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马惊遇世子(下)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大小姐是侯府小姐,金贵之躯,怎能做这粗陋、危险之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奴才一家的命都不够赔!”车夫手中的鞭子挥的更狠更厉,马匹跑的飞快,马车自然也越来越颠簸。

    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口口声声为自己好,其实他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吕进,我现在以侯府大小姐的身份命令你,把缰绳给我,听到没有!”慕容雨目光平静,柔声细语中暗带凌厉,让人心生畏惧。

    “吕进,你还愣着干什么,把缰绳给大小姐呀,难道你想抗命?”琴儿不知道慕容雨为什么要抢缰绳,但刚才慕容雨救了她一命,她相信大小姐这么做是想救她们,绝不会害她们。

    吕进挥鞭的速度慢了下来,却没有将缰绳交出,继续挣扎:“这马惊了,只怕……”

    “吕进,你竟然连大小姐的话也不听了,反了你不成?”吕进赶车,害琴儿摔下去,险些丧命,如今他竟然还敢不听慕容雨的命令,琴儿当真是怒火中烧,各种训斥的话,像竹筒倒豆子般泼洒出来:

    “吕进,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名奴才,公然违抗大小姐的命令,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

    “把缰绳给我!”慕容雨将手掌伸向缰绳,轻柔的声音中,暗藏着无须质疑的命令口吻!

    “大小姐……”吕进抬手将缰绳远离慕容雨,目光躲闪。

    “你想抗命!”慕容雨似笑非笑:为了张姨娘许诺的利益,连命都不要了么?

    “奴才不敢!”吕进微低着头,慢慢将缰绳递向慕容雨。

    在慕容雨的小手刚刚触到缰绳时,吕进眸光一变,猛然拉动了缰绳,快马长嘶一声,突然转了方向,慕容雨被甩向车外。

    “大小姐!”琴儿眼明手快,紧紧抱住了慕容雨的胳膊,慕容雨在车边停顿下来,车下的地面飞速远离,慕容琳的马车近在咫尺,慕容雨心中明了:

    自己从这个位置掉下去,不会摔死,只会摔伤,无论自己摔断了胳膊还是摔瘸了腿,又或者摔花了脸,都不能再参宴,慕容琳便可堂而皇之的代自己进宫赴宴。

    就像前世那般,名门闺秀,高门才子,皇室皇子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慕容琳身上,从她那里旁敲侧击,捕风捉影,八卦自己的狼狈与不堪。

    张姨娘为了慕容琳真是用心良苦,可是,自己又有什么错?只因为占了侯府嫡女的位子,就要稀里糊涂的被她们设计陷害吗?

    相隔一条街的大道上,谢轻翔与欧阳少弦并肩前行,身后,十多名侍卫相随,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世子真的打算今天离开?”今日皇宫有赏花宴,他竟然不想参加。

    欧阳少弦面容冷峻:“本公子在京城呆的够久,是时候离开了。”若非楚宣王过世,他绝不会在此停留超过三天。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皇上曾说过,楚宣王之位等他来继承。

    “再说吧!”京城已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人和事,或许终其一生,都不会再回来了。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欧阳少弦微微皱了皱眉:“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是!”一名侍卫领命而去,片刻之后,回来复命:“回世子,是马匹惊了……”

    “这里是京城,道路平坦,又没有凶猛怪物,怎么会惊马?”谢轻翔不解。

    “这个……属下不知,不过……看车上的标记,是忠勇侯府的马车……”

    “什么?”谢轻翔惊呼一声:“难道是雨儿?”

    话未落,侍卫们只觉眼前一阵急风吹过,谢轻翔修长的身影已在几米外:雨儿参加皇宫赏花宴,肯定要坐马车,再算算时间,出事的一定是她……

    与谢轻翔认识这么久,欧阳少弦从未见他如此失态过,轻沉着眸光,跟了上去,侍卫们自然是紧随其后走向出事的街道……

    马车上,琴儿用力将慕容雨拉向车厢,可马车太颠簸,她才刚刚将慕容雨拉过来一点儿,慕容雨顷刻间又被颠到了边上……

    “吕叔,你快去帮忙救姐姐。”慕容琳的马车不知何时与慕容雨的并驾齐驱了,她从窗前探出头,对着吕进大声命令,满眼关切。

    “奴才只是一名卑微下人,不敢碰大小姐的千金之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吕进推脱着不肯上前救人,马鞭狠狠打在马背上,使得马车更加颠簸。

    “人命关天,还计较这些繁文缛节干什么,快去帮忙!”慕容琳怒吼,双眼冒火:“先保下姐姐的性命,其他的,以后再说!”过了今天,慕容雨再无资格与自己相提并论,自己可是侯府小姐,要做王妃的人,岂能让她这个贱人天天压着,毫无出头之日。

    “好吧!”吕进等的就是这句话,眼底亮光闪闪,却装作为难的模样,慢吞吞的靠向慕容雨。

    慕容雨无声冷笑:若吕进在救自己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扯坏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的肌肤,那自己就非他不嫁了。

    自己堂堂侯府大小姐,青春年华,竟然要下嫁给一名四十多岁的车夫,哈哈,慕容琳还真是好计策,够精明,也够狠毒,口口声声为救自己性命,实则是在除去自己这个绊脚石的同时,将她自己捧上天,真是一箭双雕!

    “大小姐,我来救你了!”吕进拿着缰绳的手快速伸向慕容雨的胳膊,同时,身体装作站不稳的向慕容雨倒去,欲压到她身上。

    慕容雨眸光一寒,猛然翻身离开车边,伸手抢过缰绳的同时,胳膊用力一甩,琴儿站立不稳,后背重重撞向吕进。

    下趴中的吕进没料到会有此变故,还来不及震惊,后背传来的重力已将他撞下了马车,掉落在地的瞬间,慕容琳马车的车轱辘从他身上狠狠压了过去……

    慕容雨不会驾车,手中拿着缰绳,无论怎么用,马匹依旧跑的飞快,毫无停下的意思:怎么办?

    “雨儿!”熟悉又焦急的呼唤在正前方响起,紧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影飞至马车上,从她手中拿过缰绳,猛然一抖,马匹抬起前蹄嘶叫一声,停了下来,前蹄落地的瞬间,慕容雨由于惯性被甩飞出去:“啊!”

    “雨儿!”谢轻翔眼明手快,伸手救人,大手却擦着慕容雨的衣服边划过,只抓到了满手的空气。

    糟糕!这次必死无疑!腾于半空,慕容雨嘴角轻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她刚刚重生不久,竟然又要死了,真是……

    突然,腰间一紧,慕容雨落进一个散发着淡淡墨竹香的温暖怀抱中,抬头,疑惑不解的明亮目光正对上那人幽深、冷漠的瞳仁,呼吸瞬间一窒……

    本书由情人阁(qrge)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