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2+113双章 合并

作者:深海先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敛财人生[综]绿洲中的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德萨罗人鱼最新章节!

    粗大双章更新补前两天的>_>这章后面有治愈喔

    Chapter 112

    阿伽雷斯他们并不是凯旋归来,而是刚开始诱敌深入,显而易见的,那群正在追击他们的人类正是他们的目标。

    正如我所猜想的那样,人鱼群并没有直接躲进山体的裂隙之中,而是呈曲线在海域上环游起来,一只追随着一只在惊涛骇浪间极速腾跃着,形成了一大圈移动的光带,将紧追而来的上百艘人类的驱逐艇围绕在它们的包围圈中。

    一时间枪林弹雨,火光迸射,交织的开火声不绝于耳。

    可对于人鱼在海浪中游动的速度而言,枪炮的攻击好像要用箭矢射中飞舞的黄蜂那样困难。人鱼呈S型游动着,包围圈很快越缩越小,在阿伽雷斯的指挥下,人鱼分出三股战队:一股不断的放射着耀眼的电流,持续着远程袭击;一股在水下突然冒出,猝不及防地在驱逐艇的近处搞破坏;另一股则将它们往瀑布前的海域逼来。其行动之效率,令人咂舌。

    “别暴露行踪,现在的状况很危险。”列夫捷特抬起尾巴将我扫进了水里,拖拽到一块礁石背后。

    我屏住呼吸,紧张地望着外面的景象,只见那些黑蓝的中型快艇已经被人鱼围堵在一片范围之内,困在礁石广布的海域中,仿佛在一场胜负已定的棋局中无路可走的死棋,又如一群被堵住去路而搁浅的鲸,徒劳的挣扎着。我能看见那些驱逐艇上人类们彻底慌乱起来,甚至无暇朝人鱼们继续开火,只顾着紧紧抓住船身,以免掉进水里去。他们到此时也许才明白角色已经天翻地覆的互换,人类们不再是渔夫,而成了罗网里的鱼群。

    “别开火,人类,我们并不想伤害你们的性命。”

    正在此时,一声极具穿透力的低沉鸣叫声响彻在近乎沸腾的海面上,我立即朝阿伽雷斯望去。

    他乘着从高扬双翼的魔鬼鱼,避开浪脊缓缓游近人鱼的包围圈内,银灰色的长发像那象征着不详的彗星的尾部般掠过夜空,宛如一个从黑暗之海中逐渐现身的古老邪神。我注意到那些人类因极度畏惧的举枪瞄准了他。尽管认为阿伽雷斯不大可能被他们伤到,但我仍然担心地伸长了脖子,却被列夫捷特牢牢的按住了肩膀,生怕我忍不住冲过去似的。但我发现驱逐艇上的所有人似乎无一不被阿伽雷斯的容姿所慑,没有一个人敢朝他开枪,都傻了似的僵在那儿,甚至,其中有几名在甲板上不约而同跪下来,竟如同在朝他祭拜。

    我的心中一惊,随即意识到这首某些误导人的新闻稿造成的影响,那是人鱼战争开始的某一天里,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的消息——当在海面上不幸遭遇人鱼,向它们跪拜将是你唯一能侥幸脱逃的方法。

    这是个听上去荒谬至极的告诫,有的人却信以为真,有的人嗤之以鼻,但无法否认的是,人类自古以来就会崇拜令自己恐惧的存在,尤其是在人类认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境况下。

    然而讽刺的是这丝毫不起任何效用。围绕住驱逐艇的人鱼群拖曳着微微闪光的鳞尾,在黑夜中仿佛受到磁场吸引的星子,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地,朝如身处孤岛上人类们缓缓聚拢。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之间,我竟看见一个人影从上方直坠而下,重重砸在离我不远的一块岩石上,发出一声筋骨折裂的闷响。

    我震惊的瞪大眼睛,清晰的看见那血肉模糊的躯体从礁石之上滑入海水中,白皙的断臂高高支举着,仿佛试图触碰那遥不可及的天空。而他的下肢处,闪闪发光的鳞片爬满了膝盖以下,却仍保留着双腿的形状,在海水中如真正的鱼尾般因濒死的痉挛而微微摆动着。

    海域上一部分人鱼刹那间骚动起来,抬头望着瀑布之巅,连阿伽雷斯也不例外,毫无疑问他们被震慑到了。数十来只人鱼已按捺不住地朝瀑布下游来,露出上半身高高鸣叫起来。可几乎是下一秒,霎时间,百十来个人影从上方铺天盖地的坠落而下,仿佛那在圣经中与神界决裂、甘愿投身地狱的堕落天使。 只是短短几秒,自杀者的身影如一片乌云骤然掠过,黑夜被染得更黑了。那是死亡的黑。

    一时间我竟不敢将视线从天空中投回海面,可我无法阻止自己的目光。

    礁石上,海面上,尸横遍野,浓稠的鲜血在海面上弥漫开来,仿佛一大片漂浮的红藻,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味。上百来具染血破裂的肢体漂浮在海水之中,垂死之人在礁石之上摆动着不成形的尾巴,好像在竭力挣脱出双腿,还未死之人爬到礁石之上,撕心裂肺地呼吼着。

    “别跪拜它们,它们恶魔,是野兽!快射击它们!”

    “宁可死也别被它们抓住!”

    “滚开!滚开!你们这些魔鬼!你们休想侵害我们!”

    “开枪啊,你们这些蠢货!”

    我听见那些侥幸存活的人类的声音里透着赴死的决绝,还有令人无法不为之心悸的仇恨。

    失去配偶的人鱼们,或抱着尸体嘶声哀鸣,或还在迷茫的寻找自己的配偶。阿伽雷斯张开双臂,似乎想召唤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可却无济于事,场面一时间陷入空前的混乱。

    我痛心的望着这一切,胸口像如遭重锤,几欲窒息。

    此时,砰地一声枪响直冲天际,不知是谁开了第一枪。驱逐艇上的人们顷刻间朝人鱼群扫射起来,似乎是被这样集体自杀的画面所深深刺激,他们存有的侥幸与恐慌一扫而空,驱逐艇在无法承受更快的船速的海面上,犹如脱缰的野马般疯狂的四下冲撞起来。人鱼的包围圈早已因刚才的惨剧而散乱不堪,让几只驱逐艇刹那间便突破了重围。而阿伽雷斯却并没有立即下令人鱼围住剩下的驱逐舰,反倒组织他们退避入水里,任驱逐艇四散分逃,最终消失在海平面上。

    所有的变故仿佛是一瞬间发生的,混战过后的海域一下子安静下来。余下的数百只蓝尾怀抱着、找寻着死去的配偶,活下来的人类一部分趴在礁石边绝望地望着远处的海面,有的则竭力的游向驱逐艇消失的方向,被追上的人鱼拦住去路,企图挽留自己选中的配偶,却遭到了激烈的反抗。

    我闭上双眼,不忍再目睹这样悲哀的残局,同时心里升起了一种沉重的内疚感。我控制不住的想着,假使我不去唤醒达文希,不让悲伤与绝望在这些俘虏中传染开,是不是就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是不是就能挽住这上百条无辜的生命?是不是我不去唤醒他们,他们也许就能被人鱼的爱所麻痹,从而在大海中顺从命运的活下去,而非选择在悲愤中过早的爆发,最后自我灭亡呢?见鬼,是不是这种结局……对于他们更好?

    不断的在心中质疑着自己的做法,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如同在被无数双无形的双手抓挠着、撕扯着整个人都要裂成了两半。

    一只蹼爪在此时放上我的脊背上,安慰性的轻轻抚摸着,并环过我的腰,将我搂入怀里,就像一名寻常家庭的父亲对待他受伤的儿子那样。我的心头不禁一软,向列夫捷特低声恳求:“父亲,答应我,帮我找找达文希吧。我不想放弃哪怕一丝的希望。如果您找到他,请带他离开这里,送到陆地上去,好吗?”

    “当然。但你必须跟我一起离开,孩子。这是为了你的未来。作为你的父亲,我要对你的人生负责。”列夫捷特垂目注视着我的双眼。他温柔而坚决的语气仿佛尼龙绳般缠住我的呼吸,令我意识到这既是他的请求,也是他替我寻找达文希的条件。

    “不,我不能离开阿伽雷斯……”

    我攥紧拳头。这时,我的余光瞥见一道蓝光又在海面上升腾起来。我转过头望去,看见阿伽雷斯浮出了海面,但周围没有簇拥围绕着他的随从们,海面上映出他形单影只的倒影。他静静的兀自在海水中沉沉浮浮着,若有所思的凝望着那些悲痛落寞的人鱼们,仿佛任何一位在战争中受挫的君王那般孤独而落寞。

    而我却再清楚不过,阿伽雷斯是一位多么骄傲的王者,可想而知,亲眼目睹这次无法掌控的变故,无疑于他是个巨大无比的打击。

    所以,作为他的爱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回到他的身边,安抚他的情绪呢,劝说他呢?

    这样想着,我划动手脚朝阿伽雷斯的方向游去,背后却立时袭来一阵水声。我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列夫捷特的蹼爪牢牢制在怀中,犹如一只缚住飞蛾的蜘蛛般将我拖回礁石之后。

    “乖孩子,别再回到他身边了……你以为你的阿伽雷斯会为此感到忏悔吗?你不了解他有多么残暴。你大概不知道他在母巢之内残杀了他的数百名兄弟,所以才会成为王者吧?黑鳞从来都天性好战,暴戾嗜血,所以被人类称为夜煞。他会变本加厉的扩大战争,德萨罗。你在他身边,只会感到越来越痛苦。”列夫捷特的语气仿佛在耳边扫羽似的轻柔,他的嘴唇若有四无地拂过我的脸颊,被我撇头躲了过去。

    “不,我相信我能够劝阻他的。阿伽雷斯需要我。”我摇摇头,“请放开我,父亲。我理解你的担心,但我从没有打算离开他。”

    “那么,假如他不那么需要你呢?假如有人可以替代你呢?德萨罗,你又将怎样自处?”

    我掰开他的胳膊,转过身去盯着列夫捷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说那个金发小子吗?虽然我介意他对着阿伽雷斯示好,可我认为他算不上什么问题。顶多就是一个可笑的盲目崇拜者。”说着我绕过列夫捷特,却被他扣住了手腕。

    “没有人鱼能拒绝身体里有自己yoila的后裔的诱惑,何况那个后裔还主动的投怀送抱。德萨罗,你这个痴心的傻孩子。”列夫捷特摆动鱼尾挡住我的去路,“拉斐尓,那个金发少年,你难道不想知道这两天他去了哪里吗?王把你单独看押起来,却把他带在身边……”

    “不可能!”我的身体一僵,听见自己的呼吸有些不稳起来。我没法使自己在听见关于阿伽雷斯的事时保持淡然。

    “是真的……”列夫捷特凑近我的耳畔,声音好似百虫爬骚,扰乱我的心神,“就在你不在他身边的这段时间,王已经占有了拉斐尓,他们交合了。现在他有了另一个配偶,即使他发现你不见了,也不会感到多难过,我的小德萨罗。人鱼是容易被欲\\\\望驱使的生物,并不懂真正的爱情,我们跟人类终归不一样。”

    “我不信!阿伽雷斯绝不会背叛我,你不知道我们共同经历过的事。”我如鲠在喉,恶声恶气地反驳道。

    “是吗,既然这样有信心,那你何不试探一下呢?德萨罗……不妨等一等,看他今晚会不会出来寻找你,还是会跟美丽的拉斐尔寻欢作乐,而遗忘你的存在?你难道不想知道,你在他心目中是不是真的不可替代的吗?”

    我的神经仿佛随着列夫捷特的音调起伏上跳下窜,望着他黑中泛银的双目,身体僵硬。我无法不承认列夫捷特说出的话有接近洗脑般的魔力,我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话想像着,在脑海里描摹着各种各样的画面。我晃了晃头,强迫自己不跟随他无凭无据的胡思乱想,可颈后又有什么东西在突突直跳,一股奇异的瘙痒感顺着我的颈椎向上爬,仿佛什么毒物正竭力钻进我的头壳。

    顷刻间,我剧烈的耳鸣起来,感到一阵一阵的天旋地转,思维好似被一只无形之手揉成了一个一个废纸团,展开来全是乱七八糟的念头。我晃了晃头,努力使自己摆脱掉这种混乱的晕眩感,眼前一瞬间模糊起来,数缕烟丝仿佛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在我眼前织就成犹如海市蜃楼般的影像。

    “看着它,德萨罗,你就会发现我没有欺骗你……”列夫捷特的声音也如轻烟般缭绕在我的身旁,时远时近,虚无飘渺。

    我努力撑着沉重的眼皮,定睛朝烟雾里望去。那隐隐绰绰的影像很快逐渐成形,呈现出了两个清晰可辨的身影。最先映入视线是金发少年的脊背。他正骑坐在阿伽雷斯的腰上晃动着修长纤细的身体,白皙的皮肤被身下的黑色鳞尾衬得扎眼无比,扎得我的眼球一阵一阵的生疼。我试图闭上眼,可眼球却无法从阿伽雷斯身上挪开,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用宠溺的眼神望着那个叫拉斐尓的少年,用曾经对待我的方式亲吻*着他的脖子,英姿勃发之物一下一下(……)着他的身体,精壮的身躯上大汗淋漓。

    一瞬间,我竟然感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起了反应。

    尽管心脏疼得快要爆裂,尽管知道与阿伽雷斯交合的并不是自己,我却无法抑制的回想并渴望起被他占有的感受。我可耻的硬了。我颤抖地捂住头,重重的磕在身后的礁岩上,想从这种让自己极度煎熬的幻觉中脱离出来,大脑却愈发的凌乱起来。

    “德萨罗……”一只蹼爪忽然捧住了我的后脑勺,熟悉低沉的声音在身旁响了起来。

    我浑身一抖,立即睁开眼睛。

    朦朦胧胧的,一个轮廓熟悉的身影正笼罩在我上方。那双摄人心魂的幽瞳凝视着我,眼里藏着让人无法抵抗的深情。

    “阿伽雷斯……”

    我低喃着,大脑浑浑噩噩的,整个人酸胀酸胀的,好像泡涨了的情绪在体内迅速发酵。

    我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要询问阿伽雷斯刚才我看到的情形是否是真的,可嗓子仿佛被一大团海绵堵住了,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手脚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抽空了力气,浑身软绵绵的,一股我并不陌生的躁热感在五脏六腑之间流淌,在腹部出汇集,然后一股脑朝下半身冲去。这种感觉只意味着一件事,我的发情期不期而至了。

    妈的,见鬼!

    我大口大口的深呼吸了几下,企图在那让我深深沉醉的香味中释放自己的□□,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嗅到。就在这时,我听见远处遥遥地传来了呼唤我的名字的鸣叫,“德萨罗……德萨罗,你在哪里!”

    那声音穿过耳鸣声,实实在在的击中我的神经。那是阿伽雷斯在寻找我。

    即将燃烧起来的身体仿佛被突然浇了一瓢冷水,令我神智乍然从一片混沌中跳脱出来。我眨了眨眼皮,眼前的雾障散开了几分,阿伽雷斯的面孔扭动变形,变成了列夫捷特的模样,那双极黑的眼睛里,失望与惊愕之色一闪而逝,却被我正巧捕在眼里。我浑身一紧,从列夫捷特的怀抱里弹跳起来,可发软的身躯又被他轻而易举的拖回臂弯里。

    “德萨罗,我的好孩子,你很伤心对吗?”列夫捷特伸出手指拭去我鬓角的汗液,轻轻叹了口气,但那慈父似的叹息声传入我的耳中,便如一星火花点燃了我发酵的情绪,使之忽然化作了一腔怒火。

    “您在催眠我吗?”我咬住牙关,克制着因生理反应而颤抖的声音,“您说您希望我能摆脱阿伽雷斯的控制,那么您现在的行为该被称作什么?”

    “爱,我的小德萨罗。我对你的爱不比王逊色……”

    列夫捷特脸色变了变,盯着我忽然展开了笑颜。

    他仿佛瞬间变了个人格似的,慈爱的温柔之色从他的脸上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如同罂粟般剧毒而魅惑的笑意,令我霎时间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抱歉,我无法接受您的爱——假如你不仅仅是把我当儿子的话。请你放我回去。”

    我竭力清晰而用力的吐词。被灼烧般的汗流浃背,我却感到浑身发寒,抱紧了胳膊,弯着腰压住下腹,却无法阻止那难以启齿的部分的一阵阵紧缩的感觉。

    我甚至顾不上请求他为我寻找达文希了,因为我意识到这也许是列夫捷特的一个圈套,一个用苦肉计离间我和阿伽雷斯的计谋,也许唤醒达文希后会造成的后果也是他一早预料到的。他刚才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着我的发情期到来的时刻,然后趁虚而入。我并不愿把自己的父亲想的这么坏,但心里涌起的恐惧,却使我混乱的脑海中这样猜测的声音愈发清晰起来。

    “不,你误会了我,小德萨罗……”列夫捷特轻轻环住我的身体,拍打着我的脊背,“我不会强迫你为我打开身体。我将你带离他的身边,是想唤醒你,你身体里蕴藏的力量。你比任何人鱼都适合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王者,因为银尾和黑尾都是王巢里的最强者,你是银尾的后裔,却是黑尾的配偶,被黑尾所转化,你将兼备两者的力量。只是你的进化太慢了,作为父亲,我怎么能不帮帮你呢?”

    “催化……什么意思,催化成什么?我不想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王者,我对此不感兴趣!”

    我口齿不清地嘶声回绝道,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随着身体的躁动油然而生。

    “这可由不得你选择。”列夫捷特在我耳边念咒般地轻语,我感到他的蹼爪放在我的颈后,尖锐的指甲抵在我突突直跳的皮肤处,突然猛地刺进来。我吃痛地惨呼了一声,却被立即捂住了嘴巴。颈后的皮下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仿佛孵化成形的活物在往我的体壳外挣动,犹如刀刃那般一寸寸剖开我的皮肉,从颈椎一直劈向尾椎,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要被一股力量撕扯成了两半。剧烈的疼痛甚至压制了强烈的情-欲,我浑身抽搐,下意识地向背后摸去,立即触碰到两片极为锋利的鱼鳍竟从我的背肌处钻了出来。这令我立式联想到飞鱼的模样,这是其他人鱼所不具备的身体构造。

    飞鱼?我到底会变成什么?

    然而我还来不及为此吃惊,双腿上便袭来了那让我记忆犹新的刺痛感。我甚至不用低头去看,便能知道密密麻麻的银色鳞片正从我的腿上钻出来。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我竟没有同时感到自己的双腿发生黏合,我惊诧地低头看去,发现自己除了脚趾上生出了一层半透明的蹼以外,双腿上只生出了若隐若现的薄薄鳞皮,好像包着一张用银线织成的纱布,在水中微微泛光。

    除此以外,我的下本身与人类的双腿构造并无二致。

    这样转变实在太快也太不可思议,我不由自主地愣着,盯了自己的双腿好一会,才伸出手去触碰腿部的皮肤,却被列夫捷特抓住了手腕:“别碰,新生的躯体还很脆弱。这是我给予我亲爱的儿子的礼物——真正意义上的进化。人鱼族都以长尾为荣,可在我眼中,这是阻碍我们族类变得更加优秀的最大缘由,因为身体的限制,我们无法踏足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当进入人类世界后,我认识到了我们的弱处,所以一直在尝试让人与人鱼的基因互相融合,而你,是最适合的实验个体。我的儿子,你不知道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出现了多少丑陋的失败品,但看看,你是完美的,唯一的。王者。”

    列夫捷特紧贴着我的耳垂一口气说完,声音因极力压抑的激动而微微震颤。大脑里的某根弦仿佛瞬间被他说出的话而绷断了,记忆似乎如同重新组接录像带在脑海中快速放映,令我困惑的记忆断层也一下子寻到了关键的切点。小岛上的实验室,被开膛剖腹的人鱼,手术台上淋漓的鲜血,那段晦涩的对话,暴风雨之夜的军舰上的决斗。

    一幕幕的画面晃过脑海,我的全身猛地一颤。

    Chapter 113

    我震骇地盯着列夫捷特,而他却不以为意地微笑起来。好像他并不在乎我突破了他对我记忆的控制,反而犹如一桩杰作被人记起并、加以称赞那样欣慰。他那修长的蹼爪仿佛在钢琴键上拂过那般抚过我的背鳍,又滑至我的腰际,在我尚在不置信的错愕中未回神时,按捺不住了似的将我按压在礁石上。

    我震惊地看着列夫捷特将他自己那最后极力维持的温柔面具撕破,那双黑眼睛里妖光迷离,一根手指抚过我的下巴,十分陶醉似的,微微启唇笑起来,“现在接纳我吧,我亲手创造的艺术品,我的小德萨罗,你实在太迷人了。”

    说着,他朝我俯身压来,双爪压住我的小腿,鱼尾朝我的双腿间用力挤进来,比我坚硬得多的银色鳞片仿佛要在我腿上摩擦出火星。我愤怒地瞪大眼睛怒视着他,立即用双手抵抗他的侵犯,我惊奇的感到我的手臂力大无穷,背鳍也立时因我紧绷的肌肉而在礁石上撑开来,仿佛一对羽翼那般支撑我立起身子,得以把列夫捷特猛地推入了水里。然后我立即站起来,警惕地提防着他的反扑。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只是仰头打量着我,眼神复杂变幻,我冷冷地盯着他的双目,从中分辨出了欣喜、错愕、癫狂,而挖掘得更深一点,能抓住瞳仁中透出的恐惧。这使我忽然之间恍然大悟——

    我的的确确是列夫捷特最完美的实验品与杰作,完美到连他自己也未料到,他无法压制我的力量。这讽刺却幸运的事实着实有些可笑,可我的心却沉甸甸的,一点也笑不出来。

    “德萨罗……”仿佛是读懂了我的想法,列夫捷特游近我的身前,蹼爪小心翼翼地握住我的脚踝,竟然低下头去亲吻我的脚背,我被吓了一大跳。而后他又抬起眼皮,黑眼睛里跃出一泓精光,“我的小王者,原谅我冒犯了你。让我做你最忠心的追随者吧,请别抛弃我这个父亲。我无意伤害你和王,只是想让人鱼族更加强大……”

    “所以你就可以与那些纳粹合作,残忍的伤害自己的族民与人类,控制我成为实验品,离间我和阿伽雷斯?假如你不是我的父亲,我现在一定会杀了你!”

    怒火腾地从胸口轰轰烈烈地直冲脑门,又涌至手心,我控制不住地一把扼住了列夫捷特的脖子,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这个与我血脉相连、却将我骗得最惨的亲人。

    “那请你杀了我……小德萨罗,能死在你的手上,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列夫捷特伸出蹼爪似乎想触碰我的脸颊,那双黑眼睛湿润地望着我,诚恳的请求道。该死的诚恳。

    “离我远点,杀你不该由我动手,该由人鱼族真正的、唯一的王者。”

    我眯着眼,一字一句地吐词。

    列夫捷特长叹了一口气,有些颓败地垂下头,眼里却暗光闪烁,不知又在打什么阴谋诡计。

    周围呼唤我的鸣叫声越来越近,找到瀑布背后是迟早的事,列夫捷特比我更清楚他无法脱逃。

    我五味杂陈地望着他,重新度量着这个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存在。他比真一更冷血更疯狂,比阿伽雷斯更富有野心,更懂得如何像人类中最卑鄙狡诈的阴谋家那样算计他人。进入人类社会,让他才真正如鱼得水地利用人性的贪婪,去不择手段实现自己的野望,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同族,更将人类玩弄于鼓掌之间。

    如他所说,阿伽雷斯的确并不了解人类。

    他站在人鱼族的角度上思考这场战争,却并未了解到这场战争的弊端在于人性的复杂程度,他不知道人类在绝望下会做出多么极端的抉择。他并没料想到他浪漫的“诱惑”成为了伤害人鱼与人类的双面刃。而列夫捷特便能利用阿伽雷斯思想上的盲区,将他与我越推越远,在他众叛亲离之时给他致命一击,多么高明。

    我这样想着,听见一阵动静已经很近了,便下意识地想要回应,然而突然之间,列夫捷特从水中一跃而起,猝不及防地抓住了我的背鳍,似乎打算把它从我的身体撕扯下来。

    急剧的疼痛闪电般的袭击了我的整片脊背,激得我像只被惹急了野狼般凶猛的扑向了他,一起沉入了水里。列夫捷特用鱼尾紧紧的绞住我的双腿,蹼爪深深地嵌入我的脊背里,好像决意毁了我这个他无法控制的杰作。

    悲愤犹如淹没身体的海水压迫着我的五脏六腑,令我刹那间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力量,挥舞着两片背鳍一下子腾跃出了水面,拖拽着列夫捷特冲过那道隔绝我与阿伽雷斯的瀑布,将他狠狠甩向一块礁石。在他被撞得跌入海中之时,我痛苦地张大了嘴巴,一声属于人鱼的嘶鸣自我的喉口喷薄而出,直冲天际。

    立即,我听见了一声比我低沉得多的鸣叫,自我的身后遥遥传来。

    一道破水而来的波流声由远及近,我甚至还未来得及回过身,身旁便掀起一道大浪,腰被一双从水里冒出的手臂一把箍住,磐石般的怀抱将我的后背全然笼罩住,熟悉的香味直冲鼻腔,令我眼眶泛热。可他却抱得很轻,似乎生怕弄疼我被撕伤的背鳍。水面下浮出一片淡蓝的光晕,那只被当作坐骑的魔鬼鱼将我从水面下托起来,使我得以仰靠在阿伽雷斯的胸膛之上。

    一时间疲倦疼痛潮水似的四面涌来,令我忍不住咬了咬牙关,低低的□□起来。

    “发生了什么,德萨罗?”

    我感到阿伽雷斯的鼻梁轻轻抵上我的脊背,深深吸了口气,发出了一声沉沉的叹息。那潮湿的呼吸扫扰在我的伤处,他勒着我的手臂紧了一紧,显然他是对我身体变化感到吃惊的,却什么也没问,只是低下头,湿润的舌尖一一掠过我的伤处,蹼爪适时地按住我因疼痛而颤抖的肩膀。

    紧紧蜷缩起来的魔鬼鱼此时也复苏过来,那调皮的小细尾巴在我背后乱动,似乎在抽阿伽雷斯的下巴,可首领大人并没有把它放在眼里,只是专心致志地舔着我的伤口。他的鱼尾将我紧紧的环在中心,我的目光落在那些黑色的鳞片上,想起幻觉中的景象,心头不禁一跳。

    虽然清楚那是列夫捷特制作的假象,我却还是忍不住脱口问道:“嘿,阿伽雷斯,你的另一个后裔呢?那个小金毛。”

    阿伽雷斯停顿了一下:“我命令一只蓝种将他送回人类世界去了。海洋不适合他生存。怎么了?”

    “呃…没什么,我就问问。”

    我的嘴巴不自禁地弯了起来,挠了挠头,手臂却牵扯到背后的伤口,又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嗷,见鬼!”我嘀咕道,阿伽雷斯却立即不轻不重地按住我的脊背,将我整个人按倒在大魔鬼鱼的脊背上,俯身将我拢在他身下。海藻似的发丝流泻在我的头颅肩背,浓郁的荷尔蒙香味密不透风的将我吞没。吞没进被他完全占据的世界里。

    “别乱动……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对你干其他的事。”

    阿伽雷斯的嘴唇抵着我耳垂低鸣,我的心脏擂鼓似的砰砰狂跳,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感到他柔软的舌头在我的伤处温柔的划圈,又游过我脊椎的每一寸骨节,那宽阔的蹼爪将我只有他一半大的手覆盖在掌心,抓紧了,十指相嵌。

    TBC

    作者有话要说:Wwwww大结局就快到了~嗷呜,有点舍不得,实体书预售打算11月开,会增加咳咳番外…

    欲购可直接搜微博深海先生_

    Sp顺便一直忘说了OAO,求收藏专栏嗷呜

    将来会为大家带来更精彩的故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