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捕获人鱼

作者:深海先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敛财人生[综]绿洲中的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德萨罗人鱼最新章节!

    “2016.7.17日,晚。

    我们到达冰岛附近的海域的第三天。

    莱茵在船长室进行雷达搜索,到现在依然没有人鱼的下落。我十分怀疑这么寒冷的水温下人鱼是否能够存活,可莱茵坚持他去年曾在这里搜索到人鱼的踪迹。

    据已知的纪录来看,人鱼属于热带生物,可我连一点希望也不想放过。

    我实在太渴望见到真实的人鱼了。

    我希望,我的绰号可以延续那个伟大的生物学家未曾完成的,对这种神秘生物的探索。”

    我提笔在日记本上那么写到,鬼使神差的望了望那扇小小的船仓圆窗。

    外面黑沉幽暗,我只能在窗子的玻璃上看见台灯暖色的反光,和倒影里我瘦削的轮廓。黑的头发,黑的眼睛,脸愈发被衬得极度苍白,活脱脱是个吸毒过量的瘾君子。

    我笑了一下。莱茵说我有时偏执得像疯子,或许还真是。

    我写下这一句,钢笔笔尖突然的,因一阵突如其来的心绪不宁而深深的划破了纸面,正在此刻,外面传来了一阵惊呼——

    “德萨罗,我的小华莱士!你快出来,水下有东西!”

    我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比头脑更迅速的作出了反应,一个箭步冲向了船长室,正巧和走出来的莱茵撞在一起,他张开双臂把我猛的搂了一下,指着深海摄像监控仪屏幕激动道:“华莱士,你看,我就说这儿有人鱼,你早该相信我!”

    我睁大眼睛,目光聚焦在屏幕上那个移动的影子时,一瞬间失却了呼吸。那是一个清晰无比的流线形轮廓,明显区别于鲨鱼和海豚的是,他的上半身两侧没有鱼鳍,而是一对张开的,如同人类一般的两肢。

    那的的确确,是一条人鱼。

    “快…快撒网啊!莱茵,你还等什么!”

    我如梦初醒一样的几乎窜起来,捶了一拳莱茵的胸膛,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笑起来:“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迟钝?这条人鱼已经被咱们的捕鲨气味剂迷惑了,不然你以为它为什么不逃走?”

    “你这家伙!”

    我立刻闪电般的冲向了甲板,看见船上的水手们果然换好装备已经潜了下去,将网在水下撒开来。渔网上有夜光的浮标,在海面上散落开时,犹如天穹上散落的星子。他们随着水手的下潜而隐没在起伏的海面下,我的心也随之浮浮沉沉,神经像受到水压的压迫一般绷得极紧。

    这将是人类生物史上最惊人的发现之一。

    想到这一点,我不由连背脊也僵直了,踮起脚尖踩在船桅上,恨不得跟那些水手一同潜下去,把那条人鱼带上来才好。

    “华莱士,放松一点~可别落到水里去!”

    莱茵在身后坏笑起来,我的小腿随之一紧,被他的手环住了,而我吓得差点应了他的玩笑,身体往前一栽,被他眼疾手快的抓住后领,两个人一下子跌在甲板上。我的屁股几乎压在他的脸上。还好我的体重算轻,不然得把他骄傲的鼻梁整个压断。

    “哥们,想亲我的屁股用不着这么急切吧?”

    我挪开身体爬起来,眯起眼冲他促狭的笑了一下。莱茵却无所谓的撑在甲板上,十分欠揍的咧开嘴:“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说,屁股的形状很好,尝上去滋味也不错,这是今晚除了人鱼以外另一个伟大的发现。”

    “你的膝盖硬度也不错。”我一脚踹在他膝盖上,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下一秒,船下哗啦的出水声立刻夺走了我全部的注意力。我目不转睛的蹲在船桅边,看着水手们拖起那层夜光渔网,放到吊架上。渔网缠绕在一起,里面分明包裹着一个*的轮廓,正如同被捕获鲨鱼一般扭动着身体。

    吊架升上来的时候,他长长的尾巴从渔网中漏出来,以一种优美的弧度垂坠着。

    人类史上曾发现的唯一一种人鱼是印度洋红尾人鱼,而这一只不同,他尾巴是黑的,却不尽然是纯黑。

    不知是否因为水面的反射,呈现出一缕如同焰火中心的冷蓝,末梢却缀上一点点红,红得触目惊心,宛如一柄利刃上沾的血。

    我的眼球不知为什么,跟被刺到一般,骤然的有些疼痛,心里也跟着滋生出一丝不详来。隐约想起几年前在冲绳考察时,研究人鱼长达五十年的前辈——真一先生曾跟我提起的那个传说。

    那是一种被称作“夜煞人鱼”的生物。尾巴是蓝黑色的,带一抹红,就像我眼前所见一样。他与我讲述时脸上带着谨慎的恐慌,只说这是一种比虎鲨更可怕的生物。这种可怕不在于他的攻击力,而在于它所携带的诡异力量。

    他警告我,如果遇到这种人鱼,一定别带上岸来,像研究红尾人鱼一样对待它,否则不堪设想的噩运便会降临在你的头上。

    “地狱里来的恶煞”。他那样形容道。

    可我并非日本人,也并不了解日本文化,对这个词的含义一知半解,只猜测大概同于中国的恶鬼和西方的恶魔。

    至于它到底如何可怕,在那次交谈里,真一先生却并没有告诉我,只是以一声讳莫如深的嘘声作为结束。好像为了我躲避我的追问与造访似的,在第二年我前往冲绳时,回绝我的竟然是他去世的消息。这个谜题,也就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而此时,这个传说,就真真实实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论真一先生的警告是否在前,人鱼,本身对于我,一个偏执成狂的神秘生物学家来说,已是接近死亡的诱惑。

    当它被架到甲板上,放进水仓里时,我的心跳也仿佛就此静止。水手们协助下,我小心翼翼蹲下来,将适量的麻醉剂打入它的尾部,并大着胆子在注射完毕后,顺着鱼尾的曲线摸了摸。鱼尾上冰凉细小的鳞片摸上去跟所有鱼类都不一样,它们很光滑,比海豚的皮肤还要细,甚至…接近人类皮肤的质感,就像一层薄膜里包裹的人腿。

    我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手不经意的碰到尾部末梢,立刻指肚便是一阵刺疼。我讶然的发现它的尾巴上居然生有倒刺,三棱体般的尾鳍如同真正的刀刃一般锋利。血线从我的指缝间滴落在鳞片上,转瞬就不见了踪影,好像被吸附走了一样。

    人鱼忽然猛地挣动了一下,尾部以不可思议的弧度向我整个弯曲了过来,就像一条蟒蛇要绞缠住我的脚踝,连几个水手也按制不住。

    我一下子跌坐在甲板上,僵在原地,魔怔似的愣住了。

    “笨小子,你傻了?”

    莱茵一把将我从地上拖起来,拽到一边,一脚踩住向我袭来的鱼尾,将剩下的麻醉剂干脆利落的打了进去。

    “别!那是对鲨鱼的用量,过量也许会害死它的!”我惊叫了一声,见那条鱼尾很快顺服的平静了下来,慌张的挣开莱茵的手臂,将渔网从他的身体上扒下来。

    我的手抑制不住的颤抖着,激动,兴奋,还有混杂在记忆里的恐惧让动作变得很迟缓,当渔网从他的头颅上揭下来,露出整个身躯时,我浑身打了个抖索,退后了一步才站稳脚跟。

    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实实的面对*的人鱼。

    他跟馆藏的尸体和照片上的那些骨架截然不同,如果不看那条鱼尾和线条锐利的耳朵,他根本就是一个人类。

    他弯曲着身体卧在那,脸侧在一边,头发(尽管我不知道该不该称作头发)一缕一缕*的垂在颈项上,看不见面庞,只能看见下颌的线条很锋利。从侧颜判断,它也许生着一张不错的人类脸孔,当然,这并非我关心的。

    我的目光延伸下去,他背部上起伏的肌肉拉伸延展,形状如同一把蓄势待发的弓弦,充满了水中猛兽的力量感。我甚至怀疑他会突然跃起来,像鲨鱼一样撕咬我。

    这是一条看上去,拥有着精健的成年男人半身的人鱼。

    我曾一度认为人鱼是无性别的,只在交pei时才如同黄鳝一样变化性别。而此时,这个悖论却彻底击垮了我的猜想。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探向它的下腹,那儿竟然真的有一块隆起的东西,只是被沿腹外斜肌往下生长的鳞膜包裹着,在耻骨处露出一个小小的豁口。

    那应该是与海豚的生殖结构相似的地方,只在交pei时会勃出体外,与人类的柱状生殖器官一样。

    只是人鱼是否具有和人类同样的生殖系统呢?他们的繁殖过程是否与人类类似?

    心里的好奇遏制不住的上涌,我拿出后腰的手电筒,打算就在这给做一个简单的检查。 然而,就在我的手电光掠过他的头颅,刚俯下身时,忽然动了一下,只是很小的起伏,而我却警惕的立刻弹开了身体,莱茵则挡在我身前,以防它突然袭击。

    却没有大的动作,只是微微仰起头,湿发从面庞滑开一道罅隙,让人得以窥见他的半面。他的眼皮下生着一层类似睫毛的细毛,却是鱼刺一般的浅色,而眼瞳却是深色的,深得无底可测,就像是一片深海里漂浮的暗流,没有焦距的空茫。

    可我却清晰无比的知道,是在盯着我的,甚至,是在打量我。

    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基于生物学家的经验,我再确定不过,那种眼神根本就是…将我当作了猎物。

    TB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