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作者:溪边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邪王丑妃最新章节!

    “蓝宸,你到这里来,意欲何图?”

    紫眸深处散发着危险的光芒,似乎只要蓝宸再靠近一步,他就会立即出手,怀中的鸢鸢似乎就是他的一切,只要蓝宸敢动手,他绝对不会就此罢了!

    “只是想要帮鸢鸢一个忙……”

    蓝宸鬼魅的眼眸中似乎没有过多的杂念,笑意仍是不断,只是看着那张让他日思夜想的脸容没有因为他的出现有丝毫的动容,反而是更显不悦,甚至是厌恶之意,对此,他仍然是感到非常失望,他知道现在要让鸢鸢接受自己根本不可能,但最起码,也不要像现在这样,是对他有敌意的……

    “直接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继续耽搁时间,笛鸢鸢眼眸中带有疑问,要帮忙?也许事情并没有他们想得太坏,那个消息不是由蓝宸传出去的……

    “我知道鸢鸢要进英山谷,也知道里面很危险,只是想要来护你进去……”

    无比诚恳,眼眸深处不带一丝杂念,似乎就只是真的想要跟着笛鸢鸢进去,好保笛鸢鸢一个周全!

    “消息不是你放出来的?”

    看见这样的蓝宸,邪无风却是相信他心无别的所图的,因为他也是一个男人,蓝宸更是与自己一样是是爱着鸢鸢,他不会想要在这个时候伤害她,魅域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这消息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也不会这样也查不清楚。

    “不是,而我也同样查到刑林的足迹,也该是这里面没错……”

    他知道鸢鸢要尽快找到刑林,那既然是鸢鸢的愿望,他自然会帮忙!

    “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既然蓝宸这么说,消息就不可能是他放出去的,刑林在里面,这是能确定的,只是,会不会是刑林的一个陷阱,那就不得而知,若蓝宸同在身边也许能多一个照应。

    邪无风很清楚蓝宸对鸢鸢的是什么心,但他也了解蓝宸的为人,不会乘人之危,也许他会不折手段,但不会是这个时候……

    ……

    一行人就这样往英山上走去,要行至谷中,便要从山腰那里跨越进去,只是山腰处有一个毒林,里面什么奇异植物和蛇虫鼠蚁都会有,而且都是身怀剧毒,想要穿过这个毒林,实属不易!

    毒林中一片迷蒙,毒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更别说能看见地上有些什么!

    笛鸢鸢还没有靠近毒林,只是瞧见前方开始烟雾弥漫就已经有些担心,不管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这里,她依然是害怕走这些山林之路,有人陪着,阳光明媚还好一些,最起码可以看得清前面的路,知道脚下踩着的是什么!但是现在说不定一下秒,自己最害怕的东西就会被自己踩到,又或者,脚下会是沼泽,一下子就会陷下去……

    她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面对这大自然的未知数,此刻笛鸢鸢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相公,你要干什么?让我自己走吧……”

    虽然很害怕,但还是不想让自己成为邪无风的负累,笛鸢鸢还是想要自己走着……

    看见鸢鸢越靠着前面走一步,脸色就会苍白一分,邪无风自然是明白她在担忧些什么,于是便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双臂紧紧地抱住笛鸢鸢的小腿与肩上……

    看见邪无风的举动,笛鸢鸢既是窝心,更是担心,邪无风此刻的身子还是虚弱的,体内的毒还没有真正平息,而既然前方的毒林是危险的,即使是吃下了景熵解百毒的药丸,也难以预知下一步会踩在脚下的是什么……

    而看到如此亲密的两人,蓝宸的那张绝美的脸上脸色自然是没有多好!只是这个时候,他却不能说些什么!

    站一旁的紫蓝,看了一眼邪无风怀中的笛鸢鸢,再依稀感到自家主人身上那腾腾的怒气,他自然没觉多少好受,那天,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誓将笛鸢鸢送到主人的怀里去,只是当看见自己主人对那个女人的迷恋,他便恨不得直接让那个女人消失,这样也许还能让主人从回原来的样子!

    “鸢鸢,进去之后就尽量不要说话保持均匀的呼吸,有什么事就捉住我的手臂……”

    “嗯……”

    见邪无风并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笛鸢鸢轻轻应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因为走着,已经进入了毒林的范围,冷凌尘与景熵还有一些通行的黑衣人在前面开路,景熵在他们身上撒上一些如荧光粉似的东西,在毒雾弥漫的毒林之中仍然能看的见他们,能跟着他们走……

    而蓝宸跟紫蓝还有鬼门的人就跟在抱着笛鸢鸢走着的邪无风的身后。

    谁也没有说话,林中时不时传来的便是一些恐怖让人听着心寒的蛇的嘶嘶声还有一些鸟凄凉的叫声,周围一切都看不见,一切都是一个未知,而且周围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被磕到碰到也许都会搁上什么麻烦!

    笛鸢鸢是担心的,但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着将自己紧紧抱在怀中,生怕她受到一丝伤害的邪无风!

    蓝宸跟在两人的身后,即使前面的人再无声息,他也明显感到两人相互关怀的情意,只听见两人之间因搂抱而不时发出衣服的悉悉作响就让他感到妒忌!为什么现在抱着鸢鸢的人不能是他?

    一行人依然悄然无声地走着,谁也没有发出声响,只是在一个难以确定方向的元素有着一只什么东西正向着这边飞来,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速度极快,虽然除了笛鸢鸢以外的所有人都能确定那东西飞来的方向,蓝宸出手,一个暗器投过去,便听见什么碰撞到树上的声音,该是直接杀了,只是没消停一会儿,声响又起,而且这次是一大群,四面八方飞过来,更是难以确定到底从哪飞来!

    此刻蓝宸,紫蓝还有冷凌尘他们都围在邪无风他们的身边,谨防着那些不知名的东西会攻击到邪无风怀中的人儿!

    但数量实在太多,虽然那些东西并没有攻击到他们,但似乎是有目的飞过来的,而且目的性很强,目标似乎就是最中央的笛鸢鸢!

    “啊!”

    最后,在那些东西仍然不断飞过来的时候,便听见一声尖叫,然后不到一瞬间,一股血腥味瞬间散开,那些东西便即刻撤走!

    “鸢鸢,你怎么了?”

    朦胧之中感到自己的右手臂上流过丝丝的暖流,刚刚的声音也明显是鸢鸢发出来的,邪无风十分紧张,恨不得马上扒开重重毒雾,即刻看清鸢鸢到底出了什么事!

    “鸢鸢!”

    蓝宸的紧张没有比邪无风少,急忙循声走到邪无风的身旁,双手伸过去,依稀摸到笛鸢鸢那有点冰冷的脸,心中顿时一慌,脑海顿时空白,他好害怕,还记得当年自己的妹妹就是这样,全身冰冷,不一会儿就气绝身亡!不可以!鸢鸢不可以像蝶儿那样离开他!

    “景熵!”

    “紫蓝!”

    两声同样紧张中略带颤抖的叫喊声喊出,这时虽看不清,但也能确定蓝宸是跑到鸢鸢的身边,可此刻不是吃醋的时候,要尽快确定鸢鸢是中了什么毒,现在到底怎样!

    “先抱着鸢鸢!”

    邪无风的这句话让蓝宸感到震惊无比,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邪无风会让他去抱着鸢鸢,但邪无风又想要做什么呢?

    不过蓝宸并没有多想,直接从邪无风的手里接过鸢鸢,紧紧地抱着,因为双手抱着鸢鸢那柔软的身体的时候害感到丝丝的暖意,他才稍稍放下心一点!

    而另一边刚刚让笛鸢鸢抽离自己身体的邪无风却是有些空虚,鸢鸢那柔软的身子离开自己的怀里,他也实属无奈,本不想将鸢鸢交到蓝宸的手中,可是冷凌尘与景熵毕竟与自己有距离,而蓝宸则是在自己的一侧……

    笛鸢鸢才脱离邪无风的身体,邪无风便从身上抽出一把小匕首,在自己的手上迅速割了一刀……

    另一种的血腥味再次从毒雾中弥漫开来,而这次更是有所不同,邪无风的伤口周围的毒雾慢慢散开,随着邪无风的手放到笛鸢鸢的唇边,轻轻一按,将血按在笛鸢鸢的嘴里,笛鸢鸢脸部的毒雾都散开,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的绝世脸容一下子显现,双眼紧紧地闭着,只是嘴唇是红得透彻,更是有些不正常!

    “鸢鸢怎么了?”

    邪无风与蓝宸再次异口同声,而景熵与紫蓝则是一人一只手在为笛鸢鸢把脉。

    邪无风一只没有将自己的手从笛鸢鸢的唇中抽出,只是一只往里面一滴一滴地滴着血……

    蓝宸知道邪无风这是在做什么,他很早就知道,邪无风的血是世间上难得一见的解药,即使鸢鸢中毒再深,那些毒有多难解,邪无风的血也最起码能领鸢鸢体内的毒暂时缓解,说不定还能解开!

    “中毒!一种从未在江湖上出现过的毒。”

    紫蓝的话一下子让蓝宸陷入恐惧之中,看着这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毫无半点温度的鸢鸢,让他想起蝶儿,当年的蝶儿已是如此,然后就一直这样沉睡,直到断气!

    “该死!他居然用了这个!”

    景熵除了探脉,还仔细在在笛鸢鸢的身上找到了伤口,就在脖子的位置,仅仅一个小圆点,却是在那么一个小圆点的位置已经流下了不少的血……

    ------题外话------

    这两天小溪开始存稿,所以也一直没有更新,抱歉哦,思路重新改了一下,希望各位有什么意见可以继续提出哦,谢谢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