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丢人现眼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侯府嫡女最新章节!

    什么?马姨娘有了身孕?瞬间震惊过后,慕容雨恢复如常:“此话当真?”前世马姨娘可是只生了慕容莉一名庶女,在庄子上思过半年多,并没有喜讯传来。

    “小的不敢欺骗大小姐。”这种事情,他一名车夫,岂敢撒谎:“马姨娘孕吐的厉害,昨儿请了大夫,大夫亲口下的定论,马姨娘是喜脉!”

    慕容雨温柔浅笑,目光却犀利无比:“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是的,是的,只为了这件事,小的不敢有所隐瞒!”车夫不停磕头,诚惶诚恐,不像在撒谎。

    “起来吧!”慕容雨微微笑着:“既然你是随庄主来禀报事情的,定然不是盗贼,事情可能有些误会,庄嬷嬷!”

    “是,大小姐!”庄嬷嬷前行几步,吩咐粗使婆子们:“一场误会,大家都散了吧!”粗使嬷嬷们连声答应着,快速散去。

    瑟儿等人收起了地上的茶杯、酒壶等贵重古董,又拿来了药膏给车夫涂抹,车夫感激涕零:“多谢大小姐!”目光不敢再望向瑟儿等人。

    慕容雨轻轻一笑:“若庄主问起你脸上、身上的伤……”

    “是小的睡着了,不小心摔下马车摔的……”车夫小心翼翼的接过话。

    慕容雨清冷眼底的笑意略浓,的确是个聪明人:“时候不早了,庄主的事情也应该办的差不多了,你快回马车上等着吧,以免他怪你擅离职守!”若那庄主回到后门,见车夫不在,或从侯府出去,必定会起疑。

    “是,小的告退!”车夫恭敬的答应着,快步退出院落。

    “庄嬷嬷,粗使嬷嬷那边怎么样了?”粗使嬷嬷是侯府下人,虽说在自己的烟雨阁做事,却是从张姨娘手中领月俸银子,难保哪个‘一不小心’,将今天的事情泄露给张姨娘知道。

    “大小姐放心,都安排好了,刚才之事,根本没有发生过!”庄嬷嬷在侯府十多年,震慑下人的能力与手段,还是有些的。

    慕容雨淡淡笑笑:“如此甚好!”

    庄嬷嬷犹豫片刻:“大小姐,嬷嬷觉得,那车夫贼眉鼠眼,不太靠谱,他会不会将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

    慕容雨勾唇一笑:“嬷嬷放心,若事情真泄露了,最先倒霉的人可是他,那车夫是聪明人,相信他不会蠢到自取灭亡。”

    慕容雨扶着琴儿的手回到烟雨阁,禀退瑟儿,庄嬷嬷等人,斜躺在美人塌上休息:马姨娘的身孕应该是真的,否则,城外庄主也不会偷偷摸摸来见张姨娘。

    张姨娘掌管侯府三年,府中仆人以及外庄的下人都对她言听计从,并且,前世的这个时候,张姨娘已被扶为正室,权力更大,在老夫人与慕容修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除去马姨娘腹中孩子,轻而易举!

    再过不久,张御史就要升迁,老夫人碍于他的官位,定会松口将张姨娘扶正,马姨娘有孕一事,来的正是时候,自己趁机利用此事,用心布置一番,定可阻止张姨娘扶正。

    马姨娘有孕,事关重大,以张姨娘小心谨慎的性子,在对马姨娘腹中胎儿下毒手前,定会想方设法试探一下老夫人,慕容修与自己等侯府主人的反应。

    老夫人,慕容修是真的不知情,张姨娘自然试探不出什么,不会再多加防范,自己必须主动出击,做些事情打消张姨娘的疑虑,以免她再将侯府折腾的鸡飞狗跳。

    陆皓文才华横溢,将枯燥无味的课堂讲的妙趣横生,张玉菲,谢秀杏等人皆对他刮目相看,就连意见颇多的慕容琳,也渐渐消停下来,不在课堂上挑刺做怪。

    四书包括《论语》、《孟子》、《大学》和《中庸》,内容稍显枯燥,慕容琳对此也没有太多兴趣,陆皓文在上面讲课,她坐在桌前画画,刺绣,张玉菲,谢秀杏等人也是兴趣缺缺,表现的不如慕容琳明显罢了。

    放下手中书本,陆皓文轻轻笑笑:“小姐们是否觉得,学程十分枯燥?”四书的内容是先人所写,即便再枯燥,自己也没有改动的权力。

    “当然了。”慕容琳大大方方的承认:“不然我也不会宁愿画画,刺绣也不听课了!”

    “四书的内容的确枯燥了些。”张玉菲说的十分委婉:“我们都是女子,久居内院,对这上面的内容,领悟的慢些,陆先生不要见怪读。”

    慕容雨微微笑着:“陆先生,我们对诗词的兴趣相对多些,不如你将课程放慢些,每天一半的时间讲四书,另一半则讲诗词……”

    “好,姐姐这主意不错!”慕容琳急声符合,若论诗词,在座的慕容雨等,没人能比得过自己。

    “那就依慕容大小姐的意思,下半节课,改为探讨诗词!”自己明年秋天才能科考,有的是时间教她们四书,五经,课程放慢些,也无所谓。

    “陆先生,我有一诗,还请赐教。”慕容琳洋洋得意,四书学的好压抑,终于等到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陆皓文温文有礼:“赐教不敢,品评一下却是无妨!”

    慕容琳心中得意更浓,算他聪明,这首诗,他一介寒门学子,也无法赐教:“陆先生听好了,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张玉菲不屑的转过头:在赏花宴上丢人现眼的《早春》一诗,还敢拿到这里来卖弄。自己绝不是因为这首诗作的好有所嫉妒。

    慕容琳得意的抬头望向陆皓文,静等他的夸奖,哪成想,陆皓文的目光不是赞赏,而是怪异,望了她半天,说出一句惊爆之语:“二小姐怎会吟诵小生十个月前所做的诗?”

    不止慕容琳,张玉菲,谢秀杏等人皆目光震惊:这首诗是陆皓文十个月前做的?怎么可能?赏花宴上,慕容琳的吟诵,又如何解释?

    “这首诗真是陆先生十个月前所做?”慕容雨语气微沉:陆皓文教课半月有余,期间也曾即兴做诗,其措词与诗韵,皆与慕容琳的《早梅》神似,所以,自己才有此一试,没想到《早梅》之诗,真是陆皓文所做。

    慕容琳吟《早梅》诗作弊之事,只在贵族中传播开来,百姓们并不知晓,陆皓文是寒门学子,终日除了读书,就是为生计奔波,无心与人八卦高门琐事,自然不知道慕容琳吟了他的诗。

    今日之事,陆皓文并非故意给慕容琳难堪,可慕容琳,肯定恨死他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本书由情人阁(qrge)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