,他变成了一个最卑鄙的人,可是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他要离开了。房门的关闭,隔断了一切,仿佛把一切的痛苦和卑鄙都关在了里面,陈鹏轻轻的叹了口气,拉着箱子向楼下走去。

    王茜正在沙发上呆呆的坐着,宁兰的事她已经知道了,宁兰这次是在劫难逃。虽然她同样恨宁兰,可是心里还是隐隐有一丝怜惜。作为一个人,宁兰很成功,她得到了别人没有的一切,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又是异常的失败,也许这一辈子她都活在对陈鹏的爱情中,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为了达到自己的人生目的,宁兰孜孜不倦的追求,甚至处心积虑,不择手段,可是她最后到底得到了什么?恐怕宁兰这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幸福,看来作为女人,还是应该做自己份内的事……

    正在胡思乱想,门铃响了,王茜过去开了门,却是拉着个旅行包的陈鹏。王茜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沙发上。

    陈鹏放下包,奇怪的问道:“唉,老婆,看我回来你不开心么?”

    “我高兴的起来么?宁兰入狱,宁馨出走,你觉得很高兴么?”

    “这个好象和我们没有多少关系吧?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你不高兴?”陈鹏疑惑的问。

    “也许宁兰的事是咎由自取,可是宁馨的事和你无关么?你到底还是不是人?”王茜怒冲冲的说。

    “你怎么知道的?”陈鹏有些尴尬的问。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没有一点内疚么?”王茜盯着陈鹏问道。

    陈鹏索性豁出去了,说道:“我对宁馨是有一些内疚,可是她要怪就怪她姐姐,至于宁兰,她是咎由自取,我没有责任!”

    王茜叹了口气说:“陈鹏,我没想到你是这么冷血,就算宁兰不是你老婆,她也是你的初恋,她也是小豪的妈妈,就算她什么也不是,她还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你怎么这么无情?”

    陈鹏叹了口气说:“宁兰是有些可惜,可是她是罪有应得,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那宁馨的事你打算怎么办?”王茜问道。

    “我已经找了她好几天,可是没有找到,看来她是有心躲开,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只能慢慢想办法吧?”

    “陈鹏,我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你怎么会想出这么缺德的主意,你不知道你毁了宁馨的一辈子么?”王茜幽幽的说。

    “我就是要让宁兰知道,破坏别人家庭就要付出代价,她破坏我的,我就破坏她的!”陈鹏恨恨的说。

    “你说宁兰不择手段,可是你呢,我看你和她没什么区别,你报复宁兰我没意见,可是你有必要搭上宁馨么?”王茜质问道。

    陈鹏没话说了。

    “我再问你,如果宁馨是个年龄大的妇女或者长的很丑,你还会用这个手段么?你敢说你没有私心么?仅仅是为了报复?”王茜一针见血的问道。

    陈鹏呆住了,王茜的话一下子扎到了他的痛处,他仅仅是为了报复么?他真的没有私心么?他一直自欺欺人的不敢承认,可是王茜将这张纸无情的揭开了!

    “你有私生子,我接受了你;你现在又来这一出,而且是打着为我报仇的旗号,到底是你风流成性,还是我真的太傻?”王茜的眼泪流了下来。

    “王茜,我……不是,你听我……解释!”陈鹏一时之间有些语无伦次。

    王茜叹了口气道:“陈鹏,我想我们可能无法在一起了,有一不能有二,你过分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把宁馨找到,先请求她的原谅,然后你再问问自己,你爱的究竟是谁?至于小豪,你放我这里没问题,我会帮你照看的,我们相处会很好!”

    “王茜,你怎么能……”陈鹏着急的道。

    王茜摆了摆手说:“其实这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宁馨,其他的以后再说!”

    陈鹏还想说话,王茜站起来说:“小豪可以随时送来,至于你先不要来了!”说完走进卧室去了。

    陈鹏怔怔的站了半天,终于无奈的朝门外走去。

    站在阳光下,陈鹏心里一片茫然,自己这算是怎么回事?和一个错误的女人发生了一段错误的感情,然后为了报复,又和一个错误的女人,发生了另一段错误的感情,现在却连原来的感情也错误了,这算是罪有应得么?陈鹏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苦笑,他感觉自己现在像个丧家之犬,不但没有家,心里没有一丝着落……

    炎炎的烈日下,陈鹏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前方走去,他不知道要走到何方,他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侯,他的心里一直有个问题在上下翻腾:自己爱的究竟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